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封控延误治疗 新疆防疫酿命案

人气 2005

【大纪元2022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凤华、顾晓华采访报导)最近,新疆一名32岁男子因腹痛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后,第二天凌晨离奇死亡。他的妻子日前告诉大纪元,丈夫临终时曾在医院多次给家人打电话,诉说自己疼痛难忍,却一直没有医护上前过问。

医护不管不问 急症病人求救

家住新疆克拉玛依的林萧然(化名)日前告诉大纪元,她丈夫在乌鲁木齐工作,那边已封城六十多天。10月10日下午,她丈夫因为肚子疼得受不了,被送进新疆自治区人民医院急救。但到达医院后,她丈夫曾不断给家人打电话求救。

林女士说:“期间他不停地打电话回来,给他哥说,跟我妈妈说,跟我们家属都说,没有人管他,没有人理他。等到八点多钟的时候,他就不停地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也不停地给他打电话,他就疼得‘哎呀哎呀’,喊得特别大声,喊得我们的心都受不了。

“(我们)就跟他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有没有人管?先让医生给打个止疼针。但是,他们都没有给他打(止疼针)。

“等到九点的时候,他跟我们说,他痛得受不了了,他快不行了。然后我们就说,‘那你赶快叫医生’,他当时跟我们说,他就坐在(医院)大厅里面的。我问他,‘有没有医生、护士?’他说‘有’,很明确地跟我们说有,但是没有人理他,没有人管他。”

家属去医院被截 社区不发通行证

林女士对大纪元表示,由于丈夫病情危急,她和亲人决定开车去医院探视,但在检查站被截回。

她说:“我们家人都在克拉玛依这边,我就跟他哥两个人开车去乌鲁木齐。但是,我们在检查站被截了。怎么求他(工作人员),跟他说人命关天的事情,人家都不理,都不管。让他们通融一下,他就说,没有疫情指挥部的通知函,就不准我们过。

“我给社区打电话,社区的那个人说‘不行,你要回来写东西。’我又回到社区写这些东西。九点钟开始,我不停地在打120、110,不停地在打急救电话,有打通的,我就问他们,‘为什么人拉过去以后你们不管?’

“然后,他给了自治区人民医院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又报警,人家说,‘你报的警已经受理了,稍后有警察会联系你的。’

“我们在等的过程中,觉得时间很长,我又打110报警。乌鲁木齐那边的警察半夜十一点给我打了电话,我就求他去医院看一下。那警察还挺好的,说‘现在就给你过去看’。他去的路上,给我打了电话,说我老公(也)报过警了。

“凌晨12:50的时候,他给我说,‘已经去看了,但是医生不让进去,说有这个人,你老公就坐在大厅里面,说医院有医生有护士,他怎么可能会有事?现在早上一点多钟了,还要出警,很忙的。’

“这一段时间,我不停地在社区求他们帮我弄个通行证,他们一直也没给我弄。我说,‘现在是特殊情况,能不能联系你们的领导?如果你们不好联系,你们可以给我电话。’这边的书记就说没有,他说,‘如果真的走了,我们会给你开什么通道。’你说我心里难不难受?”

七八小时无人管 病人突然离世

林女士说,“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公安打电话,他说,人家医院联系不到我们,说‘人走了,我都接受不了’,他说,‘你保持电话畅通,等一下医院会给你打电话的。’

“但是,那个诊断证明是一点多钟走的,1:18分人就不行了,1:50分下的通知,人走了。”

林女士表示,丈夫去世后,10月11日早上,她和家人终于得到了一个去医院探视的通行证。“等到早上10点多钟,才让我们走。”

她说,她和家人都未能见上丈夫最后一面。“如果那天九点多钟让我出去了,我可能会见得到他最后一面,在这期间,最让我们恼火的是,没有做任何的止疼治疗。”

林女士说,她在乌鲁木齐的亲戚也被阻止去探望她病重的丈夫。

她说:“我到医院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两点多了。那天,我嫂子的大姐夫(住在乌鲁木齐)要求去医院,社区不让。人走了,让去了。如果他们让他出去(的话),也不会这样子啊,他们那边不让他出去。”

林女士说,丈夫在七八个小时内没得到任何治疗,死因不明,“医生说,我老公肝硬化什么的,这些都是推断,因为他也没有做检查。我就说,‘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你们为什么不给他止疼?’就是七八个小时,检查都没做。那个死亡诊断证明写着心源性猝死。

“最重要一点,我老公手机没电了,我跟他们说,能不能给他充一下电,都没有人理我,咔的把电话给挂了。”

家属讨公道 医院不让看监控录像

据林女士介绍,她丈夫生前身体健康,“我老公身体好着呢,平时也没有病。我想医院(应该)给我老公、给我们家里面一个公道,我要看到事实的真相,我需要看监控视频。”

“我们打了卫建委的电话。该打的都打了,基本都打不通,人家只会说,我帮反映上去,没有任何一个人过来跟你说这些经过。你知道他们法务办的怎么说的吗?(说)‘你写诉说(诉求)给我’,但是我们要查看监控,(他们)说,‘我们没有资格’。

“警方介入,就是怕我们闹事。这个警察也很不忿呀。人家参与了这个全过程。

“我需要当班的医生过来跟我们讲清楚: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人急救拉过去的时候,他们做了什么?他们交接的时候,有没有说清楚?医生护士走来走去,一个小伙子叫得那么凄凉,为什么不管?

