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古典主义最杰出雕塑家:托瓦尔森

看托瓦尔森如何让古典艺术再次伟大
(Lorraine Ferrier撰文/吴约翰编译)
托瓦尔森作品《垂死的狮子》或称《琉森的狮子》(Dying Lion or The Lucerne Lion),1819年创作。石膏铸造;2英尺9英寸×5英尺3 1/4英寸。丹麦哥本哈根托瓦尔森博物馆。(Jakob Faurvig/托瓦尔森博物馆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3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若要列举世界上三位最伟大的雕塑家,首先印入脑海中的可能就是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多那太罗(Donatello)和吉安‧洛伦佐‧贝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但你知道贝特尔‧托瓦尔森(Bertel Thorvaldsen)这位雕塑家吗?托瓦尔森相信,成为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唯一的途径就是遵循古典艺术。于是,他成为当代最优秀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

即便公认最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也赞赏过托瓦尔森的作品。

当时两人都在罗马工作。18世纪下半叶,原本重视华丽夸张的洛可可风正逐渐式微。艺术家开始借鉴古代的原则来指导艺术创作,于是发展出一种新式风格。艺术变得简单而精炼,结合理想的人物和内敛的表达方式创造出一种谐和的效果,吸引了知识分子。古典雕塑通常以裸体表现出英雄、神灵或半神人物。这种风格有时称为“英雄气质裸体”( heroic nudity)或“理想形象裸体”(ideal nudity)。

贝特尔‧托瓦尔森(Bertel Thorvaldsen)作品《希望女神》(Goddess of Hope),1817年创作。石膏铸造;5英尺3 1/4英寸。丹麦哥本哈根托瓦尔森博物馆(Thorvaldsens Museum, Copenhagen, Denmark)。(Jakob Faurvig/托瓦尔森博物馆提供)

托瓦尔森最早从他丹麦的老师认识到罗马古典主义,包括雕塑家约翰尼斯‧魏德维尔特(Johannes Wiedewelt)和哥本哈根丹麦王家美术学院(The Royal Danish Academy of Fine Arts in Copenhagen)的画家尼古拉‧阿比尔德加德(Nicolai Abildgaard)。托瓦尔森优异的绘画天赋,使他在11岁时便获准进入美术学院接受训练。

托瓦尔森从小跟着父亲(艺术家兼木雕师)制作船饰长大。在美术学院学习期间,托瓦尔森仍持续在船坞帮父亲工作。

托瓦尔森的老师阿比尔德加德主导阿马林堡宫(Amalienborg)里的莱维佐宫殿(Levetzau’s Palace),现称克里斯蒂安八世宫殿(Christian VIII’s Palace)的装饰艺术,他让托瓦尔森负责雕塑部分。托瓦尔森在宫殿里制作了他的第一座全身雕像。分别是两个希腊缪斯女神:“尤特比”(Euterpe)(掌管音乐及抒情诗的女神)和“特普希克瑞”(Terpsichore)(掌管舞蹈的缪斯女神。)。

托瓦尔森为包括首相在内的丹麦政要,绘制许多肖像和肖像纪念章。1796年8月,他因为作品《圣彼得治愈跛脚游民》(St. Peter Healing a Crippled Beggar )而赢得金奖,并获王家奖学金前往罗马进修。

置身罗马的信仰与希望

托瓦尔森在罗马表现出色。他认识了教他古典艺术的丹麦考古学家乔治‧佐加(Georg Zoega),丹麦裔德国画家阿斯穆斯‧雅各布‧卡斯滕斯(Asmus Jacob Carstens),以及持续影响他作品的奥地利画家约瑟夫‧安东‧科赫(Joseph Anton Koch)。托瓦尔森的知名雕塑《杰森与金羊毛》(Jason With the Golden Fleece),其灵感源于卡斯滕斯作品中的一个主题。另外,托瓦尔森也受到希腊雕塑家利奥卡雷斯(Leochares)有关古罗马时代的作品《观景殿的阿波罗》(Apollo Belvedere)和古希腊艺术家波留克列特斯(Polykleitos)的作品《持矛者》(Doryphoros)等的影响。

托瓦尔森以石膏制作他著名的雕像《杰森》。18世纪后期的雕刻家会预先制作石膏模型。这种作法最初由意大利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Canova)引进,而托瓦尔森将之发扬光大。制作石膏模型让雕塑家可以尽情发挥创意,尤其是雕刻昂贵的青铜和大理石之时,可以不受限于赞助人的要求。

