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和:人权律师高智晟先生

人气 3546

【大纪元2023年05月01日讯】自从2004年以来,高智晟先生为中国人权呼吁、抗争,已经20年过去了。其间,他被失去自由的时间总计达18年之久。这没有自由的18年,由失踪、软禁、坐牢与被酷刑构成。在中国,他为了中国的人权、社会正义以及最终实现民主宪政,付出了极其高昂的个人代价。高智晟从2017年被失踪以来,至今杳无音讯。我们强烈呼吁全世界所有爱好自由与享受着自由的人予以持续的关注,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高智晟律师。

中国,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口口声声对外宣扬自己是个负责任的大国,然而,高智晟先生,作为一位和平理性的人权律师,却一直被中共政权迫害。这个简单明了的事实,自由世界的各国政府在与中共打交道时,都不应该忘记。

被失踪的高智晟先生,他不仅是中国的良心,更是中国的脊梁。他身体力行,用自己全部的精力和生命为每一个中国人的自由而抗争不息,作为基督徒,他无可畏惧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每一个有良知的人!

一、最近一次的失踪

高智晟先生在2014年出狱回到老家后,一直与哥哥嫂嫂住在一起。那是一处陕北窑洞小院,也是他继续被软禁之所,因为政治犯出了监狱也是没有人身自由的,这是中国的现实。

2017年8月13日上午9点多,他的嫂嫂去他住的窑洞喊他吃饭,却发现人不见了。迄今,已经5年多,超过了2000个日日夜夜。他在美国的妻子耿和和两个孩子,一直无法得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他可能还活着,但是已经丧失了个人的人身自由,失去了他的家庭温暖和个人健康。而他的家人和亲人们,也同样深受中共非人性的迫害与折磨,至今创伤未平,一直处于担心与焦虑之中。

而这,并不是他唯一的一次失踪。在他近20年的抗争岁月里,被失踪了6次以上。

二、成长经历

高智晟先生完全靠自学大学法律本科毕业,通过了考试后获得律师专业证书,从而成为了一名律师。自学成为律师,而后成为一位著名的律师,他的个人成长经历可谓是一个民间奇迹。

1963年,他出生于陕西省佳县佳芦镇小石板桥村的一眼窑洞里,家境十分贫寒,他是家里7个兄弟姐妹中的第5个孩子。11岁时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兄弟姐妹们从此和母亲一起艰难度日。高智晟很爱读书学习,16岁那年,他考进了县重点中学,但是家里供不起他,被迫中断学业回家务农。他还曾下煤窑挖煤两年,但没有得到一分钱的报酬。21岁那年,为了有饭吃,他报名参了军。他与妻子耿和就是在新疆服役期间认识的,于1990年结婚。

退役后,高智晟先生留在新疆,陆续在一些工厂打工,甚至在街头买菜谋生。其间,他萌生了通过自学而成为一名律师的想法。在打工之余他就读书自学法律,经过了五六年的业余苦读,1994年他通过了中国的法律专业高等教育自学考试。1995年,高智晟又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成为一名律师,并于次年开始在乌鲁木齐执业。那年,他32岁。

高智晟先生在乌鲁木齐执业期间,约四分之三的案件都是帮助弱势群体打免费的维权官司。他的想法很简单:“我的出身很穷,我知道穷人的感情,所以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不会把帮助别人看成是对别人的施舍。我的目光很长远,我要用我的这一辈子拯救我的下一辈子!”他认为一名律师就应当为弱势者撑腰,所以决心尽其所能为中国的弱势者维护合法权益。2000年,他到了北京,创立了晟智律师事务所并陆续聘请了约20名律师。他给自己的职业生涯定下了规矩:所接受的案例中,三分之一都为穷人弱势群体免费打官司。

无论在新疆还是在北京,高智晟先生不仅经常免费为弱势群体打官司维权,还经常自掏腰包,资助一些非常困难的当事人。2001年,他被中国司法部授予“中国十大杰出律师”荣誉称号。

三、为自由、人权而抗争

1、抗争开始

高智晟先生为人权而抗争是从2004年底代理和调查法轮功学员黄伟的案例开始的。在调查过程中,中共当局镇压平和善良的平民使用的残暴手段震惊了他。法轮功学员以静坐的方式坚持他们的信仰,并且以此健身和修练,但是当局对他们进行残酷的肉体折磨,甚至造成多人死亡。他发现,中共镇压和迫害公民的机构就如同黑社会一样黑暗与残暴。

