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四重谋略 拜登印太设局剿共

人气 1383

【大纪元2022年05月25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三(5月25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今天嘉宾为资深媒体人方伟,大纪元专栏作家王赫。

今日焦点:美出“回击拳”!印太经济框架,四层战略目标,捅中共敏感神经;拜登三许武力护台,是口误也是事实?中共搅“一中原则”浑水,美直接打脸。

从5月20日开始,美国总统拜登开启了他上任后的首次亚洲行。拜登期间的一个大动作,就是5月23日在日本东京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

除了美国,这个合作项目的启动成员还有12个国家,包括澳大利亚、文莱、印度、印度尼西亚、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

白宫在同时公布的实况说明书中表示,这项合作项目将打造互联互通的经济、有韧性的经济、清洁的经济和公平的经济。

说明书中没有直接提到中共,但提到以往的经济互动模式没有处理好脆弱的供应链和腐败等问题。

而另一边,中共已经把印太经济框架视为威胁了。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一份声明中称,中方欢迎有利于加强区域合作的倡议,但“反对制造分裂和对抗的企图”。

目前,美中在亚太地区的新一轮较量,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另外,台湾为何没有成为印太经济框架的首批成员,以及拜登再次表示会武力保护台湾,也是舆论热点。

本期节目,我们就请两位嘉宾来谈谈他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印太经济框架 美出回击拳 重建东亚影响力】

扶摇:首先请方伟先生说说,美国启动这项印太经济框架新战略,目的是什么?

方伟:这个印太经济框架,我觉得要往回拉6年回去,在2016年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奥巴马政府提出了一个TPP,叫作跨太平洋伙伴协定。这个协定当时也是奥巴马政府亚洲再平衡的策略延伸下来的,目的就是要在亚洲造成新的一个经济同盟,然后把中共排除在外面。

这个事情谈到一大半几乎就要过了,然后川普上台之后就把它叫停,因为他觉得在经济合作、市场开放这方面,对美国是没有好处的。

美国撤了之后,剩下的11个国家想想还是别散了吧,继续又弄了一个削弱版的,叫作CPTPP,这是2018年的12月底通过的。但是这个协定其实非常弱,因为没有美国参与的话,很多方面是很难做到位的。那这个事情基本上可以说到此结束。

但是,另外一个协议叫作“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英文叫作RCEP,这个东西逐渐就到位了。

这个东西,早在2011年,是东盟的一个峰会,他们自己弄出来的,后来把中国也扯进去,把韩国、日本都扯进去,就变成了东亚一带的这么一个自由贸易协定。

这个协定就有点像WTO(世贸组织)谈判一样,多少轮多少轮,多哈会谈等等之类的,谈了31轮,花的精力还真大。31轮谈下来之后,最后15个国家在今年的1月1号正式启动。

这个协定为什么要说呢,因为美国不在里头,所以中共在整个谈判后期就不断地介入,结果就成为中共在主导这个东西了。

这是一个很老旧的协定,它的整个思路基本上就是降低贸易壁垒,互相之间可以卖东西进去,对于智慧产权的保护等一些健康完善的经济体系的元件都没有。

谈到后来,印度觉得受不了,也退出去了。印度一撤,那是很大的一个经济体撤出去了,所以这么一个RCEP它的效能也是有限的。

但是对于中共来说,它确实觉得,我能在东亚搞起这么个东西来,把美国排除在外,这其实是针对TPP的一个反制,中共在背后我相信是花了不少功夫。但是美国不在,印度也不在,它的效能一般而言是蛮有限的。

好,现在才说到今天说的这个事情——印太经济架构。这是拜登政府试图沿着TPP、沿着RCEP过来的第三个回应吧,等于是我打你一拳,你打我一拳,我现在再出手,想弄出以美国为特点的一个新的经济架构,能够照顾到劳工法律、劳工环境保护,以及智慧产权等方方面面,还包括数字经济这种新的概念。

这就是拜登的这么一个动作吧,它的思路也很清晰,就是针对中共的,在中共边边上,把各个国家都拉在一起。现在是12个创始国,拉在一起针对中共搞另外一个经济架构,所以它对中共的针对性是非常强的。

这也是拜登当局的一个特点,因为拜登跟川普是不一样的,川普他不喜欢⋯⋯叫拉帮结伙吧,他觉得美国自己出手就够了,但是拜登他喜欢搞同盟,他比较喜欢拉成一个alliance(联盟),这么来针对。反正这就是执政不同的风格跟特点吧,在我看来。

【美国战略目标的四大层面】

扶摇:好的,非常感谢方伟先生。王赫先生,您有什么看法,拜登现在出这么一招,他的目的和计划是什么?

