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录音被查删 上海疾控官员说啥?

人气 11988

【大纪元2022年04月03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4月2日星期六,亚太时间是4月3日星期日。

今天焦点:隔离人群吃饭靠抢,70老人爬23楼;化疗阿姨绝望崩溃,老父昏迷三口危殆;隔离婴儿烂屁股,婴幼儿隔离点混乱;健康云数据造假?救护车病床房间全无,录音被查删;专业人士透内情,上海医疗系分裂。

60秒新闻

法新社报道,中共4日表态称没有“故意”规避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欧盟3日警告中共对莫斯科的任何支持,都会损害中国与欧洲的经济关系。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1日表示,正在华盛顿的实验室协助下载东航失事客机波音737-800语音记录数据。同时,一个三人调查小组已前往中国协助调查。

彭博社1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说,北京罕见做出让步,最早在今年年中允许美国监管机构全面获得在纽约上市的大部分中国公司的审计报告,但部分握有敏感数据的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将从纽约退市。

印度和澳大利亚2日签署了一项临时自由贸易协议,双方削减了几十亿美元商品的关税,临时协议降低了澳大利亚对印度85%以上的出口关税。澳大利亚出口羊肉、煤炭和其它商品,印度主要提供服务。

截止到美东时间4月2日下午1点,包括中共等几个不透明国家的通报数字,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人数147万6793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4亿9004万3267人;单日死亡4262人,累积死亡总数是617万1238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上海的疫情究竟什么样?外界很难看清真相,但是上海疾控中心的专业人士公开披露了一些内幕。从中可以看到中共是如何造假的,同时政治压倒专业所造成的种种乱象。

而在当局眉毛胡子一把抓的“清零”政策下,有几种人需要我们特别关注。这些人在被隔离当中,情况相当危急。

“很多人”核酸时感染 健康云数据造假?

在两天小幅回落后,今天(2日)上海新增的本土病例数字再拉到新高。中共国家卫健委通报,过去24小时,确诊病例是260例,无症状感染6051例。这是上海爆发疫情以来,单日新增病例第一次突破6000人大关。

尽管当局通报的数字掺足了水分,但就目前这个数字来说,也可以看出上海疫情的严重程度。仅从病例数字而言,已经超过了武汉疫情最高峰时的通报数字。

一位浦东居民A在“知乎”匿名发文,说出了一个诡异的情况。他和妻子两人3月28日混检发现异常,疾控中心30日才通知做单管测试。31日得到通知说“核酸异常”等待转运,但是直到今天(2日)还没有转运。

让A感到困惑的是,疾控中心只说“异常”,究竟是无症状感染还是确诊呢? 还是因为还没开展临床诊断,只是核酸异常,没有体现在数字中呢?

A还表示,在混检异常期间,包括疾控中心通知需要转运之后的大半天时间,自己的健康码一直都是绿的,后来才变红了。这其中是不是有认定标准问题和数据同步窗口的问题呢?

另外A夫妻两人感染的情况是很诡异的。都接种过两次疫苗,而且在小区内都已经“龟缩”三周了,没点过外卖,也没出过小区的门 ,在小区驿站拿过2次菜。然后就是每天晚上10点人少的时候,下去扔一次垃圾。并在小区内溜达半小时权做运动,而且全程戴口罩,没有与任何人近距离接触。他的妻子更是基本不出门。但是两人双双被感染了。

询问了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分析认为可能是“社区传播”。因为疾控中心发现很多和A夫妻类似的情况,在集中做核酸等待的过程被感染了。A发出了疑问,像这样做核酸的过程被传染的情况,上海有多少呢?

