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看俄乌战争和世界重新两极化

人气 930

【大纪元2022年05月02日讯】无论乌克兰危机的最后解决方式是什么,有一点是无法忽略的:俄乌战争已成为冷战结束后改变世界格局最为深刻的事件,世界在此之后将逐渐结束冷战之后所形成的多元化格局,重新走向两极化。由欧亚大陆上以中俄为核心的共产国家、专制国家、和民主程度较低的国家将结盟为一方,而西方和亚洲的民主国家将成为另一方。世界格局将从此逐步回到冷战时期两大阵营的对立状态。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中共与西方世界对俄乌战争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西方国家一致谴责和制裁俄罗斯的无理行径,而中共则是表面呼吁和平,暗中支持俄罗斯的侵略行径。中共自相矛盾的做法彻底戳穿了其所谓和平崛起的谎言,将其与俄罗斯结盟以抵抗民主世界的图谋清清楚楚地展现给了西方世界。

如果说,在俄乌战争之前仍有部分西方国家对中共未来的民主进程抱有幻想的话,那么北京领导人在俄乌战争开始后短短几个星期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所有持此幻想的西方国家完全看清了中共未来要与民主国家分庭抗礼的扩张野心。

俄乌战争的时代背景

从冷战结束后的历史背景看,俄乌之间的战争在相当程度上是美国以及西方长期误判国际局势,执行错误的对华政策的结果。

在冷战结束后,美国及整个西方世界长期幻想当中国引进了市场经济之后,中共最后将不得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中国最终会变成一个民主国家。换句话说,在西方的看法里,中共的问题是一个用钱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所以,西方接纳中国加入了世贸,并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向中共开放整个西方的消费市场,不断加大向中国的资金和技术投资,以期达到促进中共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目的。

在西方政府和学术界的许多人头脑里,西方的首要威胁仍然是俄罗斯。这是一个延续美苏冷战思维的结果。

在西方政府和学术界的许多人头脑里,西方的首要敌人仍然是俄罗斯。这是一个延续美苏冷战思维的结果。图为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警方封锁下的莫斯科红场。(Alexander Nemenov / AFP)

北约在冷战结束后一直不断地接纳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加入北约。在1991年前苏联解体后,北约共增加了如波兰、捷克等14名成员国。这些国家,都是冷战时期前苏联的盟友。2008年,乌克兰正式申请加入北约。2019年,乌克兰修宪,将加入北约组织正式写入乌克兰宪法。而一旦乌克兰成为北约的正式成员,北约战略防御的前沿就将摆在俄罗斯的边界线上。

与此同时,中共在来自西方的投资、技术、和消费市场的帮助下,从2001年加入世贸之后,到2021年之间中国的GDP增加了十倍,而政治体制的改革仍遥遥无期。在川普总统任内,美国和北约终于开始将中共视为西方未来的主要威胁。于是,西方国家开始将全球战略的重点从欧洲转向印太地区,因为俄罗斯已经不再是潜在的主要威胁了。

但西方战略重点的转移,却将乌克兰摆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上。因为此时的乌克兰已经在宪法里写明了要加盟北约,而俄罗斯是绝对不愿意看到北约的盟军部署在自己邻居的土地上的。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普京的想法很简单:一旦乌克兰加入北约,他将失去俄罗斯与北约之间最后的缓冲地带。一个对俄罗斯拥有敌意的战略同盟摆在俄罗斯的家门口,对普京来说,这是一个无法忍受的未来。

于是,当西方将其战略防御重点转向印太地区之后,普京动手了。他判定西方国家不可能在两个方向上同时作战,所以,西方国家在其入侵乌克兰之后,只会对俄罗斯实行经济制裁,不会向其开战。普京想趁西方国家忙于应对中共之际,解决将乌克兰作为缓冲地带留在北约之外这个问题。

但如何解决?加入北约已经写进了乌克兰的宪法。乌克兰人会为了普京的一句话而修宪吗?当然不可能。

于是乎,战争来也。

俄军的战争策略

俄乌战争与其说是一场俄乌两国大军的攻防战,不如说是一场俄军针对乌克兰民意的心理战。原因很简单:普京的意图非常清晰,他并不想对乌克兰进行长期实施占领,而只要乌克兰同意修宪,从宪法中将加入北约的内容拿掉即可。

