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人生】捕风捉影无事生非而造成三人死亡

作者:泰源整理
捕风捉影害死人自尝恶果。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252
【字号】    
   标签: tags: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实为君子处世之道。下面说一个捕风捉影,无事生非而造成三人死亡的故事。

清朝时,有一位读书人叫康生,向来以才貌双全著称,年仅二十二岁时,在一位姓单的大官家里教书。单氏三代为官,是全县的首富,家里最多时也有几百名男女佣人。但单姓生性残暴,家规严明。下人稍有不慎,就会被鞭打,甚至被拷问、受炮烙等酷刑,常有佣人被折磨死,但他并不以为然,官府对他也无可奈何。康生善于阿谀奉承,因此与单氏主人之间十分投机。可康生年轻好惹事,常常喜欢无事生非、捕风捉影。

康生有五个弟子:四个是单氏的子侄,分别是单修、单保、单杰、单偲;另外一个是单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名叫文炳。文炳才十七岁,但非常聪明。他所写的诗文,康生常常无从修改。康生表面上很欣赏文炳,实际上却很嫉妒他。五名学生中,只有单保和康生最合得来。一有事,单保就会去打听,然后回来告诉康生;康生见了什么生人,也会找单保打听,两人的关系其实就像朋友一样。

有一天单家宴请夫人的亲属,傍晚时客人渐渐散去.女眷送别了客人回来,一路说笑经过书院门口。康生从门缝里偷看,见一个丫环,穿着绿衣白裙,艳丽娇媚,风姿动人,顿时觉得心神不定。正出神时,恰遇书僮拿着蜡烛,送来了酒菜。康生问:“各位公子在里面做什么?”书僮说:“有亲戚留宿,几位公子正忙着张罗。过一会,二公子就出来陪先生喝酒。”康生点头。

一会儿单保来了,师徒俩高兴地对饮。康生问起刚才所见的那个丫环,单保说:“先生所问的,是那个皮肤白皙、大眼睛、牙齿洁白,头发浓密漆黑光亮的丫环吗?”康生说:“正是。”

单保说:“这是三姑妈房中的贴身丫环小蕙。这丫头聪明伶俐,善做针线女红,全家人都喜欢她,现年十九岁,还没找到夫家。”康生举杯打趣道:“如此秀色,天天在眼前,你们弟兄几人没打她的主意吗?”

单保微笑道:“谁未试过?只是这小丫头自有推却躲避的办法,眼看要到手了却又失去。只有文炳一向和她相好。”康生得意地说:“咳哟!文炳一向自许清高,却去坏了别人的名声,岂不是明里暗里不一致吗?我想小蕙为人持重,恐怕文炳也未必能玷污她,你所说的怕只是想当然的猜测罢了。”

门里门外,捕风捉影,坏了事。 (Pixabay)

单保说:“不对,他们俩的交往,我和单偲都亲眼见到过。”康生靠近单保问:“你们看到什么?”单保说:“他俩谈话,单偲是在内室中偷窥到的,我是偶然间在花园里面遇上的。”康生听了大笑。

一天,单杰向康生请教关于《庄子》里“蛮触之争”[1] 的故事,康生回答不出。文炳在旁边加以解释,康生非常窘迫,却用教训的口气说:“治学要以《十三经》为根本,《廿一史》为学问,那些荒唐的子书,读了就如得到一堆垃圾一样。”

文炳说:“有一事不知,也是儒生的耻辱。宰相要读书人来担任,因为士人见识广,所以作用也大。”

康生说:“读书能改变人的气质,你这样的气质,也配称为儒生?我虽然只比你年长几岁,但也是你的师傅,你是学生,当学生的欺到师傅头上,读书还有什么用?何况你自以为精通儒术,却和丫环私通,破坏别人闺房的规矩,天下有这样的儒生吗?”文炳听了脸色大变,不敢再说什么。单修等兄弟几个极力劝解,康生这才渐渐气消,但和文炳不再说话。

姓单的东家知道后,把文炳鞭笞了十几下。还办酒向康生表示歉意说:“大丈夫借酒吐不平之气,何况你是先生对弟子!我的小弟太无知,你不必和他计较。”康生连连称是。于是彻夜痛饮。

单氏喝得略带醉意,兴致很高,自己讲起平生得意之事,哇哩哇啦说个没完。康生乘机挑拨说:“老先生为政、作文,卓越超群,足以传世,只是家法不够谨严,外人有些传闻,实在太遗憾了!”

单氏不快地说:“我治家自认为不愧石柳。先生说这话,是否因为听说了什么?”康生说:“承蒙见爱,所以我知无不言。但此事涉及他人隐私,不便启齿。”

单氏更起疑心,屏退左右,单独追问。康生就把文炳和小蕙私通的事,添枝加叶地说了一通,还说:“此事你家公子都亲眼目睹。老先生为全乡仪范,怎能因为小儿女一时的欢乐,影响您的人望,沾染上污点?”

