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西山会旧臣孙宏斌夹缝求生

人气 1026

【大纪元2023年10月26日讯】2023年10月,中国头部房企融创暂时躲过崩盘的厄运获准债务重组,此后能否东山再起,还是苟延残喘?这还要看融创老总孙宏斌是否能逃过中共高层内斗下的政治清洗并敌过中国经济萎颓的大趋势。

孙宏斌是个让外界看不透的商人,要说清他,就要从两个匪夷所思的收购案谈起。

2017年,正是孙宏斌的人生巅峰,这一年他进行了两笔诡异的投资:以632亿元收购王健林的万达旗下13个文化旅游项目,以及76家城市酒店;并耗资150亿元给贾跃亭的乐视续命;此外还有数笔投资旨在帮助陷入财务危机的企业解套。但这些投资多数以惨败收场,因此有人叫他“接盘侠”,也有人认为这类交易是“左手倒右手”——交易的双方都是替人代持的“白手套”。

2017年是习近平的第二个5年任期开始之年,中国权贵资本格局在这一年发生巨变。在此之前,孙宏斌是旧权贵资本手里的摇钱树。

2007年,融创获得雷曼兄弟入股,第二年,雷曼在美国次按危机中倒下并引爆全球性金融海啸,中国进出口总值在2008年11月和12月开始表现为负增长。当时已经呈现泡沫化的中国房地产行业即刻陷入崩盘边缘,绝大多数头部房企都采取“囤粮过冬”的自保策略,唯有融创进行激进的逆向扩张。2008年底,孙宏斌豪掷20.1亿元(约2.75亿美元),以楼面价7000元/平方米竞得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新村的一块地皮,成为当时北京“地王”。

融创夺得北京地王期间,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宣布了一项耗资约4万亿的庞大投资计划。随后自2009年开始,中共政府向市场陆续投入巨额资金,刺激经济增长。此后融创走上野蛮扩张的道路,2010年10月融创中国(01918.HK)在香港上市,到2017年融创楼盘销售额增长了43倍,跃升至全行业销售排名榜第四。

在中国,几乎每一个叱咤风云的商人背后都离不开中共权贵的支持。然而,当中共最高权力发生转移之后,这些“白手套”的命运与背后的旧权贵资本都将面临严峻的挑战。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是这样,融创老板孙宏斌也是这样。

恒大与融创等头部房企基本都是崛起于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执政和卸任后在背后干政时期,在暗处支撑这类房企的多数是来自江派的红色权贵。但是,当习近平2012年底登台执政以来,不断清洗中国房地产行业内的旧权贵资本,到2017年以后逐渐进入高潮。江泽民派系势力是习近平最大的也是最具威胁的政敌。

如今,正发生在中国房地产行业的财富重组,表面上是“高杠杆”与“去杠杆”的矛盾,而实质是新旧权贵之间的财富转移之争。孙宏斌敢于在金融危机期间夺得北京地王,其背后的因果关系恐超过外界想像。

孙宏斌的融创与许家印的恒大暴雷原因本质上相同,都是在习近平当局加强楼市监控、银行资金链断裂背景之下,企业遭遇境内境外债务危机。其背后均涉及中共内部不同权贵势力乃至国际资本的政治经济博弈。

已被当局拘捕的许家印与江派大佬曾庆红等众多中共国级高官及元老家族保持着密切关联,而孙宏斌不仅与众多江派背景的权贵资本关系密切,与令计划支持的西山会及团派势力也有着隐秘关联。孙宏斌还是中共前党魁胡锦涛的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校友。

令计划是山西人,在胡锦涛当政时期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掌管着最高权力中枢。令计划得势时,建立了以在京高官、商界精英以及个别获得身份认可的山西籍人士组成的私人会所——西山会。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与孙宏斌都是山西人,他们同为西山会成员。融创与乐视分别成立于2003年和2004年,那时正是中共前党魁胡锦涛执政初期,令计划的权势水涨船高,开始建立自己的政商利益网。

孙宏斌、贾跃亭等人都是中共权贵的“白手套”,一些难以令人理解的商业行为背后,都能体现出隐性的红色权贵资本的影子。

2017年,孙宏斌与贾跃亭联合上演一出匪夷所思的投资大戏。2016年下半年,贾跃亭创办的乐视陷入严峻的财务危机,2017年1月中旬,孙宏斌带领融创向乐视注资150亿元(约20.5亿美元)。孙宏斌自己说,他连续在乐视办公室里待了一个月,率融创高层及罗兵咸永道等顾问机构,对投资标的进行“尽职”的调查。在孙宏斌的自述中,从他初见贾跃亭,到双方召开发布会宣布完成150亿的投资,仅用了36天。

与此同时,华夏人寿、乐然投资也向乐视大举注资,多方力量托着乐视股价(300104)在36元上方震动,持续一个多月。这段时间给了乐视背后隐性的权贵资本充分的时间套现离场,而后乐视股票就开始大跌不休,到2020年7月被迫退市前夕仅剩每股0.18元。