“护士医生全都穿防护服,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脸面到底是什么样的。”

林女士说,医护回应说,因为当局封控,医护都静默了。“他们护士说,‘不要难为我们这些护士医生,我们只是下面的人,所有人都静默了’,这么回答我们的。”

“当时我们找医院,没有任何一个领导出来。第二天,我婆婆就过来了,我们六点钟又去了医院,我们要求尸体解剖,他(医院)说,48小时以内可以(解剖),要不就去殡仪馆冰冻,七天之内可以做法医鉴定,但是现在联系不上法医,全都居家(隔离)了。

“我当天下午七八点的时候,把人弄到殡仪馆去了,我婆婆去殡仪馆看了,然后,找他们医院要说法,没有人出来,当时的两个当班医生已经避开我们了。说他们交班就走了,就不管了。”

林女士表示,克拉玛依封控5天。“我21号从酒店隔离回来,七天隔离,现在克拉玛依也要静默五天,我们所有人都在家里隔离,家门都贴了封条。”

她说:“昨天(21日)有个自称医院的人,噼里啪啦指责了我一顿。我说,我的帖子被吞了,他(却)说,是我自己删掉了。

“我儿子五岁,我老公走那天是我孩子的生日。我现在都不敢哭,我在家里面怕我家孩子听到。本来我们是想待到(丈夫)头七,但是因为我们去到乌鲁木齐那边没有地方住,宾馆是不开的,所以没办法了,我们只待了三天就回来了。”

林女士表示,当地反复封控,“克拉玛依是断断续续地封(城),我这是第三次被封。他们想关多久就关(多久),关的都是我们这些老百姓。”

医院封控 透析病人突离世

林女士的情况并不是个案, 网名刘艳(化名)也有类似遭遇。她在“乌鲁木齐超话”爆料,她母亲因尿毒症和其它基础病于8月15日进入乌鲁木齐中医院治疗。10月13日,医院通知说,她母亲在医院感染中共病毒,要求立即转院。但结账后,并未转走。之后,她母亲又被要求转到国际医院治疗。

刘艳说,在国际医院,她母亲几天没有透析,也没有什么吃的,19日,终于可以透析。不过,仅隔一天,20日中午,她父亲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称她母亲病危。21日凌晨,她母亲去世。

刘艳日前告诉大纪元,她住在乌鲁木齐沙依巴克区,由于居家隔离,她从8月份就没有见到母亲,直到母亲去世。

她说:“我母亲五十四岁,八月份居家隔离,她要透析,再加上我们是中高风险(地区),医院说,中高风险的必须全部住院。从八月份到现在,我都没有见过她一面。住院期间电话联系,一直都说是好的。”

临产孕妇:找不到接生的医院

此外,居住在乌鲁木齐新市区的梁倩(化名)已怀孕超过三十九周,她日前告诉大纪元,她的预产期是10月26日,但一直找不到可以接生孩子的医院,非常焦虑。

梁女士说:“预产期是26号。之前约了产检,告诉我说,医院有阳(性病例),现在不接受预约,破水见红以后,过去医院门口做核酸双抗,等床位。我现在就是害怕,到时候没有床位,也不接收我。

“我这个是第一胎,现在床位紧张。我联系过友爱医院、五附院、第三人民医院、开发区医院。友爱也是人多,没有位置。就说,发动(临产)了直接过去等床位。有的医院电话也打不通。说不是产科的,网上留的电话也是不对的。”

梁女士说,她只能打电话预约,因为只有生孩子的通行证,没法亲自去医院预约。

她说:“现在去不了,我们社区给我开的证明是去生孩子的通行证,去医院了解是去不了的,只能等生的时候才可以出去。120要预约呢,到时(可能)来不了,现在车太缺了。”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震惊于中共清零防疫 上海85%外国人想“润”
中共“清零”防疫 分析:折腾百姓没完没了
“清零”防疫令地方财政亏空 中国各省现赤字
中共清零防疫 “不得外锁门隔离”说辞挨轰
最热视频
【舞蹈】王琛说舞蹈  第一集
【新闻大破解】脱钩迈第一步?美断链打击中共
【秦鹏观察】“老朋友”撒手 全球亲共时代逝去
【菁英论坛】万事皆有因由 病毒冲中共而来
【净园财经】不顾经济利益和道义 中共挺哈马斯
【百年真相】一份秘令 处决一个政治局常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