单氏向来以家法严格自夸,一旦被人当面揭出家丑,气得暴跳如雷。狠狠地把酒杯一甩,走进内室,边走边大声叫小蕙出来,用力拷打进行审问。小蕙忍受不住,只得违心承认。

单氏愤怒已极,将她绑在柱子上,叫文炳到前面观看。文炳遮住脸扒在地上,大声痛哭。单氏边骂边用鞭子抽打,声色俱厉。夫人再三求情,单氏总觉不解气。把文炳囚禁在厕所后,这才回到自己房里。

夫人悄悄帮小蕙松绑,把她抬进屋里,小蕙已经气息奄奄,鲜血湿透了床席,仆人们没有不流泪可怜她的。守护到夜半时,小蕙忽然直起身来,大声说道:“如果人死后有知的话,我一定会讨回公道!”说完,长叫了几声而死,家里上上下下无不为她感到哀悼。

康生听说后,心里非常不安,找个理由辞职回家。每次想起小蕙的事。就害怕得汗流浃背。正好临近乡试,康生挑灯夜读,准备赶考。康生的母亲李氏,亲手调制食物,送到书房里。在窗前看见站着一个女子,一丝不挂,浑身是血,李氏吓得惊叫一声倒在地上,那女子转眼又不见了。

康生赶紧出来,把母亲扶回卧室休息。问母亲为什么事惊倒,母亲把所看见的告诉他,康生大惊失色。李氏说:“看来这所房子是凶宅,不宜再住。何况临近乡试,不如就去省城,暂住舅舅家。如果能中举,再迁到别处去居住。”康生觉得母亲说得有理,赶快坐船到省城,寄住在舅舅家。

乡试的日子到了,各地来赶考的读书人陆续进入考场。当天晚上,同考场的人都听到有女子哭泣的声音,觉得非常奇怪,只有康生神色沮丧,不思饮食。第二天晚上三更时分,忽然听到帘外人声嘈杂,都在啧啧称怪。

有考生掀开帘子出去探看,只见康生的号房前围观者密密麻麻,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于是挤进人群去观看。只见康生赤身裸体坐在房檐下,两眼发直,大声叫道:“单廷献(单氏)时辰还未到,暂时放他一阵。现在先取下这个坏蛋的舌头,再去对质。”说完,用手扯自己的舌头,拚命硬拔,扯出嘴约四五寸长,嘴角边都淌着血。围观的人都害怕至极,想帮他解除厄难,可是他的手指扎进了舌根,怎么也分不开来。等到官府派人来查验,他已把舌头连根拔出,痛昏在地,一会儿就死了。

文炳听闻这消息后,过了半年也死了。是否他与小蕙在人世未能结成良缘,却要在冥府完成?
—————
注[1] 即“蛮触相争”:蛮氏是蜗牛右角上的国家,触氏是左角上的国家,两国为争地,每十五日就战一次,死伤逾万。典出《庄子‧则阳》。比喻为小利而时起争端。

资料来源:《夜谭随录》@*#

─点阅【古道人生】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杭州人邵艺洲,性情爽直,喜于交游。有一次他在街市上偶然看见一个卖艺乞丐。这乞丐舞弄的刀剑棍棒,各种各样,都能出神入化,绝妙异常。邵艺洲心里明白此人本领高强,不是寻常的乞丐。……后来他们怎样变成了生死之交?
  • 清朝的华亭人汪瑾,五十多岁时在京城仍然布衣不第。秋风吹起,他十分厌倦在外客游,动了思念家乡之情,便乘船南归。在归途他遇上了不寻常的事。阴阳两界人事相通的事给世人展现了善恶终有报的道理。
  • 一对来自不同家境、贫富差距极大的男女同学,有志竟成终成眷属,但是,后来遭逢战乱生离死别……,道尽人生无常。
  • 距离嘉兴三塔湾二十里,有一座塔孤零零地立在官塘旁边。塔上下共七层,高约十余丈,中层刻有“鹤秀”两个大字。塔面临大河,背后全是农田,旁边并无寺庙。路过的人以为是当地人为镇压风水方面建造的塔,但却不知道塔名是什么意思。后来问秀水县的人,才知道塔并非为风水修建,而是有一段动人的故事。
  • 浙江海宁地区有一姓查的人,在科举考试上一直很不如意,考到了四十多岁时还没有考上,家中十分贫苦。有一天,他来到了关圣祠祈祷,随后求得一签,签诗中有“南贩珍珠北贩盐”一句,于是打算放弃科举考试,进入都市去经商。经商无着,因缘际会,因为帮助了他人,助成了他的事业。
  • 王皇后与永历帝感情非常好,在颠沛流离的日子里,他们患难与共,相互扶持,将风雨飘摇的南明苦苦撑了十六年。示意图。(公有领域)
    一个书生遭丧父之痛时,未婚妻被改嫁,赴考之日正是他失婚之时。后来他幸逢贵人,竟然帮他找回了未婚妻,挽救了婚姻。这事是怎么发生的呢?
  • 何医生给两人病情相似的人开了同样的药,结果却大不同。他茫然若失地说:“今天才知死生在命,不在药的功效,也不在医生的技术啊。”从此闭门谢客,许多年不再谈医术了。
  • 粤语中有这样一句方言:“财来自有方,唔使咁彷徨。吃几多,着几多都系整定噶。”意思是说:一个人发起财来自有它的方法,无须你煞费苦心地去筹谋。吃多少,穿多少,用多少,都是注定的。本文的故事就能反映出这一点道理来。
  • 成公为人耿直,性好善良,老了就在水边建了一座茅庐,以捕鱼为生。有一天,天快黑的时候,有个穿着湿衣服的人,哭泣着走来,成公以为他是个掉落水中而爬上来的人,于是就叫他进来,准备办了酒饭,要招待他吃一顿,暖暖身子。后来这两“人”发生了一段“超人”而感人的故事。
  • 父亲欠下巨债忧闷丧命导致家庭变故,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和母亲被骗入“瘦马家”,等待她的是养肥后被出售的命运。直到“买主”来“挑货”那一天,她才豁然明白!面对艰苦余生,她怎样选择?屈从偷生?还是“宁做乞丐而死,而不受辱而生”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