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看俄烏戰爭和世界重新兩極化

人氣 929

【大紀元2022年05月02日訊】無論烏克蘭危機的最後解決方式是什麼,有一點是無法忽略的:俄烏戰爭已成為冷戰結束後改變世界格局最為深刻的事件,世界在此之後將逐漸結束冷戰之後所形成的多元化格局,重新走向兩極化。由歐亞大陸上以中俄為核心的共產國家、專制國家、和民主程度較低的國家將結盟為一方,而西方和亞洲的民主國家將成為另一方。世界格局將從此逐步回到冷戰時期兩大陣營的對立狀態。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中共與西方世界對俄烏戰爭的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西方國家一致譴責和制裁俄羅斯的無理行徑,而中共則是表面呼籲和平,暗中支持俄羅斯的侵略行徑。中共自相矛盾的做法徹底戳穿了其所謂和平崛起的謊言,將其與俄羅斯結盟以抵抗民主世界的圖謀清清楚楚地展現給了西方世界。

如果說,在俄烏戰爭之前仍有部分西方國家對中共未來的民主進程抱有幻想的話,那麼北京領導人在俄烏戰爭開始後短短幾個星期的所作所為,已經讓所有持此幻想的西方國家完全看清了中共未來要與民主國家分庭抗禮的擴張野心。

俄烏戰爭的時代背景

從冷戰結束後的歷史背景看,俄烏之間的戰爭在相當程度上是美國以及西方長期誤判國際局勢,執行錯誤的對華政策的結果。

在冷戰結束後,美國及整個西方世界長期幻想當中國引進了市場經濟之後,中共最後將不得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中國最終會變成一個民主國家。換句話說,在西方的看法裡,中共的問題是一個用錢就可以解決的問題。所以,西方接納中國加入了世貿,並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向中共開放整個西方的消費市場,不斷加大向中國的資金和技術投資,以期達到促進中共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的目的。

在西方政府和學術界的許多人頭腦裡,西方的首要威脅仍然是俄羅斯。這是一個延續美蘇冷戰思維的結果。

在西方政府和學術界的許多人頭腦裡,西方的首要敵人仍然是俄羅斯。這是一個延續美蘇冷戰思維的結果。圖為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警方封鎖下的莫斯科紅場。(Alexander Nemenov / AFP)

北約在冷戰結束後一直不斷地接納東歐前社會主義國家加入北約。在1991年前蘇聯解體後,北約共增加了如波蘭、捷克等14名成員國。這些國家,都是冷戰時期前蘇聯的盟友。2008年,烏克蘭正式申請加入北約。2019年,烏克蘭修憲,將加入北約組織正式寫入烏克蘭憲法。而一旦烏克蘭成為北約的正式成員,北約戰略防禦的前沿就將擺在俄羅斯的邊界線上。

與此同時,中共在來自西方的投資、技術、和消費市場的幫助下,從2001年加入世貿之後,到2021年之間中國的GDP增加了十倍,而政治體制的改革仍遙遙無期。在川普總統任內,美國和北約終於開始將中共視為西方未來的主要威脅。於是,西方國家開始將全球戰略的重點從歐洲轉向印太地區,因為俄羅斯已經不再是潛在的主要威脅了。

但西方戰略重點的轉移,卻將烏克蘭擺在了一個非常尷尬的位置上。因為此時的烏克蘭已經在憲法裡寫明了要加盟北約,而俄羅斯是絕對不願意看到北約的盟軍部署在自己鄰居的土地上的。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普京的想法很簡單:一旦烏克蘭加入北約,他將失去俄羅斯與北約之間最後的緩衝地帶。一個對俄羅斯擁有敵意的戰略同盟擺在俄羅斯的家門口,對普京來說,這是一個無法忍受的未來。

於是,當西方將其戰略防禦重點轉向印太地區之後,普京動手了。他判定西方國家不可能在兩個方向上同時作戰,所以,西方國家在其入侵烏克蘭之後,只會對俄羅斯實行經濟制裁,不會向其開戰。普京想趁西方國家忙於應對中共之際,解決將烏克蘭作為緩衝地帶留在北約之外這個問題。

但如何解決?加入北約已經寫進了烏克蘭的憲法。烏克蘭人會為了普京的一句話而修憲嗎?當然不可能。

於是乎,戰爭來也。

俄軍的戰爭策略

俄烏戰爭與其說是一場俄烏兩國大軍的攻防戰,不如說是一場俄軍針對烏克蘭民意的心理戰。原因很簡單:普京的意圖非常清晰,他並不想對烏克蘭進行長期實施占領,而只要烏克蘭同意修憲,從憲法中將加入北約的內容拿掉即可。

