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疫外役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睡莲
睡莲(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新冠肺炎病毒,自2019年开始,轰轰烈烈的在地球上,大干一场,鄙视着万物之灵的人类,落荒落难的悲惨。

2021年,嚣张的英国变种病毒,变种再变种的印度变种病毒,感染力更强,杀伤力更猛,无视疫苗已接种照攻,更隐晦的抢占地球的恐惧,疫上加疫,恐惧的粒子,横扫全世界,在各地一起共振,谁能逃过这一劫?

2021年5月,台湾因一位航空机师,已染疫而群聚事件,把台湾抗疫“模范生”,打得粉身碎骨,星星之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染疫人数从百位,像坐喷射机一样,短时间内,直线上窜至千位、万位。死亡人数,从个位上升至数百位,令人心惊肉跳。

台湾防疫单位,5月19日,立即启动三级警戒(最高四级警戒),高中以下停课,采视讯教学,不久大学也跟进,连毕业典礼也在线上举行。老师与学生,一起绑在线上,眼睛叫苦连天!并关闭所有夜市,娱乐场,运动场,学校校园。餐饮业不能内用,只能外带。

家长可以请疫假,在家陪小孩。许多公司行号,因须采用人流管制,不少改用在家在线上班方式。室内群聚不能超过5人,室外不能超过10人。要保持社交距离1.5公尺。停止各类宗教活动。所有场所进入,皆采实名制登录。

原订婚喜日,采先登记结婚,日后补办婚礼,补请喜宴。葬礼无法先出殡,后补办公祭告别式,亡者只能默默走上黄泉路。

原本不用上学的小孩,一开始还兴奋无比,很新鲜。但问题是,哪都不能去,更别想去吃喝玩乐。原本家长上班,小孩子上学,即便是寒暑假,也会安排孩子参加各种活动,各取所需,各自相安。

因疫情,家长不但要分担老师职责,盯着孩子电脑前上课,还要准备三餐,有的还要在电脑上工作。孩子憋慌了,每天呐喊:“快崩溃了”!家长也快被逼疯了。就这样,疫情和亲情,疫情和青春,激烈碰撞,大家都被疫情所奴役着。

一位11岁小男孩,体格健壮,因父亲是独生子,所以他一出生,就是阿公阿嬷的金孙,更是曾祖母的钻石孙,小男孩也成了家中的独生子,三千宠爱在一身,在爱的庇护下,每天和快乐一起起床,幸福的过着每一天,不知道什么叫忧愁,不知道什么叫烦恼。

太阳也有下山的时候,小男孩的第一个太阳,阿公驾鹤西归,还不太了解生死的小男孩,变得烦躁不安。一年后,最大的太阳,曾祖母随儿子共赴黄泉。两个太阳下山前,最不舍得就是,那个宝贝孙子。小男孩的太阳似乎濛濛的,灰灰的。原本性情温和的小男孩,性情变得更加烦躁,一不顺心,就大发脾气,已一年了。

疫情期间,每天关在家里,看电视看到腻,玩手机玩到手软。即使爸妈还是疼爱有加,赤焰的生命力,青春的活力,澎湃无处挥洒,小男孩变成小暴君,稍微不顺他的意,就暴跳如雷,无法控制。最后演成一生气,不是自残,自己打自己,就是打别人,自残情况最近4个月,越演越烈,怎么会这样?

父母很着急,想帮助心肝宝贝,亲友劝他们,带去给身心科医生看。才11岁,就要吃精神异常的药吗?结果会怎样?父母不敢想,也很舍不得,到处去打听医生,如何来解套?

小男孩出现在诊间时,说话声音宏亮,丹田气十足,在空荡的诊间格外突显,小男孩没看过中医,很好奇,东张西望,没等爸爸挂好号,就径自走进诊间。

小男孩之所以愿意来看诊,是因为爸爸说中医不会打针,可爸爸没说,中医会针灸。冲进诊间的小男孩,很好奇的看着我,我和他聊聊天,当时不知道谁要看诊?要看什么病?

不一会儿,爸爸进来,好似一股股阴风,簇拥而来,令人打了个寒颤。爸爸身穿全身黑,黑衣裤、黑袜、黑皮鞋,连手提包、手表、眼镜、帽子也都是黑色。他叙述儿子的病情时,爸爸眼中有好多好多的影子,我从没看见过那么多的影子。

有时爸爸叙述到一半,突然恍神,一片空白好几秒,眼白翻了一下,霎时,我全身起鸡皮疙瘩,不敢正视爸爸的眼神。

诊察小男孩的病情后,小男孩坚持不肯针灸,为避免激怒他,引爆炸弹,我教男孩常按摩劳宫穴,想要生气时,按摩合谷穴。说完,请小男孩,到候诊室去看漫画书,我要和爸爸单独谈话。

我叮咛爸爸:孩子在半年内,早上天还没亮,晚上天黑后,不要在外面运动。晚上出门,9点以前要回到家。不要带孩子去奔丧,去探望重病人,不要去阴庙。

爸爸听了,很为难的说,他自己是庙公,做乩童。喔喔!难怪他瞳孔内那么多的影子,他把阴气带回家了。小男孩被三个阴气团团围着,一阴曾祖母,二阴阿公,三阴爸爸,气场都乱了,干扰小孩的脑波,难怪出现怪异行为。怎么办?

