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四重謀略 拜登印太設局剿共

人氣 1383

【大紀元2022年05月25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三(5月25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扶搖(主持人)。今天嘉賓為資深媒體人方偉,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

今日焦點:美出「回擊拳」!印太經濟框架,四層戰略目標,捅中共敏感神經;拜登三許武力護台,是口誤也是事實?中共攪「一中原則」渾水,美直接打臉。

從5月20日開始,美國總統拜登開啟了他上任後的首次亞洲行。拜登期間的一個大動作,就是5月23日在日本東京宣布啟動印太經濟框架(IPEF)。

除了美國,這個合作項目的啟動成員還有12個國家,包括澳大利亞、文萊、印度、印度尼西亞、韓國、馬來西亞、新西蘭、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

白宮在同時公布的實況說明書中表示,這項合作項目將打造互聯互通的經濟、有韌性的經濟、清潔的經濟和公平的經濟。

說明書中沒有直接提到中共,但提到以往的經濟互動模式沒有處理好脆弱的供應鏈和腐敗等問題。

而另一邊,中共已經把印太經濟框架視為威脅了。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一份聲明中稱,中方歡迎有利於加強區域合作的倡議,但「反對製造分裂和對抗的企圖」。

目前,美中在亞太地區的新一輪較量,成為外界關注焦點。

另外,台灣為何沒有成為印太經濟框架的首批成員,以及拜登再次表示會武力保護台灣,也是輿論熱點。

本期節目,我們就請兩位嘉賓來談談他們對這些問題的看法。

【印太經濟框架 美出回擊拳 重建東亞影響力】

扶搖:首先請方偉先生說說,美國啟動這項印太經濟框架新戰略,目的是什麼?

方偉:這個印太經濟框架,我覺得要往回拉6年回去,在2016年的時候我們都知道,奧巴馬政府提出了一個TPP,叫作跨太平洋夥伴協定。這個協定當時也是奧巴馬政府亞洲再平衡的策略延伸下來的,目的就是要在亞洲造成新的一個經濟同盟,然後把中共排除在外面。

這個事情談到一大半幾乎就要過了,然後川普上台之後就把它叫停,因為他覺得在經濟合作、市場開放這方面,對美國是沒有好處的。

美國撤了之後,剩下的11個國家想想還是別散了吧,繼續又弄了一個削弱版的,叫作CPTPP,這是2018年的12月底通過的。但是這個協定其實非常弱,因為沒有美國參與的話,很多方面是很難做到位的。那這個事情基本上可以說到此結束。

但是,另外一個協議叫作「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議」,英文叫作RCEP,這個東西逐漸就到位了。

這個東西,早在2011年,是東盟的一個峰會,他們自己弄出來的,後來把中國也扯進去,把韓國、日本都扯進去,就變成了東亞一帶的這麼一個自由貿易協定。

這個協定就有點像WTO(世貿組織)談判一樣,多少輪多少輪,多哈會談等等之類的,談了31輪,花的精力還真大。31輪談下來之後,最後15個國家在今年的1月1號正式啟動。

這個協定為什麼要說呢,因為美國不在裡頭,所以中共在整個談判後期就不斷地介入,結果就成為中共在主導這個東西了。

這是一個很老舊的協定,它的整個思路基本上就是降低貿易壁壘,互相之間可以賣東西進去,對於智慧產權的保護等一些健康完善的經濟體系的元件都沒有。

談到後來,印度覺得受不了,也退出去了。印度一撤,那是很大的一個經濟體撤出去了,所以這麼一個RCEP它的效能也是有限的。

但是對於中共來說,它確實覺得,我能在東亞搞起這麼個東西來,把美國排除在外,這其實是針對TPP的一個反制,中共在背後我相信是花了不少功夫。但是美國不在,印度也不在,它的效能一般而言是蠻有限的。