然而按照烏克蘭憲法,修憲需要烏克蘭最高議會三分之二的多數才能通過。烏克蘭總統本人和政府行政部門都無權更改憲法,即使烏克蘭總統在談判桌上同意不加入北約,但議會不通過也是白搭。所以俄軍的策略是:以造成大量的難民和長時間躲在地鐵的平民為手段,製造心理恐慌,以動搖烏克蘭加入北約的民意,同時以已經占領的烏克蘭領土為談判籌碼,最後達成迫使烏克蘭修憲的目的。

以烏克蘭的首都基輔為例,俄軍在入侵後的前兩個星期裡在從北部邊境通向基輔的公路上停放了綿延四十多公里的裝甲車隊,卻既不進攻,也不撤退。對基輔的攻擊只限於空襲和遠程導彈及榴彈炮火的襲擊,正面的地面部隊衝突規模都並不大。

但俄軍的遠程攻擊卻造成了大量基輔難民的逃離,這才是俄軍想要達到的目的。不但是基輔,俄軍從南面和東面入侵的另兩路大軍,基本上對各地的城市都是以圍為主,以攻為輔,甚至只圍不攻,造成大量的難民出逃。俄軍甚至向烏克蘭境內的核電設施附近打冷炮,以期增加民眾的恐慌心理。

俄軍的這種戰爭手段非常嚴酷,造成了不少平民的傷亡。雖然在目前的戰爭狀態下難以統計具體準確的平民死傷人數,但數百萬逃出烏克蘭的難民和媒體報道的傷亡平民的慘狀已引起了國際社會對俄軍的戰爭罪指控。

俄軍的這種策略也許能讓俄羅斯在一定程度上達到其戰爭目的,當從長期效果來看,卻是得不償失。經過此次俄烏戰爭,烏克蘭至少在兩代人之內不會成為俄羅斯的朋友。俄羅斯也許在最後可以強迫烏克蘭放棄加入北約,但烏克蘭的民意卻會長期親近於北約國家。因為,烏克蘭人民不會忘記在這場戰爭中,誰置烏克蘭於危難,又是誰在危難之中向他們伸出道義的援手。

隨著戰事的延續,俄羅斯在占領了相當一部分烏克蘭的領土之後,戰爭開始進入相持階段,談判開始。在談判期間,俄羅斯不斷對烏克蘭的縱深進行導彈和炮火的攻擊,同時還有空襲。雙方的態勢及其明顯:俄羅斯不會繼續大力進攻,但烏克蘭也無力將進入烏克蘭的俄軍消滅或趕出去。只有烏克蘭答應了普京的要求,俄軍才會撤軍。

在俄烏談判中,俄方開出的條件是:

烏克蘭放棄加入北約;

烏克蘭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領土主權;

烏克蘭同意其東部靠著俄烏邊境的兩個省的獨立要求;

烏克蘭全面非軍事化,成為一個由俄國保護的國家;

將俄語規定為烏克蘭的官方第二語言;

烏克蘭停止實行法西斯主義。

不難看出,在以上的數條中,除了第一條外,其他的都是俄羅斯在談判中有可能放棄的。俄羅斯從2014年起就占領了克里米亞,所以第二條只是一個名義上的要求。烏克蘭中央政府對東部兩個鬧獨立的省分早就沒有實際管轄權了,所以第三條是否這兩個省的獨立地位能在此次俄烏戰爭中被承認,也並不是不可以妥協的。至於第四第五條,只能說是些噱頭。第六條更是子虛烏有之事,宣傳罷了。

俄羅斯從2014年起就占領了克里米亞,所以俄羅斯要求烏克蘭承認俄國對克里米亞的領土主權,只是一個名義上的要求。圖為2022年3月3日,克里米亞辛菲羅波爾的一名婦女走過支持普京的廣告招牌。(Stringer / AFP)

俄國大約有一百萬軍隊。俄國的東面和北面皆為大洋大海,南面是中國、蒙古、和一些從前蘇聯獨立出去的小國,皆可以基本不設防。所以,從理論上看,如果俄軍的戰爭目的是要對烏克蘭進行長期占領的話,應該至少可以出動其一半的軍隊,以絕對的優勢兵力攻擊烏克蘭不到25萬的軍事力量。但實際上俄軍只出動了約20萬軍隊,從此也不難看出俄軍的戰爭目的不是攻城略地,而是改變烏克蘭加入北約的民意和決心。

所以俄軍基本上沒有對烏克蘭的各個城市進行攻堅戰,因為捲入爭奪每一條街和每一個建築物的城市巷戰,會造成俄軍巨大的傷亡,與俄軍此次的戰爭目的相比,得不償失。俄軍只是對那些最後放棄抵抗的城市進行了占領。

