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电视﹕大千世界第81期专辑-寻找远古的遗迹

人气 6
标签:

【大纪元12月9日讯】

在线观看
下载收看

观众朋友,您好!大千世界专辑节目又和您见面了。这次我们将带您游览世界上的一些考古遗迹,您将在不同的国度回顾远逝的文明……

阿廷发现改变古生物历史的班点些齿夕化石

俄罗斯发现一绦木乃伊的腿部残肢

新发现的罗马圆形广场

德国孩子学习挖掘恐龙骨骼

彼特拉古城展览

寻找诺亚方舟

秘鲁化石

碑铭的发现

下面请您欣赏。

新发现的罗马圆形广场

考古学家在西班牙南部城市科多巴,揭示了继罗马大斗兽场和突尼斯,迦太基之后,第三大的,罗马圆形广场的地表面积。

被发现的圆形广场最宽处距离有178 米,比40 年以后修造的罗马斗兽场仅仅少了十米。

去年11月,科多巴的大学兽医系在建造一个停车场时,发现了这个废墟,现在十分清楚,这个场所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在这个场所发现了各种各样的雕刻文字,记录了已知的在罗马之外最大的角斗士墓志铭收藏, 以及一个唯一的已知存在于罗马西班牙省的角斗士学校。

围墙只留下四到五米高, 专家估计原先墙的高度在15至20 米之间。

圆形广场的发现是最近十年来一系列重大发现其中之一, 它包括了一个马戏场, 一个戏院, 热浴室和用马赛克装饰的罗马房子。

科多巴大学的考古学教授,戴西德罗-瓦库里佐说,这个地方估计能容纳30,000到50,000人,历史可以追溯到,第八世纪初,阿拉伯部队,征服安达卢西亚,南部区域之前的,第四至第七世纪之间。

戴西德罗-瓦库里佐说:” 这是在一世纪以后,克劳狄乌斯和尼禄(Nero)执政时期建造的一个角斗场。它比大斗兽场建造时期早。”

由于它的阿拉伯,安达卢斯建筑学和它的由梅兹库塔清真寺改建成的大教堂,科多巴已经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的世界遗产地点。

科多巴大学将罗马站点管理工作移交给这个城市, 现在计划在市政当局的帮助下建立一个考古学公园陈列这些发现。

德国孩子学习挖掘恐龙骨骼

德国博物馆为孩子提供挖掘恐龙骨骼的学习机会。

如果你的孩子已拥有一切,而你还想要给他更多的东西, 在德国你的孩子有这样的机会,你可以让他们自己挖掘恐龙骨骼。

亚历山大的生日邀请了他所有的朋友。但他的生日不象一般的聚会,没有气球和游戏,他把他的朋友们带到柏林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令人厌烦吗? 一点都不,亚历山大的父亲马提亚-诺瓦克说, 他们打算挖掘恐龙骨骼。

亚历山大的父亲马提亚-诺瓦克说, “我认为这很好。从我儿子那儿我知道,如果他们能发现有趣的事,就会很不错,而且我非常高兴这个结局。”

德国首都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为七到十二岁过生日的儿童提供了充当考古学家的一个下午。

只须付90 欧元,孩子便能邀请他所有的朋友一起玩, 他们可以游览恐龙大厅,然后,开始全神贯注地挖掘和分辨人造恐龙骨骼。他们不只是在简单地在沙子里寻找这种史前庞然大物,他们是在学习更多的有关恐龙的知识。

亚历山大谈到他学到了什么时说:”恐龙真的很大,很结实,身体构造是最有趣的, 他们有这么大的心脏, 我认为这真的很好。 “

博物馆的向导格罗斯(Sitah Gross)在这些巨兽附近照顾孩子。她说,孩子们大体上知道了石器时代和恐龙, 而且了解了关于恐龙的年龄及如何挖掘恐龙骨骼。

格罗斯说,”除了他们自己挖掘出恐龙骨骼之外,他们还得知考古学家和古生物学家在现实生活中是如何工作的。”

这种游览活动非常受欢迎, 大多数周末时间都已被定满。

俄罗斯发现一绦木乃伊的腿部残肢

俄罗斯发现了一绦木乃伊的腿部残肢,使科学家感到很诡秘。

登山者发现一绦不知名的动物干缩了的腿部残肢,该动物可能数千年前生活在西伯利亚的阿尔泰(Altai)。

当地媒体说,这是在高度3000公尺的地方发现的。

10月8日星期三来自兽医学院和阿尔泰,农业大学的科学家检查了这绦腿,他们认为它很像人类的腿。

发现这块骨头的登山者谢尔盖-谢苗诺夫说:“我发现的这绦诡腿实在很奇怪,所以我决定带着它。”