录音被查删 上海疾控官员说啥

就在我这里(准备)这篇稿子的时候,一位网友转给我一份电话录音,“上海市民与疾控中心领导的谈话”。但是现在这份录音在大陆网站上可能已经被删除了。

完整录音有将近20分钟,我做了一些精简呈现给大家。大家如果想听完整版的,可以到沐阳的部落格去听。

【原声】市民:喂,你好,这边是疾控中心吗?(对)我这边反映一个问题,我想咨询一下问题。我父亲是在至微酒店做隔离,是密接隔离。(至微?)对至微酒店。他25日、27日做了两次核酸,28日支付宝里面的健康云显示他是阴性的。

昨天没有做过核酸检测,昨天整个酒店都不做核酸检测,就是前天的检测是最新的,是阴性的,昨天早上10点的时候出来的。然后刚刚他收到一个电话,是说被通知,疾控中心说你是阳性,准备转移到方舱医院。

我想问一下,我们作为老百姓,健康云的数据是真实有效的吗?还是说以疾控中心为准?如果以疾控中心为准,那健康云的数据是谁来把握的?是谁去核实的?

然后我们作为老百姓,如果连健康云的信息都没办法去核实、去确认的话,那我们老百姓如何去相信疾控中心呢?我如何有一个官方的渠道,证实我是阳性的?

(换了领导)前面我刚刚联系了至微那边的领导施先生,他那边也跟我说他只是被告知。那我作为他们的儿子,我现在想问一下,我父亲前天是最后一次做检测的,然后昨天健康云的报告是阴性的。

昨天大家都没有做检测,现在刚刚被疾控中心通知,说他是阳性的,那他阳性的报告是从哪里知道的?

既然你们说他是阳性的,那我们老百姓唯一可以去证实的官方渠道健康云上面,既然显示的阴性,这个数据报告是假的吗?

疾控领导:那你投诉12345。

市民:投诉12345,投诉谁?(投诉健康云信息虚假)投诉健康云?信息虚假?那信息虚假,我唯一的渠道,你们跟我说信息虚假。

疾控领导:你就告它,疾控已经通知我是阳性了,但是健康云上显示的信息是阴性的,就投诉它啊。

市民:健康云是官方的吗?(健康云是官方的)就是和你们没有关系?(对的)。
********************
大家听明白了吗?上海疾控中心官方的说法是健康云的信息虚假。那么大家想想看,上海有多少这样的人被不明不白的转运隔离了?有多少人没有阳性,被硬说成是阳性了?

大家接着往下听,这位疾控中心的官员还透露了更重要的内幕,还有非常值得借鉴的作法。

救护车病床房间全无 上海医疗系分裂

【原声】市民:我母亲是上上周五(3月25日)检测出来的有异样,然后无症状的情况下,在医院待了七天。前两天去了临时的隔离医院,8个人一间,没有任何的其它的地方,只有吃的东西,也没有洗澡的地方。

环境糟糕恶劣也就算了,这是第一点。过了两天之后,就是在家里等了三天之后,被转移到临时酒店、临时医院。临时医院(浦东新区肺科医院)住了两天之后,被转移到周浦医院。

被转移到周浦医院是当天晚上10点,门口的保安拒绝接收,连周浦的院长打电话给他们,他都决绝接收。然后我妈在外面吹了两个小时的风,不仅是我妈,是所有的无症状感染者都在外面。最后是另外一批无症状的感染者、一批年轻的男孩子在那边打了两个,把门打开之后,才把她们安排住进去。

如果不是那些男孩子,他们在外面吹了两三个小时的风,本来是无症状的,被吹到有症状,都说不清楚。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以现在目前的医疗资源来说,现在是次生灾害明显大于灾害本身(12345),不仅是我们老百姓的,(12345)。你们都说12345,没问题,但是疾控中心只是通知阳性的问题,那后面的医疗资源是谁来控制?

昨天刚刚发生一例,被转移到方舱医院。方舱医院说没有登记,然后大家都在大巴上面睡一觉。正常人在大巴上睡觉都很难过了,不要说医疗病患者,对吧?他们心里已经很难过了,作为老百姓,请你们体谅一下。

我们作为老百姓,也没有其它地方可以申诉了,请领导你给我一个方案,我只有投诉的方案吗?那我父亲后面后续的治疗谁能够确保呢?

