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我亲历的五件神奇的事

人气 5630

【大纪元2022年06月01日讯】5月30日,我在大纪元发表《当今中国最核心的问题是什么?》,点出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当今中国一切问题的核心。因为中共迫害的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在世间“救人”的佛法。

佛法传世间,必有邪魔干扰。但是,魔永远也不可能高过佛。

1999年7月20日,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因担心学炼法轮功的人太多,没人信江泽民、信中共了,由妒生恨,不计代价、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但是,任凭江泽民用尽古今中外一切邪招,也打不倒法轮功。

我亲历了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全过程。一路走过来,虽经历过许多生死大关,但是,也亲历过许多神迹,亲身感受到佛法的慈悲、庄严与殊胜。

此前,我在有关文章中谈到过一些神奇事。为了帮助读者进一步了解为什么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当今中国一切问题的核心,这里,再谈一谈我亲历的五件神奇事。

一,“你是怎么知道的?”

1999年7月20日一天早,我带着旅行包坐班车去中纪委上班。旅行包里有我的换洗衣服,毛巾、牙膏、牙刷、剃须刀等。

我刚一进办公室,就有人通知我到会议室开会。我到会议室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好像都在等我一个人似的。

会议很简短。领导说,有一份重要文件需要修改,现组织一批人到中纪委监察部培训中心,集中精力修改这份文件,因时间紧,任务急,散会后马上出发。

出会议室,我们立即下楼,到中纪委大楼前等待安排的专车。车到之前,我对带队的领导说:“我知道,今天根本不是去修改什么文件,而是对我实施‘隔离审查’。”

当时,这位领导大吃一惊,脱口而出:“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没有解释。但是,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当天,我在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中纪委监察部培训中心被“隔离审查”。

我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被“隔离审查”,场景真真切切。

我明知道当天会被“隔离审查”,却没有选择逃避,而是毅然前往中纪委。为何?因为我是法轮功修炼者,不做亏心事,不怕被审查。

二,在江泽民眼皮底下做成似乎不可能做成的事。

在中国大陆时,我就法轮功问题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是寄挂号信。

江泽民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元凶。1999年7.20至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是江泽民当政和当“太上皇”时期,从中共最高层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遍布江泽民的亲信、打手、爪牙。

按常理,我只要寄出一封反对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信,江就可以责成他的亲信立即将我抓起来。

但是,从2004年江泽民仍然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时起,在江泽民的眼皮底下,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问题,我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以真名实姓,给江泽民,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大的帮凶——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继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以及时任北京市公安局长马振川,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警官杨金方,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区分局德外派出所警官张岩恒,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等,寄了许多挂号信。

我不仅寄了大量挂号信,还亲自到邮局查询了近1000封挂号信。

从2004年1月至2008年7月前,长达四年半的时间内,我写信、寄信、查信时,上至江泽民,下至最基层追随江迫害法轮功的小喽啰,仿佛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一般。

比如,2007年9月18日,中共十七大召开前夕,我写了致中共中央的信《祸国殃民 万恶不赦——关于依法对罗干的滔天罪行进行审判的建议》,以挂号信方式,寄给36位省(部)级官员,包括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

这是一封猛烈“炮轰”罗干的信。

当时,罗干是中共公、检、法等政法机关的最高领导,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总指挥。如果中共镇压法轮功是对的,那么,按照常识,罗干收到我的信之后,肯定会立即指示当时的公安部长周永康把我抓起来。

但是,直到2007年10月21日中共十七大结束、罗干下台之日,对这封信,罗干没有说半个“不”字!

我的这段独特经历充分证明:在法轮功问题上,错在江泽民等,而不在法轮功。

三,我曾向办案人员提出一项特别要求。

2008年7月11至2013年7月10日,我被非法监禁五年。期间,我虽然彻底失去人身自由,但我没有虚度这段时光,而是把它变成“在极特殊情况下”证实法轮功是“真正的科学”的五年。

2021年7月14日,我在香港大纪元发表《为什么我敢在中共监狱里跟江泽民“叫板”——致香港立法会全体议员的第二封公开信》,其中谈到过一些用中共崇尚的现代科学、中共信奉的马克思主义根本解释不了的现象。

这里,再谈一件此前我没有谈过的神奇事。

用现代科技手段监听法轮功学员的电话,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常用手段之一。

监听电话,可以用监控设备实时监听并录音,也可以在电信局后台打印出通话记录,包括打电话的时间、对方的电话号码、通话时间长短等。

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期间,我曾向办案人员提出过一项特别要求。我在一份上交的材料中写道,2008年黄历中国新年期间,我回了一趟湖北老家。我正月初一离开北京,正月十五前回到北京。

离开北京前,我用手机给武汉的朋友打过电话;抵达武汉后,我给武汉的朋友打过电话;离开武汉上火车后,我给武汉的朋友打过电话;回到北京当天,我给武汉的朋友打过电话。我的手机号码是:13521151049。

我请办案人员去调查,我给谁打了电话?

