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州教育管理者反对州教育部推广“性别认同”

人气 417

【大纪元2022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杨茜费城报导) 宾州教育部(Pennsylvania Department of Education,PDE)网站关于性别认同(Gender Identity)的概念和内容最近引起一些资深宾州教育管理者的关注和忧虑。

宾州教育部的性别认同网页包括了一个课程指南,供教师在宾州公立学校3至12年级的课堂上举办“性别中立日”活动。该指南指出,作为活动的一部分,学生应该在这一天挑选两至三种拒绝性别定型观念的方式,而教师应该做出具体承诺,在课堂上挑战性别规范。

宾州教育部网站上另一个题为“创建性别包容的学校和教室”的部分包括了一个名为“首选性别中立的个人代名词”的教程,并指示教师在对某人的性别认同做出错误假设之前要先询问。

“教育不左转(No Left Turn in Education)”组织宾州负责人、前宾州阿文格罗夫特许学校(Avon Grove Charter School of PA)校长珍妮弗‧麦克法兰(Jennifer MacFarland)告诉《大纪元时报》,“我知道儿童发展,也知道一些大脑发育情况。我知道,孩子们还没有准备好处理这些信息。”

麦克法兰在公立学校教育领域工作了24年,拥有丰富的教学和管理经验。她在教了12年书后,成为一所一流学校的行政人员和助理校长,并成为一所特许学校的首席执行官,还在爱迪生学校项目担任顾问。

教育不左转(No Left Turn in Education)”组织宾州负责人、前宾州阿文格罗夫特许学校校长珍妮弗‧麦克法兰(Jennifer MacFarland)。(视频截图/大纪元)

“我曾和许多3到18岁的孩子们在一起,为他们工作过”,麦克法兰说,“所以,我想我可以诚实地说,我了解孩子,而且我知道什么是最佳做法和教育。”

作为教育和管理专家,麦克法兰质疑,幼儿和青少年的大脑是否足够成熟以能够接受宾州教育部网站灌输的性别认同概念。她表示,“幼儿的大脑还没有发育成熟,青少年的大脑也没有发育成熟。这关系到杏仁核,也就是大脑的一部分需要被开发,以便能够处理非常复杂的概念。而大脑的这一褐色部分在你25岁之前是不会完全发展成熟的。”

麦克法兰说,“所以,我们正在给孩子们提供这些概念,这种性别理论,比如讨论‘你’的代名词,问你是否喜欢男孩或女孩等。对这个年龄是完全不合适的,因为孩子们还不能从生理上、情感上,来处理这些复杂、具有挑战性的信息。”

麦克法兰举了一个真实而又令人啼笑皆非的例子:“我认识一个孩子,她九岁时从学校回家,告诉她的父母她是泛性人。因为老师问她‘你是否喜欢男孩和女孩’,因为她既喜欢男孩又喜欢女孩,所以她说自己一定是泛性人。”

麦克法兰说,由此看来,“我们除了对这些孩子造成伤害外,什么都没有做。而且我们是在他们极其脆弱的年龄段这样做的。在小学低年级,比如四年级,他们甚至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麦克法兰表示,灌输性别认同的概念只会增加孩子的负担和困惑。

她说:“五年级往往是孩子们出现问题的时候,真正的问题是欺凌。真正的问题是孩子们试图弄清楚他们在社会中的归属,哪怕只是在他们的学校或在他们学校的科学协会。”

麦克法兰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往往很困惑。这只是人生的那个阶段。因此,我们现在向他们抛出一些他们甚至无法理解的概念,这会让他们陷入了更大的困惑之中。”

那么,性别理论是否适合于介绍幼儿园到8年级,甚至幼儿园到12年级,麦克法兰肯定地说:“不,它不适合。它完全不适合发展孩子的大脑发育状况。”

宾州教育部称,其在网站推动性别认同计划是为了确保公立校园里的公平和公正,并保护儿童免受欺凌。对此,麦克法兰表示,她也讨厌欺凌行为。作为管理者,她会对在学校欺凌他人的孩子采取非常合理而迅速的行动,“他们必须明白,这是不可以的。这不是成年人的行为方式。”

相较于根据种族、宗教、信仰和国籍来划分人群,麦克法兰表示,她认为古老的“黄金法则”反而会更加有效和强大,“当我们都有自己的挑战,我们都有自己的问题,没有谁比谁更伟大,我们必须要明白,我们需要以我们希望被对待的方式去对待他人,这就是古老的‘黄金法则’。”

麦克法兰说,“我们要让欺凌其他同学的孩子明白,他们和你一样都是人,你没有权利对另一个人说这些可怕的事情。”

她感到,大多数家长还没有意识到宾州教育部网站的问题,那些意识到这个性别认同问题的家长们通常会有两种反应。

她说,一种是,“他们会感到震惊。他们无法相信这一点。公立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把我的孩子带出来。”

“但是他们很害怕。他们不敢说出来,因为他们害怕他们的孩子会受到报复,他们也害怕在他们的社区被孤立和取笑。”

另一种家长对质疑性别认同者的反应是,“你是个偏执狂,你是恐同性恋者。我们需要支持我们的孩子做出这些决定,他们将为他们自己的人生做出决定。”麦克法兰表示,作为一名资深教育工作者和管理者,她完全不认同这一点。

“那是一种谬论。”麦克法兰说,“这完全违背了大脑发育和儿童身心的发展。这些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麦克法兰认为,支持性别认同教育的家长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相信这样的说法——如果你的孩子认为他们是泛性人,或变性人,或任何其他性别的人,你需要相信你的孩子。麦克法兰表示,“但孩子不能做出这种决定。他们也许在身体上和情感上可以,但从发育上还做不到。”

麦克法兰提到,在一项名为“特雷弗项目(Trevor Project)”的统计调查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有时很难收集到孩子们二十多岁后的所有数据。他们跟踪了这些孩子很长时间,却往往在孩子们二十多岁时失去了他们。研究人员说,75%至90%的孩子被认定为变性人或有其它性别问题,但当他们二十多岁的时候,他们又回到了异性恋的状态。

“这个统计调查结果说明,我们在孩子们的发育期提出性别理论是多么的不合适。”麦克法兰说,“因为他们那时还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信息。”

麦克法兰提醒更多的宾州家长能意识到并关注宾州教育部网站的性别认同问题,“我鼓励所有这些人,因为我们是大多数人,为了他们的孩子和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站出来发声。”

责任编辑:袁荣#

相关新闻
如何在地方和州一级加强特许学校(一)
纽约市近四千家长连署 吁教育局取消抽签入学
纽约法庭放行特殊高中“探索项目”
纽约市运营报告:学校治安恶化 政府雇员短缺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缺席重要军方会议 央视镜头泄露啥
【横河观点】习连续重判对手 危机重重恐超想像
【新闻看点】重大立功留命?傅政华刑超薄周
【财商天下】中国楼市销售惨淡 千万豪宅却逆势上扬
【方菲访谈】斯考森:FBI突袭搜查是否违宪?
【神韵早期节目】黄河古风(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