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前国会议员勉励港青:打一场更长远的仗

人气 292

【大纪元2022年07月06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理尔、李薇、舒璨采访报导)在香港出生、移民加拿大多年的加拿大保守党国会议员赵锦荣,忆述香港被中共接管以来走下坡的历史,批评“苛政比英国殖民时代更严苛”。他勉励在海外的香港年轻人,要预备好自己,“打一场更长远的仗”,待香港有转机时作出贡献。他也觉得加拿大人亦应关心香港的情况,因为加拿大当年曾应中英两国游说,推销落实《基本法》。

作为殖民地时期长大的香港人,赵锦荣在中共接管香港25周年前夕接受访问时,回顾香港人在英国殖民地时期享有“完全的自由”,包括言论、思想等生活各层面的自由,在2020年港区国安法通过后一一消失。“对香港习惯在思想、言论、新闻,很多方面都享有自由的香港人,他们当然就不习惯,更多的人对这个改变感到非常懊恼。”

加拿大人应关心香港

赵锦荣说,在英国人的管治下,虽然没有政治上的民主,但香港人亦开始争取自己政治上的自由度。1997年之后,香港人仍然继续根据《基本法》所承诺的,争取更多政治上的自由。

他讲到,上世纪80年代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后,中英两国游说世界各国,支持香港平稳过渡,其中包括加拿大。当时加拿大也表示支持,协助推销《基本法》,确立联合声明中保障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以及50年不变。

不过,他认为近40年间香港的转变很大,中共称《中英联合声明》为历史文件,没有约束力,令很多人惊讶。他认为今天的加拿大人亦要关心,因为加拿大亦曾经推销过落实《基本法》。

赵锦荣表示,在香港的加拿大人是加拿大在海外最大的族群,估计有30万加拿大护照持有人居住在香港,加上加拿大在香港投资非常多,加拿大是香港的老朋友。“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人能够生活得愉快、平安,这些对加拿大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香港人认同“中国人身份”之转变

赵锦荣形容,香港是一个“世界城市”,与世界接触频繁,世界很多人亦随着中国的开放到香港,以香港作为中转站到大陆投资;香港人非常明白、清楚地观察世界。他认为,香港1980年代起慢慢开放多种选举,建立一套公民意识,“就是说香港是属于我们(香港人)的,不是属于英国的,我们需要好好的管治”。

他说到,香港自从“1997”之后,大约12年“其实是蛮不错的”。他回忆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时,香港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比起认同是香港人多很多。同年四川汶川大地震,香港人亦自发筹款。但是时至今日,只有2%的年轻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查2008年6月,港大民意研究调查香港市民的身份认同,有38.6%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为1997年有此调查以来最高;认为自己是香港人的只有18.1%,是有调查以来最低。对比香港民意研究所上月的调查显示,在香港18至29岁青年中,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比率只得2%。

中共政府对香港政策已剧变

赵锦荣认为香港的改变始于2012年。当年香港政府计划在中、小学强推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形容那时起“不单政治上的权利越来越收窄,自由的空间亦不断缩小”,“以往在香港,香港人会拿英国国歌和英女皇开玩笑,但是在这么自由的空间中,突然要小孩子接受洗脑,非常不习惯。”

那年教育局资助、由民间亲共人士编制的《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学手册》参考教材,形容中共是“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随即引来舆论“洗脑”的忧虑。

赵锦荣相信2019年因为逃犯条例引发的“反送中运动”,是2012年反对国民教育科、2014年占领中环争取普选后,香港人抗争的延续,更令中共政府对香港的政策完全转变。

港人与西方民主的意识形态非常吻合

赵锦荣分析,香港在1970年代、1980年代经济起飞时,“有一种信心在里头”,这植根于制度,即是法治、自由,民主政治亦慢慢开放。他形容当时香港人与西方民主的意识形态非常吻合,尤其是对自己运用自由的权利。他举例,1989年六四屠杀在香港人的心目中历历在目,往后30年香港人都习惯每年六四聚集起来,纪念这场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他们就是习惯了”。

他又提到香港以往经常有游行示威,“这个是香港人在没有完全的政治自由之前,他们表达自己诉求的方法”;但是今日,即使是悼念六四,也不可以自己一个人拿着蜡烛悼念,甚至在限聚令底下会被票控罚款。

苛政比英国殖民时代更严苛

赵锦荣指出,很多殖民地时代定立的法例,在1997年之前几十年没有用过。“今天竟然在中共政府管理香港之下,运用了这些殖民地里头高压、强权,严重侵犯人权的法例,对很多香港人来讲,心中非常愤慨。”他认为这些苛政甚至比英国殖民时代更严苛。

查《苹果日报》、立场新闻多名高层,均被香港政府控告“发布煽动刊物”罪。此罪属于《刑事罪行条例》所订的罪行,在1967年共产党发起的“六七暴动”期间,被港英政府用以检控左派报章,随后已经长期未有被使用。