然而按照乌克兰宪法,修宪需要乌克兰最高议会三分之二的多数才能通过。乌克兰总统本人和政府行政部门都无权更改宪法,即使乌克兰总统在谈判桌上同意不加入北约,但议会不通过也是白搭。所以俄军的策略是:以造成大量的难民和长时间躲在地铁的平民为手段,制造心理恐慌,以动摇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民意,同时以已经占领的乌克兰领土为谈判筹码,最后达成迫使乌克兰修宪的目的。

以乌克兰的首都基辅为例,俄军在入侵后的前两个星期里在从北部边境通向基辅的公路上停放了绵延四十多公里的装甲车队,却既不进攻,也不撤退。对基辅的攻击只限于空袭和远程导弹及榴弹炮火的袭击,正面的地面部队冲突规模都并不大。

但俄军的远程攻击却造成了大量基辅难民的逃离,这才是俄军想要达到的目的。不但是基辅,俄军从南面和东面入侵的另两路大军,基本上对各地的城市都是以围为主,以攻为辅,甚至只围不攻,造成大量的难民出逃。俄军甚至向乌克兰境内的核电设施附近打冷炮,以期增加民众的恐慌心理。

俄军的这种战争手段非常严酷,造成了不少平民的伤亡。虽然在目前的战争状态下难以统计具体准确的平民死伤人数,但数百万逃出乌克兰的难民和媒体报道的伤亡平民的惨状已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俄军的战争罪指控。

俄军的这种策略也许能让俄罗斯在一定程度上达到其战争目的,当从长期效果来看,却是得不偿失。经过此次俄乌战争,乌克兰至少在两代人之内不会成为俄罗斯的朋友。俄罗斯也许在最后可以强迫乌克兰放弃加入北约,但乌克兰的民意却会长期亲近于北约国家。因为,乌克兰人民不会忘记在这场战争中,谁置乌克兰于危难,又是谁在危难之中向他们伸出道义的援手。

随着战事的延续,俄罗斯在占领了相当一部分乌克兰的领土之后,战争开始进入相持阶段,谈判开始。在谈判期间,俄罗斯不断对乌克兰的纵深进行导弹和炮火的攻击,同时还有空袭。双方的态势及其明显:俄罗斯不会继续大力进攻,但乌克兰也无力将进入乌克兰的俄军消灭或赶出去。只有乌克兰答应了普京的要求,俄军才会撤军。

在俄乌谈判中,俄方开出的条件是:

乌克兰放弃加入北约;

乌克兰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领土主权;

乌克兰同意其东部靠着俄乌边境的两个省的独立要求;

乌克兰全面非军事化,成为一个由俄国保护的国家;

将俄语规定为乌克兰的官方第二语言;

乌克兰停止实行法西斯主义。

不难看出,在以上的数条中,除了第一条外,其他的都是俄罗斯在谈判中有可能放弃的。俄罗斯从2014年起就占领了克里米亚,所以第二条只是一个名义上的要求。乌克兰中央政府对东部两个闹独立的省分早就没有实际管辖权了,所以第三条是否这两个省的独立地位能在此次俄乌战争中被承认,也并不是不可以妥协的。至于第四第五条,只能说是些噱头。第六条更是子虚乌有之事,宣传罢了。

俄罗斯从2014年起就占领了克里米亚,所以俄罗斯要求乌克兰承认俄国对克里米亚的领土主权,只是一个名义上的要求。图为2022年3月3日,克里米亚辛菲罗波尔的一名妇女走过支持普京的广告招牌。(Stringer / AFP)

俄国大约有一百万军队。俄国的东面和北面皆为大洋大海,南面是中国、蒙古、和一些从前苏联独立出去的小国,皆可以基本不设防。所以,从理论上看,如果俄军的战争目的是要对乌克兰进行长期占领的话,应该至少可以出动其一半的军队,以绝对的优势兵力攻击乌克兰不到25万的军事力量。但实际上俄军只出动了约20万军队,从此也不难看出俄军的战争目的不是攻城略地,而是改变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民意和决心。

所以俄军基本上没有对乌克兰的各个城市进行攻坚战,因为卷入争夺每一条街和每一个建筑物的城市巷战,会造成俄军巨大的伤亡,与俄军此次的战争目的相比,得不偿失。俄军只是对那些最后放弃抵抗的城市进行了占领。

