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官场奇谈 通晓相术的封疆大吏

文/宋宝蓝
荣禄被视为晚清最后的朝廷大员,后世对他褒贬不一。单言他通晓相术,能对人物运程做出比较准确的预测,不得不说这是他的过人之处。(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1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晚清官场中,末代皇帝溥仪的外祖父荣禄(1836年─1903年,谥号文忠),被视为晚清最后的满族大员。根据晚清重臣陈夔龙回忆录记载,荣禄精通柳庄之术,对人事预测准确,一时传为奇谈。

柳庄之术的“柳庄”指的是明朝奇人袁珙,被后世誉为明朝第一相士。在他一生中,曾为当朝很多大臣观相,准确预测了群臣命运,说起大臣的死生祸福应验时间,结果都很精准,令人称奇。他也曾从形貌相同、装束相同的众多卫士中,辨别出“龙行虎步,日角插天”的燕王朱棣,断言燕王日后必是“太平天子”。燕王登基后是为明成祖,开创了大明永乐盛世。由于袁珙住在鄞城西,他居住的地方,环绕屋舍种了不少柳树,自号柳庄居士,世人称他为柳庄翁。

观人面相 知其必受朝廷大用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丙申年)五月,陈夔龙(1857年─1948年)随荣禄前往天津查办事件。

中日甲午战争,清军战败后,袁世凯奉命在天津与塘沽之间的小站练兵。袁世凯采用西式方法练兵,推翻了旗营全部旧例,有人向朝廷参了他一本。荣禄执掌兵部大权,奉命前往处理。

在这次出行中,一天喝茶闲聊,荣禄问陈夔龙多大年纪,大概什么时候可以补缺。陈夔龙回答说:“我已经四十了,到部里任职已有十年,若叙补名次为第八,即使每年出缺一次,也需要八年才能叙补。”陈夔龙自比西汉冯唐,等到被人举荐时,可能已经到垂垂暮年了。按照兵部惯例,即使每年出缺一次,陈夔龙若想拿到实缺,至少要等八年。

荣禄却说:“观你的骨相气色,五年内你必有非常之遇。”言外之意,陈夔龙会受到朝廷重用。陈听了竟为此吁叹良久,或许他以为那只是荣大人的玩笑罢了。

谁知他们办完天津差事回京后,七月官员考核,陈夔龙名列京察第一,到八月就可出缺顶补,出任兵部郎中。原来就在几个月之内,京中同僚或回乡守丧,或请假告归休养,或调任外省为官,一时之间同僚纷纷离京,就这样命运把陈夔龙推到了前台。

陈夔龙回忆往事,深感命运安排奇特,不禁感叹京官仕途均有定数。此后,他官运一路飙升。到了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年),陈夔龙升至顺天府尹。同年七月八国联军攻陷了北京,次年(1901年)陈夔龙外调地方任漕运总督,正好契合荣禄所说的五年之数。

观肃顺相貌 知其难以善终

肃顺(1816年─1861年)是清朝皇室宗亲,此人富于权变,专权纳贿,不少满汉大臣都看他脸色行事。他锐意求治,不惜使用严刑峻法,树敌众多,在朝野上下积怨甚大,但他依仗咸丰皇帝恩宠,行事无所顾忌,为所欲为。

对于他的命运,荣禄曾说,按照相法所言,肃顺身长玉立,两肩上耸像鸱鸟栖止时的样子,并且带有火色,他头部长锐而下丰,全貌犹如火形。五行中火形人最少,也最贵,但忌声音嘶哑。肃顺之音犹似豺声,将来会不得善终。

咸丰皇帝驾崩前,命以肃顺、载垣等八位大臣辅佐同治小皇帝,同时授予两宫太后印玺。顾命大臣拟旨后,需加盖两宫太后掌管的印玺,圣旨才能生效。但两宫太后意在垂帘听政,与辅政大臣不和,两宫太后与恭亲王奕䜣联手发起政变,除掉了辅政大臣。肃顺被判斩立决,果真应了荣禄的预测。

见紫气透顶 知人升官显贵

廖寿恒(1839年─1903年),字仲山,是陈夔龙姻亲中的同辈兄弟。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丁酉年)七月,廖寿恒由仓场侍郎升任左都御史兼总理各国事务行走,与荣禄同署办事。

一天,荣禄忽然对陈夔龙说:“昨天,我看见仲山额上紫气透顶,据相书说这一征兆主外可做封疆大吏,内可升为显贵要职,担负重任。一日之内三次受到接见,深受天子恩宠礼遇。然而他的驿马并没有启动,或者他会入直军机处。不过几日,定有分晓。”没过几天,刚刚到第五天时,廖寿恒果然奉命担任“军机大臣上行走”(官职名)。

寥寥数语 道出官员仕途

荣禄与许应骙(1830年─1906年,字昌德,号筠庵)奉命去密云办差。临行前,荣禄奏请调用陈夔龙和恩良,许应骙奏调刑部官员左绍佐(1846年─1928年)、陈昭常(1867年─1914年)。办理公务之暇,荣禄说起诸人面相:“左绍佐性情正直,遇事不肯迁就他人,人也不乐于迁就他,担任监察御史这一官职最适合,日后必会任监司(负有监察之责的官员)。”

他还说,陈昭常相貌丰腴,将来可望大用,财运尤佳。日后陈昭常剿办广西梧州、郁州、浔州各地土匪有功,光绪二十五年六月,他被赏戴花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任京张铁路总办,与詹天佑一起铺就了第一条由国人自行设计施工的铁路。民国元年(1912年),陈昭常被推举为吉林都督,次年兼任吉林民政长。

陈夔龙好奇地问:“骏叔(注:指恩良)怎么样?”荣禄说:“骏叔才气开朗,在满洲人中也是少见。论其作为,虽那桐(1857年─1925年)、端方(1861年─1911年)也不过如是。惟独他是紫须黄目,与相不称,将来命运不及那、端二人。”后来恩君升至副都统,后来死于义和拳庚子之乱。

排众议 独言某君运数已终

陈夔龙的同事某君已被记名一等,以备道府选用,众人都说某君将来必会受到皇帝恩宠,破格任用。然而荣禄却说,这个人面相下半部削瘦,并且向左偏移,相法上最忌此相。若能保住首领,已属万幸,而且他运数已终,等不到外任之事了。

不久之后,爆发庚子拳匪之乱,任职侍郎的某君父亲打算以身殉国,正在犹豫徘徊之间,某君呵斥他说:“不死还等什么?”就急忙把他的父亲推到了井里,邻人对他深恶痛绝。后来,洋兵入京后,驻扎在某君父亲宅内。他们听说某君推父下井的事后,就把他枪毙了。

荣禄被视为晚清最后的朝廷大员,后世对他褒贬不一。单言他通晓相术,能对人物运程做出比较准确的预测,不得不说这是他的过人之处。

事据《梦蕉亭杂记》卷一@*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