2019年,融创在财报中将乐视的净额减值拨备到只有1.7亿元(约2,300万美元),自此,融创对乐视系总计接近170亿元(约23亿美元)的投资基本归零。2020年6月融创将手中的乐视股权以0元转让给致新云网。

虽然在账面上,孙宏斌投到乐视的钱基本被清零,但可能有更惊人的权贵资本利用他创造的逃生空间安全套现。为这类财富转移游戏买单的是普通股民。

除了向乐视注资外,孙宏斌在2017年还完成了多笔奇特的收购案,向数家陷入财务困境的企业投资。其中,他出手帮助惹恼习近平当局的万达集团主席王健林解套的操作,不亚于他和贾跃亭联袂上演的财富转移游戏。

王健林曾率领万达集团从习近平执政之初到2017年的5年间,大举在海外进行并购,前后耗资1400亿。海外并购还有个近义词叫做“转移资本”。王健林曾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时,喊出“什么清华北大,都不如胆子大”。2017年是习近平当局从“政治清洗”转向经济金融层面清洗的转折之年,王健林也在这一年遭遇了空前的麻烦。

2012年习近平执政初期,万达斥资26亿美元收购AMC 100%股权并承担其债务;2016年3月万达AMC院线以11亿美元并购美国卡麦克院线;7月又以9.21亿英镑并购欧典院线,这也是万达首次投资欧洲院线;万达还在2016年以35亿美元收购了《盗梦空间》、《蝙蝠侠:开战时刻》等经典电影制作方——美国传奇影业公司。

王健林曾经是已经落马的江派骨干成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幕后金主。在王健林的早期投资者中,就有江泽民的心腹、前中共领导人贾庆林和王兆国的亲属等。万达出事是习近平“反腐”扩展到了官商勾结的顶级富豪圈,很多和江派关系密切的富豪,都是被习近平当局清理的对象。

2017年中共召开十九大前夕,中国富豪圈频繁出事。6月份,安邦掌门人吴小晖被带走,6月22日,王健林旗下的万达系突现股债双跌,其中万达电影大跌9.91%后停牌。当时中国大陆媒体报导说,多家金融机构集体抛售万达债券,原因涉及“政治风险”。

王健林从2017年开始抛售万达旗下资产,而孙宏斌则是冲在最前面的“接盘侠”。2017年7月10日,融创宣布以632亿元(约87亿美元)收购万达旗下13个文化旅游项目,以及76家城市酒店。

孙宏斌和融创又一次完成了在外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交易。而孙宏斌为什么一再出巨资去接那些看上去会亏损的项目?

曾经充当过中共权贵“白手套”的亿万女富豪段伟红的丈夫沈栋曾表示,不是“白手套”看不懂,而是他们没有选择。沈栋说,红色血脉是中国最大的资本家,只是大家在面上看不到,在面上能看到的,你能叫得出名字的所有人,其背后都有红色资本,他们就是大家说的“白手套”。

沈栋曾任清华大学校董、北京政协委员,他在2021年以“局内人”视角出版《红色赌盘》一书,深度揭示了中国权贵资本运作内幕。

他在《红色赌盘》中写道,“哪怕是街对面开间小面馆的小贩,他也可能就是个手套,只不过跟他分钱的可能是一个地方派出所的所长或城管大队的队长而已。这一路上去,你越往上走和你分钱的层面就越高,中国哪一个做商人的没有做手套的功能?几乎每一个都在充当手套。”

融创在去年5月首次出现美元债违约,今年3月公布的境外债务重组方案,涵盖约102亿美元的债务,其中57亿美元的债务将通过发行新的美元债进行置换,其余债务可交换为可转换债务以及融创服务的股票。

截至今年6月份,融创总负债高达1万亿(约1370亿美元),资产负责率达到93.72%。

10月5日,香港法院批准了融创中国(01918)的百亿美元境外债务重组计划。融创成为首个扫除此类债务重组最后障碍的中国头部房企。融创股票当日大涨超过6%,目前仍处在今年以来的高位。另外,此前停牌的融创三支债券于10月10日恢复交易,如今融创境遇似乎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虽然孙宏斌与融创暂时逃过一劫,长期仍存在主要来自政治因素的危机。

尽管孙宏斌可能是个有能力、有想法的人,但红色权贵利用了他的野心与贪婪。在中共政权控制了一切社会资源的中国,像孙宏斌这类的叱咤风云的商人成为中共权贵的白手套,其实是别无选择的。

——《人物真相》制作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人物真相】邓小平长子与习家恩怨
【人物真相】卷入许家印赌盘的“世界铜王”
【人物真相】日本新外相 “铁娘子”上川阳子
【人物真相】军事法院院长遭免职隐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