俄軍想達成的,不過是在給烏克蘭社會造成了足夠的恐慌之後,以占領的烏克蘭領土為籌碼,與烏克蘭訂立一個城下之盟:讓烏克蘭通過修改憲法,同意不加入北約。

烏克蘭的抵抗和西方對俄國的制裁

烏克蘭民族是一個具有堅忍不拔意志的民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烏克蘭對入侵德軍的英勇抵抗曾造成過德軍的巨大傷亡。烏克蘭民族的這個特性在此次俄烏戰爭中再次全面地展現了出來。面對俄軍不分日夜的炮火、導彈轟炸、和空襲,烏克蘭的軍隊和民眾誓死不退,對俄軍地面部隊的進攻進行了頑強地抵抗。

值得一提的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整場戰爭中起到了決定性作用。他所直接領導的基輔保衛戰,對烏克蘭民意和士氣的鼓舞是無法替代的。同時他還是一個極其出色的外交家,以他傑出的外交活動為烏克蘭贏得了大量來自西方國家的援助。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所直接領導的基輔保衛戰,對烏克蘭民意和士氣的鼓舞是無法替代的,同時他以傑出的外交活動為烏克蘭贏得了大量來自西方國家的援助。圖為澤連斯基2022年3月15日受邀在加拿大國會發表視訊演講。(Adrian Wyld / AFP)

在俄烏戰爭之始,美國為保障澤連斯基的人身安全,曾提出讓他和家人流亡海外。而他當時的回答現在已經在西方變成了名言:「別來接我,給我彈藥(I don’t need a ride, I need more ammunition)」。

烏克蘭的頑強抵抗至少為自己在未來贏得了相當大的談判的空間。如果烏克蘭的總統像前阿富汗總統在美軍撤離時那樣不做任何抵抗就流亡海外,烏克蘭將不得不全盤接受俄羅斯提出的條件。但經基輔一戰,俄軍的攻勢被止於城外,烏克蘭由此獲得了在談判桌上對俄羅斯的漫天要價進行落地還錢的資格。

北約國家由於與烏克蘭之間沒有安保同盟條約,西方各國的領導人均無權出動本國軍隊入烏作戰,同時西方國家的民意也不想到烏克蘭去與俄羅斯軍隊拚命。所以,西方除了在道義上聲援烏克蘭之外,就只能是從經濟上制裁俄羅斯,並向烏克蘭提供武器援助了。

西方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主要有以下幾點:

將俄羅斯開除出世界經貿的美元結算體系SWIFT(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

西方已將部分俄羅斯銀行踢出SWIFT美元結算體系,並凍結了俄羅斯央行的資產。圖為位於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羅斯中央銀行總部。(Dimitar Dilkoff / AFP)

停止購買俄羅斯的石油。

凍結俄羅斯在西方主要銀行的存款。

停止俄羅斯向西方採購技術、物質、和獲得金融服務。

對普京和一些俄羅斯領導人進行制裁,包括停止向他們發放西方護照,和凍結他們在西方銀行的私人存款等。

西方的做法很有目的性,就是通過打擊俄羅斯的經濟能力和綜合國力以降低其戰爭能力,同時試圖動搖俄羅斯民意對普京和俄烏戰爭的支持。從道義的角度上看,西方的此番作為完全是必要的,也是必須要做和不得不做的,而且在現實層面也確是達到了目的。

但西方所做的一切,卻將俄羅斯的經濟完完全全推到了一個只能嚴重依賴中共的位置上。而這恰恰是中共從戰端開啟之前就一直期待的。中共在全球經濟排行前十的國家裡一個盟友也沒有,俄羅斯的GDP在全世界排第十一,可以說是中共全力爭取的大國盟友。

中共明白,只要俄烏之間戰端一起,西方與俄羅斯就都沒了退路。西方將不得不制裁俄羅斯,而制裁的結果則必將是把俄羅斯推向中共。所以,中共巴不得俄軍早日揮師入烏。北京在普京出席冬奧開幕式時與俄簽訂了十五個經濟條約,購買接近1200億美元的俄羅斯能源和農產品。北京還從去年下半年起就一直在與莫斯科商榷成立一個獨立於SWIFT之外的不用美元結算的經貿金融體系,動機皆是為了解除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後顧之憂。

俄烏戰爭開始之後,中共雖然表面上向烏克蘭提供基本的人道援助,但那只不過是中共為掩人耳目而做的形象工程。中共在向烏克蘭提供衣帽鞋襪和罐頭食品的同時,中共的軍工企業卻在加班加點地為俄軍趕製貼上了俄羅斯製造商標的軍工產品。中共所做的一切,都赤裸裸地體現了俄羅斯在今後數十年裡在中共全球戰略中的地位。