王赫:我非常赞成这个观点:拜登目前所推出的这个亚太经济框架,是针对中共的。那么针对中共,他具体的操作过程,或者他的战略目标,我把它分成四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现在全球经济分成亚州、欧洲、北美“三足鼎立”。欧洲有欧盟;北美有美国牵头的北美贸易区;在整个亚太,中共签署了RCEP。这样中共的目标就是要“三足鼎立”,在这个基础上最后跟美国进行抗衡。

美国政府其实从奥巴马时期已经看到这个问题,当时就提出了“重返亚洲”。因为川普退出了TPP,所以美国跟亚太这块没有一个经济合作的框架。这时候,拜登政府从去年就开始提出了印太经济框架这么一个构想,到今年正式推出。

也就是说,在整个经济全球化出现逆转的情况下,在经济板块三足鼎立的时候,美国要介入到亚太地方去,不能让中国独占主导亚太。这是从经济结构角度上讲。

第二个,印太经济框架里面有个很大的内容,就是针对数字经济。

中共把数字经济当作“换道超车”、超越美国的一个重要领域。美国目前在整个数字经济领域占有全面的优势,但是中共追赶的趋势非常强,中美在这之间的竞争,将来会决定整个世界的经济格局。所以在整个亚太经济框架里面,关于数字经济这一块,美国把它作为一个“核心的核心”。

我们知道在TPP里面,已经有过一个什么数字经济的框架。现在美国把过去他们曾经达成协议的TPP的数字经济框架拿到今天,再经过一些翻新的处理,这样世界数字经济框架的主导权就在美国手里。

第三个,中共的经济体制,是非市场经济的,对全球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和挑战。我们知道WTO也好,它当时是以自由市场经济模式来建造的,但中共是以共产党控制、国家统制经济,这么个模式来的。所以对(全球)一切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国际一些大公司,哪怕你是跨国公司,跟中国竞争的时候,它面对的是什么?一个政权,一个国家对一个公司,这么一种不对等的局面。

所以美国要把中共这个非市场经济体系要做一个⋯⋯认为它是对国际经济的扭曲,要对它进行反击。这也是印太经济框架一个重要的内容。

第四点,中共推出了“一带一路”,在全球的基础设施领域进行扩张。

中共,大家知道它是个“基建狂魔”,在这方面它拥有一些优势。但是它在搞全球基础设施建设里,干了两个事情:第一个是输出腐败,所以整个一带一路过程中,有很多国家,从国家元到首高官纷纷落马,这是一个事情。第二个,它制造了一个债务陷阱。比如说,现在斯里兰卡已经很成问题了,经济危机已经爆发出来了。

美国拜登政府推出了一个“重建更好世界(B3W)”这么一个计划,欧盟也在联手,这样跟中共在基础建设这一块进行竞争,给世界提供另外一个不同的选择。

所以我们看到,拜登政府现在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内容是非常丰富的。他要对中共进行全面的竞争,而且是极端的竞争,是非常有针对性的,而且这个力度很大。

现在的问题在于,他的构想很大,而他实际实施的手段、能够使整个东南亚国家跟美国走,他能提供哪些经济上的吸引?这一块是个很大的问题。

所以目前来说,因为他刚刚才推出来,正在谈判,这个事情将来会怎么发展,我们还有待观察。

【直接被针对 中共跳脚】

扶摇:嗯,谢谢王赫先生的详细分析。对于美国的这项印太战略,中共很快回应了,王毅称“反对制造分裂和对抗的企图”。方伟先生,您怎么看中共的反应?