资深传媒人刘进图曾经批评,此是“殖民地年代留下的过时恶法”、“苛例”。在《港区国安法》生效后,现时将此罪纳入的执法程序,令被告极难获保释。

“爱国”要求非常荒唐

赵锦明参与加拿大联邦、地方政治多年。谈到中共要求香港从政者“爱国”,否则取消其议员资格,他以加拿大的情况为例,说自己在国会任内,坐身旁不远的就是魁北克人政团的议员,他们主张将魁北克从加拿大分裂出去。“这些都是我们加拿大独特的地方,也是可爱的地方。”

他说每当享受、运用民主权利的时候,很多时会想到在香港正在坐牢的前立法会议员们,他们当中有些被控不爱国,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为什么那么简单的逻辑,可以在21世纪里头,对一个世界城市的市民睁开眼说谎?”

查现时多名香港前立法会议员,因民主派初选案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由2021年起被关押至今。他们当中有人在较早前寻求连任时遭指控“危害国家安全”、“不拥护《基本法》”等,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

赵锦荣说,自己当年也是其中一个对邓小平改革开放抱有幻想的人。1970年代,他还在香港就读中学。但是1989年的“六四” ,把他在内的很多香港人唤醒,因为当时也正是邓小平,下令在天安门广场清场。“我们都看到极权真正的面目,当他们有集中的权力,就非常难把这些权力放出来。”

寄语香港年轻人:打一场更长远的仗

赵锦荣说,对大中华地区仍然抱有“幼稚的幻想”,还是相信大陆会变好,香港会变好。他称父母从中国大陆逃难到香港,自己后来有幸移民到加拿大,落地生根,但很多时候还是不能忘记出生地。“希望无论中国也好,香港也好,能够平平稳稳、迈向世界、公开自由地去发展。”

他回忆1989年在香港工作时,没有想过“六四”会波及到东欧;苏联最后从地图上消失,罗马尼亚的寿西斯古也没有好的下场。

赵锦荣认为,对于人民来说,这些都是有可能的改变,并提到香港在世界各地的人都非常多。他鼓励身在海外的年轻港人装备自己,若香港在5年后或10年后有改变,就需要流散在外的香港人回到香港重建社会。

“打一场更长远的仗,实践民主也要经验、力气。在未来一段日子中,在自由的空间生活的时候,更应该要把握机会,装备好自己,想一想怎样实践民主。究竟什么是民主这些议题,正正是这一代逃离香港的人可以为香港做的。将来的香港,将来的中国可能都需要这些人。”

他亦提到,海外的香港年轻人“眼目不要离开香港,不要离开中国”,也需要了解身处地方的情况,有一份责任回馈所在的国家。

至于在香港的年轻人,赵锦荣鼓励他们“在压力底下能够产生壮实的毅力”。他认为香港还有一点地方未受到很大的监控,“香港用VPN翻墙还不是犯法,很多网站在香港不用翻墙也可以看到”,香港的年轻人可以更多的接触国际,“知道世界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赵锦荣:加拿大可以为香港人做更多事

赵锦荣认为,在西方国家中,英国对香港人的做法比较积极,例如推出BNO签证计划,约翰逊政府亦提供其它途径,给没拥有BNO的香港人,“西方国家可以参考”英国的援助港人政策。

赵锦荣说,加拿大可以为香港人做更多事,例如重新考虑如何看待一些有抗争相关案底的人的移民申请。而对于已经到达西方国家的香港人的适应问题,包括工作、子女教育等,他认为不只政府,当地的社区也可以伸出援手,传媒亦应鼓励社区关顾新移民。

自2019年港府镇压反送中运动,再强推《港区国安法》后,西方多国为港人开放“救生艇”计划。其中英国开放BNO签证,容许持有BNO护照的港人和家属,申请到英国生活、工作和留学,并提供在当地居住后的“5+1”入籍途径。英国上月公布,该计划推出至今申请总数达到123,400人,当中113,442人已经获批。

英国将于10月扩大BNO签证计划,容许父母其中一方持有BNO的香港青年,独自申请BNO签证赴英,意味1997年后出生的年轻抗争者可以“申请人”的独立身份申请签证,不用依靠父母申请。另外英国将向世界顶尖大学的毕业生提供工作签证,吸引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当地就业,本港3间大学近5年的毕业生符合资格,申请人毋须先找到工作即可申请。◇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加论坛:中共间谍活动扩展到加拿大精英层
加国市长访华后惊人改变 专家聚焦中共渗透
何良懋忧加拿大政要精英成中共猎物
“温哥华手足”集会:不承认李家超是特首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军演低调结束 白皮书续打口炮
【秦鹏直播】邓家少爷炫富火爆 朝鲜称抗疫胜利
【远见快评】比佩洛西更狠?金三胖打脸中共
【微视频】网传大陆史上公募基金最大丑闻
【横河观点】细数中共对台白皮书的荒唐可笑
【时事军事】美国迄今最大军援 战场上见分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