疾控领导:那你就不去。120接你来你就不去。(不去怎么说呢?)不去就不会受这些危害的啊。我给你说了半天,就是说现在医疗资源你也知道的,(不去了,医疗资源能有吗?)不去了,医疗资源有没有不是我能解决的啊!你刚才也说了啊,去了方舱他也没给你治疗啊。(对啊)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对啊)那好了。

市民:那现在是不是我也可以把我的母亲也接出来?放在家里面隔离?

疾控领导:那你去跟医院说,你不需要通过我啊。(那你们是负责转移的是吗?)我既不是负责通知转移,我也不是负责隔离点的,我们是负责流行病学调查的。(就是调查他是阳性不是阳性?)对的,过去你去过什么地方,有什么可疑的来源。

市民:那阳性是你们来出具的,对吧?(不是)是谁来出具的?

疾控领导:谁来出具,我们这边地方上的检测,乱七八糟什么的,他们都可以出具的啊。(那你医疗资源保不保证啊? )不保证的。(不保证的?医疗资源不保证的对吧?)对的,我疾控怎么可能保证你医疗资源,疾控是预防的,我什么地方来的资源吗?

市民:那我可以这么理解吧,就是现在目前疾控中心也好,医疗资源也好,12345也好,健康云也好,你们这几个都是分裂的,你们都没有形成统一的战线。这就是现在上海政府统战下来这个问题对吧?

疾控领导:对的。我现在告诉你一个事实,就是病床很紧张,隔离点没有房间,120没有车,这就是事实⋯⋯我们已经非常气愤了,就是让我们通知人家阳性,健康云上是个阴性。⋯⋯我不是跟你说了,健康云上的东西是不能看的吗?(不能看的?那我们老百姓看到的都是假的啊?)对对,只有阳性是我们通知的,整个上海市都一样,知道吧?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报告的时候,我觉得不可思议。那我说你告诉人家是阴性,然后你告诉我让我去打这个电话,告诉人家是阳性,这是什么鬼吗?我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跟你的反应是一样的,就是彻底的“扯”,一个字。你要么就不报告,待检查。
*****************
听过上面的电话录音,其实我们可以得到几个信息。上海的医疗资源已经枯竭崩溃了,医疗系统内的各个部门之间各有各的行事方式,彼此没有协调。

对于现在上海的防控措施,专业人士反馈意见,但是上面不听。政治压倒专业,同时要求专业部门进行数据造假,给老百姓看的都是虚假信息。

专业人士的观点是,如果不幸感染了病毒,尽量不要去方舱医院,也尽量别去隔离酒店,最好是自己居家隔离。如果防疫人员强制要求去,就向他们要阳性报告,他们是没有的。

另外,大家也应该能听懂一些,这个奥米克戎病毒并不那么可怕。不是像中共当局宣传的那样,感染以后可能就很危险。不是的,中共宣传摸快递感染、摸香蕉感染、吃鱼感染等等,都是为了制造恐慌和混乱,为的就是对人们更好的控制。

中共自己非常清楚,奥米克戎的致死率很低,所以它们不怕医疗资源崩溃。那么大家想一想,当局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干什么呢?大家看看整个上海的政局变化,会不会是政治博弈的一种表现呢?而这个病毒很可能成了派系间的博弈点。

70岁爬23楼 隔离人群吃饭靠抢

在昨天(1日)下午全国卫生系统疫情防控电视电话会上,中共国家卫健委再次重申了习近平亲自指挥部署并制定下的政策:确保如期实现“社会面清零”。

会议中表示,要“全面提升疫情防控水平”,“加大防控力度”,“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已经发生疫情的地区,要尽快采取措施阻断传播;未发生疫情的地区,要防止新的疫情出现。

中共卫健委没有说出“社会面清零”的具体时间,这可能又是党国的一项秘密。但是从当局不断加强防控措施看,当局定下的上海“社会面清零”,时间应该不会太久。这也意味着,上海百姓还要经历一段更加文革式的极端手段。

上海市民程先生向大纪元表示,当局的控制疫情“用的不是医学、科学的手段,用的都是行政防疫。就像是对待文革的四类分子一样”。

程先生指出,当局搞的“健康码”,上面冠上国务院的名号进行推动,这不是文革吗?“只是现在套着的是白衣服”。“黄码暂时不能通行,红码严禁通行,这有什么区别?都不能通行,只是语气上不一样”。