方伟:因为这个就针对它(中共)的,目标明确、方向明确直接针对它,当然会碰到它的神经了。

中国和东盟的贸易额,是美国和东盟贸易额的两倍。其实在过去这么多年内,中共对东盟建立了强大的影响力,而这些东盟的小国其实是蛮战战兢兢的,两个老大都不敢得罪。所以这些人现在就成了中美两国争取的对象,而这个印太经济框架,直接是美国要把亚太这些国家拉到美国这边的一个动作。

所以对它(中共)来说,它觉得反感、不安全,它就要说话。当然了,说归说,人家还会做,这是美国的既定政策。美国虽然对东盟的贸易额没有大,但是美国政府是良性政府,他过去有很好的传统,他推出来关于这个⋯⋯刚才王赫先生说的,在良好经济援助的特质上,美国其实是有优势的,他是有道德优势的。

这都会碰到中共的敏感神经,它会觉得你这么搞的话,我不一定弄得过你,从长远来说。所以他当然会讲。

台湾未入IPEF 美忌惮中共 还是操作策略?】

扶摇:是。有关这个印太经济框架的启动,还有一个挺引人注目的问题,就是关于台湾。台湾是希望加入的,但没能成为首批成员。台湾外交部对此表示遗憾,说未来将积极争取参与。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之前就表示,台湾不会成为启动成员,但华盛顿正在寻求深化与台湾的经济关系。

台湾没加入,这在您的意料之中吗?

方伟:我觉得是可预料的。如果是川普政府,他(台湾)一定是,一定是创始国之一。那么现在(美)政府是这样,我们知道现在布林肯当国务卿,他确实是继承了川普诸多的政策。对于把中共视为美国最大的威胁,已经不光是政治人物的观点了,也深入到美国内阁各部,以及美国的职业官员——从五角大楼到司法部到商务部——职业官员的脑海里头。他们现在内部已经做了很多的⋯⋯教育也好,或者置喙也好,现在都转过来了。

但是这里头就是有这么一点,是什么呢?这个国务院、美国政府还是不敢公开亮出来,他还是怕惹恼中共。

本来你已经敞开跟它竞争了,你做都做了,你做到门口,你不敢摆出一个姿态来,这就是目前美国政府的局限性。他知道该这么做,所有的现实,所有过去给他铺设的轨道都让他走过来,可是他心里是不敢。

所以就体现出,明明搞出这么一个针对中共的东西,台湾是一个核心,台湾的芯片、台湾的半导体,那是整个供应链里的核心的核心。台湾当然应该创始国之一啦,台湾也很想进来,但他不敢让他进来,他就说我们是捅了中共,但别捅那么厉害。

这就是美国的心态,在我看来。

扶摇:嗯,好的,谢谢方伟先生。那我问一下王赫先生,您对这件事什么看法?

王赫:我部分赞成方伟先生的观点,就是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他虽然继承了川普政府的很多做法,但是在战略思想上,他是有很大的后退,这个我就不多讲了。

但是,拜登政府这次没有把台湾纳入到创始成员国里面去,我觉得很大一个程度上的考虑,这倒不是说他怕中共的问题,而是一个操作策略的问题。

我们知道,现在是13个创始成员国,里面最大部分是东盟国家。东盟国家在中美之间一直不想选边站。他是在军事上、安全上靠美国,经济上靠中国,已经形成这么一个双轨政策了。现在中美都在竞争东盟这一块,东盟对中共是“又怕又恨”,所以他这个心里很复杂。

现在美国是要在全球战略上建立一个统一联盟,拜登政府认为,21世纪是民主和专制的对决,他要建立一个民主世界的大同盟。他去年开了一个全球民主峰会,今年在亚太这一块要搞美国的一个联盟战略,要跟中共的统一战线进行对决。

我们知道在这次开会之前,拜登政府干了什么事情?他把东盟国家的8个国家元首邀请到白宫去开会,这是以前都没有的,几十年都没有的事情。然后,他跟印度总理打电话,双方又进行了谈判。

这些事情做完之后,这才到了亚洲来,这时候才公开来提出印太经济框架。他的目标是把这个事情做成,如果一开始就把台湾拉进来的话,由于东盟国家对中共的忌惮,这个事情就可能很难推进,或者一开始推进起来问题很大。