据托瓦尔森博物馆(Thorvaldsens Museum)称,大部分托瓦尔森的作品都有发人省思,向内自省的意涵。但是,他这件早期罗马的作品希腊神话王子杰森却有所不同。这座雕像呈现出杰森的决心,是一件比较主动且外放的作品,让观赏者犹如身历其境。

贝特尔‧托瓦尔森(Bertel Thorvaldsen)作品《杰森与金羊毛》(Jason With the Golden Fleece),1803─1828年创作。大理石(托马斯‧霍普委托制作);8英尺。丹麦哥本哈根托瓦尔森博物馆。(Jakob Faurvig/托瓦尔森博物馆提供)

杰森头上系着束带(strophium)以便收整他的卷发,这般打扮在传统上象征神或王的地位。外观上,除了杰森的左臂靠拢自己,并披挂着金色羊毛皮而有所不同外,他的上半身姿态与《观景殿的阿波罗》几乎相似。托瓦尔森以反向姿势描绘杰森,平衡大部分重量在一条腿上,推测他模仿了《持矛者》的站姿。而另一个相似处,《持矛者》原本是左手握着矛高度过肩,而杰森系由右手持矛。

托瓦尔森描绘杰森回家时的情景。他历经艰辛,克服重重挑战,与巨龙搏斗,并获得金羊毛归来。杰森带着战利品羊毛返家,重拾父亲被叔叔夺走的王位。金羊毛据说能保佑国家富庶丰饶。

托瓦尔德·詹森(Thorvald Jensen)作品《托马斯·霍普至托瓦尔森工作室购买雕像“杰森与金羊毛”》,1872年创作,石版画;19 3/4英寸×14 3/8英寸。丹麦哥本哈根托瓦尔森博物馆。(Helle Nanny Brendstrup/托瓦尔森博物馆提供)

雕像《杰森和金羊毛》让托瓦尔森的声名大噪,如果没有这件作品,托瓦尔森可能会更早就离开罗马返家。1803年,托瓦尔森正准备启程返家,因为他的奖学金已经用完,而且作品又销量不佳。幸亏富有的英国艺术买家托马斯‧霍普(Thomas Hope)委托他制作大理石雕像。一幅艺术家托瓦尔德‧詹森(Thorvald Jensen)的石版画作,呈现出托瓦尔森闷闷不乐地坐在工作室里,身后是他创作的《杰森和金羊毛》雕塑;他不知道穿着斗篷的托马斯‧霍普正走进门,准备委托他制作艺术品。霍普的名声给托瓦尔森带来了成功,也让他继续在罗马待了40年之久。

托瓦尔森作品《垂死的狮子》或称《琉森的狮子》(Dying Lion or The Lucerne Lion),1819年创作。石膏铸造;2英尺9英寸×5英尺3 1/4英寸。丹麦哥本哈根托瓦尔森博物馆。(Jakob Faurvig/托瓦尔森博物馆提供)

托瓦尔森最吸引人的艺术品委托是位于瑞士琉森(Lucerne in Switzerland)的《垂死狮子》纪念碑,雕刻在悬崖上,用于纪念法国大革命中为保卫巴黎王家住所杜乐丽宫(the Tuileries)而牺牲的瑞士卫兵。纪念碑是由一名袭击发生时,恰巧在休假的瑞士卫兵所委托制作。他想将一头死去的狮子放在成堆武器上,同时伴随法国王室徽章和瑞士国旗,以象征600名死去同事的忠诚和勇敢。但是,托瓦尔森却拒绝创作死去的狮子,而是设计一只奄奄一息的狮子,歇息在印有法国王室象征百合花的盾牌上。托瓦尔森以青铜制作了这件作品,而石雕则由另一位雕刻师按照托瓦尔森的设计完成。

即使你不熟悉托瓦尔森这个名字,对他的作品也只略知一二,尤其是他雕塑的复活基督。这是一座充满能量的作品,呈现出基督的慈悲和所做的牺牲。基督俯视地面,向我们展示他手、脚上的伤口。托瓦尔森描绘基督好似和蔼地走在我们之中,向我们展示面对苦难时,拥有信仰的回报。

 

托瓦尔森作品《基督》,1821年创作。 石膏铸造;11英尺3 3/4英寸。丹麦哥本哈根托瓦尔森博物馆。(Jakob Faurvig/托瓦尔森博物馆提供)

这座基督与12位使徒的雕像是为克里斯蒂安堡宫的城堡教堂(the Castle Church at Christiansborg Palace)所制作,但后来基督雕像被移至圣母教堂(the Church of Our Lady)高坛上。许多基督雕像的复制品已在世界各地广泛制作流传。