科学家用X光检查了这绦腿,确定它已经好几千年了,而且这些骨头并不属于任何已知的动物。

科学家说,膝盖关节的位置显示,这种生物用两腿走路,腿部和足部都长满了红色毛发,这表示这种动物在柔软的地面上行动,可能是雪地。

俄国兽医解剖协会副主席尤里-莫罗弗夫)说“这是一条人类的腿。它的关节形状显示是用两条腿走路的。”

这块大脚趾是由三块趾骨组成,而人脚只有两块。这条腿保存的很好因为阳光和空气已经使肌肉纤维干缩了。

科学家继续检查这条腿,他们说现在认为它是“雪人”还言之过早,因为这需要作DNA检查,这条被发现的腿适合穿欧洲人穿的36号大小的鞋子,而 一般认为雪人有一双非常大的脚。

阿根廷发现改变古生物历史的,班点些齿夕化石南美洲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像蜥蜴的古老爬虫类化石,其生存时间比他们早先认为的还要久远。

在阿根廷发现的这具化石是 “班点楔齿蜥”(sphenodontian),它属于恐龙时期在地球上漫游的一种古老原始爬虫类家族,大约在1亿1仟万年前消失。

这具化石是在巴塔哥尼亚采石场中发现的,大约有9仟万年之久,它可以解释出它们唯一现存的亲属“新西兰鳄蜥”(tuatara)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古生物学家阿佩斯坦归尔(SEBASTIAN APESTEGUIA)说: “在次被发现的动物来自更早期时期, 它们的化石直到现在才被发现。只有一个幸存种类可以在新西兰找到, 它几乎绝种。我们在这个海岛中发现了, 1亿2千万年, 这向我们提供了和恐龙同期的动物的很多信息。这些不是恐龙, 这些是蜥蜴。”

布宜诺斯艾利斯自然科学博物馆实验室负责人诺瓦斯说 “现在我们有了具体证据,我们现在可以说,它们不仅存在过,并且有许多的化石,这是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事。这让我们知道了和以前非常不同的历史,包括在古生物学家教科书里所说的。”

诺瓦斯又说:“这让我们知道了和以前非常不同的历史,包括在古生物学家教科书里所说的。”

只能在新西兰找到的鳄蜥,是唯一仍存活的班点楔齿蜥,因为它自古以来没有多大改变,所以被称为活化石。

在巴塔哥尼亚发现的这具化石,属于一只长约一米的生物,是到目前为止所发现的最大班点楔齿蜥。

科学家们表示,这类生物在刚瓦那生存了更久。刚瓦那是古代的超级大陆,包括现今的南美洲、非洲、印度、澳洲和南极洲一带。

现在科技界种种新发现,都在强烈地冲击和改变着人们固有的观念和思维方法,如果有人能将这些新发现,系统地整理出来,您就会发现足以改变我们今天的教科书了。

彼特拉古城展览

约旦女王瑞尼亚揭幕了在美国举行的彼特拉古城首次展览。

10月14日约旦女王瑞尼亚正式揭幕了在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举办的首次彼特拉古城综合展览。

“彼特拉: 失落的石头城”是约旦和美国之间的首次主要合作。博物馆从约旦借了200多件重要物品。

古城彼特拉是从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2世纪直接刻划在约旦南部沙漠中岩石峭壁上的城市。彼特拉是国际贸易路线的主要通道,连接了印度和阿拉伯南部与叙利亚、埃及、希腊和罗马的市场。

这次由瑞尼亚女王赞助的展览, 展出了许多取自寺庙和坟墓的有两千年之久的雕刻,这些雕刻在19世纪早期被发现。

建造彼特拉的那巴特亚人使它成为古代最有影响力和繁荣的城市之一。

彼特拉展览策划人革林–马克表示,最重要的人工制品是雕刻的度沙拉头像, 它是彼特拉的上帝。为减轻约旦南部严酷的天气引起的损害,美国考古学家取走并重新修复了雕刻的胸像。马克称那是美国给约旦的礼物。他说”在我后面的度沙拉 (Dushara)神胸像, 是彼特拉(Petra)市主要的神, 这是我们费了很大的力从岩石上抢救下来的。帮助永远的保存彼特拉(Petra)峭壁之门面是主要的任务,并且这将是我们给约旦人民以及他们子孙的礼物。”

彼特拉 是世界最重要的考古学站点之一,也是近来被频繁光顾的历史遗迹之一。但是今年初美国主导的伊拉克战争使彼特拉 旅游业受到冲击,一些约旦官员希望改变这一状态, 纽约博物馆的陈列就是所采取的措施的一部分。