所以拜登政府,我觉得他是从策略角度上讲,先把台湾缓在后面。

但台湾问题非常重要,美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第一,他可以实行双轨政策,可以在美台双边关系里面做一个很大的突破。比如说,美台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这是台湾多年所追求的。第二,他也可以把台湾作为下一轮对象,把他再引进了到印太经济框架。

我觉得从操作角度上讲,这本身无可厚非。因为美国已经把话挑明了,从TPP⋯⋯奥巴马政府当时就说,TPP就是针对中共的。这一次印太经济框架针对中共的指向性是更加鲜明了,这根本不是藏着掖着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拜登政府更多地考虑是一个策略上的问题。

扶摇:嗯。我想再问一下王赫先生,首轮没有把台湾加进去,对台湾会产生哪些方面的影响吗?

王赫:我觉得台湾其实也看得很清楚,台湾经济部长不说话了吗?(说)拜登政府,他一定会有新的做法出来。

因为美台关系的提升,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拜登跟上届政府在保证台湾军事安全方面,已经做了很大的公开的表示了,这已经迈出了很大一步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台湾对拜登政府的信心并没有动摇。

现在下一步的问题是什么呢?美台之间怎样进行一些实质性的合作,使美台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能够尽快签署,使美台的经济关系能够更快地全面实质性地推进。

我们知道,在中共的打压下,现在台湾基本上跟世界上别的国家没法签自由贸易协定,都把他排除在外。RCEP对台湾也是很重要的,但因为是中共主导的,所以台湾无缘进入。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要把台湾变成一个经济孤儿,然后只有投靠到它的怀抱里面去。美国要是从战略角度上讲,就一定应该跟台湾⋯⋯帮他突围,美国自己做表率,跟台湾签这个协定。

我们知道,美国在国家历史上是有孤立主义传统,所以他长期对签自由贸易协定是很排斥的。美国签的第一个贸易协定是谁?是以色列,那是1985年。当时他签订的目的,不是说经济上的考虑。1985年,美国对以色列是贸易顺差500亿,但是到了1992年,这个贸易协定签了之后,美国对以色列是贸易逆差几十亿。他还是跟以色列签这个贸易协议的目的是什么?在战略上支持以色列,这个是中东这一块的战略基石。

同样,如果我们援引以色列这个例子,美国从战略角度上看,他更应该把台湾作为他印太战略的一个基点。

所以美台签自由贸易协定,甚至台湾进入印太经济框架,我觉得这只是个时间的问题。台湾当局对此不需要有什么动摇,或者有什么怀疑的事情。

扶摇:嗯,好的,非常感谢。我们还看到,拜登这次亚洲行,他是率先访问韩国,第一站看三星。然后访日本,除了宣布印太经济框架,还参加了与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领导人进行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这是美国和盟国反击中共影响力的另一个战略基石。

方伟先生,您怎么解读这样一个行程安排?

方伟:对,就是非常明确,拜登第一次亚洲之行,根本就不去北京,去首尔、去东京,然后这个“四方会谈”,桩桩件件都是直针对中共去的。

那中共也不客气,在我看来,中共其实是应该弯腰的,但到这个份上已经谈不上了。所以中共军队在南中国海这些争议海域,实行训练和军演,就挑明了我跟你对着干。

所以这件事情就只能这样子,一路上去,双方都不客气。互相对决的这种拉力,对中共是非常不利的,它在这个过程中会被拉垮,或者会被逼到角落里头去。

虽然拜登的外交语言上他不说中共,桩桩件件、每个行为,他每个国家去每个目的地、每个会,都是针对中共去的。

【拜登再承诺武力护台 有无“深意”?】

扶摇:是。还有一件让中共气急败坏的事。拜登5月23日在日本回答记者问的时候表示,如果中共入侵台湾,美国将进行军事干预。中共外交部当天就回应“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还说“台湾问题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

其实这已经是拜登第三次的明确表态了,和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一贯的“战略模糊”政策是有出入的。所以每次他说完,美国政府官员都出面解释说,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并无变化。

有观点认为,这是美国一场精心协调的“含糊不清运动”;有观点认为,是拜登年事已高,说错了话口误;还有分析人士说,美国从战略模糊性转向“战略清晰性”,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您怎么看?