我建议爸爸:准备一套衣服,到庙办事时穿,回家前脱掉换装。那套衣服脏了就送洗,不要带回家,以免冤亲债主跟着回家。另外,在黄历上找个宜祭祀的日子,各别向孩子的阿公、曾祖母敬告,不要牵挂孩子,不要来看他,说你会好好照顾孩子。

处方用药

原本针灸效果比较快,可是怎么哄,小男孩死都不肯接受针灸,只好开方处理,用科学中药。

用甘草泻心汤,甘草类肾皮质激素。凡与“阴”有关的疾病,例如去阴庙后,去墓地后,去奔丧后,去参观陵寝后,身体出现各种不舒服,检查都没毛病,吃药也都无效的,以此方解之。

用归脾汤,脾主忧思,脾统血。凡与亲人往生后,所产生的各种精神状态,检查正常,吃药不效,以此方解之。

用二陈汤,治痰火扰神明,单刀直入,年轻人用此方,比温胆汤力猛。另服镇静水煎剂。

次周回诊,小男孩那高亢的嗓音,变柔和了。最令爸妈最高兴的是,服药这一周,由一天暴怒2~3次,变成一周只有一次,而且没有打自己,也没打人。效不更方。

第3周回诊,小男孩情绪完全正常,恢复性情温和原状,还会到亲戚的工厂帮忙打杂,一场莫名灾情,就此结束。@◇

选自《八面当风──绝处逢生》/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八面当风,明慧诊间,温嫔容,医案
八面当风 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莲花
    一位19岁大学生,和同学相载,骑机车出游,乘风呼啸飞驰,啍着青春的歌,痛快加爽快,多逍遥!大地一声响起,不是春雷,是撞车碰碰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被载的大学生已倒地,当场昏迷,急送医院。
  • 莲花
    30岁初为人父的工程师,手抱着小婴儿,听她甜美的笑声,乐不可支啊!可就不知怎么的,手指好像不灵光。过几天,接着整肢手臂不灵活。因为夜里和太太轮班,给小宝贝泡牛奶,换尿布,常睡不好,头痛,失眠,倦怠。不久之后,脚有点麻,最后使不上力。
  • 莲花
    一句“心肝宝贝”,充满了多少宠爱、甜蜜、温馨与重视。五行中,肝是木,心是火,木生火,肝是心脏的母亲。怎样的心,才能被肝当宝贝?将心比心,心心相印?还是心地光明,童心未泯?或是蕙质兰心,佛眼佛心?怎样的肝,才会让心当宝贝?剖肝泣血,侠肝义胆?千万别抓心抓肝,扑心扑肝。
  • 莲花
    一位30岁女性工厂作业员,结婚2年未怀孕,男方父母急着抱孙子,小俩口同来调治不孕症。调了半年,小妇人有一天愁眉苦脸的告诉我,生孩子的事先放着,当前经济紧,等存一些钱再说,养小孩的负担真重啊!
  • 二十几年来,董娘的干癣,都在西医皮肤科打转。有一次跟着朋友,从北部来看诊。董娘的整只手,整条腿,和颈部,像鳄鱼皮一样粗糙,部分皮肤呈一块块鱼鳞状红斑,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皮屑纷飞。还有鼻子过敏,膝盖痛,飞蚊症,眼睛干涩,左眼比右眼小,左眼眼皮有点下垂,常呃逆。
  • 一对小俩口,夫29岁,妻27岁,刚结婚不久,就被急着抱孙的父母,耳提面命,要尽早传香火。老实的先生,贤慧温柔的妻子,同舟共命,都对父母的指令,拱手听命。小俩口都还那么年轻,生小孩应该很容易吧!
  • 荷花, 莲花,花卉,植物
    妇人年轻时,曾患多囊性卵巢,经过手术后,开始心悸,胸闷,很容易疲倦,全身无力,晚上失眠,白天也睡不着,怎么会这样?
  • 睡莲,莲花,植物
    一位66岁女士,因为睡眠与耳鸣的问题,随着她佛教的朋友一起来调理身体。经过两个月的针灸,虽未痊愈,却觉得人很轻快,于是决定带先生一同来治疗。
  • 莲花,荷花,植物
    工程师想了很久,在人生的十字心路口,徘徊,徬徨,不知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要请教谁?谁能信得过?几经思索,专程南下,找一位小医生帮忙。
  • 莲花,花,植物,荷花
    正当新房的装潢,大抵将完成,小俩口、俩老,看了也都很满意。却传来,社区要拆除改建,一时,大家都很错愕!慌了!小康家庭,花了不少钱打点,这下子全都泡汤,不知如何是好?老妈烦恼到彻夜不能眠,来诊所针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