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我们为何允许大学“宰”孩子?

人气 937

【大纪元2022年03月23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刘文鉴编译)我的一个儿子在一所东部精英大学就读,每年的总花费为7万美元。像这样一所学校的价值与其说是在于课堂体验,倒不如说是在于与其他聪明人在一起并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富有高效生产力的成年人的文化。

这课堂内外的大学体验是你为之付出大笔金钱的目的所在。

但是在2020年的半年,2021年的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许多学院和大学都转为网上教学。几个月后,孩子们预期将离开校园回家,直到疫情消退。

但是有人应该已向商业改进局(Better Business Bureau)报告了这些学校参与欺骗,它们没有兑现它们的承诺。

这些大学假装它们差不多可以在网上提供全部的大学课程,电子学习(E-learning)足以代替教师面对学生的教学。

鉴于这个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里人们对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的过度恐慌,校方可能会拿出一个貌似合理的理由,即为了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安全,这是唯一的选择。这是非常值得商榷的,因为许多学校几乎整个期间都在设法保持开放上课,而且健康问题极少。

但近乎偷窃的欺骗是,学校一直收取全额(或近乎全额的)学费。如果那些学校想要坚持说他们通过网上课堂教学可以提供几乎相同的教学结果,那么为什么所有家庭都将他们的孩子送入这些学校。不需要花费高达75,000美元的学费,任何人都可以以大约十分之一的价格上网参加课程。

因此,把我们的钱归还我们。

当我去年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中提出这一要求时,来自于和我一样愤怒的家长们的支持言语让我应接不暇。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家长们正在反击大学工业复合体。政治新闻公司Politico报导,学生们正在控告学校“未能因转向劣质的网上教学而部分归还学生的学费”。

一个更为积极的进展是,学生们最终将会在站上法庭,哥伦比亚特区的上诉庭允许对美国大学(AU)和乔治华盛顿大学(GWU)提起诉讼。

顺便说一句,学校似乎并不是没有足够的钱来偿还学生。这些精英大学中有许多拥有超过5亿美元的捐赠基金。

家长和他们的孩子们受到了大学工业复合体的不公对待,应该得到恰当的补偿。而且那些学校应该利用其剩余的储备基金来降低学费。

作者简介:

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是保守派倡导组织“自由事业”(FreedomWorks)的高级研究员,也是“释放繁荣委员会”(Committee to Unleash Prosperity)的联合创始人。他曾做过唐纳德·川普(特朗普)的高级经济顾问。他的新书名为:《Govzilla:政府的无情扩张是如何使美国陷入贫困的》(Govzilla: How the Relentless Growth of Government Is Impoverishing America)。

原文:Why Have We Let Colleges Rip Off Our Kid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国大学内的新种族隔离
【名家专栏】中共渗透很危险 美国大学需警惕
【名家专栏】家长应该拥有选择学校的权力
【名家专栏】争强好胜的父母和大学的操控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告诉拜登不想开战
【横河观点】五央企从美退市 美中金融脱钩启动
【未解之谜】南极是地下世界入口?
【秦鹏直播】传习近平拟和拜登会面 什么目的?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新闻大家谈】为“大飞机梦” 中共使独门窃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