方伟:这个事情是不是口误啊,我认为是口误,他口误的又是实情。这里头有几层因素,首先,拜登在去年的8月份、10月份,到现在是三次,就这个事情明确地说出,美国会协防台湾的这么一个态度。

说完之后国务院再跑出来说:没有啊,我们什么都没变。大家就猜来猜去的。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因为拜登确实他年纪大了,有人说他有些衰退的症状,或者有什么病,都在这么猜。他口误是一个常见现象,拜登经常口误。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他没有去深思熟滤他的政策是什么,张嘴就说出来了。

那么他说出来的是不是美国政府对外的正式政策?我觉得确实可能不是,但是他说的又是实话。为什么?因为拜登大家知道,他是美国政坛的老手了,他以前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所以这种外委会主席,关于美国政策的所有的东西他都知道。另外后来又做了8年的副总统,现在在做总统。

美国政府,包括国防部对于台湾的防卫⋯⋯因为中共对台湾的威胁在近一二十年来是非常真实,越来越真实,包括90年代在李登辉时代,中共打空包弹威胁台湾吧,那个时候就足以引起美国在这方面如何履行他的义务的一个评估。

美国国防部的工作就是给总统、给美国文官的政府准备预案。所以美国的军队对于中共一旦攻击台湾,美军将怎么回应,其中一定包括直接的支援,而且预案是不断更新的,他一定有这样的方案。

而方案对于拜登做了8年副总统,2年总统,再加上做多少年的参议院外委会主席,对他来说,他一定是知道美国手里的牌的。

所以话说到这里,我觉得他倾向性,他就想保卫台湾,所以他张嘴就来,他也不是完全说的谎话,因为背后一定是他已经知道我们有什么样的预案了,所以他说的也是个实情。

但是为什么国务院要跑出来“澄清”呢?因为我就说嘛,国务院他就⋯⋯用行家话他是个“反动派”,他反对动作,他反对变化,他的job(工作)就是maintain status quo,中文的意思就是说,保持现状,别晃这个船,外交船平稳地驶是最好的,什么都别晃动,别搞创新。他是有非常非常保守的这么一种态度。

所以既然美国的对台湾政策、对华政策没有做正式的宣示,(没有)从战略模糊转成战略清晰,那他们就觉得要保持。所以拜登⋯⋯大家知道在过去,你看他说那个口误啊,大家回头看常常都是真话,无论是竞选还是什么,他说的口误常常是真话。

所以这次,我觉得他说的也是真话,只是不是所谓的官方正式的政策,所以我觉得几方面的猜,我觉得猜的都是对的,这是我的看法。

扶摇:王赫先生,那您怎么看拜登的这次表态?

王赫:拜登他作为一个政治人物,虽然外界对他有很多批评,但是这些重大问题的表态,他这些说法本身,我相信是有一定的政治考量的。拜登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表示他对中共的一个震慑。

我们知道,拜登跟中共关系是比较复杂的,时间也是比较长的。在他当了总统之后,他说过一句话,就是说习近平身上没有点民主的东西,然后说习近平私下跟他表态,美国迟早是中共的。

所以拜登这种人物,他对中共的防范心理其实从来都没有消除过,特别是大选时中共又爆出一些拜登家族的事情。这些个人的事情,当然对他本身,也会心理上造成一些影响。

最近还有一个事情,就是俄乌战争打出来目前这个状态,世界大跌眼镜,俄罗斯如何不堪。相对来讲,这就是给拜登政府提供了一个很大的信心。从俄乌战争他们再看中共,中共会不会也像俄罗斯那样?表面上吹的很厉害,实际上很虚呢?

而且在美国内部对中共的战略评估里,一直有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中共很快在崛起,最快2028年就会超过美国,在GDP上。所以面对这么个强势的、不可抑制的中共崛起的话,美国要适当后退,要跟中共搞好关系,不要发生爆炸性的冲突,这对美国本身没好处。这是一派观点。

另外一派观点认为,中共内部的问题太多,中共迟早要爆炸的,中共不可能超越美国。中共的问题只是说,什么时候炸弹爆炸,中共塌下去;而塌下去的中国的威胁,比一个强大的中国对美国的威胁更大。

