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秀:我们将看得到中共崩溃

美国外交官夫人韩秀访谈系列之五

韩秀与外交官先生摄于纽约,他们喜爱纽约,每年都会由华府去那儿。(大纪元记者岳芸翻摄)

  人气: 14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岳芸台北专访)中国大陆制造虚假的繁荣景象,世人对其存有幻想之际,另有一派持中国崩溃论的人士,则往往指出中国大陆的病根何在,藉以支持其崩溃的论调。至于中共崩溃后要面临的问题则比较少人触及,韩秀在受访时谈到了对其巨大人口要何去何从的忧心,以下是她的看法:

宽厚是我们的本性,但是不能因为你残暴就同样对待你,那与它们有什么两样?所以不能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它们,但是我们也不能让它们继续危非作歹。在大陆像家庭教会,实际上他们等于是在心灵上充实自己,强化自己,他们手无寸铁,但是他们的强大就不容易去克服。

也像法轮功,我有时候觉得很有意思,如果中共没有镇压法轮功,今天法轮功会有这么多人吗?可能情况会有点不同。如果中共不去干涉,反而不会激出来这么多人;法轮功的发展可能就比较平稳,不会这样轰一下子这么多人站出来了。在高压之下,人要有维护心灵自由的这么一种冲动,结果他在这种对抗当中反而迅速的成长,所以有时候我觉得这个政权实在愚蠢到不能再愚蠢。

像对家庭教会的镇压,结果星火燎原,共产党员退党了,变成基督徒。从无神论到有神论,从不敢信神到敢信神,这不是被它逼出来了吗?如果不是被逼,那些人可能保持糊里糊涂状态很久。但是这一逼之下,迅速觉醒,中共来挖它自己的坟墓;所以真觉得有意思,真的就是物极必反。

说真话的作品有号召力

《折射》从1990出版到1998年,中国大陆都不肯进口。作家协会都明说,韩秀的书可以研究,可以做大学的研讨会,但不能出版,书好,人不行。我觉得很荣耀,为什么不敢让我的书出版?我的文字像炸弹一样吗?那么有力量?可以颠覆你吗?为什么不能出版呢?因为有号召力。

但是台北的中央广播电台在2003年把《折射》变成广播小说,那就挡不住了。听友的回响很强烈,很有共鸣,尤其新疆人说终于有一本书写新疆了。来信与电话的整个态度都是:“谢谢你韩秀,说真话。”

急功近利的国际社会背离很多原则

国际政治社会有的时候我是觉得急功近利,有很多在原则上的背离,像法国,多么有传统文化的国家,它现在最积极解决禁运的问题,要把武器卖给中国大陆,这是为了它的利益,巨大的利益,要钱。

卖给中国对这个世界有何好处?一点好处都没有,但是它要做,因为这个眼前的利益是巨大的。现在很多人拚命跑到大陆去做生意,也是觉得眼前的利益是巨大的。等到一下子翻过来的时候,在鸟巢底下是没有完整的鸟蛋的,会被陪葬进去都有可能,但是那些认为眼前可以捞一票的真是没有话讲。

然后欧盟,其实欧洲国家从来都不能意见一致的,做任何事情,中间总是争来夺去的,而那实质的就是利益。巨大的利益,为了利益,大的小的都可以去争,对中国就是这么的态度。如果有所变更,那么会有很多中国人向外涌。

窃国大盗掏空了中国的经济

前些天,在华府有位中国经济学家就说,所谓的中国繁荣,所谓的外汇存底,就是老百姓手里有很多钱,但是现在中国政府不准这些钱出来。

如果中国政府说你可以把钱存在美国花旗银行,它们还有钱吗?所有的钱都出来了,为什么?老百姓并不信任它呀,老百姓想,你现在在火山上一样,万一你迸一下没了,那我的钱不是化为灰烬了吗?如果能存在花旗银行或汇丰银行,当然要存在那里,为什么要存在你这里,所以那些钱都会在很短的时间里都冲出去了。

实际上中国现在是中空啊,那么多窃国大盗带走那么多的钱,钱已经出来那么多那么多了,发生地震的时候,那几个人口袋里有几本护照早已经走掉了。

可是那些没有护照的人要到哪里去呀,当然会向四面八方跑,就像今天的西伯利亚一样,已经有那么多华人在那边,中国人在那边做生意什么的,也引起俄罗斯政府在那儿惴惴不安。

所以很多国家都会把门关起来,第一个把门关起来的国家一定是法国,他们的日子多好过呀,你一下子踊进来那么多人,我怎么养得起,我不要呀。武器禁运,进来的是钱,不要人,进来几百万人,我不要。法国要钱不要人,完全是利益嘛。

到美国像条小鱼游到大海里

到了最后接受难民最多的国家,恐怕还是美国,美国成长到今天是全世界移民建设起来的国家。就拿一个中国人来讲,一个中国人不管是在大陆、台湾或香港,请问他移民到美国或欧洲舒服?到美国来他很快就像一条小鱼游到大海里,他就自由自在了,他在欧洲就永远是异类,所以这个国家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但是我们能收多少难民呢?美国只有三亿人,忽然涌进来另外三亿人口,我们大概也没办法吧,但是中国人口有好几个三亿。

期待中产阶级成长来缓和崩溃的冲击

我们将看得到中共崩溃,在这情况下,占世界四分之一的十三亿人,那怎么办?我们期待什么?我们期待的是中国国内大陆内部安定力量的成长──中产阶级的发展,如果这样的话,它崩溃的时候,就比较缓慢,波动就比较不会那么大。