于是他决定向中国最高领导层上书陈情,请求他们尊重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和合法的人身自由与公民权利,先后上书了四次:
(参见,例如 https://groups.google.com/g/lihlii/c/DuYeqPXHdyY?pli=1

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致全国人大公开信》
2005年10月18日,《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 ― 高智晟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2005年11月22日,《致胡锦涛、温家宝第二封公开信》
2005年12月12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 ― 高智晟致胡锦涛、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从他的第一封公开信开始,中共当局就开始了对他的跟踪、监视和迫害,经常派出多人尾随他,即便到外地出差,也如影随形地跟着。他家楼下经常停着十几辆甚至二十多辆国保的车,数十人驻扎在他家周围,监视和骚扰他与家人的日常生活。他的周边邻居们的生活,也因此受到惊扰。高智晟将这些情况都写在他的上书和公开信里。

2005年,中共当局勒令他的律师事务所停业整顿,并扣押了营业执照和执业证书。不但对他的上书陈情充耳不闻,而且变本加厉地迫害他和他的家人。这令他对中共彻底失望,2005年12月13日,他发出了退党声明,公开宣布与妻子耿和一起,退出中国共产党组织。因此他也改变了他的信仰,在2005年受洗成为基督徒。
《高智晟退出共产党的书面声明》https://www.epochtimes.com/gb/5/12/13/n1152477.htm

2、遭迫害开始

2006年3月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苏家屯事件”曝光,高智晟先生公开表示参与调查,并公开邀请加拿大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介入调查,但他们都被中共当局阻拦,不能进行任何实际调查。

同年,他积极参与广东太石村村民以及汕尾农民的维权事件,为这些合法权利受到严重侵害的农民群体公开发声。他发起了维权接力绝食,成立“维权绝食团”,声援维权的农民们,获得了中国25省人士响应。后来香港、台湾法律界及政治人物也纷纷响应,扩大为世界四大洲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接力绝食。但许多中国大陆绝食者、志愿者遭当局绑架失踪,高智晟也受到特务的监控骚扰。2月13日他发出《每个人都能行,用自己的身体 在自己的家里》,呼吁绝食接力。3月6日“全球万人绝食”启动。

正因为如此,高智晟先生受到了中共当局更加严厉的迫害和打击。2006年8月,他被吊销了律师执业证。对一个律师而言,这等于砸了他的饭碗。8月15日,他被从在山东的姐姐家中秘密绑架和关押,与亲人失去了联系。根据他后来的记述,在秘密绑架期间,中共当局对他施行酷刑和虐待。美国众议院曾在2006年4月27日以421:0票通过365号决议《督促中国政府恢复高智晟律师及其律师事务所执照》。

3、逮捕,判刑

2006年9月21日,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将高智晟先生正式拘捕。被捕后,他的家属受到当局严密控制,并被阻断了与外界的正常通讯,中共的国保们甚至殴打了他的妻子。

12月2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先生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然而,耿和证实,当局从未把所谓的判决书交给家人及其律师。

在所谓的五年缓刑期间,他就有长达三年时间处于失踪状态,总共被关押的时间是129天。其中被拷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多小时。129天里,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这些都是当局交由同监室的犯人来强制执行。

4、三次被失踪

第一次

在缓刑软禁在家期间,高智晟先生并没有屈服。2007年9月12日,他发表了《致美国国会公开信》,用1.3万字描述了中国人权实况,呼吁当时的美国总统及其国会效法前总统里根抵制出席2008年的北京奥运。公开信发出后,他被带走,失踪逾50天。

2009年2月9日的网络上流传出一篇高智晟先生署名、写于2007年11月28日被北京警察围困在家中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文章详细描述了他在2007年被秘密绑架后的50多天里遭受的严重的酷刑。该文引起了美国、法国、德国等多国媒体的关注。骇人听闻的酷刑如,国保们以电击、竹签捅生殖器,用烟头烫鼻子与眼睛,以及其他多种施于肉体和精神方面的酷刑。国保们表明是以“对待法轮功的酷刑”方式对待他,并声称他不可能活着出去。中共当局还曾经以多种酷刑手段逼他写批判法轮功的文字,但未能如愿。不过高智晟先生在被释放前做了部分的妥协,即在假笔录上签名“政府没有绑架高智晟,没有酷刑折磨高智晟,对高智晟全家关爱倍至”。这个部分妥协的原因是国保威胁他若把酷刑向外界透露,将在他的妻女面前折磨他,并且威胁说他的女儿将会被搞死。