住在浦西的李静(化名)就吃到了健康码的苦头,上一次她没有参与全民核酸,然后健康码就变成了黄色,限制她的出行。“哪里都去不了,任何的菜场、超市、商店都不让进,只能靠家人去买”。

李静说,“把人都管控成这样,造成了这种形势,再让人去抢购。还有个人的超市、网点都关了,不许卖,只能到大型的国营超市去买,人都像潮水一样拥挤、抢购,大规模聚集不会造成传播?这不危险吗?这边在管控,那边又在聚集,这不是白忙活了吗?”

一位化名韩霞的上海居民告诉“丁香园”,父母是密接被拉到了某高楼隔离。她的母亲拍摄了隔离点的现场情况,看了让人着急。“吃饭要靠抢、没有饮用水;居住在23层的高楼,电梯坏了没有开放使用,年近70岁的父母要走到一楼才能拿到午饭”。

韩霞介绍,那栋大楼里聚集了大量的密接和阳性人员。不论老人还是年轻人,都聚集在一起等着拿饭,几乎就是前胸贴后背。而有的住在高层的老人,因为无力上下楼,干脆就不吃饭了。

化疗阿姨绝望崩溃 老父昏迷三口危殆

与韩霞父母相比,那些需要持续做透析的患者,情况更危险。今天(2日)网络上流传着一段视频,是一位身患癌症6年需要做化疗的66岁老人,面对警察的询问崩溃哭诉的场面。

【原声】“我今天要去化疗的,我走不动了,我没有骗你。我是需要化疗的病人。

视频中的事情发生在前天(3月31日),这位老人走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她准备乘地铁到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化疗,但是发现地铁已经停运了。到医院有2.5公里的路程,体力已经透支的老人绝望地哭了。幸运的是,遇到的警察把阿姨送了过去,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50岁的李晓梅(化名)接到“丁香鱼”记者的电话,也带着哭腔说,“我们可能不会被新冠打垮,却可能因为无法血透被逼上绝境”。

李晓梅和八十多岁的父亲都是尿毒症患者,已经5天没有做透析了,而且家里还有一个瘫痪在床需要照顾的老母亲。封城以前,他们父女分别在一三五和二四六去瑞金医院卢湾分院做透析,为的是家里有人照顾母亲。

但是26日小区被封控后,父女俩再也没做过透析,现在两人都是浑身乏力,老父亲还时常陷入昏迷。直到现在,居委会只上门做过一次核酸,表示已将她们的情况上报,让她们继续“等待”,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音讯。打过很多电话,但居委会都是打不通。

即使是有幸被安排做了血透,其实也要经历另一番折磨。77岁的直肠癌患者刘京(化名)在30日晚8点做了最后一次透析,但因为是密接,所以必须乘坐120才能回小区。

可是120非常繁忙,他只能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等待”,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才有120来送他回家,到家就发烧了。当晚还有一位88岁的老人,跟他一起等了一夜。

“等待”,是最近出现非常频繁的词。但是有的人可能可以等,而很多特殊人群,每等一分钟,就意味着增加一分危险。一位身患尿毒症二十多年的患者,已经10天没有透析来。4天来,他不敢吃饭喝水,也没有小便排出。

每个地方发生疫情,老人、特别是患有各种疾病的老人都是最危险的,也是需要人们最关注的人群。但事实上,这次在上海,还有一部分人群的情况,让许多人跟着揪心。

隔离婴儿烂屁股 1岁半婴儿被吓呆

今天(2日)《中国慈善家》杂志报导了对赵倩(化名)的采访。赵倩一家三口都被检测出阳性,丈夫被拉走集中隔离了,她和2岁半的女儿在上海同仁医院接受治疗。

3月29日下午,防疫人员强行分开了赵倩母女,把赵倩送到了方舱医院,女儿被带去了上海金山区的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到今天为止,已经和女儿分开3天了,每一次微信中询问女儿所在医院的护士,得到的答复都是“还好”两个字,此外再没有任何消息。