好,現在才說到今天說的這個事情——印太經濟架構。這是拜登政府試圖沿著TPP、沿著RCEP過來的第三個回應吧,等於是我打你一拳,你打我一拳,我現在再出手,想弄出以美國為特點的一個新的經濟架構,能夠照顧到勞工法律、勞工環境保護,以及智慧產權等方方面面,還包括數字經濟這種新的概念。

這就是拜登的這麼一個動作吧,它的思路也很清晰,就是針對中共的,在中共邊邊上,把各個國家都拉在一起。現在是12個創始國,拉在一起針對中共搞另外一個經濟架構,所以它對中共的針對性是非常強的。

這也是拜登當局的一個特點,因為拜登跟川普是不一樣的,川普他不喜歡⋯⋯叫拉幫結夥吧,他覺得美國自己出手就夠了,但是拜登他喜歡搞同盟,他比較喜歡拉成一個alliance(聯盟),這麼來針對。反正這就是執政不同的風格跟特點吧,在我看來。

【美國戰略目標的四大層面】

扶搖:好的,非常感謝方偉先生。王赫先生,您有什麼看法,拜登現在出這麼一招,他的目的和計劃是什麼?

王赫:我非常贊成這個觀點:拜登目前所推出的這個亞太經濟框架,是針對中共的。那麼針對中共,他具體的操作過程,或者他的戰略目標,我把它分成四個層面。

第一個層面,現在全球經濟分成亞州、歐洲、北美「三足鼎立」。歐洲有歐盟;北美有美國牽頭的北美貿易區;在整個亞太,中共簽署了RCEP。這樣中共的目標就是要「三足鼎立」,在這個基礎上最後跟美國進行抗衡。

美國政府其實從奧巴馬時期已經看到這個問題,當時就提出了「重返亞洲」。因為川普退出了TPP,所以美國跟亞太這塊沒有一個經濟合作的框架。這時候,拜登政府從去年就開始提出了印太經濟框架這麼一個構想,到今年正式推出。

也就是說,在整個經濟全球化出現逆轉的情況下,在經濟板塊三足鼎立的時候,美國要介入到亞太地方去,不能讓中國獨占主導亞太。這是從經濟結構角度上講。

第二個,印太經濟框架裡面有個很大的內容,就是針對數字經濟。

中共把數字經濟當作「換道超車」、超越美國的一個重要領域。美國目前在整個數字經濟領域占有全面的優勢,但是中共追趕的趨勢非常強,中美在這之間的競爭,將來會決定整個世界的經濟格局。所以在整個亞太經濟框架裡面,關於數字經濟這一塊,美國把它作為一個「核心的核心」。

我們知道在TPP裡面,已經有過一個什麼數字經濟的框架。現在美國把過去他們曾經達成協議的TPP的數字經濟框架拿到今天,再經過一些翻新的處理,這樣世界數字經濟框架的主導權就在美國手裡。

第三個,中共的經濟體制,是非市場經濟的,對全球造成了很大的威脅和挑戰。我們知道WTO也好,它當時是以自由市場經濟模式來建造的,但中共是以共產黨控制、國家統制經濟,這麼個模式來的。所以對(全球)一切造成了巨大的衝擊。國際一些大公司,哪怕你是跨國公司,跟中國競爭的時候,它面對的是什麼?一個政權,一個國家對一個公司,這麼一種不對等的局面。

所以美國要把中共這個非市場經濟體系要做一個⋯⋯認為它是對國際經濟的扭曲,要對它進行反擊。這也是印太經濟框架一個重要的內容。

第四點,中共推出了「一帶一路」,在全球的基礎設施領域進行擴張。

中共,大家知道它是個「基建狂魔」,在這方面它擁有一些優勢。但是它在搞全球基礎設施建設裡,幹了兩個事情:第一個是輸出腐敗,所以整個一帶一路過程中,有很多國家,從國家元到首高官紛紛落馬,這是一個事情。第二個,它製造了一個債務陷阱。比如說,現在斯里蘭卡已經很成問題了,經濟危機已經爆發出來了。