托瓦尔森将他的所有作品,包括石膏模型和个人艺术收藏品,都留给了丹麦人民,收藏在他以个人和公众名义下资助的博物馆里。应托瓦尔森要求,他去世时安葬在玫瑰花床下。

要了解有关托瓦尔森的更多信息,请访问ThorvaldsensMuseum.dk

原文This Dane Was One of the Greatest Neoclassical Sculptor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洛琳‧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为《大纪元时报》撰写有关美术和手工艺的文章。她主要关注北美和欧洲的艺术家和工艺师,如何从他们的作品中传达出美和传统价值观。她尤其希望能为稀少且鲜为人知的艺术和手工艺品发声,希望能保存传统艺术遗产。她现居英国伦敦郊区,从事写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可能尽述这位艺术家作品中每一最微小的细节——它们纵然无声,却仿佛能开口讲话:就说画作下方的底座,上面绘有教会庇护者和捐助者们的众多形象,每个人物两侧各有一人,合围成边框。一切都彰显着精神、情感与思想,色彩如此协调,可谓尽善尽美。房间的天顶出自他的老师皮耶罗‧佩鲁吉诺(Pietro Perugino)的手笔,出于对艺术启蒙恩师的回忆与爱戴,拉斐尔不愿破坏它。
  • 哦,宛如置身天堂!18世纪墨西哥艺术家安东尼奥‧德‧托雷斯(Antonio de Torres)有一幅圆形画作,画里耀眼的圣母盘旋在充满祥和云彩的天堂里。
  • 由于要满足显赫人士的要求,拉斐尔不能推托上述工作,更不用说他的私人利益也使他无法拒绝;然而与此同时,他从未中止在教宗居室和大厅的系列创作;在那里,他手下总有一批人将他的设计付诸实施,他自己则监督一切,尽最大努力辅助完成这一巨制。
  • 丘奇开始作画时,正值多数伟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创造万物之手的时代。当时的人们欣赏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脉》都觉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
  • 1962年,一位事业有成的建筑承包商赖讷‧温克勒(Reiner Winkler)买下了他的第一件象牙艺术品,这件作品出自于一幅15世纪描绘耶稣诞生的哥德式双联画。自此他便和象牙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一件来自法国几寸高的小作品开始,温克勒成为了至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象牙雕塑收藏家。
  • 拉斐尔看到丢勒的铜版画,希望藉由这种艺术形式展现自己的作品,于是让博洛尼亚的马坎托尼奥(Marc’ Antonio)对这种手法进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后者由此成为技巧杰出的铜版画大师,拉斐尔委托他为自己的早期作品制作版画,如素描“殉道婴孩”(The Innocents)、“最后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滚油煎熬的圣切奇莉亚。
  • “床”这件不起眼的家具,通常是文学和艺术作品背景的一隅。事实上,在安徒生童话《豌豆和公主》(The Princess and the Pea)和经典的《一千零一夜》(The Arabian Nights,又译《天方夜谭》)中,“床”是故事的舞台。而且,来自世界各地的画作中,我们也发现艺术家描绘沉睡者、恋人、孩童、垂死者或死者,每一个角色都是在床上。
  • 拉斐尔绘制了一幅大画,画的是教宗良十世和两位红衣主教朱利奥‧德‧美第奇(Giulio de’ Medici)与德‧罗西(de’ Rossi)。人物形象不像是出自画笔,而是从画面中凸现出来,具有饱满的立体感;画中有堆叠的天鹅绒(披风),教宗法衣的锦缎光泽闪耀、摩挲作响,衬里的毛皮柔软自然,金线和蚕丝仿佛不是敷色绘成,而是真材实料;还有一本羊皮纸的泥金装饰手抄《圣经》,比实物还要逼真;另有一个锻银的小铃铛,精美得无法言表。画中物件还包括教宗座椅上抛光的金球,明亮可鉴,映射出窗外的光线、教宗的肩膀和房间四壁。所有这些东西都画得如此精到,毋庸置疑,没有哪位大师能出其右。
  • 十九世纪初即位称帝的拿破仑(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年)提倡古代罗马式宏伟高贵的艺术风格。1803年,拿破仑在罗浮宫内设置让民众都可参观王室收藏品的“拿破仑博物馆”,是国家艺术博物馆的正式成立,也是其理想中欧洲大帝国公民的艺术圣地。拿破仑军队纵横全欧洲,每征服一个国家,就带回当地的贵重艺术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