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魂曲:中华传统文化真的和中共统治存在什么“巨大相关性”么?

安魂曲

人气 5

【大纪元12月9日讯】看了任不寐先生在“九评”研讨会上的发言,其主题是反复强调“重视中国文化与中共统治的巨大相关性”。。。对任先生始终坚持的这一认识,熟读中国和世界历史的本人恰恰不能同意。

中华传统文化中有很多有利于专制腐败糟粕因素不假,但这并不能构成中共专制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中华文化保存更好的台湾,却成了世界从专制转型到民主最成功的范例之一—-仅此一例,已经足够反驳任不寐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过分担忧了。

事实上,中共专制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首先在于中共相比苏共(其他国家共产党的垮台,属于苏共改革连锁反应,和中国无法相比)的更加凶残野蛮流氓反动;其次,中共在六四这个紧要关头,还处在“革命老人”们健在的时期,而恰恰就是这些人最顽固保守又最歇斯底里,这一点和苏共有很大不同;第三、中共毕竟没出戈尔巴乔夫那样大权在握又锐意政改的领导人,这也算天不助我,事实上如果多给赵紫阳十年,结果肯定会大不相同。。。总的来看,苏共是在十月革命漫长的74年后才灭亡的,而中共目前的寿命才不过55年,六四和“苏东波”时,就更处在40年壮年期。。。和苏共相比,显然劫数未尽,为什么任先生一定要由此得出苏联传统文化不利于专制、中华传统文化就有利于专制的结论呢?

尤其是,如果把中共的屹立不倒归结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问题,那么更专制野蛮之北韩、古巴,是不是也因为这些国家传统文化的弊端呢?古巴我不好说,这朝鲜和南韩可是文化传统一脉相承的是吧?那么为什么南韩能够较顺利过渡到民主社会,北韩却至今比中国还要专制保守得多呢?

显然任先生对中国历史甚至世界历史都还没有研究得很深入—-他首先没有很好地理解“中华传统文化”这个词本身也是一个复杂的概念,既能独立产生唐宋那样宽广包容的伟大社会(专制则当时全世界都是差不多,宋朝不杀士大夫,已经很宽容文明了,而商业则十分发达);也在蒙古人、满族人先后入侵后,受到了野蛮专制奴性文化的极大冲击和玷污(比如大陆那些“清宫戏”中表现出来的奴性“中华文化”,其实和宋朝的“中华文化”已经很不相同了,但在文化传统上属于满清传人之中共却故意宣扬满清文化)。。。。就好比所谓“西方文化”既包含中世纪宗教极端野蛮文化,也包含古希腊古罗马文明和文艺复兴、思想启蒙运动之后的发展等等,关键在批判什么、继承什么,根本不存在彻底“否定”或“肯定”“中华传统文化”的道理和可能。

其次,任不寐先生似乎对历史的认识还停留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客观规律”这种机械决定论水平上(所以才会得出专制一定是文化之结果的结论),却并没有深刻地认识到:世界历史的发展其实在很多情况下是受各种偶然因素所左右甚至制约的,并非一定具备了某种条件,就一定产生某种结果—-比方说如果没有蒙古人的突然崛起和入侵,那么当年世界最强盛的两大文明:中华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决不至于在其后陷入专制保守的怪圈,逐渐落后于西方文明。。。如果刚好不存在一个美洲大陆,那么其后的西方资本主义萌芽也不可能迅速生长。。。等等。

大的方面尚且如此,小的偶然事件就更会改变历史的进程了—-好比当年要不是波兰军队打赢了不可能的华沙战役,德国和波兰就可能在上世纪20年代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于是希特勒就根本不会出现。。。如果台湾蒋介石身后不是更好有个蒋经国,台湾今天可能还处在专制向民主的过渡阶段;而如果六四后邓小平选择的是李瑞环或乔石而不是江泽民,那么中国的政治发展也可能会有很大不同。。。这方面,建议任先生多读一点历史书,尤其是军事历史(比如富勒名著《西洋世界军事史》),看看人类历史在多大程度上会被一个个重大战役、事件、人物所改变。

总之,任不寐先生所谓“中共专制是中华传统文化结果”的暗示性结论,不仅存在民主台湾、专制北韩等明显反例,本身从历史、文化的角度看也是相当失之偏颇的—-尤其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之法轮功反对派运动已经成为中国民主运动事实主角的今天,再这么从反中共专制角度出发大力批判“传统文化”(哪一部分“传统文化”?),就未免显得更加不合时宜—-政治上的空谈没有任何作用:脱胎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法轮功,是几十年来中国海外反对派运动的第一次真正成型。。。不然既不会有“九评”,也不会有人去请任先生参加这样的反共研讨会。历史的经验已经告诉了我们:曾写出河殇的那些反传统中国知识精英们,十五年来和中共斗争一事无成;而崛起自草根、扎根自传统的法轮功,则在短短五年内已经成长为一种新型的民主反对派运动—-我想,这种对比本身也就暗示了“中华传统文化”真正精髓和中共专制的水火不容,以及彻底否定民族传统文化在政治上的毫无前途。

当然,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本人相信有造物主,也感觉曾受过一些启示,因此正处在信仰基督教的边缘),任不寐先生和张伯笠、远志明他们一样,希望用基督文明来洗刷中华文明“原罪”的迫切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个世界上,民主制度既产生于基督教文明之前,如今又远远不局限于那些基督教文明占主导地位的国家(泛中华文明的国家和地区就有好几个),因此仅仅从“民主救国、反对专制”的角度来看,中国大陆还真的远没有到非“基督化”不可的地步。

当然,健康的宗教信仰对中国人总是利大于弊的,尤其有利于重整大陆社会日益沦丧的伦理道德;但建立在外来文明基础上的基督教是否一定具备相对建立在中华传统基础上的新型宗教信仰具备先天的优势,这一点还远没有定论—-脱胎于佛教信仰之法轮功的崛起,至少能让中国人未来多一种自己的信仰选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不管现在将来可能相比基督教有多少缺点,也毕竟对中国人是一种正面的、有益的,尤其是更可能被广泛接受的东西。健康信仰和民族传统在这里并不矛盾。(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曾铮:我经历的现实版“鱿鱼游戏”
观雨堂主:我从来就没有自己的国家
【网海拾贝】共产党历来有内外两套语言
【网海拾贝】习近平力推第三个历史决议意图何在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房产税试点出台 传神秘人抛93套房
【财商天下】中共缺钱发美元债 华尔街飞蛾扑火
【十字路口】美外交迷惑战狼 中共谋台改战略?
【舞蹈三剑客】我们是如何加入神韵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