寻找诺亚方舟

一支俄国探险队再寻诺亚方舟。

“诺亚方舟”是出自圣经《创世纪》,在圣经的旧约,新约以及可兰经都提到过。

由于偷吃禁果,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此后,该隐诛弟,揭开了人类互相残杀的序幕。人世间充满着强暴、仇恨和嫉妒,只 有诺亚是个好人。上帝看到人类的种种罪恶,决定用洪水毁灭这个已经败坏的世界, 只给诺亚留下有限的生灵。诺亚按上帝的要求建造了方舟,并不停地劝告世人悔改其行为。后来连续40个昼夜的洪水自天而降,地上一切都毁于洪水,只有诺亚一家搬进方舟而留了下来。由于诺亚是用鸽子试探洪水是否已退去,鸽子是衔着橄榄枝回来的,后世的人们就用鸽子和橄 榄枝来象征和平。

这就是“诺亚方舟”故事的由来。 如果能证明“诺亚方舟”也是真实的,那么这个发现肯定将在全世界引起轰动。所以,很多年以来,许多国家的圣经考古学家都希望揭开这个千古之谜。

一支俄国探险队从土耳其的阿勒山脉探险刚刚回来,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寻找诺亚方舟。领队说以后他们还会继续去那里,探索到底是否有方舟存在。

关于这次探险的纪录片于11月份在俄国电视台播放,制片人安德烈-马切诺夫说:”对知道圣经的人来说, 这是一种史前人类的标志。对于一般人来说, 它是人类得到挽救的标志。而对整个人类,这将是很重要而有趣的一件事 ” 。

由安德烈-波力亚克夫领队,这支俄国探险队在今年9月开始对那些很有可能是诺亚方舟□息地的重点区域进行勘探。他们在阿勒山以南的度如匹纳山一带寻找船形的地势和有关残骸。

在阿勒山脉有三个船形的结构,在过去十年一直有争论,有人说这是诺亚方舟的遗骸或者是它的印记, 又有人说这只不过是自然地形。

波力亚克夫说:” 我们可以肯定有船在那里。我们发现了许多证据证明在远古时期有人居住在那里,他们可能就是诺亚和他的八个子孙。我们带回了一些录像可以证明这些。还有一些船的录像。可以肯定这是一条船。科学家会鉴定它是否就是诺亚方舟。但这绝对是一条古老的船 ” 。

探险队认为需要更广泛的研究和对其它区域的勘探才能得到最后的答案。因此他们计划将来组建一个更大的科学考察队去那里。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但是是最近的一次探索。在冷战其间, 它正好在苏联和北约成员国土耳其的边界上,所以这个区域是不对外开放的。现在这个区域库尔德人居住在那里,亚美尼亚和伊朗又与它相邻,因此依然是一个政治敏感区,出入此地并不方便。2002 年一个美国探险队被拒绝入境。这次为期6 天的探索的成功,是因为他们和土耳其当局有良好的关系,加上当地人给他们引路。

波力亚克夫说:” 据我了解,那里的人把外面来的人分为两类。他们并不告诉所有的人那里有什么。为了让他们告诉你, 你必须打动他们的心。这就是我们成功的原因。因为我们能够和当地人良好沟通。他们开始时很警觉,不告诉我们任何信息。有时我们到达一个地点而且知道我们想拍摄什么,离我们的目标只有5米远, 他们却告诉我们那里没有任何东西。我们离开后 , 我们与他们交谈并且解释给他们听。二天后回到同一地方,他们就会告诉我们5 米外有什么。

他们说如果他们发现的真是诺亚方舟的话, 他们希望这个历史遗迹能保留在那里,不被商业或宗教朝圣者破坏。波力亚克夫说:“我想它应该留在那里。不会有那么多的朝圣者会到那里去,因为去一趟不是件容易的事。可能会有一些商业机构建在那里,但是那里是山区,有活火山,我们能听到活火山活动的声音,那里很不安全,所以也不太可能有很多商业机构。我们最好不要破坏它,所有的古老传说都告诉我们不要破坏方舟。我们可以看有关它的纪录片,但不要破坏它。”

其实“诺亚方舟”给人们带来的启示才是最重要的,并且也是值得现在人深思的。

现在是寒冬季节,探险不太可能,他们要等到明年春天以后才可能重返那里继续他们的探险。

秘鲁化石

秘鲁古生物学家声称他们发现了美洲最完整的马化石,时间可追溯到300,000 年前左右。

秘鲁地质学家最近发现了美洲最完整的马化石,向人们提示了在新大陆蹄类哺乳动物在马被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纪带来的很早以前就已经存在了。