因为有这两种观点,在美国政界里都有,所以美国一方面在应对中共强盛起来,修昔底德陷阱能不能避免,或者怎么样避免。拜登说,中美之间要建立一个护栏,他不希望打仗。另外一方面他们也知道,中共有很多弱点,他们也不希望中共这么一下就垮下去。所以他在某些方面也不会帮中共把气球刺破,让中共一下就崩溃。

现在拜登政府里面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他就害怕中共当局跟普京一样盲动、丧失理智,一下就把局面搞砸。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对中共要施加巨大的压力,让你老实点,不要给我惹事。

所以从这么一个大的背景来看,我觉得拜登这句话不是说随口说的,他应该还是有些考虑的。

【同意中共“一中原则”?美官方揭谎】

扶摇:嗯,好的。我们还看到,5月22日,美国驻华使领馆的推特号,用简体中文翻译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的一条推文,目的是直接戳穿中共的谎言。

推文说,中共还在“继续公开错误描述美国的政策,美国并不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中国原则’”;美国遵循的,是“在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指引下的一个中国政策”。

王赫先生,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和中共的“一个中国原则”,听起来很像,有的朋友可能以为就是同一个东西。请您谈谈二者到底有哪些区别?

王赫:这个差别实在是太大了。中共所讲的一中政策,就是全世界只有一个中国,这个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是中共,台湾是它的一部分,是它的一个地方政府。那么,中共要把台湾统一回来,是它的内政问题,外国无权干涉。这它讲的。

中共从1949年篡政,就开始搞这一套说法,给全世界糊了一个很大的罩子,把大家罩进来了。

我们知道,在国际外交上,一个国家的政权更迭之后,新政府对旧政府的国际权利义务是继承下来的,所以外交关系也是继承下来的。中共这时候就搞了个“创新”。

它上台之后,要求所有国家都要跟它进行谈判建交。谈判建交的目的是什么?就是彻底封死台湾。你要跟我中共建交,你必须跟台湾断交,必须承认我是唯一合法政府。

当时中美之间,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就开始了建交谈判。谈判时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台湾问题。1972年美国还比较硬挺,尼克松访华的时候,他们谈了一个外交公报,就是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第一个公报。

第一个公报里面有这么一段话,是这么说的:在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

这话其实说的还是比较有水平的。“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那么这个中国你们是各有各的表述,我是不管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到了1979年1月1号,中美正式建交的时候,建交公报里面美国做了巨大的让步。在此之前的谈判过程中,关于台湾,中共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美国在台湾的军队要全部撤走;第二个,美国跟台湾当时签了个共同防御协定,1954年签的,要把它废除。美国说不废除,到期了自然终止;第三个,美国跟台湾要进行断交,这样中共才跟美国建交。

当时的卡特政府全面接受了中共的条件,但他守住了一个底线。这个底线是什么呢?他要求中共不得以武力来改变台海关系的现状。他做了一个巨大让步是什么呢?他承认,中共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就从1972年尼克松的公报上,大幅度地后退了。

就因为这个事情,中共就把美国罩住了,就说美国政府你承诺了,你也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中共叫一个中国原则。

当时这个事情一出来之后,中美建交公报当时卡特政府是背着国会,跟中共秘密搞建交的。所以一建交出来之后,引起了强烈的反弹。

就在几个月……1月份正式建交的,1月1号。马上4月份,国会就通过了《台湾关系法》,就是美国对台湾的安全负有责任,要保证台湾的安全。

当时在建交过程中,他(卡特)还守住的底线是什么呢,就是美国没有放弃对台湾实施军售,美国仍然要对台湾卖武器,要维持他的防卫能力。但是建交之后1年,他可以暂停1年。

当时邓小平看到这个条件非常恼火,他以为可以把美国吃定,让美国在这方面松口,但是美国没有松口。美国一直很坚定,卡特政府守住了最后一条底线。最后邓小平没法子,就让了一步,中美如期建交。

建交之后,这个事情还在扯皮,特别是荷兰卖潜艇给台湾,当时中共就对荷兰进行制裁,那美国也在卖武器给台湾,这时候中共就以降低两国的外交关系为措施,和美国进行了强烈的搏斗。

到最后就产生了1982年《八一七公报》,公报里面对售台武器这块做了一个限定,就是说,美国是考虑到台湾海峡两岸和平解决的前景,他会逐步减少乃至最后解决对台军售问题。