美國拜登政府推出了一個「重建更好世界(B3W)」這麼一個計劃,歐盟也在聯手,這樣跟中共在基礎建設這一塊進行競爭,給世界提供另外一個不同的選擇。

所以我們看到,拜登政府現在提出的印太經濟框架,內容是非常豐富的。他要對中共進行全面的競爭,而且是極端的競爭,是非常有針對性的,而且這個力度很大。

現在的問題在於,他的構想很大,而他實際實施的手段、能夠使整個東南亞國家跟美國走,他能提供哪些經濟上的吸引?這一塊是個很大的問題。

所以目前來說,因為他剛剛才推出來,正在談判,這個事情將來會怎麼發展,我們還有待觀察。

【直接被針對 中共跳腳】

扶搖:嗯,謝謝王赫先生的詳細分析。對於美國的這項印太戰略,中共很快回應了,王毅稱「反對製造分裂和對抗的企圖」。方偉先生,您怎麼看中共的反應?

方偉:因為這個就針對它(中共)的,目標明確、方向明確直接針對它,當然會碰到它的神經了。

中國和東盟的貿易額,是美國和東盟貿易額的兩倍。其實在過去這麼多年內,中共對東盟建立了強大的影響力,而這些東盟的小國其實是蠻戰戰兢兢的,兩個老大都不敢得罪。所以這些人現在就成了中美兩國爭取的對象,而這個印太經濟框架,直接是美國要把亞太這些國家拉到美國這邊的一個動作。

所以對它(中共)來說,它覺得反感、不安全,它就要說話。當然了,說歸說,人家還會做,這是美國的既定政策。美國雖然對東盟的貿易額沒有大,但是美國政府是良性政府,他過去有很好的傳統,他推出來關於這個⋯⋯剛才王赫先生說的,在良好經濟援助的特質上,美國其實是有優勢的,他是有道德優勢的。

這都會碰到中共的敏感神經,它會覺得你這麼搞的話,我不一定弄得過你,從長遠來說。所以他當然會講。

台灣未入IPEF 美忌憚中共 還是操作策略?】

扶搖:是。有關這個印太經濟框架的啟動,還有一個挺引人注目的問題,就是關於台灣。台灣是希望加入的,但沒能成為首批成員。台灣外交部對此表示遺憾,說未來將積極爭取參與。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之前就表示,台灣不會成為啟動成員,但華盛頓正在尋求深化與台灣的經濟關係。

台灣沒加入,這在您的意料之中嗎?

方偉:我覺得是可預料的。如果是川普政府,他(台灣)一定是,一定是創始國之一。那麼現在(美)政府是這樣,我們知道現在布林肯當國務卿,他確實是繼承了川普諸多的政策。對於把中共視為美國最大的威脅,已經不光是政治人物的觀點了,也深入到美國內閣各部,以及美國的職業官員——從五角大樓到司法部到商務部——職業官員的腦海裡頭。他們現在內部已經做了很多的⋯⋯教育也好,或者置喙也好,現在都轉過來了。

但是這裡頭就是有這麼一點,是什麼呢?這個國務院、美國政府還是不敢公開亮出來,他還是怕惹惱中共。

本來你已經敞開跟它競爭了,你做都做了,你做到門口,你不敢擺出一個姿態來,這就是目前美國政府的局限性。他知道該這麼做,所有的現實,所有過去給他鋪設的軌道都讓他走過來,可是他心裡是不敢。

所以就體現出,明明搞出這麼一個針對中共的東西,台灣是一個核心,台灣的芯片、台灣的半導體,那是整個供應鏈裡的核心的核心。台灣當然應該創始國之一啦,台灣也很想進來,但他不敢讓他進來,他就說我們是捅了中共,但別捅那麼厲害。

這就是美國的心態,在我看來。

扶搖:嗯,好的,謝謝方偉先生。那我問一下王赫先生,您對這件事什麼看法?