按照常识,办案人员只需到电信局的后台将我的通话记录打印出来,就可知道我给谁打了电话。但是,办案人员一无所获。

我之所以敢提出这个要求,是因为我事先已经知道:第一,我回武汉时,公安机关监听不到我的电话;第二,警察在电信局的后台打印不出我的通话记录。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当今世界上,许多人迷信现代科技,其实,在佛法面前,现代科技是小儿科。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每一个大法弟子修炼的路不同,证实法的方式也不同。我以上述方式证实法,是因为我要走我证实法的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不能简单套用到其他人身上。

在一般情况下,对公安机关的电话监听,仍要保持高度警惕。

四,我去香港大纪元工作。

就我个人而言,我与台湾似乎有很深的渊源。长期以来,宝岛台湾一直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关于台湾,我写过不少东西。

相比较而言,我与香港似乎没有什么关系。2019年香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众抗议运动——反送中运动——爆发前,我很少想到香港。

但是,就在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前两个月,2019年4月,我突然被安排到香港大纪元工作。2019年6月9日,香港爆发103万人参加的反送中大游行。从此,香港步入一个特殊历史时期,我亲身见证了香港的巨变。

也就是说,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我在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爆发前两个月,就被预先安排到了事件爆发的最前沿,提前进入观察点。这个安排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不得不说,冥冥之中有天意,一切都是上天的巧妙安排。

2019年6月14日,我写了到香港大纪元后的第一篇报道《分析:中共为保政权 不惜毁掉“东方之珠”》。

为什么2019年中共要在香港强推“送中条例”?

我的分析是,根本原因是为了保中共政权;为此,(1)中共“宁可香港优势尽毁”:(2)“宁可背弃《中英联合声明》”;(3)“宁可迫使外国人撤离”;(4)“宁可迫使港人移民”;(5)“宁可迫使居港富豪逃离”;(6)“宁可迫使香港经济大滑坡”;(7)“宁可彻底失去台湾人心”。

2022年的今天回头看,反送中运动爆发后,中共在香港之所为,正是按照上述路径走的。

是否我有先见之明

坦率地说,我连什么时间到香港大纪元工作都没有预料到,更谈不上在香港反送中运动刚一爆发就能预见香港未来的走向。

唯一的原因是,我是“真、善、忍”的信仰者,是“真、善、忍”赋予我的洞察力。

香港长期以来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地盘”。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时,习近平正被中美贸易战搞得焦头烂额。此前,习对香港问题没有透彻研究。从习应对香港反送中运动“进进退退”的举措看,习没有一套深思熟虑的解决香港问题的战略与策略。但是,曾庆红有。

早在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前,2019年3-4月,有曾庆红背景的中共大外宣“多维网”曾发表系列文章《香港观察:23条立法 还在等什么》、《中共对23条立法不留空间 消息人士:为林郑任内首务》、《中国人大酝酿释法 基本法23条立法或有重大进展》、《社论:香港应有23条立法的政治自觉》。

透过这些文章,可以清楚地看出曾庆红搞乱香港的图谋:借口“反港独”(由其亲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负责宣传)——暴力镇压(由其亲信,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等负责实施)——强推“港版国安法”(由其亲信,原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留在人大的人马使劲鼓噪)——“捆绑”习近平跟他们一走往前走——让海内外的人都恨习近平——目的是乱港倒习。

五,一封奇迹般变化的邮件。

2019年11月25日早晨,我非常认真地给一个朋友写了一个邮件。

我之所以写这个邮件,是因为我觉得其中谈到的问题非常重要。整个邮件1000多字。信中,我专门引用了李洪志先生在法轮功的主要指导书《转法轮》第六讲中的一句话:“我的法身会阻止你,会点化你”。

我写完后,从头到尾,仔细校对了一遍。然后,我准备将邮件复制到邮箱里去发送。当我点完“复制”后,邮件出现了非常奇妙的变化,我自己写的内容,上千个字,一个字不剩,全部消失了。整封信只剩下我引用《转法轮》12个字中的8个字:“我的法身会阻止你”。

当时,我以为我的操作有误,赶快停止复制,按恢复键,我的邮件又全部显现出来了。这时,我再点“复制”,结果,整个邮件又只剩下8个字:“我的法身会阻止你”。我赶紧再点恢复键。这一次,整个邮件没有恢复,邮件上只有8个字:“我的法身会阻止你”。

面对这封邮件奇妙的变化,我惊得目瞪口呆。

2016年9月7日,明慧网发表过一篇文章《坚定 大法的神奇就会显现》。作者是一位大学教师,1992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文章中讲了他亲历的许多神奇事。

文章最后写道:“我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大学里从教三十多年。今天,我把我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就是想用我的亲身实践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真的是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实不虚的。”

在美国,我见过这篇文章的作者,并与他有过不少交流,他的上述文字,值得读者深思。

我的邮件发生的奇迹般的变化也证明,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第五讲中关于“法身”的讲法,真实不虚。

读者如果有兴趣,不妨找到《转法轮》第五讲看一看。《转法轮》在明慧网(https://www.minghui.org/ )上可以免费在线阅读,也可免费下载。

结语

佛法传世是为了救人。中共迫害佛法修炼者是毁人,其罪之大,其恶之巨,其害人害己害子孙的后果之严重,怎么形容也不为过。

佛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中共迫害法轮功有开始的那一天,也必定有结束的那一天。我坚信:对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的大清算、大审判、大淘汰不久将会到来。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江泽民侄子在上海犯下的深重罪行
王友群:我入狱、出狱、出国的若干回忆
王友群:江泽民亲信黄菊给上海留下巨大祸患
王友群:当今中国最核心的问题是什么?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乌下令不与普京谈判 中共风向突变?
【秦鹏直播】蓬佩奥吓坏中南海?马斯克买推特
【十字路口】马斯克调停战火 核武危机能解?
【远见快评】建议俄乌谈判 马斯克掀大风波
【马克时空】俄军节节败退 普京按捺不住 核武危机逼近?
【林澜对话】《谍中谍》原型是他? 美国看走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