这让赵倩很担心,女儿究竟是什么情况?特别是昨天(1日)看到网上流传的照片和视频,赵倩更是坐不住来,彻夜无眠。

赵倩看到的照片和视频,最早出现在抖音上面,但是现在连同视频和那位抖音账户,都已经被删除了。但是有网友将视频和照片保存了下来。

视频拍摄者和很多网友都证实,视频就是拍摄于上海的婴幼儿隔离点,位于金山区的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发布视频的抖音账户表示,自己6岁的孩子被带到了这个隔离点。因为自己是阴性,所以被拒绝前往陪同。

这位妈妈称,视频是一位在场的好心人拍给她的。在评论中,这位母亲很自责,说自己“态度不够强硬”、“感染晚了”,才让孩子被带走。在另一条视频的评论区,她说自己和宝宝吃住在一起,用他用过的筷子,同吃一个水果。

她表示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希望感染病毒,然后可以跟孩子一起隔离,但一直都是阴性。在孩子被带走的第二天,她说自己和孩子的父亲才“成功感染”。

“成功感染”,该是什么样的心情才会让她急于想感染,并且庆幸自己感染病毒呢?这些被强制与父母分开、单独进行隔离的婴幼儿,隔离的情况究竟如何,才会让父母们心急如焚呢?

视频中可以看到,有3名婴儿挤在一张床上,其中一个孩子的头上盖着床单。而旁边的床上也至少有3名幼儿,有的躺着,有的扶着床栏站立。

有一位叫“喜崽”的微博用户贴出一份微信群聊截图,是一位与孩子一起在金山婴幼儿隔离点隔离的妈妈在那里的所见所闻。

这位妈妈表示,全家确诊后,自己和孩子一起到了婴幼儿隔离点。当时一起转运的有一个只有2岁的小男孩,那个小男孩“什么都懂,心里非常地难过,孤苦伶仃的”。

这位妈妈表示,医院的资源严重匮乏,“楼上200个孩子,只有10名护士”,根本忙不过来。宝宝大便没有地方洗,水又不行,“无望得想哭”。有的孩子太小,还不会翻身,尿布更换不及时,“结果孩子屁股都烂了”。

有一位微博用户表示,“我一个没做父母的青年都看得揪心,何况当了父母的人能看得了这种?真他妈离谱!能想出婴儿隔离的。一个护士照看几个就罢了,医护不够一个人照看10个小孩?能看得过来吗?孩子5、6岁可以理解,有些才几个月、一两岁”。

还有一位网民说,“我一岁多的孩子被迫分开隔离,在此期间受到护士发的三个视频,不是胳膊肚子整个露在外面,就是整个腿光的在外面。进去的时候好好的,在医院待的第10天,医生通知说细菌感染,高烧40度”。

这位网民表示,奥米克戎是病毒感染,细菌感染属于在里面照顾不当导致,这一点医生没有否认。帖子中写道,“接回来的时候奶瓶水瓶底部都是污渍,发臭,孩子整个人被吓呆了,嗓子严重嘶哑,裤子上便便还在上面,奶粉被换成别人家的1段的,一见到穿防护服的医护歇斯底里地哭”。

**************************************

请计算一下﹕树上的枣子有多少个﹖梧桐的叶子有多少片﹖这种问题真的不是在耍人玩吗﹖中国古代“数学”与易学关系密切,不仅可以算“数”,还可以算“命”,甚至推算自然、宇宙、社会的一切。相较之下,现代数学只是初级学问了。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并订阅。也希望您在视频下方留言,与我们进行互动。更希望您能够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接触到我们。感谢您的收看,也感谢您的支持和帮助,再会。

订阅传送门:https://www.youlucky.biz/member-plans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撞机坑深20米 家属哭声撕心裂肺
【新闻看点】传中南海附近失火 微博删帖屏蔽
【新闻看点】上海封控混乱 传阳性病例不通报
【新闻看点】上海封城放弃检测?次生灾害频发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