王赫:我部分贊成方偉先生的觀點,就是美國目前的對華政策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他雖然繼承了川普政府的很多做法,但是在戰略思想上,他是有很大的後退,這個我就不多講了。

但是,拜登政府這次沒有把台灣納入到創始成員國裡面去,我覺得很大一個程度上的考慮,這倒不是說他怕中共的問題,而是一個操作策略的問題。

我們知道,現在是13個創始成員國,裡面最大部分是東盟國家。東盟國家在中美之間一直不想選邊站。他是在軍事上、安全上靠美國,經濟上靠中國,已經形成這麼一個雙軌政策了。現在中美都在競爭東盟這一塊,東盟對中共是「又怕又恨」,所以他這個心裡很複雜。

現在美國是要在全球戰略上建立一個統一聯盟,拜登政府認為,21世紀是民主和專制的對決,他要建立一個民主世界的大同盟。他去年開了一個全球民主峰會,今年在亞太這一塊要搞美國的一個聯盟戰略,要跟中共的統一戰線進行對決。

我們知道在這次開會之前,拜登政府幹了什麼事情?他把東盟國家的8個國家元首邀請到白宮去開會,這是以前都沒有的,幾十年都沒有的事情。然後,他跟印度總理打電話,雙方又進行了談判。

這些事情做完之後,這才到了亞洲來,這時候才公開來提出印太經濟框架。他的目標是把這個事情做成,如果一開始就把台灣拉進來的話,由於東盟國家對中共的忌憚,這個事情就可能很難推進,或者一開始推進起來問題很大。

所以拜登政府,我覺得他是從策略角度上講,先把台灣緩在後面。

但台灣問題非常重要,美國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第一,他可以實行雙軌政策,可以在美台雙邊關係裡面做一個很大的突破。比如說,美台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這是台灣多年所追求的。第二,他也可以把台灣作為下一輪對象,把他再引進了到印太經濟框架。

我覺得從操作角度上講,這本身無可厚非。因為美國已經把話挑明了,從TPP⋯⋯奧巴馬政府當時就說,TPP就是針對中共的。這一次印太經濟框架針對中共的指向性是更加鮮明了,這根本不是藏著掖著的事情。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拜登政府更多地考慮是一個策略上的問題。

扶搖:嗯。我想再問一下王赫先生,首輪沒有把台灣加進去,對台灣會產生哪些方面的影響嗎?

王赫:我覺得台灣其實也看得很清楚,台灣經濟部長不說話了嗎?(說)拜登政府,他一定會有新的做法出來。

因為美台關係的提升,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拜登跟上屆政府在保證台灣軍事安全方面,已經做了很大的公開的表示了,這已經邁出了很大一步了。所以在這一點上,我覺得台灣對拜登政府的信心並沒有動搖。

現在下一步的問題是什麼呢?美台之間怎樣進行一些實質性的合作,使美台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能夠儘快簽署,使美台的經濟關係能夠更快地全面實質性地推進。

我們知道,在中共的打壓下,現在台灣基本上跟世界上別的國家沒法簽自由貿易協定,都把他排除在外。RCEP對台灣也是很重要的,但因為是中共主導的,所以台灣無緣進入。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要把台灣變成一個經濟孤兒,然後只有投靠到它的懷抱裡面去。美國要是從戰略角度上講,就一定應該跟台灣⋯⋯幫他突圍,美國自己做表率,跟台灣簽這個協定。

我們知道,美國在國家歷史上是有孤立主義傳統,所以他長期對簽自由貿易協定是很排斥的。美國簽的第一個貿易協定是誰?是以色列,那是1985年。當時他簽訂的目的,不是說經濟上的考慮。1985年,美國對以色列是貿易順差500億,但是到了1992年,這個貿易協定簽了之後,美國對以色列是貿易逆差幾十億。他還是跟以色列簽這個貿易協議的目的是什麼?在戰略上支持以色列,這個是中東這一塊的戰略基石。

