分析:20大后 习近平不太可能纠正经济路线

人气 15205

【大纪元2022年10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中共二十大在周日(10月16日)开幕,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讲话,不再强调以经济发展为中心任务。越来越多的分析师对未来的中国经济感到沮丧,因为他们认为,习近平不太可能在20大后开始纠正经济路线。

据路透社报导,和十九大相比,习近平的二十大讲话有一个显着变化,不再强调经济发展和经济改革。香港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说,“党的十四大到十九大,每次都明确提出经济发展是党的中心任务,这次没有这样的说法,重点反而是‘完整’和‘全面’发展。”

彭博社专栏作家马修·布鲁克(Matthew Brooker)撰文说,很多猜测都集中在本月二十大后经济路线修正的可能性上,但这种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小。

布鲁克表示,理论上说,在习近平巩固了权力、获得第三任期之后,他将更倾向于软化其一些标志性运动,并回到对中国非常有利的实用主义。事实证明,这种希望可能是渺茫的。

“即使像副总理胡春华这样的经济自由派候选人成为总理,也没有理由相信习近平会更加克制。”他写道。

过去经济归中共第二号人物、国务院总理管理,但是因习近平将指定经济政策的权力集中在他手上,总理的角色已萎缩成了负责执行经济政策。

《日经亚洲》的专栏作家中泽克二(Katsusuji Nakazawa)也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胡春华可能担任新总理,但因为习近平控制权力,即便胡春华当上总理,中国经济政策也可能会变得更加守旧。

同时,习近平同意让胡春华当总理的前提是换进政治局的新常委必须是他的人。那样,胡春华也只能成为一个几乎没有喘息空间的总理,因为四周都是习近平的亲信。

揭露中共高层内幕的《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的共同作者傅立泽·霍伊(Fraser Howie)说,像总理李克强和习近平的高级顾问刘鹤等人在经济上是自由主义者,但却没有实际影响力。

对中国经济政策未来是否有可能转向,豪伊说:“我没有看到一线希望。”

政策路子被堵死 有资历的改革派官员即将卸任

面对中国的经济困局,北京的政策制定者希冀找到一种办法,应对房价继续下跌以及减轻习近平的COVID-19疫情清零政策的损害。

但是,前旧金山联储的分析师尼古拉斯·伯斯特(Nicholas Borst)表示,因“中国的经济复苏受到资产负债表的限制”,现在的迹象表明北京没有办法做些什么来处理经济问题。波斯特现在担任投资咨询公司Seafarer Capital Partners副总裁。

他告诉《金融时报》,北京现在的“谨慎”政策“不太可能”显着改善私有房地产开发商面临的流动性紧缩,并预计房地产在中期内不会有明显的复苏。

罗伯茨提醒说:“负责管理经济和金融的(中共)高级官员团队的前景并不乐观。”

他列举说,被视为改革派的刘鹤将退休,并可能被一名只懂国家计划经济的官员取代。然后,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财政部长刘昆和最高银行业监管机构郭树清也是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制定者,可能退休。其他改革者,如前中央银行行长周小川和财政部长楼继伟已经提前退休了。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中国经济教授巴里·诺顿(Barry Naughton)撰文说,像刘鹤这样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顾问不会在一夜之间失去百分之百的影响力,但总体的现实是,接替他们的人没有那么多经验、国际声誉更低、以及在参与经济政策制定时的影响力会更小。

对中共二十大可能的总理人选结果,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中国市场研究主管洛根·怀特(Logan Wright)说:“如果习近平倾向于忠诚而不是技术专家的能力,这将是大会发出的最强烈的政策信号之一,而且将对中国未来五年的经济前景作出负面解释。”

分析师:习近平对如何执政有错误认识

彭博社的布鲁克质疑说,习近平对如何执政有错误的认识。

“习近平似乎从中国的崛起中得出了完全错误的结论,将其归因于党的至高无上和历史正确性,而不是归因于市场作用的增强,这使得中国人民的创业能量得到释放。”他说。

布鲁克表示,习近平重申了国有企业的首要地位,并对私营经济进行干预,打击科技公司等。

“这些干预措施,加上习近平僵化地坚持清零政策,对中国的增长前景造成了明显的伤害,并使中国的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布鲁克写道。

他说,归根结底,外界担心的是,习近平作为“在一个封闭的列宁主义体系中攫取了如此大权力的个人”,尤其是他利用“共同繁荣”和 “民族复兴”口号确立了意识形态合法性,可能最终会导致他“对这些矛盾证据无动于衷,积攒下来的问题最终会因为变得太复杂而无法被解决”。

中国经济困境 尤其是房地产业萎靡

目前,中国近三分之一的经济处于崩溃状态。

加州经济教授诺顿表示,中共的COVID-19疫情清零政策对中国经济是最大和最直接的威胁,但这项政策远不是导致中国经济困境的唯一因素。

中国经济的困境表现在各个方面。消费者信心在4月份暴跌之后,已经降至前所未有的低点。此外,青年失业率在7月增加到了前所未有的19.9%,大约一半城市(北京、上海或深圳除外)的房价已经停止上涨并开始下降,还有买房者拒绝为未交付的房产继续支付银行房贷。

根据中国的国际收支数据,每季度净损失远远超过1,000亿美元,资金外流相当于GDP总量的3%左右。

对投资者而言,他们是特别担心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分析师将其描述为一场“慢动作的金融危机”,“正在向中国政治经济的深层组织蔓延”。

英国《金融时报》说,去年恒大地产债务危机所带来的冲击,“使借给该公司及其同行的数十亿美元化为乌有,全国各地的建筑工程瘫痪,留下大片未完工的建筑,并促使愤怒的购房者抵制房贷”。◇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美权威教授:20大后习如何指挥经济团队
中国新能源车价格战 一天内9家车企降价
【新闻五人行】比亚迪五大隐患 欧美严防
分析:两大因素 使LVMH在中国面临挑战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