俄军想达成的,不过是在给乌克兰社会造成了足够的恐慌之后,以占领的乌克兰领土为筹码,与乌克兰订立一个城下之盟:让乌克兰通过修改宪法,同意不加入北约。

乌克兰的抵抗和西方对俄国的制裁

乌克兰民族是一个具有坚忍不拔意志的民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乌克兰对入侵德军的英勇抵抗曾造成过德军的巨大伤亡。乌克兰民族的这个特性在此次俄乌战争中再次全面地展现了出来。面对俄军不分日夜的炮火、导弹轰炸、和空袭,乌克兰的军队和民众誓死不退,对俄军地面部队的进攻进行了顽强地抵抗。

值得一提的是,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整场战争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他所直接领导的基辅保卫战,对乌克兰民意和士气的鼓舞是无法替代的。同时他还是一个极其出色的外交家,以他杰出的外交活动为乌克兰赢得了大量来自西方国家的援助。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所直接领导的基辅保卫战,对乌克兰民意和士气的鼓舞是无法替代的,同时他以杰出的外交活动为乌克兰赢得了大量来自西方国家的援助。图为泽连斯基2022年3月15日受邀在加拿大国会发表视讯演讲。(Adrian Wyld / AFP)

在俄乌战争之始,美国为保障泽连斯基的人身安全,曾提出让他和家人流亡海外。而他当时的回答现在已经在西方变成了名言:“别来接我,给我弹药(I don’t need a ride, I need more ammunition)”。

乌克兰的顽强抵抗至少为自己在未来赢得了相当大的谈判的空间。如果乌克兰的总统像前阿富汗总统在美军撤离时那样不做任何抵抗就流亡海外,乌克兰将不得不全盘接受俄罗斯提出的条件。但经基辅一战,俄军的攻势被止于城外,乌克兰由此获得了在谈判桌上对俄罗斯的漫天要价进行落地还钱的资格。

北约国家由于与乌克兰之间没有安保同盟条约,西方各国的领导人均无权出动本国军队入乌作战,同时西方国家的民意也不想到乌克兰去与俄罗斯军队拚命。所以,西方除了在道义上声援乌克兰之外,就只能是从经济上制裁俄罗斯,并向乌克兰提供武器援助了。

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主要有以下几点:

将俄罗斯开除出世界经贸的美元结算体系SWIFT(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

西方已将部分俄罗斯银行踢出SWIFT美元结算体系,并冻结了俄罗斯央行的资产。图为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罗斯中央银行总部。(Dimitar Dilkoff / AFP)

停止购买俄罗斯的石油。

冻结俄罗斯在西方主要银行的存款。

停止俄罗斯向西方采购技术、物质、和获得金融服务。

对普京和一些俄罗斯领导人进行制裁,包括停止向他们发放西方护照,和冻结他们在西方银行的私人存款等。

西方的做法很有目的性,就是通过打击俄罗斯的经济能力和综合国力以降低其战争能力,同时试图动摇俄罗斯民意对普京和俄乌战争的支持。从道义的角度上看,西方的此番作为完全是必要的,也是必须要做和不得不做的,而且在现实层面也确是达到了目的。

但西方所做的一切,却将俄罗斯的经济完完全全推到了一个只能严重依赖中共的位置上。而这恰恰是中共从战端开启之前就一直期待的。中共在全球经济排行前十的国家里一个盟友也没有,俄罗斯的GDP在全世界排第十一,可以说是中共全力争取的大国盟友。

中共明白,只要俄乌之间战端一起,西方与俄罗斯就都没了退路。西方将不得不制裁俄罗斯,而制裁的结果则必将是把俄罗斯推向中共。所以,中共巴不得俄军早日挥师入乌。北京在普京出席冬奥开幕式时与俄签订了十五个经济条约,购买接近1200亿美元的俄罗斯能源和农产品。北京还从去年下半年起就一直在与莫斯科商榷成立一个独立于SWIFT之外的不用美元结算的经贸金融体系,动机皆是为了解除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后顾之忧。

俄乌战争开始之后,中共虽然表面上向乌克兰提供基本的人道援助,但那只不过是中共为掩人耳目而做的形象工程。中共在向乌克兰提供衣帽鞋袜和罐头食品的同时,中共的军工企业却在加班加点地为俄军赶制贴上了俄罗斯制造商标的军工产品。中共所做的一切,都赤裸裸地体现了俄罗斯在今后数十年里在中共全球战略中的地位。

