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铁链女案牵出中共权贵奸淫幼女黑幕

人气 14164

【大纪元2022年03月01日讯】中国黄历虎年期间,“铁链女”事件(徐州八孩母亲事件)突然在网路引爆,海内外关注,热度盖过中共耗巨资大办的冬奥会。事件的核心争议是:中共拒认受害人是四川12岁失踪的女孩李莹。官方为此连发五次通报也难以服众。

听文章: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2月27日,署名“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的一群中国律师发表公开声明,质疑官方报告中的DNA检验结果及施虐者董志民的刑责,并要求公开所有调查及侦查资讯。声明并要求官方应允许“铁链女”本人及其亲属,以及失踪女子李莹的亲属公开发声。

对于在全世界的关注下,中共当局坚决排除四川李莹,老家在徐州丰县的制片人兼导演王圣强曾发微博称,老家人“都知道是李莹,但是有人不能让她是李莹”,就因为李莹的父亲是军人,当局怕影响军心。

但笔者认为,可能另有危及中共政权根基的原因,令当局有所忌惮。很多分析认为,铁链女就是当年12岁失踪的李莹,那就涉及拐卖幼女。而拐卖幼女,很可能牵涉一个被称为“卖处一条龙”的黑幕。

内幕:从拐卖妇女产业化、官黑利益链到“卖处一条龙”

中国大陆的拐骗人口犯罪,近四十年来已形成一种“产业化”。

1988年在江苏《雨花》杂志发表的调查报告文学《黑色漩涡》,记述了早年在徐州发生的一起特大劫持拐卖妇女案:“被这伙犯罪集团劫持、拐卖的妇女多达101人,其中有11人被强奸、轮奸,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受害者绝大多数是未婚女青年,有农民、干部、待业青年,精神病患者……”

“一份有关外地妇女被哄骗、劫持、拐卖到江苏省徐州市的调查报告中,赫然罗列着这样几组数字(这仅仅是一个最保守的数字)。自1986年以来:铜山县12,000人,睢宁县8700人,邳县9400人,丰县8100人,沛县5300人,新沂县4600人。这是一组骇人听闻的数字,这是一组充满血和泪的数字。”

作者唐冬梅当年被时任徐州市委书记逼迫辞职。

1989年公开出版的书籍《古老的罪恶——全国妇女大拐卖纪实》中曾载,徐州所属6个县,自1986年到1989年,被官方统计的被拐卖妇女就有48,100名,大多拐自云南、贵州、四川,最小的13岁。

这本书在近期引起注意后,很快就在网上书店被下架。

一般的人口拐卖是买卖媳妇,但黑社会和有钱有权有势,又有变态癖好的权贵互相利用,就有了另一种买卖,按需下单输送性奴,这是近三十年兴起的官黑利益链。

特别是那些被拐骗去卖淫的幼女,成为最大的受害者,有一个所谓的“卖处一条龙”模式。

她们先是被作为猎物诱骗、绑架、拐卖,或是供商人奸淫,或由不法商人付费后输送给官员权贵,从此人生进入悲惨世界。

这是笔者十多年前在大陆的时候,从一位了解黑白两道的朋友处听来的。

朋友说,当地几乎每间初中、高中,特别是职业中学这类管理不太严格的学校的女学生,都有黑社会性质的势力虎视眈眈,后来更盯上了小学生。

这些黑社会人员,本身也属于卖淫集团或人贩子集团。他们一般在本地会专门挑单亲家庭、孤单老人家庭、留守儿童家庭的幼女下手,但如果跨省、跨市犯事,就不会理会受害人是什么身份。

这些可怜的幼女,第一手供给的是两类人:官员、商人或其它领域的在社会上有头有面的人物。通常也被商人用来行贿官员。

他们有一个隐秘的圈子,互相以大量搜集处女幼女强奸为乐。

朋友说,这些幼女有一些只是短时间失踪,有些疏于照顾子女的家庭甚至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更多的幼女是被直接拐走,永远回不来了。

幼女被拐走后的第一手,是输送给前边讲到的官商权贵,收费高昂。之后便被强迫卖淫,或者卖给下家,几经转卖,每到一处都会被强暴,而且转卖的价钱越来越便宜,而不是越来越值钱。到了那些农村贫穷的光棍那里,已经是最后一站,成为三几千元人民币就能买来的廉价“商品”。其时受害人几乎都已被摧残得精神有些异常,有时是黑社会的经手人(也可以说是人贩子)灌药,故意将人弄傻,才卖到农村去。

对于朋友讲的这些黑幕,笔者因为也无法求证,所以一直没有专门写文章揭露。直到最近徐州铁链女事件,当局如此强力对铁链女非李莹做“盖棺论定”,令人不吐不快。

其实从近年中共官方通报的一些案件信息,也可以看到一些类似的情况,尽管官方可能还有所掩盖。

比如,2019年7月,总部在上海的上市公司新城发展控股实际控制人王振华,涉猥亵9岁女童被抓。王振华既是江苏的人大代表,也是上海市的政协委员,算是半个官,红顶商人。