这个公报出来之后,中美两边的解释就有很大的区别。中共说,你美国承诺要逐步减少对台军售,乃至最后解决这个问题,不军售。但是美国的解读是什么呢?我做出这个承诺的前提是,你要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你不能打台湾。

同时,当时的里根政府还做了一个动作,马上对台湾提出了“六项保证”,就是中美联合建交公报只是一个政策声明,这个政策声明并不影响美国对台湾所负的义务,这个义务就是通过六项保证表现出来的。

这使美国的对台政策……《台湾关系法》是一个国内立法;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只是双方政府声明,只是个政策性声明,在美国的国内法的效力是低于《台湾关系法》的;然后再加上第三个,里根政府的六项保证。六项保证,里根之后的历届政府都是遵守的,所以对台军售这个问题一直持续下来。

这样我们就看出来了,美国的对台政策框架,是《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六项保证,是这么一个完整的整体。而中共只说中美三项联合公报。这就是说,双方有个很大的差别。

这个差别里面,其实我一直有个想法,我建议美国政府应该把“一个中国政策”这个说法改掉。美国的海峡两岸政策的核心是什么?就是说,海峡两岸的现状,中共不能用武力去解决,台湾也不能用武力去解决;中共不攻打台湾,台湾也不能宣布独立。这时候就维持现状。

美国是采取一个“双向抑制”政策,他既压中共也压台湾,不是说偏向一边的,他要求你们和平地最终解决这个问题。

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美国的对华政策,应该重新改个名字。中国有句老话叫“名不正则言不顺”,它现在叫“一个中国政策”,这个命名本身就被中共套着走了,入了中共的语言陷阱。

它的名字,我建议改成“海峡和平政策”,它政策的核心就是不允许中共用武力改变现状,这一点在名称上充分地体现出来。

所以我就觉得中美之间实际差距是很大的,现在中共老喜欢搞一些文字游戏,来个片面地解读三个中美联合公报,在语言上其实是一种骗术。

所以美国在这方面把名字一改,我觉得这个事情对中共来说,是很有力地打了它一巴掌。

【针锋相对 美国站位逐渐明确】

扶摇:好的,非常感谢王赫先生的详细解说。我们今天讨论了很多,最后想请方伟先生说一下,您觉得接下来美中关系,以及中共的处境会是什么样?

方伟:我想双方持续的竞争关系,或者某种敌对关系会持续发展,双方会渐行渐远,越来越渐行渐远。

因为中方,刚才说到怎么去解释这些《联合公报》也好,这些内容,以及说台湾和中国的关系。中共不是现在才这么说的,它一向就这么说,美国政府以前从来没理过它,就不想理它,不想去惹它,理它的话就是跟它吵架了,跟它干嘛。

现在美国从川普到现在,那就不客气了,直接就出来讲了。

大家知道在15年前,2007年7月9号,美国国会研究局有一个关于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的详细描述。这个详细的描述现在大家查一下都看得到,他就说这三个联合公报都没有明确说台湾的主权地位,就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它确实承认海峡两岸只有一个中国。第三个是,美国的政策是从来没有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拥有主权。第四个是,也没有承认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第五个是,台湾的地位是没有最终定论的。

他说这就是我们美国的态度。那到了中共嘴里成了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是它自说自话,它一向自说自话,美国人以前也不跟它计较,他不想去跟它吵。那现在就变成针锋相对了,你说什么我要捅你。

所以这就说明,美国政府的态度和站位逐渐清晰,逐渐明确。民主党虽然没有共和党那么猛,但基本上站位一致。所以这点上我觉得中共的外交,其实对于欧盟,那是另外一个话题,它是越来越不舒服,它现在等于是四面都压过来,所以中共的处境其实是越来越坏的。◇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监管加剧?多名企业家清空微博
【新闻大家谈】粮荒?中共“预告”重大天灾
【新闻大家谈】美延迟对台军售 对台海有何影响
【新闻大家谈】军方向习表态 清零引爆内斗?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5.5小时破案?唐山警方通报疑点多
【军事热点】30万北约快反部队对峙俄军 普京的烦恼不止于此
【百年真相】中共大跃进 饿死百姓四千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