世界将从此走向两极化

俄乌战争之后,欧亚大陆上一个以中共、俄罗斯、和伊朗为轴心的体系将初现雏形。以这三个国家为基础,加上中亚和南亚地区的一些国家,如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等,将可能逐步形成一个阵营,与欧亚民主国家所组成的阵营进行竞争,甚至可能走向全面对立。而南美和非洲的众多小国,将不得不在这两大阵营之间做它们的选择。

这两个阵营间区分你我的实质,是专制与自由,和集权与民主的不同。

伊朗、俄罗斯和中南亚地区这些国家的工农业和资源与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大型工业国企集团相结合,将成为这个非民主阵营的主要经济基础。在这里必须提到的是,由中国的许多民营企业家所开创的高科技行业,在未来都逃脱不了被中共最终控制的命运,沦为帮助中共通过科技手段对这个以北京为首的全球阵营进行监视和操控的爪牙。

早在2021年3月,中共就与伊朗签订了总值约4000亿美元的从经济上援助伊朗的计划,而作为回报,伊朗将在签约之后的25年里,保持对中共的原油供应。北京的领导人已经为建设由巴基斯坦所链接的中伊之间的能源走廊筹划了多年,随着美军撤离阿富汗,控制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倒向中共,中伊之间又多了一个新的链接环节:阿富汗。所以,中共西侧的安全已经有了充分的保障,其战略纵深已经达到了波斯湾。

在俄乌战争之后,北方的俄罗斯和一直处于俄罗斯影响之下的中亚数国也将成为中共的盟友,使中共不必再担心其北面的后方安全。于是,世界在冷战之后,终于完成了重新向两极化过渡所迈出的第一步:出现了一个围绕着中南海指挥棒转的松散联盟。

在中南海的未来战略中,这个新的阵营将在中共的西面和北面保证中共的战略后方安全,使中共在未来对东面、东南面、西南面、和南面所进行的扩张免于后方安全之忧。

在东面,中共的目标是美国印太战略的重中之重:日本。中共对付日本的策略是迂回包抄,断其粮道。南海是日本经济的生命线,控制了南海,北京就卡住了日本的经济命脉。而中共在南海扩张最为关键的一步棋则是对台湾的渗透和威胁。所以中共在东面和东南面的扩张是互相之间紧密相连的。

在南面,北京将全力与西方争夺对东南亚国家的影响力。而在西南面,中共将不断对自由世界在亚洲的另一重要盟友—— 印度保持压力。

同时,北京将借俄罗斯之手,在东欧对抗北约。并通过伊朗,对中东地区保持压力。至此,中共未来向全球扩张的战略野心已昭然若揭,令人一览无余。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任何时候对中共抱有幻想,最后的结果都是得不偿失,养虎成患。中共在1949年夺取中国政权之后,在非战争的和平时期造成了近8000万中国民众的非正常死亡。不难想像,一旦中共的全球扩张战略得以实现,整个世界所面临的动荡和惨烈将千百倍于今天我们在乌克兰所看到的灾难。

为了保卫子孙后代的生活方式,欧亚的民主国家将不得不形成自己的阵营以抵抗这个以北京为核心的全球体系的挑战。世界在今后的数十年里,可能都将在这两大阵营的挑战与应对中度过。而俄乌之间的此次战争,则不过只是这两大阵营的第一次对垒和过招。

数十年后,人类回顾历史,这场乌克兰战争,必将被列为重要转折的标志。图为2022年3月19日战火下基辅上空的日落。(Aris Messinis / AFP)

数十年后,人类回顾历史,这场乌克兰战争,必将被列为重要转折的标志。专制和民主,自由与集权的对抗,甚或是民族的兴衰生死,都由此发生改变。这是一场必然被记入历史的战争。

——转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楚一丁:奥运史上的人性之光
楚一丁:燕京风流 从老北京的城市布局谈东西文化
楚一丁:从乌克兰危机看北京全球战略
楚一丁:让西方困惑的中国未来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告诉拜登不想开战
【横河观点】五央企从美退市 美中金融脱钩启动
【秦鹏直播】传习近平拟和拜登会面 什么目的?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新闻大家谈】为“大飞机梦” 中共使独门窃术
【未解之谜】南极是地下世界入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