在这篇五千多字的文章中,他写道:“…… 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期间有过许多奇异的感觉,诸如:有时候能真真切切地听到死,有时又能真真切切地听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睁开眼时,我发现全身的外表变得很可怕,周身没有一点正常的皮肤……”
《至美国国会公开信》与《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的链接,见,例如: https://groups.google.com/g/lihlii/c/DuYeqPXHdyY?pli=1

第二次

2009年2月4日,高智晟先生在陕西的老家里被超过200名警察带走后,再次失踪,长时间下落不明。后来方知遭单独囚禁及酷刑。美国德州基督教团体对华援助协会,曾为此收集了15万人的签名,要求中国释放他。这次失踪期间,海外多个人权机构呼吁中国政府公开高智晟信息,但中共当局不予理会。

2010年3月28日,耿和突然接到她丈夫高智晟的电话,说他身在山西五台山。经过长达14个月失踪后他突然再次“回到”人间。在国际社会持续压力下,4月7日,高智晟被允许回到北京,并在北京接受了美联社的采访。美联社4月下旬的报导证实,高智晟先生在2009年被失踪后,遭到了长达14个月的非法关押,期间所受酷刑程度“没有言语可以形容”,比起在2007年被失踪期间,中共当局对他所施酷刑更加严重,例如国保们曾脱光他的衣服,轮流用手枪打他,甚至连续殴打了两天两夜。

第三次

在被美联社采访后,不过两星期,高智晟先生再次被强迫失踪,长达20个月。这次他被失踪后,美联社决定公开高智晟在专访中的更多的秘密谈话(在访谈中他原先表明暂不公开),主要是前次失踪期间所遭受的酷刑的可怕细节。耿和获悉后非常难过,她向记者表示,从他接受专访的照片看,他的整个相貌发生了变化,脸型都已经变得扭曲了。他一定经历了非常残酷、非人的虐待,跟2009年初相比,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却看上去将近老了二十岁!

5、夫人、孩子逃亡国外

从2005年开始,中共就派出大批国保跟踪、监视和骚扰高智晟先生以及他的家人,他的夫人和两个孩子。当时,他的女儿12岁,儿子才1岁。他们全家经常被软禁在家,不许出去,如果外出,则多人跟踪,就连他女儿上学也常规性地被6-10名国保尾随跟踪到教室,在教室继续监视。遭到这样的特殊待遇,使他女儿在学校被学生和老师另眼相待。一段时间后,他女儿产生了心理问题,拒绝再去学校读书,甚至一度想自杀。到了2007年,国保的跟踪,甚至连他3岁的儿子也不放过,每天会有不低于4名国保跟踪、监视这个孩子。高智晟在《给美国国会的公开信》中曾描述了国保跟踪、围困他和家人的情况。

高智晟先生在一篇2007年9月传到境外的文章中指出,中共当局为了彻底击垮他,把他的妻子和孩子们“做人质”。“除电视机、电灯外,一切标志着今日人类文明的设施我们都恍如隔世。我们被强制不许见任何还活着的我们以外的同类。我们家成了囚禁我们四人的场所。我们成了这个时代人类最为孤独的人。”“这样的做法是对整个人类道德文明的公然的、公开的、持续的挑衅和践踏。”

2009年1月9日,不堪常年被国保围困、折磨的妻子耿和,决定为了孩子冒险离开中国。她在友人协助下带着16岁的女儿和5岁的儿子,从云南偷渡到泰国,历经艰险之后在3月12日抵达美国。他们母子三人很快就获得了美国政府的政治庇护,在美国定居下来。从此,高智晟先生一家人远隔重洋。

6、沙漠监狱,三年地狱

2011年12月16日,根据中共新华社的报导,高智晟先生的缓刑被法院撤销,他将被送往监狱服刑3年。他的亲人曾于2012年1月到监狱探监遭拒绝,一度引发外界担忧高智晟先生已经被死亡。

2012年3月24日,在高智晟先生与亲人失联近2年后,中共当局终于允许他们赴监狱会见。他的大哥高智义和岳父等亲人,在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的一座监狱,首次隔着玻璃与他交谈了半小时。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亲人是在3月15日前后接到当局的通知,准许赴新疆探视,并被下令不得告知外界。