同樣,如果我們援引以色列這個例子,美國從戰略角度上看,他更應該把台灣作為他印太戰略的一個基點。

所以美台簽自由貿易協定,甚至台灣進入印太經濟框架,我覺得這只是個時間的問題。台灣當局對此不需要有什麼動搖,或者有什麼懷疑的事情。

扶搖:嗯,好的,非常感謝。我們還看到,拜登這次亞洲行,他是率先訪問韓國,第一站看三星。然後訪日本,除了宣布印太經濟框架,還參加了與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領導人進行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這是美國和盟國反擊中共影響力的另一個戰略基石。

方偉先生,您怎麼解讀這樣一個行程安排?

方偉:對,就是非常明確,拜登第一次亞洲之行,根本就不去北京,去首爾、去東京,然後這個「四方會談」,樁樁件件都是直針對中共去的。

那中共也不客氣,在我看來,中共其實是應該彎腰的,但到這個份上已經談不上了。所以中共軍隊在南中國海這些爭議海域,實行訓練和軍演,就挑明了我跟你對著幹。

所以這件事情就只能這樣子,一路上去,雙方都不客氣。互相對決的這種拉力,對中共是非常不利的,它在這個過程中會被拉垮,或者會被逼到角落裡頭去。

雖然拜登的外交語言上他不說中共,樁樁件件、每個行為,他每個國家去每個目的地、每個會,都是針對中共去的。

【拜登再承諾武力護台 有無「深意」?】

扶搖:是。還有一件讓中共氣急敗壞的事。拜登5月23日在日本回答記者問的時候表示,如果中共入侵台灣,美國將進行軍事干預。中共外交部當天就回應「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還說「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部勢力干涉。」。

其實這已經是拜登第三次的明確表態了,和美國在台灣問題上一貫的「戰略模糊」政策是有出入的。所以每次他說完,美國政府官員都出面解釋說,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政策並無變化。

有觀點認為,這是美國一場精心協調的「含糊不清運動」;有觀點認為,是拜登年事已高,說錯了話口誤;還有分析人士說,美國從戰略模糊性轉向「戰略清晰性」,似乎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您怎麼看?

方偉:這個事情是不是口誤啊,我認為是口誤,他口誤的又是實情。這裡頭有幾層因素,首先,拜登在去年的8月份、10月份,到現在是三次,就這個事情明確地說出,美國會協防台灣的這麼一個態度。

說完之後國務院再跑出來說:沒有啊,我們什麼都沒變。大家就猜來猜去的。

我的看法是這樣的,因為拜登確實他年紀大了,有人說他有些衰退的症狀,或者有什麼病,都在這麼猜。他口誤是一個常見現象,拜登經常口誤。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覺得他沒有去深思熟濾他的政策是什麼,張嘴就說出來了。

那麼他說出來的是不是美國政府對外的正式政策?我覺得確實可能不是,但是他說的又是實話。為什麼?因為拜登大家知道,他是美國政壇的老手了,他以前是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所以這種外委會主席,關於美國政策的所有的東西他都知道。另外後來又做了8年的副總統,現在在做總統。

美國政府,包括國防部對於台灣的防衛⋯⋯因為中共對台灣的威脅在近一二十年來是非常真實,越來越真實,包括90年代在李登輝時代,中共打空包彈威脅台灣吧,那個時候就足以引起美國在這方面如何履行他的義務的一個評估。

美國國防部的工作就是給總統、給美國文官的政府準備預案。所以美國的軍隊對於中共一旦攻擊台灣,美軍將怎麼回應,其中一定包括直接的支援,而且預案是不斷更新的,他一定有這樣的方案。

