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从未离开的地方

作者:青松
回到校园,就会想起以前最简单的生活。或许,那种简单才是我们真正向往的吧。(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16
【字号】    
   标签: tags: , ,

还乡探亲,回到阔别许久的母校

进到校园时,天色已暗。我一个人站在路口,等朋友来接。这普普通通的校园,承载了我们的青春,也见证了所有的故事。我看在眼里的,也许不是校园,而是学生时代最纯粹的人生。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所沉淀下的日日夜夜,会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不管离开多久,一旦回来都会发现,记忆仍然无比鲜活。

站在路口,看着熟悉的风景,一桩桩往事涌上心头。在这里,我们留下过欢笑,也流下过泪水;竭尽全力奋斗过,也失败过;有过希望,也有过放弃;经历过相聚的美好,也体验过分别的酸楚……

从校园分开后,想再次相聚都要靠机缘。算下来,许多朋友这些年来再没见到。曾经的一幕幕正在心中翻转,这时朋友赶过来,要带我四处看看。虽然多年未见,彼此间丝毫没有陌生感。他知道,我想来校园转转,是因为怀念母校,所以细细向我讲解各种变化。

校园里多了很多高楼,不过总体格局并没有大改。我们沿着以前我最爱的后山小路,绕到教学楼前的小树林,再到篮球场。我们一路聊着,说起学校的历史,说起学校的人物,说起我们的朋友。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各自都还有安排,我们笑着说再见。

这次回到母校,总体感觉这里还是旧时的模样。倒不是说校园里的景物没变,而是内心的感受。每座教学楼,每个路口,我如今走过,会想起当时无数次走过的情景。就连与朋友的分别都云淡风轻,仿佛第二天还会见到。突然明白,虽然离开校园后我们各奔东西,其实我们还是我们。

在校园的生活,不同于职场上的打拼。一切相对简单,我们的心也简单。所以,留下的回忆才会那样深刻。不管后来的生活中我们如何改变,是城府渐深,还是小心防备,一旦回到校园,就会想起以前最简单的生活。或许,那种简单才是我们真正向往的吧。如此说来,我们真的从未离开……@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苏联代表鲍罗廷鼓动地痞流氓作革命先锋,搞乱了北伐农民运动,导致第一次国共合作公开破裂。但鲍罗廷不想承担责任,据张国焘回忆,当时鲍罗廷找瞿秋白密谈,说:“中共的一切,虽然事实上是遵照共产国际的指示进行,但不能让共产国际担这个失败的责任,因为莫斯科威信的丧失,将会影响世界革命,也会助长托洛茨基派攻击斯大林的气焰,更会使中共党员不信任共产国际的领导。为了使共产国际今后能够领导世界革命,中共中央只有挺身出来负担起这个责任”。瞿秋白则认为,如果让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来承担这一责任,会造成中共领导层破产,损失太大,不如让陈独秀一人承担责任。就这样,鲍罗廷把国共合作失败的罪名加在陈独秀的头上,免去了陈独秀中共总书记的职务,让瞿秋白顶替成为新任中共总书记。
  • 在遥远的北极圈内,一位柔弱的女子和她的妹妹一起,用坚忍与善良,演绎了一段现代“劈山救母”的传奇。
  • 美国的朱家兄弟三人,老大从小成绩优异,老二成绩平庸,老三叛逆高中辍学。但最终三人不仅都上了名校,并成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老大是名校斯坦福大学医学系教授,老三成为美国顶尖律师,老二则是华人更为熟悉的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前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下面就是励志的朱氏三兄弟的成长故事。
  • 1937年,民国26年7月7号,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史称“七七事变”,或者“卢沟桥事变”。
  • 萧煌奇“2016神秘世界巡回演唱会”将在10月29日首度于台北小巨蛋开唱;而距离演唱会倒数2个月,萧煌奇仍行程满档,昨(29)日受邀至母校开学日演讲并荣获“杰出校友”,鼓励学弟妹们勇敢逐梦外,更自曝他从小爱给同学取绰号,笑称“这或许是创作的第一步”。
  • 西方学术界也一直有不少著名历史学家、哲学家认为古希腊的哲学在当时并非是今天人们认识到的学问,而直接就是一种精神的修炼(Exercice spirituel),并将其与释迦牟尼佛和老子传出的修炼法门进行类比。
  • 外星人为何不对人类公开露面?它们为何不能左右人类发展?科技的发展对人类是福是祸?太阳上有人?
  • “我非常喜欢神韵,她非常美丽,又有幽默诙谐的部分。我喜欢她的音乐和色彩,这深深地吸引了我。”园艺设计师Jenny Draketta观赏神韵后非常感动,她说自己被神韵纯粹的美所感动。
  • 美国食物
    在美国有许多常见的食物经常被误认为是外国美食,事实上它们是道道地地的美国食物。有许多食物看似外国美食,但却是美国人自创的菜肴,比如经典肉丸意大利面。还有辣肉酱,多数人都以为它是墨西哥食物,事实却不然。另外有些食物的名称中带有国名,却与那个国家没有任何关系,例如英式马芬并非来自英国,德式巧克力蛋糕也跟德国沾不上边。
  • 罗浮宫是世界上最多游客参观的博物馆,目前正在举办“那不勒斯在巴黎:卡波迪蒙特博物馆特邀展”(Naples in Paris: The Louvre hosts the Museo di Capodimonte),展览至2024年1月8日。这次展览由那不勒斯卡波迪蒙特博物馆出借60多件艺术品在罗浮宫展出。卡波迪蒙特博物馆是意大利规模最大且重要的博物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