沙雅监狱是位于阿克苏戈壁沙漠中的一座农场监狱,当局经常把一些内地省市的重刑犯转移到这里服苦役,生活条件非常艰苦。高智晟先生在监狱里,每天只有馒头和白菜充饥。

他在监狱服刑期间,大赦国际发起“写信给高智晟”的营救马拉松,各国民众累计寄出逾16万张明信片营救。台湾立法院2012年通过营救中国大陆良心犯决议,高智晟先生名列其中。联合国、美国国务院、英国政府、欧盟、人权观察等多国政府及国际组织长期声援,并持续要求中共当局无条件释放他。

2014年8月7日,高智晟先生三年受狱刑后,虽经外界呼吁如期被释放,但其身心状况极差。BBC引述人权组织的说法“高在监狱被完全摧毁”,其精神、肉体都受严重酷刑,并且因被剥夺与人交流的权利,导致记忆、语言功能严重衰退。出狱后的高智晟先生被中共当局押送回陕西老家,被限制居住在他的哥哥高智义家。

高智晟先生在2015年1月接受美联社的专访中说,他在沙雅监狱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曾被用电棒点击面部,而且这三年期间一直被关在禁闭室。狱方在他的牢房里装上了扩音机,连续68个星期播送洗脑宣传的内容。依照中国监狱法的规定,禁闭不能超过15天,而他被关禁闭长达三年!长时间地被单独关押,没有人交流,会造成心理健康问题,甚至会导致语言能力丧失。

耿和说,出狱后的高智晟先生显得精神呆滞,语言能力退化,牙齿仅剩下几颗,原本80公斤的体重,下降到了不足50公斤,他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7、软禁在窑洞,写书

在陕北老家窑洞软禁期间,高智晟躲过监控人员,偷偷地写作。在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写了两部分别近二十万字的书稿:《2017,起来中国》以及《爸爸的故事》。前一部书是呼吁中国人起来反抗中共独裁政权,争取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新中国,他在书中曾预言中共会在2017年面临垮台危机。后一部书稿是写讲述他自己的家庭、他的个人从艰辛的童年到坐牢入狱的人生故事,即一部个人自传,给他的孩子们读的书。

2015年底,他设法将两部书稿传到了海外。2016年,《2017,起来中国》在台湾出版。但是另一部书稿因为缺乏经费和出版商支持,迄今还没有出版。

到了2016年底,他的另一部书稿,《中国联邦共和国宪法》草案以及他的制宪记录,也由朋友辗转送到了海外。耿格说,这部书稿一共有12章,170条,509款,共11万字。这部宪法草案已经在网上公开发表。

8、再度被失踪,至今

在被软禁陕北老家期间的高智晟先生,与太太和孩子们,可以通过手机交流、保持联系。但是这种有限的基于无线电波的亲情联络,持续了不到三年。2017年8月13日,他再度被失踪。这是他抗争以来的第四次的长时间地被失踪,迄今,几经超过了2000个日日夜夜。耿和通过各种途径打探消息,均以失败告终。

从2004年起,高智晟先生一直为中国人的自由和人权呼吁、抗争。近20年间,他失去自由的时间总计有18年之久。这没有自由的18年,由失踪、软禁和坐牢构成。他为中国的社会进步付出了极大的个人和家庭的代价,他可能还活着,但没有人生自由,也被丧失了他的家庭和个人健康。

四、亲友遭株连与迫害

为了镇压高智晟先生的抗争,中共当局竟然株连了他和妻子耿和的全部家人亲人。他的亲人常年受到监控,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意。

耿和的父母近90高龄,而母亲身患老年痴呆症,他们也未能行幸免,还必须按照规定,每个月到当地公安局签字。签字的文件上写着,耿和和她的孩子们是通缉犯。

为了控制高智晟与耿和的亲人,中共当局没收了他们的身份证件。没有了证件,他们的兄弟姐妹们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不得不面对数不胜数的不便和屈辱。不仅不能乘坐飞机火车,不能办理银行业务,尤其恶毒的是,高智晟先生的姐夫得了重病,每次取药时公安屡屡刁难,拖延不给他使用身份证,造成了治疗困难,更让他蒙受了巨大的屈辱。2016年5月的一天,病重的姐夫跳楼自尽。

2020年5月,他的姐姐因他的事情牵连,常年担惊受怕,忧郁成疾,绝望中跳河自杀,享年61岁。这是她的第三次跳河自杀,前两次都被人救起,这一次,她彻底走了,永远离开了中共的迫害和她苦难的弟弟!

