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廊坊居民称疫情比报导严重得多

人气 3593

【大纪元2022年03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高邈采访报导)大陆疫情持续升温,染疫人数居高不下,尽管廊坊当局日前宣称已实现社会面清零,但据廊坊民众透露,实际情况要比报导的严重得多。

据中共卫健委23日通报,22日大陆新增本土确诊病例2,59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2,346例,总共4,937例。其中河北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92例,154例在廊坊市,廊坊至此累计报告阳性感染者2,641例。

针对疫情,廊坊当局15日宣布,从即日起对廊坊市全域严格实行封控管理,所有社区(村居)均设立卡口,24小时值守,人员只进不出,车辆禁止通行。并严格实行居家隔离,社区(村居)所有人员足不出户,同时开展居家观察人员健康监测,每日体温检测和症状询问等。

3月18日晚,河北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称,“廊坊、沧州实现阳性病例社会面清零,全省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

廊坊市村民:天天做核酸检测 拉人隔离

但据廊坊市安次区葛渔城镇某村志愿者葛明(化名)向大纪元表示,现在情况很不乐观,目前仍“吭吭往外拉人,今天(22日)我们街上就拉走六七个,上一批志愿者也拉走十多个人。就这么两天它清得了吗?数字下降不就隐瞒吗。”

葛明说,他自12日到18日当志愿者期间,从他手底下被拉走的就有二百多个,目前被拉到方舱隔离的就有一千多人。

据葛明介绍,从9日开始天天做核酸检测,但老百姓看不到结果。“出来的名单上说有你就给你拉走”,而“大队给的单子上也没写次密接、密接,就写着姓名、地址、电话,也没有写是确诊还是什么的。”

葛明17岁的儿子18日也被拉到会展中心(方舱医院)隔离。葛明透露,他儿子被拉到方舱之前在家里多次自测的结果全部都是阴性,儿子是被稀里糊涂地拉走,他儿子从封控开始就一直居家隔离,期间葛明一直住在亲戚家老家的房子里没有回过家,“我每天两次验核酸都是阴性,我媳妇也是阴性。我都纳闷我儿子天天在家怎么会染上这个,现在弄得我脑袋都嗡嗡的。”

儿子被隔离之后,他们全家人健康码变成红色,第二天家里来了一帮人消杀,东西也被拉走,“我想问一下,为嘛平白无辜的人就给拉走了,还要上家里消杀,还给所有的这些东西都给拉走。这不成了土匪了吗?”

他说,“你拿出个结果,让人家看是阳性,这样被拉走也痛快。”而且“我儿子说,他到那什么事都没有,跟在家一样,现在在做志愿者,也没症状,也不发烧,也不咳嗽。”

葛明表示,“上方舱都不如居家隔离,居家隔离碰不到人,那里一千多号人,一个有病的话不就全传上了吗?!还有的学生没事的也都给扔那去了。你说怎么弄,找谁说理去。”

因封村一老人无法就医去世 村民:没必要全封闭

葛明还表示,他们村从8日开始封村到现在,就十几号每户发了四个土豆,两个西葫芦,一个洋白菜,过了两天又给了四五个土豆。就这么两回,再没看到有别的物资。对此,“物资大队老说等着、等着,所以现在都是自己从外面买,买完之后求志愿者送来,问题是物价太高,白菜5块钱一斤,鸡蛋弄到6块。”

但因大门都被封死了,家家户户还被贴了封条,并且巡查车来回转,还有监控,因此谁也不敢出去。他说,“老百姓都在凑合着过,有咸菜就吃咸菜。”更甚的是,北街有个老人有病,因封村去不了医院,家里又没药了,结果十五六日死在家里。

葛明表示,“没必要全封闭,你就告诉他不让他出去,不需要贴封条。这样给老百姓带来一种恐慌。”

患者家属:长征医院全体医护人员的求助信是真的

3月14日,一封署名为“廊坊长征医院全体医护人员”的求助信于网上发出后,引发关注。

求助信称,该医院3月10日接诊一个阳性病例,其家属亦呈阳性,但两例阳性病例在医院四楼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才拉走,结果当天接诊的大部分医护人员3月13日核酸检测全部阳性。

求助信并说,医院称上报了卫健委没人管,让自救,但该医院是心脑血管专科医院不具备新冠的技术,而医院里700多人这样阴阳混住,阴性的也有被感染的风险。并且,3月14日四楼仅剩的两名护士和一主任也检测为阳性,至此四楼的护士全军覆没。“求助信”还有7人的签名以及指印。