而方案對於拜登做了8年副總統,2年總統,再加上做多少年的參議院外委會主席,對他來說,他一定是知道美國手裡的牌的。

所以話說到這裡,我覺得他傾向性,他就想保衛台灣,所以他張嘴就來,他也不是完全說的謊話,因為背後一定是他已經知道我們有什麼樣的預案了,所以他說的也是個實情。

但是為什麼國務院要跑出來「澄清」呢?因為我就說嘛,國務院他就⋯⋯用行家話他是個「反動派」,他反對動作,他反對變化,他的job(工作)就是maintain status quo,中文的意思就是說,保持現狀,別晃這個船,外交船平穩地駛是最好的,什麼都別晃動,別搞創新。他是有非常非常保守的這麼一種態度。

所以既然美國的對台灣政策、對華政策沒有做正式的宣示,(沒有)從戰略模糊轉成戰略清晰,那他們就覺得要保持。所以拜登⋯⋯大家知道在過去,你看他說那個口誤啊,大家回頭看常常都是真話,無論是競選還是什麼,他說的口誤常常是真話。

所以這次,我覺得他說的也是真話,只是不是所謂的官方正式的政策,所以我覺得幾方面的猜,我覺得猜的都是對的,這是我的看法。

扶搖:王赫先生,那您怎麼看拜登的這次表態?

王赫:拜登他作為一個政治人物,雖然外界對他有很多批評,但是這些重大問題的表態,他這些說法本身,我相信是有一定的政治考量的。拜登就是要通過這種方式,來表示他對中共的一個震懾。

我們知道,拜登跟中共關係是比較複雜的,時間也是比較長的。在他當了總統之後,他說過一句話,就是說習近平身上沒有點民主的東西,然後說習近平私下跟他表態,美國遲早是中共的。

所以拜登這種人物,他對中共的防範心理其實從來都沒有消除過,特別是大選時中共又爆出一些拜登家族的事情。這些個人的事情,當然對他本身,也會心理上造成一些影響。

最近還有一個事情,就是俄烏戰爭打出來目前這個狀態,世界大跌眼鏡,俄羅斯如何不堪。相對來講,這就是給拜登政府提供了一個很大的信心。從俄烏戰爭他們再看中共,中共會不會也像俄羅斯那樣?表面上吹的很厲害,實際上很虛呢?

而且在美國內部對中共的戰略評估裡,一直有兩種對立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中共很快在崛起,最快2028年就會超過美國,在GDP上。所以面對這麼個強勢的、不可抑制的中共崛起的話,美國要適當後退,要跟中共搞好關係,不要發生爆炸性的衝突,這對美國本身沒好處。這是一派觀點。

另外一派觀點認為,中共內部的問題太多,中共遲早要爆炸的,中共不可能超越美國。中共的問題只是說,什麼時候炸彈爆炸,中共塌下去;而塌下去的中國的威脅,比一個強大的中國對美國的威脅更大。

因為有這兩種觀點,在美國政界裡都有,所以美國一方面在應對中共強盛起來,修昔底德陷阱能不能避免,或者怎麼樣避免。拜登說,中美之間要建立一個護欄,他不希望打仗。另外一方面他們也知道,中共有很多弱點,他們也不希望中共這麼一下就垮下去。所以他在某些方面也不會幫中共把氣球刺破,讓中共一下就崩潰。

現在拜登政府裡面最大的問題是什麼?他就害怕中共當局跟普京一樣盲動、喪失理智,一下就把局面搞砸。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對中共要施加巨大的壓力,讓你老實點,不要給我惹事。

所以從這麼一個大的背景來看,我覺得拜登這句話不是說隨口說的,他應該還是有些考慮的。

【同意中共「一中原則」?美官方揭謊】

扶搖:嗯,好的。我們還看到,5月22日,美國駐華使領館的推特號,用簡體中文翻譯了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的一條推文,目的是直接戳穿中共的謊言。

推文說,中共還在「繼續公開錯誤描述美國的政策,美國並不同意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中國原則』」;美國遵循的,是「在台灣關係法、三個聯合公報和六項保證指引下的一個中國政策」。

王赫先生,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和中共的「一個中國原則」,聽起來很像,有的朋友可能以為就是同一個東西。請您談談二者到底有哪些區別?

