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冲冠一怒”战必败

石山

人气 4292

【大纪元2022年08月04日讯】《有冇搞错》。8月4日。

这两天新闻很热闹,网上讨论也非常热烈。美国众议院院长访问台湾,中共口炮大开,最后却虎头蛇尾,惹来贻笑大方。我和大部分人一样,乐意看到中共丢脸,变成了“纸老虎”(其实是“纸狼”,远不到老虎那么吓人),有时忍不住也想说几句幸灾乐祸、火上加油的调侃。

但这种话还是少说为好,这和我自己的经历有关系。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我有一次乘坐我们单位的大客车,从西藏前去四川成都,在快到雅安的时候,因为公路施工出现了交通大堵塞。闲极无聊,很多乘客下车乱逛。当时公路前前后后堵塞了大概十多公里,附近不少农民在路边卖东西,吃的喝的,还有卖其它各种各样的东西,整条公路更像是一个集市。

突然有人吵起来,最后动手打起来了。原来我们单位一个男孩,因为金钱问题,和路边一个小贩打起来了。我过去一看,我们单位那个男孩我认识,二十岁吧,一手揪着对方的领子,一手拿着一把藏刀,逼着对方还钱。这时候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叫:“说那么多干啥,捅了他!”男孩真的就把刀捅过去了。我当时已经走到他身边,连忙一把抱住他,抢过了他的刀子。当时其实很危险,藏刀把对方的衣服都划破了。如果我动作慢一点,那个小贩可能就被刀刺伤了。那种穷乡僻壤,救治很难,说不定他就死了。我跟男孩说,“你打架怎么打都行,别动刀子。”

事后我很生气,问身后人群谁喊的,但没有人承认。可能当时我拿着刀,而且很生气,没人敢承认。

这事怎么后来解决的,我早忘记了。但我永远记住了当时人群中的那声叫喊。因为看热闹的人生怕事情闹不大,但如果那个男孩杀了人,一声火上加油的胡乱叫喊,很可能就是两条命,但却不用承担任何责任。那个男孩后来对我非常感激,到成都还特意请我吃饭。我知道,他事后想起来会很后怕。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个事件。可能大家觉得是小事,但对那两个人甚至两个家庭,可能就是天大的事情。这件事情以后,我变得比较谨慎,尤其不愿意太煽情,也时时留意管理自己的情绪。

中共没有悍然动武,当然是因为实力不足以对付美国的军事力量,但不愿意因为被激怒而轻易动武,也是实用主义的选择。很多古代的战争源于“冲冠一怒”,现代人看来只是小事,不值得发动战争。比如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战争,斯巴达国王妻子跟别人跑了,于是希腊联军发动战争,搞了种族灭绝,灭掉了特洛伊国。比如汉武帝后期多次发动征西域战争,为了汗血马,原因就是他个人疯狂喜欢好马。两个灭国战争,一个因为生气,一个因为喜爱,都是情绪化的结果。

大部分人认为,人类的决定是通过脑袋里面的逻辑思考,看清大势,衡量利弊,是一个理性的选择。但实际上,很多的决策其实是情绪决定的。

近现代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大部分战争,都是国家利益的争夺到了无法用理性方式妥协的时候才爆发的。但也不全都是,究竟所有的进步都可能会倒转的,会退步的。

比如因为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而发动的战争,在我看来也是情绪的战争。当然,决定战争的人未必真的是有同样的情绪,他也许并不真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可能为了另外的他们自己的“非常理性”的一些理由,像是权力、金钱等等。但他们深知,这两个主义是仇恨的燃料,而仇恨则是战争的推进器。有了仇恨这种情绪,发动战争就非常容易。

这次南希·佩洛西访问台湾,中共如果一怒之下开始战争,那真的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失败的可能性极高。中共各种作恶,必须批判,但却不能轻视中共。中共军事战略上有自己的方法,而且屡经考验证明,这一点不必多说的。

对中共来说,不打无准备之战,不打无把握之战是决策的基本原则,从红军时期便是如此。一时之怒,毫无准备,或者准备不足就仓促开战,并非中共军队的传统。中共统治之术惯用阴谋诡计,在治国固然不可取,但面对军事战争却是恰到好处。所谓以正治国,以奇用兵。