(微博图片)

对此,廊坊长征医院3月15日发布声明称,“廊坊长征医院7名护士发布的求助信”为涉疫不实信息。并称,“截至目前为止,院内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均已全部转移至定点医院,院内现有人员核酸检测结果全部为阴性,已提供的隔离房间能满足全院人员转移隔离需求,对于患者、陪护和医务人员廊坊市政府均已做了妥善安排。”

不过,据来自永清县的一名患者家属王可(化名)向大纪元透露,求助信不是谣言,是真的。

她说:“求助信发出来之后,医院的领导、院长连夜就找到他们,要求他们录一个澄清视频,说这是谣言,然后答应把他们都转移了,然后他们都录了。所以,后来网上好多就说是谣言,其实不是谣言,是真的。”

她说,10日长征医院出现两例确诊者后,他们就把医院给封了,所有的医护人员也全部都封控在医院内了。之后,和那两名确诊阳性接触的医生和护士就陆续地有感染的。“因为当时疫情刚开始,廊坊市就特别地乱,阴性的那些病人还是在那儿住,也没人管。”另因长征医院是心脑血管医院,不符合隔离条件,当时医院里的医生、护士还有患者共有七百多人,根本就没有地方隔离。

“他们也不报导,也不说,大家就知道有两例阳性确诊者去过医院,然后也没说有医生、护士感染,以及医生护士被感染多少人,直到现在也没有公布。”7名护士的求助信发出来之后,“我们这些个家属们才关注这个事,才知道原来长征医院是这么一个情况。”王可说。

并且,医院停诊之后,本来每层应该是有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但是“根本就没有人了,也不治疗了,全部都停诊了”。所有阳性的、密接、次密接都集中隔离,所有阴性的医生、护士第二天就已经是回家隔离了。

她说,她父亲刚好此时出院了,但里面还有好多患者还在治疗当中,没有药,也没有医生,没有护士,整个医院处于封控状态。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长征医院转移闹乌龙

王可还透露,长征医院转移闹了个乌龙。“七名护士求助信发出来之后,领导答应14日给他们转移。因此,14日去了好几十辆救护车,装了三百多人,给他们转到富士康工厂的员工宿舍,因为富士康工厂全部都放假了。但进去之后发现每个屋里边只有四张上下铺的床,没有暖气、没有水,洗手间都是公共的,根本就不符合隔离条件,而且都是老年人,没办法就又给拉回来了。”

“结果原先只有四楼有确诊的,这么一折腾回来之后,九楼也开始陆续出现阳性。”她说,因为当时从九楼往下一层一层地转移。

廊坊居民:实际情况比报导的要严重得多

王可表示,“我们廊坊现在已经乱套了,实际情况比它报导的要严重得多。(安次区)葛鱼城镇和(安次区东沽港镇)德胜口那边儿最严重,葛鱼城那边家家都封,然后志愿者去了都感染了。”

她说,“葛渔城是重灾区,因为第一例患者就是葛渔城的。那边根本就没有志愿者了,吃喝都保证不了。但这些个都不让报导。最近几天就说什么造谣、传谣啊、负法律责任呀,好像已经有人给管控起来了。”

“有一个支援的就说没见过廊坊这样的。”她说,早晨6点拉上病人,一直到下午6点,这帮病人还没有安排好,还不知道去哪个隔离点儿,送哪个隔离点哪个隔离点不要,他们没对接好,就拉着在救护车上。现在天气不是很暖和,但也不能开暖风,因为空气流动感染,让很多志愿者都很无奈。

王可并表示,廊坊地区没有那么多的隔离点,人员都转移不了,而且还有好多老人,但“现在新上来一个领导,下军令状说两天清零,现在廊坊报导说是社会层面已经是清零了,根本不可能。两天清零,那怎么可能呢?”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上海封闭管控 居民怨声载道
【一线采访】解封又严控 深圳当局自相矛盾
【一线采访】沪周浦医院改作方舱 护士罢工抗议
【一线采访】山东临沂被指拖延瞒报疫情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人民币会跌多深?中国经济陷困境
【微视频】王毅联合国行 讨好“绝大多数国家”
【新闻看点】中共喉舌不同调 谁跟习唱对台戏?
【横河观点】梅洛尼当选意新总理 创多个首次
【秦鹏直播】被教宗抛弃 陈日君受审拒不认罪
【未解之谜】拥挤的身体 人能拥有多个灵魂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