世界將從此走向兩極化

俄烏戰爭之後,歐亞大陸上一個以中共、俄羅斯、和伊朗為軸心的體系將初現雛形。以這三個國家為基礎,加上中亞和南亞地區的一些國家,如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等,將可能逐步形成一個陣營,與歐亞民主國家所組成的陣營進行競爭,甚至可能走向全面對立。而南美和非洲的眾多小國,將不得不在這兩大陣營之間做它們的選擇。

這兩個陣營間區分你我的實質,是專制與自由,和集權與民主的不同。

伊朗、俄羅斯和中南亞地區這些國家的工農業和資源與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大型工業國企集團相結合,將成為這個非民主陣營的主要經濟基礎。在這裡必須提到的是,由中國的許多民營企業家所開創的高科技行業,在未來都逃脫不了被中共最終控制的命運,淪為幫助中共通過科技手段對這個以北京為首的全球陣營進行監視和操控的爪牙。

早在2021年3月,中共就與伊朗簽訂了總值約4000億美元的從經濟上援助伊朗的計劃,而作為回報,伊朗將在簽約之後的25年裡,保持對中共的原油供應。北京的領導人已經為建設由巴基斯坦所鏈接的中伊之間的能源走廊籌劃了多年,隨著美軍撤離阿富汗,控制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倒向中共,中伊之間又多了一個新的鏈接環節:阿富汗。所以,中共西側的安全已經有了充分的保障,其戰略縱深已經達到了波斯灣。

在俄烏戰爭之後,北方的俄羅斯和一直處於俄羅斯影響之下的中亞數國也將成為中共的盟友,使中共不必再擔心其北面的後方安全。於是,世界在冷戰之後,終於完成了重新向兩極化過渡所邁出的第一步:出現了一個圍繞著中南海指揮棒轉的鬆散聯盟。

在中南海的未來戰略中,這個新的陣營將在中共的西面和北面保證中共的戰略後方安全,使中共在未來對東面、東南面、西南面、和南面所進行的擴張免於後方安全之憂。

在東面,中共的目標是美國印太戰略的重中之重:日本。中共對付日本的策略是迂迴包抄,斷其糧道。南海是日本經濟的生命線,控制了南海,北京就卡住了日本的經濟命脈。而中共在南海擴張最為關鍵的一步棋則是對台灣的滲透和威脅。所以中共在東面和東南面的擴張是互相之間緊密相連的。

在南面,北京將全力與西方爭奪對東南亞國家的影響力。而在西南面,中共將不斷對自由世界在亞洲的另一重要盟友—— 印度保持壓力。

同時,北京將借俄羅斯之手,在東歐對抗北約。並通過伊朗,對中東地區保持壓力。至此,中共未來向全球擴張的戰略野心已昭然若揭,令人一覽無餘。

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任何時候對中共抱有幻想,最後的結果都是得不償失,養虎成患。中共在1949年奪取中國政權之後,在非戰爭的和平時期造成了近8000萬中國民眾的非正常死亡。不難想像,一旦中共的全球擴張戰略得以實現,整個世界所面臨的動盪和慘烈將千百倍於今天我們在烏克蘭所看到的災難。

為了保衛子孫後代的生活方式,歐亞的民主國家將不得不形成自己的陣營以抵抗這個以北京為核心的全球體系的挑戰。世界在今後的數十年裡,可能都將在這兩大陣營的挑戰與應對中度過。而俄烏之間的此次戰爭,則不過只是這兩大陣營的第一次對壘和過招。

數十年後,人類回顧歷史,這場烏克蘭戰爭,必將被列為重要轉折的標誌。圖為2022年3月19日戰火下基輔上空的日落。(Aris Messinis / AFP)

數十年後,人類回顧歷史,這場烏克蘭戰爭,必將被列為重要轉折的標誌。專制和民主,自由與集權的對抗,甚或是民族的興衰生死,都由此發生改變。這是一場必然被記入歷史的戰爭。

——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楚一丁:奧運史上的人性之光
楚一丁:燕京風流 從老北京的城市布局談東西文化
楚一丁:從烏克蘭危機看北京全球戰略
楚一丁:讓西方困惑的中國未來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中美激光武器差距有多大
【財商天下】兩次「封島」 北京賠慘!
【橫河觀點】環台軍演洩密 美關注武統時間表
【秦鵬直播】FBI突襲海湖莊園 川普反擊
【十字路口】富豪喊抗共 北京對台戰略藏詭計
【百年真相】萬人圍攻中南海?江澤民驚天陰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