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片工程烂尾 中共巨额投资落空

人气 11228

【大纪元2022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徐亦扬采访报导)中国芯片行业地震不断,近半个多月来,业内已有5名重要人物相继被查。为大力扶持芯片研发,中共在该行业早已砸下血本,规模以万亿计,建立了大量的投资项目。可是芯片并没有被造出来,所有投入的钱都打了水漂。

2022年8月9日晚,中国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华芯投资”)的三名高管落马。中共官方发布消息称,华芯投资原总监杜洋、投资三部副总经理杨征帆、投资二部原总经理刘洋目前正在被调查。

华芯投资是中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基金”)的唯一管理人。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27日,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全资子公司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出资45%。大基金拥有两层管理架构,由大基金委托华芯投资为唯一管理人,承担基金投资业务,华芯投资也是大基金二期的管理人之一。

这是继2022年7月30日,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被调查后,又有三名大基金相关高管落马。

在此之前,2022年7月15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军被查。2014年华芯投资成立时,路军就担任华芯投资总裁,参与了大基金大量的投资运作,直到2020年底调回国家开发银行工作。

拉长时间线来看,在大基金及华芯投资内,至今已经有7人落马。

2022年7月14日,大基金深圳子基金管理人深圳鸿泰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王文忠被中共有关部门带走。

2021年11月19日,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称,华芯投资原副总裁高松涛被监察调查。

一直以来,大基金被视为中国芯片行业的风向标,中共财政部、中共国家烟草专卖局、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国开金融等均为股东。大基金投资布局的一举一动备受市场关注,也被中共寄予了带动芯片行业加速发展的厚望。

2014年9月,规模1000多亿元人民币(约合148亿美元)的大基金成立,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2019年10月,大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注册资本达到2041.5亿元人民币(约合302.7亿美元),重点投资半导体材料和设备企业。

大基金的成立,加上在此之前,中共国务院在2014年6月出台政策,引导资本、人才等进入半导体行业,在政策、资本加持下,中国各地纷纷上马芯片项目,创业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资本大量涌入芯片业

面对研发周期长、需要长期培养产业链的半导体行业,中共近年来推出各种刺激政策,带动中国企业四处并购、挖取业界高端人才,希望通过资本密集和技术复制来走捷径、快速实现芯片国产化。

产业极速扩张,芯片技术人才供不应求。中国媒体财新网曾在2020年9月刊发的一篇报导中说,一名芯片公司中层曾向财新记者坦言,在当时,挖人已成为业内常态,所有的公司都担心自己的核心技术团队被挖走。

而薪酬也自然水涨船高。报导说,2012年,集成电路研发岗位向应届硕士毕业生提供的平均月薪大约在9000元人民币上下(约合1334美元);到了2020年9月,薪水已涨到1.3万到2万元人民币(约合1927-2966美元)。

中国一家猎头公司从事半导体招聘的顾问对财新网表示,2020年中国新年过后,他们接到了大量半导体行业的招人订单,客户数量增长了50%左右。他说:“薪资报价普遍上涨两到三成,一些紧俏职位上浮达到五成,光刻机制造等特殊岗位甚至可以翻番。”

芯片人才的走俏,一方面在于大量资本涌入催生的芯片创业潮,另一方面在于中国电信设备商中兴、华为先后被美国制裁,中国企业越来越难从海外获得组件和芯片制造技术,中共急于将芯片制造国产化,打造自主替代产品。

资金狂热,“国产替代”预期下,芯片创业风起云涌。中国商业查询平台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2日,13.8万家经营范围包括集成电路设计的公司中,85%于最近五年成立。

一名芯片设计工程师对财新记者表示,他接到的猎头电话大多数来自小公司。“感觉它们突然不缺钱了,把期待薪资在现有基础上多报25%,对方也完全接受。”

然而,这些新建立的半导体公司对中国芯片自制率的提高贡献颇微。美国半导体市场研究公司IC Insights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9年,中国芯片产量的自给率仅从15.1%增到了15.7%。虽然IC Insights预测该比率到2024年将达到20.7%,但距离中共设下的中国芯片自给率要在2025年达到70%的目标还相差甚远。

武汉弘芯的“千亿骗局”

在中共政策刺激下,中共地方政府也争先恐后抢入半导体项目。据统计,截至2019年6月,地方已设立或正规划设立的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目标金额突破了7000亿元(约合1038亿美元)。

然而,地方造芯狂热的泡沫也有戳破的时候。在诸多垃圾项目中,最轰动的莫过于“武汉弘芯”。2020年7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承认,总投资超过1280亿元(约合189亿美元)的武汉弘芯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可能资金链断裂。

中国科技媒体36氪曾在2021年1月发布的报导中说,弘芯最初的几个攒局人全无半导体从业背景、甚至大多是大专学历。就是他们把武汉政府、业界泰斗蒋尚义,以及众多合作公司一步步骗进入了这个“千亿骗局”。