按照官方公布的案情,拐骗女童的女子周某正是铁链女事件发生地江苏徐州本地人。她从江苏带两个女孩到上海,一个9岁,一个12岁。当天王振华在酒店对9岁女童实施性侵,事后付周某现金1万元。

这事件不是单一的,背后就涉及有组织输送幼女,专供富豪权贵们淫乐的犯罪链条。

另据大陆《法制晚报》2017年3月31日报导,河南开封市尉氏县至少30多名未成年中学生被强迫与人发生性关系,包括多名不满14岁的幼童。据说类似行为已持续多年,涉及当地某知名企业家赵某和人大代表周某。

2015年,青海警方破获了一个非法组织未成年少女卖淫的犯罪团伙,发现10名少女被从江西宜春骗到青海西宁强迫卖淫,已逾半年之久。犯罪团伙以“少女第一夜”在网上发信息,获得高额的回报,最高达到一万元。受害人中,最小的12岁,最大的也只有17岁,她们受性侵害极其严重。

香港《苹果日报》曾报,2006年,前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控制的黑社会人员,在前往云南避难时,还在当地找处女空运到北京、沈阳,“进贡”给包括周永康、余刚、谈红在内的多名高官和辽宁省一些官员。

更早的是《海峡都市报》2002年报导,福建官场涉及六七十亿的闽发证券大案主谋人吴永红,是一个奸淫39名幼女(坊间指350余名)的变态色情狂,事发后始终没有被捉拿归案。港媒《前哨》披露,吴是因为有曾主政福建的贾庆林作后台,吴永红除了向贾庆林输送金钱外,还献上不少女子。

大陆作家慕容雪村2015年在北京举行新书《原谅我红尘颠倒》英文版发布会时,也曾披露,被关在牢中的广东大律师陈卓伦,曾投最高法院大法官所好,定期输送处女。这个大法官是谁仍不得而知。

那些幼女被权贵奸淫后,最后的去向,如果不是死亡,或者侥幸逃生,最后多会几经转卖后流向农村。

知情人:十几个县级以上政法委书记竟称要给江泽民献处女

中国人口贩卖从来没有像中共统治以后这么严重过,不少专家认为原因之一是由于中共计划生育一胎化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衡的恶果。但根本原因是,经历中共数十年无神论洗脑,特别是“文革”深度毁掉了中国人存留的道德根基,使古今中外都有的人口贩卖问题,在当下的中国变得更加邪恶和暗黑。

人性的恶化有一个明显的发展脉络:

毛时代摧毁人的传统道德准则;邓小平开放国门“一切看钱看”,1989年镇压“六四”运动灭掉中国走向政治清明的可能,人们全面投向物欲的追逐;江泽民以腐败淫乱治国,闷声发大财,又打压让社会道德复苏的法轮功信仰。一直发展到今天,中共进一步打压全民,抓捕维权律师,公民思考和发声的空间消失殆尽。整个社会道德沦丧已无以复加,中国进入严重的人人互害状态。

2016年12月,香港《动向》杂志刊发时评家王德邦的文章,披露一些鲜为人知的权贵集团魁首江泽民穷奢极欲糜烂生活秘闻。

2003年秋的一天,作者前往看望一个担任地方某县政法委书记到北京开会的老乡,(那批参会的都是全国各县市政法委书记以上的政法系统的官僚),听到十几个县级以上政法委书记在一块津津有味聊着前退休党魁喜好年轻美女,其中一官僚竟说像某某某老人家对国家贡献那么大,应该每天给他找个处女玩玩,以益于他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而旁边众官僚居然纷纷群起认同。

作者称,当时他听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深味到何谓衣冠禽兽。

这些政法委官员掌握着中共政权所谓维稳的核心部分,他们都是这样的状态。对这个政权,中国人民还要抱有幻想吗?

谁是索多玛城的义人

西方传说中的“罪恶之城”索多玛,就是因为淫乱等恶行被神以天火毁灭。神说,只要城中能找到10个义人,就不会被毁灭。但结果没有这么多。

东方的哲语“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也是说明一样的因果之理。

当不公不义之事发生时,即使离我们很远,也都在拷问我们的良知。没有无妄之灾,无论贫富,远离了神,人就失去善恶是非的判断,灾难来临也不自知。

我们该为那些在中国严酷的政治环境下,仍敢于为中共暴政的受害者(包括人口拐卖的受害者)发声的人,还有默默在背后支持的人祝福。他们是义人。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李宇明:盘点“铁链女”调查通报的几大疑点
公益人士吁中央成立“铁链女”专案调查组
【名家专栏】谷爱凌微笑背后 铁链女的哭泣
石音:由铁链女事件想到的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人民币会跌多深?中国经济陷困境
【新闻看点】中共喉舌不同调 谁跟习唱对台戏?
【微视频】王毅联合国行 讨好“绝大多数国家”
【横河观点】梅洛尼当选意新总理 创多个首次
【未解之谜】拥挤的身体 人能拥有多个灵魂吗?
【新闻大家谈】强强辩论!习隐身 政变传闻四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