2017年,山西公民邵重国先生和李发旺先生因协助高智晟先生到山西被刑拘逮捕。当年10月,李发旺先生因病重获取保候审,而邵重国先生则被判刑5个月。

五、高智晟的抗争理念

阅读了高智晟先生的著作和文章,以及他的呼吁书,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他的奋斗目标是希望中国成为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文明国家,由人民选举产生国家权力机关,以宪法和法律管理国家。他所追求的民主之路是经过一个和平转型过程。简言之,他追求的是自由、和平、民主、宪政、富裕、平等的文明中国,这和林肯总统所说的民治、民有、民享的理想是相同的。

高智晟先生在他的文章《退党近神,肩住中国悬往非和平转型深渊的车轮》中写道:“我们不仅要使转型之后的社会制度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而且我们必须要以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转型手段和转型过程来完成转型,要警惕中国社会再行回到暴力转型的价值当中去。”

高智晟先生痛恨中共专制政权对人民所犯下的罪恶,但是他反对以暴制暴,以恶制恶。他始终坚持和平抗争、和平转型、和平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

高智晟先生是一位和平理性的人权律师。他不仅是一位真正的中国的良心,更是中国的脊梁。他给予无数苦难中的中国人以希望和争自由的勇气。

六、高智晟和平抗争的影响

高智晟先生的长年抗争,他的和平、理性、忍耐与坚守,激励了大量海内外的中国人,也感动了很多支持中国人权和民主进程的国际人士。

高智晟发起的绝食维权,能够在全球获得万人以上响应和参与。

大赦国际发起的给狱中高智晟写信活动,全球有超过16万人参与。

高智晟曾获得过3次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他因多年为人权而和平抗争,获得了以下荣誉:
2005年,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
2006年,人权斗士奖 (亚太人权基金会授予)
2006年,特别人权英雄奖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授予)
2007年,奥地利布鲁诺.克莱斯基人权奖
2007年,勇敢提倡者奖 (美国庭审律师协会授予)
2010年,国际维权律师奖 (美国律师协会授予)
2011年,言论自由奖,(国际查禁目录组织授予)
2012年,捍卫言论自由奖,(美国纽约视觉艺术家协会授予)
2012年,十佳荣誉律师奖,(中华维权律师协会授予)
2017年,推动中国进步奖,(澳大利亚齐氏文化基金)
2018年,沙赫巴兹·巴蒂自由奖,(国际第一步论坛)
2020年,林昭自由奖,(对华援助协会)

七、高智晟的部分著作

2014年8月– 2017年8月份期间:《十年的酷刑及10年永不放弃的信念》英文版(美国律师协会出版)、《2017,起来中国》、《2016年中国人权报告》中英文版,以及《中华联邦共和国草案》。

为遭受迫害的中国维权人士发表了30多篇的公开信:《江天勇律师何“罪”之友》、《王全璋律师可能的命运情形》、《中共国里扯“贿选”是个笑话》、《高智晟于美国大使先生人权日文商榷》、《压逼人权方面心细如丝的邪恶》、《“泛五毛”现象对中国言论自由环境生成的滞阻》、《“美国之音”止播事件的意义》《“指定监视居住”就是中共的私狱》、《709两周年记》、《邵阳县匪警闹市裸体信步的邪恶气魄》等等。

已出版:
高智晟文集《神与我们并肩作战》,英文版名为《A China More Just: My Fight as a Rights Lawyer in the World’s Largest Communist State》
《中国民企维权第一案》
《2017年,起来中国!酷刑下的维权律师 ― 高智晟自述》
美国律师协会出版发行高智晟书《UNWAVERING CONVICTIONS: Gao ZhiSheng’s Ten-year Torture and Faith in China’s Future》

公开发表的文章:
《高智晟致全国人大公开信》
《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 ― 高智晟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高智晟致胡锦涛、温家宝第二封公开信》
《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 ― 高智晟致胡锦涛、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高智晟退出共产党的书面声明》
《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退党近神,肩住中国悬往非和平转型深渊的车轮》
《中国联邦共和国宪法草案》
《2016年中国人权报告》

尚未出版的书:
《爸爸的故事》
根据该书稿编写的其中的一些独立而有关联的、通俗易读的故事已经发表在《大纪元》,并被其他一些网站转载:https://bit.ly/3GJ37HK

本文成文于2023年4月20日高智晟先生59岁生日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苏昂:三个老板的境遇与国进民退、经济形势
大光:你说共产党能不被清零?
回首三十年前得法历程 道不尽师恩浩荡
【网海拾贝】世界必须认清中共无意尊重任何法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