弘芯半导体项目在2017年11月正式成立,在成立之初便因为千亿半导体项目的名号引来无数关注。它还订立了宏大目标——上手就主攻14纳米工艺,紧接着就要拿下7纳米,月产3万片的产能,即便行业里基本只有台湾台积电和韩国三星能实现。

2018年和2019年,武汉弘芯两度入选湖北省重大专案。在2020年,武汉弘芯却被移出了湖北省重大专案,原因不明。

2020年7月,武汉市曝光了该项目资金链断裂的情况。至此,武汉弘芯还未生产出一颗芯片,就已变成垃圾,最终只留下了一个不适合生产芯片的工厂,以及一台已经被抵押给银行的阿斯麦(AMSL)光刻机。

武汉弘芯项目引人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它在2019年夏天挖到了在台湾半导体业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台积电前运营长蒋尚义。他被称为是协助台积电打败IBM、完成从0.25微米到16纳米制程的关键人物。

但是,蒋尚义和他的研发团队进入弘芯后却发现工厂设计有问题,设备也未到位,根本无从研发和生产。虽然弘芯靠蒋尚义的关系买到了一台阿斯麦光刻机,但该机器运抵之后不久就被弘芯抵押给了银行。

蒋尚义最终在2020年6月辞职离开,回到美国的居所。他后来在美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在弘芯的经历是“一场噩梦”。

除武汉弘芯外,中国媒体还曾披露,自2018年以来相继成立的珠海逸芯、云芯国际、湖北天芯、济南泉芯等企业也都是由弘芯的创建人曹山创立,采用的模式和弘芯一样。

济南泉芯的投资规模达598亿元人民币(约合88亿美元),但建了两年连厂房都没有踪影。2021年4月,该公司宣布停发全体员工工资,其中180人是从台湾挖来的工程师。

据中国媒体统计,除了武汉弘和济南泉芯之外,截至2020年9月,在中国江苏、四川、湖北、贵州、陕西等5省的6个百亿级半导体大项目先后停摆,造芯热引发烂尾潮。

砸向芯片研发的万亿经费都去了哪儿?

中共砸下巨额科研经费,技术创新却收效甚微。中国门户网站新浪财经在2018年4月发表的一篇文章说,中共在半导体领域早就砸下了血本,规模以万亿计,但每年万亿的科研经费都去了哪儿?

文章表示,在2016年,中国媒体、甚至中共官媒都在关注一件事情:过去数年间,全国科研经费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在科技研发,60%用于开会。

“一开会,就可以报销差旅费、汽油费,甚至经常以因公出国、出差考察的名义,变相超预算,就算是清华、北大也不例外。”文章说,“而安徽工程大学还发现,科研经费被用来报销歌舞娱乐、足浴、物业费等与项目无关的费用,而且出国(境)批次和人员膨胀迅猛。”

有科研人员透露,所谓出国考察不过是走走看看,其余大部分时间是用在旅游观光上。

第二,中国的科研机构最喜欢干的事情除了开会就是买设备。文章说,每年拨一笔经费下来,第一件事就将团队里所有的笔记本、扫描仪、手机等等资源更新一遍,有时候一个导师手里有好几个课题,还能领到好几个最新的笔记本电脑。

第三,包装概念攒项目,套取课题经费。文章说,有些重大课题动辄上百上千万,资本的诱惑大过踏踏实实搞科研。

文章以中国芯片业造假丑闻“汉芯一号”为例说,2002年8月,曾任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的陈进从美国买来摩托罗拉芯片,之后找来几个民工将芯片表面的MOTO等字样全部用砂纸磨掉,再找浦东的一家公司将表面光滑的芯片打上“汉芯一号”字样,并加上汉芯的商标,接着通过层层关系,搞到了各种权威机构的证明材料,宣称是中国首个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DSP芯片。

文章说,举国轰动之际,陈进一口气申请了数十个科研项目,甚至蒙骗中共军方总装备部申报了“武器装备技术创新项目”,前前后后没有一个机构发现问题,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

海外时政观察人士陆天明8月12日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往芯片领域发展的本身不能说它是错的,但是中共已经烂透了,政府高层决定要干的项目是一定要做的,要花的钱也一定会花掉,不管花在什么地方。“而中共已经是无官不贪,”陆天明说,“相关的主管、各层各级的官员不贪才不正常,这里面的油水谁都想趁机捞一把。”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芯片无影投资无踪 中国芯片泡沫破裂
又有3名芯片高层落马 中国芯片业地震内幕
分析:高官接连被查 中国芯片业成吞金兽
分析:中共已陷入芯片发展困境 光烧钱没用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20大人事名单外泄?最大意外是他
【有冇搞错】人民币大跌 中共神话破灭
【马克时空】俄新兵见乌军秒投降 假公投能让普京圆梦吗?
【未解之谜】神秘深海 外星人的另一个基地?
【百年真相】沉重打击刘少奇的一张大字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