博物馆的一支考古队于2002 年7月在大约离利马向南600 英哩(1,000 公里) 的阿雷基帕干旱地区发现了被保存的山塔易立纳· 亚马立希泊斯马的骨架。

马, 在充满火山灰和泥浆流的区域出土, 它的头成拱形向后,它的前面腿在它的身体前面伸展开。

据塞莱斯认为,被保存的骨架是美洲存在的” 最完整的马化石”。

他说: ” 大多数人认为, 马第一次被带入南美大陆是西班牙人所为。然而, 这只一半真实,因为实际上一万年前马就存在在这片南美疆土上了,后来西班牙人有重新带来了它。”

与今天得马比较 , 山塔易立纳马有一个大头, 一个厚实的脖子和短腿。

塞莱斯解释说:“这种马肯定善跑,而且它主要吃300,000 年前时期在阿瓜达· 卢马斯这个区城存在的牧场地上的草。”

他说3 百万年前这种马以它们的方式由北美洲横跨巴拿马地峡迁徙到达南美洲。但是它的数量减少了,在大约10,000 年前人类开始定居南美时逐渐绝种。今年2月下旬这种马的骨架在首都利马公开展示。

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古生物学的部门的院长鲁道夫· 塞莱斯说:“我们现在是在阿瓜达卢马斯站点。这个站点非常重要,因为这里拥有全秘鲁找到最多的有椎骨动物化石的地区之一。我们有原始形态的化石,如大约八百万年前的海洋哺乳动物, 鳄鱼,鸟, 并且还有高于一切原始形态水平的化石, 我们在发现这匹马的地区发现了千百万年前的各种形态的泥和火山灰。

碑铭的发现

在耶路撒冷几个世纪以来过路人向一个座落于汲沦谷的华丽墓穴扔石头, 它是圣经里被谩骂的大卫国王的邪恶之子压沙龙的埋葬地。

但是在那些发生于圣地的奇特事件中 – 坟墓建成时期可能推后一千年,上面的题字指出该坟墓不属于押沙龙,而属于浸礼会约翰的父亲洽利阿斯,甚至是耶稣的兄弟雅各。

一位南佛罗里达州大学,专门研究基督徒和东罗马帝国期间的考古学家杰姆斯-史特瑞吉 教授 说” 这可能是近几十年来最扣人心弦的发现” 。

西伯来大学科学和考古学系的考古学家,乔-兹尔斯说:”如果你非常非常靠进的看,我用的是一个镭射,一台印刷机。一支镭射针。你可以看到三个希腊字母。其中一个最清楚,也是我最先注意到的是希腊字母阿尔法. 这是洽利阿斯,名字中的第二个字母。接下来是另一个字母, 然后又一个字母。这三个字母引发了整个故事。

想用肉眼看是非常困难的,甚至不可能。”

早期的基督教文献记载过一个位于耶路撒冷的坟墓里,埋有洽利阿斯,杰姆斯,以及新约中圣路克斯福音篇中提及的又一个人物西蒙) 。

难以置信的是,这引人注目的位于耶路撒冷汲沦谷,的陵墓被错认为埋葬了押沙龙,实际上押沙龙早在第一世纪间陵墓造成的前1,000 年就死了。

乔-兹尔斯 说: “这项发现对基督教以及耶路撒冷历史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首先我们从文献上知道至少这些坟墓和人物都存在,但我们从不知道他们埋在何处,现在我们有追溯到第四世纪的证据说明这可能是洽利阿斯,西蒙,也希望是雅各的墓地。”

这个与押沙龙牵涉一块儿的错误导致过路人向墓穴扔石子以表示对这名以色列王子背叛他的父亲大卫国王,以及与姘妇不轨行为的憎恶。

乔-兹尔斯,说”我们现在向你展示我们是如何读这些字的。这是简单的纸壳模具。

我们将纸打成奖,放入模型。我们能看到一些细节。 然后,我们拿一支红腊笔,粉笔,划过表面。 就这样描出石头凿入过的深处。经过这个, 我们才能将它转成我们可以很清楚读出的画面。这就是第四世纪希腊题字的原版。”

兹尔斯必须背负债务提供经费为墓穴上难以辨认的题字做石膏塑像以帮助解密。

观众朋友,希望这些发现能带给您一些启示,谢谢您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自由时报】采阳补阴媚力四射采访稿
高中历史纲要 可能延后实施
化石显示古人类有使用牙签的习惯
寻归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大法官退缩 弹劾势必难产?
【新闻大家谈】中共软硬兼施 拜登首提战略忍耐
【远见快评】中共舞剑意在拜登 习喊话投石问路
【珍言真语】刘锐绍:人大将改香港特首选规
【有冇搞错】捕风捉影 说中南海异象
【重播】白宫谈对华政策:寻应对挑战新策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