王赫:這個差別實在是太大了。中共所講的一中政策,就是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這個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是中共,台灣是它的一部分,是它的一個地方政府。那麼,中共要把台灣統一回來,是它的內政問題,外國無權干涉。這它講的。

中共從1949年篡政,就開始搞這一套說法,給全世界糊了一個很大的罩子,把大家罩進來了。

我們知道,在國際外交上,一個國家的政權更迭之後,新政府對舊政府的國際權利義務是繼承下來的,所以外交關係也是繼承下來的。中共這時候就搞了個「創新」。

它上台之後,要求所有國家都要跟它進行談判建交。談判建交的目的是什麼?就是徹底封死台灣。你要跟我中共建交,你必須跟台灣斷交,必須承認我是唯一合法政府。

當時中美之間,從1972年尼克松訪華就開始了建交談判。談判時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台灣問題。1972年美國還比較硬挺,尼克松訪華的時候,他們談了一個外交公報,就是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的第一個公報。

第一個公報裡面有這麼一段話,是這麼說的:在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

這話其實說的還是比較有水平的。「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那麼這個中國你們是各有各的表述,我是不管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到了1979年1月1號,中美正式建交的時候,建交公報裡面美國做了巨大的讓步。在此之前的談判過程中,關於台灣,中共提出了三個條件:第一,美國在台灣的軍隊要全部撤走;第二個,美國跟台灣當時簽了個共同防禦協定,1954年簽的,要把它廢除。美國說不廢除,到期了自然終止;第三個,美國跟台灣要進行斷交,這樣中共才跟美國建交。

當時的卡特政府全面接受了中共的條件,但他守住了一個底線。這個底線是什麼呢?他要求中共不得以武力來改變台海關係的現狀。他做了一個巨大讓步是什麼呢?他承認,中共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就從1972年尼克松的公報上,大幅度地後退了。

就因為這個事情,中共就把美國罩住了,就說美國政府你承諾了,你也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中共叫一個中國原則。

當時這個事情一出來之後,中美建交公報當時卡特政府是背著國會,跟中共祕密搞建交的。所以一建交出來之後,引起了強烈的反彈。

就在幾個月……1月份正式建交的,1月1號。馬上4月份,國會就通過了《台灣關係法》,就是美國對台灣的安全負有責任,要保證台灣的安全。

當時在建交過程中,他(卡特)還守住的底線是什麼呢,就是美國沒有放棄對台灣實施軍售,美國仍然要對台灣賣武器,要維持他的防衛能力。但是建交之後1年,他可以暫停1年。

當時鄧小平看到這個條件非常惱火,他以為可以把美國吃定,讓美國在這方面鬆口,但是美國沒有鬆口。美國一直很堅定,卡特政府守住了最後一條底線。最後鄧小平沒法子,就讓了一步,中美如期建交。

建交之後,這個事情還在扯皮,特別是荷蘭賣潛艇給台灣,當時中共就對荷蘭進行制裁,那美國也在賣武器給台灣,這時候中共就以降低兩國的外交關係為措施,和美國進行了強烈的搏鬥。

到最後就產生了1982年《八一七公報》,公報裡面對售台武器這塊做了一個限定,就是說,美國是考慮到台灣海峽兩岸和平解決的前景,他會逐步減少乃至最後解決對台軍售問題。

這個公報出來之後,中美兩邊的解釋就有很大的區別。中共說,你美國承諾要逐步減少對台軍售,乃至最後解決這個問題,不軍售。但是美國的解讀是什麼呢?我做出這個承諾的前提是,你要和平解決台灣問題,你不能打台灣。

同時,當時的里根政府還做了一個動作,馬上對台灣提出了「六項保證」,就是中美聯合建交公報只是一個政策聲明,這個政策聲明並不影響美國對台灣所負的義務,這個義務就是通過六項保證表現出來的。