孙子兵法说,兵者,诡道也。还有所谓“以正合,以奇胜”。怎么做呢?就是“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开战的时间地点,必须由自己掌握,而不由别人掌握。从这一点上,中共不太可能因为一件事情而发动对台战争。因为事情随时可以“制造出来”,不用担心没有理由的,但对方制造的理由,可就要小心了。

孙子兵法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站在中共的角度,上上之策,是伐谋,不用出兵打仗拿下台湾,也就是和平统一加一国两制,这是邓小平那批人策划的一个大计策,跨度可能三、五十年。实际上到了2017年左右,还却是越来越靠近这个目标了。当时蓝营气势极旺,台商大举入国,不去中国大陆的商家,盈利创收也靠大陆的经济增长,300万台湾人住在大陆,中共军备高速增长,而美国人仍然做着“中共必然走向民主自由”的美梦。一切都顺利。

但一场香港反送中运动,北京的治港措施葬送了一切,之后是美中反面,疫情肆虐等等,一切“伐谋”都成泡影。

其次伐交,要拉拢联盟,外国即使不支持北京统一,也不要帮助台湾。这场伐交过去几年也是全数失败,最大的失败是和美国反面,其次是日本,然后澳洲、印度等等都反面了。现在欧洲也表态,G7表态说如果中共攻台,G7必将全面制裁。

因此中共的办法是“伐兵”。包括军改,大增军费,提升武器装备,最好让对方战意消弭,选择投降。像是满清康熙皇帝武力攻台一样,一两场战役下来,台湾就投降。所以才有拚命造飞机军舰,对台湾不间断慢慢增加压力。

现在看来,“伐兵”这种用大势所趋的方法,也不太管用,最后只能选择“攻城”这个下策了。但台湾这个“城”,想“攻”谈何容易?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最近有一份报告,披露了中共军队内部讨论关于大规模攻台的问题。写这个报告的是前美国陆军中国军事高级情报官凯文·麦考利(Kevin McCauley)。他在报告里表示,该报告的资料来源,是中共军队全军后勤学术研究中心2017年出版的一本“内部”书,名字是《作战后勤保障》。这本书提供了很多有关中共军队后勤准则与能力非常详细的信息,也讨论了中共军队的弱点。

这个共军的书认为,后勤保障是决定入侵台湾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报告有具体的数字。40万攻台部队需要的后勤物资需要大约3000万吨作战物资,弹药、粮食和其他装备,还要有5600万吨石油。运送这些物资,需要3000辆火车、100万辆汽车、2100架飞机和超过8000艘船只来运送部队、设备、物资以及疏散伤员;另需要550至700艘后勤船、登陆舰和运输机在台湾登陆运送物资。

报告还说,尽管中共军队已认知到后勤保障的重要性,但他们目前可能不具备成功支持大规模两栖登陆的能力,也不具备美国和盟国介入时的持久战的后勤能力。如果中共军队在后勤现代化方面持续进行按部就班地改革,可能至少需要十年才能获得充裕的后勤保障。

后勤是战争的基础。这一点在孙子兵法中就说过了。孙子说,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就是两千辆马车牛车加上十万军队),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两千多年前的战争就是很花钱的,日费千金,那时不用汽车飞机和军舰,士兵大部分自己拿武器装备,靠走路。现在更加不得了,士兵大概自带两百多发子弹,基本一天就打完了。

中共40万部队渡海100多公里去作战,后勤是一个天量的工作。加上海军空军和导弹军,再加上卫星、电子侦察飞机等等,复杂之极,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复杂最大规模的协同渡海入侵作战,中共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对中共军方来说,必然是慎之又慎的事情。

现代战争的复杂性,从一个方向限制了独裁专制者的情绪化决策。但反过来看,这次中共并未情绪化地和美国人直接冲突,也凸显出中共最高层或者军方,尚存一点面对现实的冷静。

只不过对台湾来说,这可能会更加凶险。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警惕“大科技公司”洗脑术
【有冇搞错】楼市危机 中国损失10万亿计
【有冇搞错】白左正在凿沉西方大船
【有冇搞错】谈北戴河 副部级最危险!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孙春兰暗示习近平北戴河让步?
【秦鹏直播】东南亚曝活摘炼狱 中国主犯泰国落网
【新闻看点】史文清被判死缓 习放曾庆红一马?
【横河观点】中共制裁台湾7朝野人士 统战失败
【新闻大家谈】中国60年最强高温 汛期反枯罕见
【马克时空】地表最强战机F-22延寿 直到NGAD服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