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大草原(彩墨)

作者:徐明义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大草原(彩墨)。70×70cm。(局部)。(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草原彩墨

长久以来,只要有空,我就提笔研墨,在纸上涂一涂、抹一抹,每天摸它一下。久而久之,画画就变成一种“癖好”,想改都改不掉了。

有时不免会想:把时间尽花在一张纸上,费心耗神的在纸面上经营,既无益自己的营生,对社会也没什么帮助,更不要想能“扬名立万”赚什么钱,好像都在做一些没什么意义的傻事。

还好,至少画画不必出声,不致于造成对别人的干扰,自己静静的坐在画桌前,静静的构思,宁静淡泊,神驰悠游在自己构筑的情境中,乐此不疲。

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大草原彩墨)。70×70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A prairie/ink and color painting

It has been a long time, as long as I am free, I like to grind the ink and flourish the brush to scribble on the paper every day. As time passed, painting becomes a kind of “hobby” and it is impossible to change.

Sometimes. I am wondering it seems that I am doing something stupid and meaningless by spending time on a paper and devoting myself greatly on papers, which gives neither benefit to my own life nor help the society, not even try to make myself fame or earn money.

Fairly, at least painting do not make sound that will not interfere with others, sitting quietly in front of the desk, quietly thinking, peaceful mind, speeding in the circumstances of my own construction, always enjoy it, never tired.@

点阅【徐明义画集】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昌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喜爱美术的徐明义,师范学校毕业服务期满后,在报考大学时,因担心学美术无法过活而填中文系,毕业后教了一辈子国文。尔后,进修考取文大艺术研究所甲组硕士,因缘际会,在退休前转为美术老师。如今,出版个人画集7册、散文集1册;徐明义善彩墨画,用色浓烈瑰丽,允为个人特殊之画风,擅长山水、花鸟;偶亦展布流沙画,以黑沙流淌于纸上而成,为极特殊之画风画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妇和少数上班族,利用空余闲暇时抽空画画,浸润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乐此不疲,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将在桃园图书馆平镇分馆 1楼文化馆的“徐明义师生联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诸于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与赞许。
  • 以前读朱光潜先生写的“文艺心理学”,里面谈到农渔人在田里海上辛勤工作,劳累危险,可是画画的人往往把他们画得很美,充满了诗情画意,说在浓雾中看帆船真的好美啊,殊不知捕鱼的渔夫在浓雾中航行是多么的提心吊胆,还深怕会触礁呢……
  • 看画题就知道,有闲适宁静的心境,才能画出一张淡泊致远的作品。 闲听溪声静看山——多么悠然高雅闲静的生活啊,令人向往。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经龙潭到杨梅,沿路边玩边写生。途经杨梅镇附近的某一个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对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齐排列的茶园以及山后的一批高楼大厦,栉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楼,美得令人惊羡。(当时的写生稿放在《徐明义画集四》P.74页,可与此图相参。)
  • 在校园内的一个小角落里种有一大丛仙人掌,五六株杂乱的长在一起,长得很高很茂密。因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学生们打扫校园时也都离它远远的。不过,在这些畏人的针刺丛生的隐处,竟然有小雀儿在那里筑巢,既隐密又安全。
  • 这幅画全以毛巾沾墨拍打而成。我们先把毛巾弄湿再沾上墨汁,在纸上轻轻拍打,时浓时淡,时聚时散,轻盈地拍出一幅构图。等水墨全干了再层层上色。
  • 刘海粟先生曾经说过:“一部艺术史即是一部创造的历史。……坚持与别人不雷同,才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所谓创作,就是要有新意、要能“创造出新意念的作品”。否则凭什么叫“创作”呢。不过也有另外的说法是:创造不是凭空生出来的,仍然要有“底子”,要以传统做养分的。无所适从的我们,就只好在这两者之间徘徊了。
  • 五代‧荆浩尝语人曰:“吴道子画山水,有笔无墨,项容有墨无笔,吾当采二子之所长,成一家之体。”
  • 很简单的一张画。 这幅画其实谈不上构图,我只想表达一个意念——新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