這使美國的對台政策……《台灣關係法》是一個國內立法;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只是雙方政府聲明,只是個政策性聲明,在美國的國內法的效力是低於《台灣關係法》的;然後再加上第三個,里根政府的六項保證。六項保證,里根之後的歷屆政府都是遵守的,所以對台軍售這個問題一直持續下來。

這樣我們就看出來了,美國的對台政策框架,是《台灣關係法》、三個聯合公報、六項保證,是這麼一個完整的整體。而中共只說中美三項聯合公報。這就是說,雙方有個很大的差別。

這個差別裡面,其實我一直有個想法,我建議美國政府應該把「一個中國政策」這個說法改掉。美國的海峽兩岸政策的核心是什麼?就是說,海峽兩岸的現狀,中共不能用武力去解決,台灣也不能用武力去解決;中共不攻打台灣,台灣也不能宣布獨立。這時候就維持現狀。

美國是採取一個「雙向抑制」政策,他既壓中共也壓台灣,不是說偏向一邊的,他要求你們和平地最終解決這個問題。

在這個情況下,我覺得美國的對華政策,應該重新改個名字。中國有句老話叫「名不正則言不順」,它現在叫「一個中國政策」,這個命名本身就被中共套著走了,入了中共的語言陷阱。

它的名字,我建議改成「海峽和平政策」,它政策的核心就是不允許中共用武力改變現狀,這一點在名稱上充分地體現出來。

所以我就覺得中美之間實際差距是很大的,現在中共老喜歡搞一些文字遊戲,來個片面地解讀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在語言上其實是一種騙術。

所以美國在這方面把名字一改,我覺得這個事情對中共來說,是很有力地打了它一巴掌。

【針鋒相對 美國站位逐漸明確】

扶搖:好的,非常感謝王赫先生的詳細解說。我們今天討論了很多,最後想請方偉先生說一下,您覺得接下來美中關係,以及中共的處境會是什麼樣?

方偉:我想雙方持續的競爭關係,或者某種敵對關係會持續發展,雙方會漸行漸遠,越來越漸行漸遠。

因為中方,剛才說到怎麼去解釋這些《聯合公報》也好,這些內容,以及說台灣和中國的關係。中共不是現在才這麼說的,它一向就這麼說,美國政府以前從來沒理過它,就不想理它,不想去惹它,理它的話就是跟它吵架了,跟它幹嘛。

現在美國從川普到現在,那就不客氣了,直接就出來講了。

大家知道在15年前,2007年7月9號,美國國會研究局有一個關於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的詳細描述。這個詳細的描述現在大家查一下都看得到,他就說這三個聯合公報都沒有明確說台灣的主權地位,就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它確實承認海峽兩岸只有一個中國。第三個是,美國的政策是從來沒有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擁有主權。第四個是,也沒有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第五個是,台灣的地位是沒有最終定論的。

他說這就是我們美國的態度。那到了中共嘴裡成了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這是它自說自話,它一向自說自話,美國人以前也不跟它計較,他不想去跟它吵。那現在就變成針鋒相對了,你說什麼我要捅你。

所以這就說明,美國政府的態度和站位逐漸清晰,逐漸明確。民主黨雖然沒有共和黨那麼猛,但基本上站位一致。所以這點上我覺得中共的外交,其實對於歐盟,那是另外一個話題,它是越來越不舒服,它現在等於是四面都壓過來,所以中共的處境其實是越來越壞的。◇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監管加劇?多名企業家清空微博
【新聞大家談】糧荒?中共「預告」重大天災
【新聞大家談】美延遲對台軍售 對台海有何影響
【新聞大家談】軍方向習表態 清零引爆內鬥?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河北公安廳長猝死 帶走多少黑幕?
【遠見快評】新風暴來了 不准星星點燈香港加油
【財商天下】武漢開發商跑光 南京銀行窟窿大?
【橫河觀點】上海公安局數據洩漏 史上最嚴重
【秦鵬直播】廣西孩子被調劑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新聞大家談】嚴重被低估的「軍火大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