那个时候新的制度如果能比较快建立起来,那么中国人继续在中国大陆安身立命的可能就大很多,那时候大概就不会造成巨大的外流,这样波动就会小很多,我们期待这样的变革,我们不期待革命战争再来一次生灵涂炭,最好不要。

需要更多人来关切大陆的情势

如果在这样的假设、期待之下,目前中国大陆有无这样的力量?我是觉得经济力量也有它的自然法则。经济成长虽然受到政治制度不断的压抑,这过程造成巨大的冲突,但是经济的发展使得中国大陆出现中产阶级。

就像美国一样,支持美国的不是特别富有或特别贫穷,使得美国安定就是巨大的中产阶级。中产阶级生活小康,受好的教育,接受民主的思想,所以他们变成美国最稳定的力量。

中国大陆的中产阶级人数还是非常少,但是因为经济的松动,使得人数慢慢的多起来,但是还是需要很多人不断的在做在说在讲,就像你们在做的事情一样,关切大陆的局面,有很多具体的事情,关切大陆的局势,关切很多具体而微的部分。

希望能够缓和崩溃带来的震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全世界都有福了,全世界都受益,而且当这最后的共产主义堡垒瓦解之后 这个世界我相信会美丽很多。

如果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

没有共产党中国会好太多了,我们为什么需要那么一个党,没有这个道理。中国五千年,汉唐时代,那时哪有什么党?没有专制的东西,那个时候才会出现盛唐,才会有那样的文化与文明灿烂。文化与文明的灿烂都跟一党专政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所以我觉得没共产党太好了,实在不需要这么一个东西。

如何去破除对共产党的幻想?有什么建议?

有很多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他没有等到危害自身利益的时候,他就不会听去。像我们写了很多书说了很多话,这么多年的演讲,听吗?不听,但是人家一抓他,一搞他就明白了,很多事情碰到自身的时候才了悟,因为人毕竟还是脆弱的。

有时候,跟某些人讲一个很远的东西,他总觉得可能那是别人的,但最后发生怎么轮到他,怎么就是那么倒楣?而你就是倒楣的那个,所以每个人不能说坏事都发生在别人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而且可能已经发生在你身上,你只是不知道而已。

欢迎觉醒的中国人声明退出共产党

问:自从《九评共产党》大量传送到大陆去之后,造成很多中国人退出中国共产党,大纪元网上出现声明退党的人数一直在激增中,您怎么看退党?

答:好啊!你不再是它的同路人,这是很好的事情。人曾经有过的梦想,曾经对它抱着希望,但终于失望到极点,终于绝望而跟它一刀两断,再也不要跟它在一起,我们就欢迎啊!

祝福全球大纪元读者、作者、工作人员

访谈的最后,记者请韩秀写对全球大纪元读者的祝福话。待她写毕,发觉她不仅祝福大纪元读者,也祝福大纪元作者与全体工作人员:


韩秀写下祝福的话,祝福全球大纪元读者、作者、工作人员。(大纪元)
韩秀写下祝福的话,祝福全球大纪元读者、作者、工作人员。(大纪元)

“给大纪元读者的祝福

听自由的声音
写自由的精神
传播自由的精神力量

韩秀 祝福
2005年2月20日于台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岳芸台北专访)我们将看得见中共的崩溃,但我们期待什么才不会给中国大陆与全世界带来太大的震动呢?当这个最后的共产主义堡垒瓦解之后,这个世界将会有什么样的景象?中国大陆如果没有共产党又会如何?
  • (大纪元记者岳芸台北专访)从1960年代一个十七岁少女面临人生重大的抉择,可以一下子把话题跳跃到今年一位八十五岁老人画下人生的休止符竟令中共如临大敌,因为尽管隔了四十几年,中共还是一直没变,都是在违反人性。
  • (大纪元记者岳芸台北专访)在台海两岸住过三十几年,小时候受中国传统教育,待高中学业告个段落,目睹并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在赤色大地的摧残破坏。尔后回到出生地美国,游历多个国家,写了近二十本书,经历可谓丰富而多元,那么,阅读《九评共产党》是否有什么深刻体会或特别的感触,以下是韩秀的看法:
  • (大纪元记者岳芸台北专访)老毛老是说人定胜天,这真是贻害无穷。人不能跟天斗,人一定要顺应自然,人也要爱护自然,大家才能相安无事。但是如果一定要逆反,一定要造反,一定要折腾;折腾到最后的时候,大自然的回应会非常残酷的,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 台湾民主自由
    1972年中,蒋经国连任国民党中常委,中常会一致决议让蒋经国出任行政院长职务,并获得立法院以空前的最高得票率——93.38%通过。他在担任行政院长后于立法院进行施政报告,报告中发表《反共复国的总目标绝不改变》演说,内容除了提到中华民国坚守不变的四大原则外,更说道:中华民国在台湾这块复兴基地已成了反共产、反暴力的圣火明灯。
  • 在大陆军队里,情势十分严峻,大陆军招募的士兵,合同都是年底到期的。士兵服役期满离开军营后,再招募起来一只军队,就更加艰难了。华盛顿将军决定,趁着圣诞节,英军忙于过节防御松懈,大陆军过河攻打新泽西首府特伦顿。
  • 蒋经国先生在台湾的数十年间,除了进行反共及保防教育的工作外,在许多场合中都以幽默而风趣的口吻讲了很多发人深省、意义远长的小故事,借此不断的教育人们正确的认识,列举中三个经典故事......
  • 松浦弥太郎在43岁陷入职场困境,当开始尝试跑步后,甩掉了疲劳、压力,人生也重启。示意图。(Shutterstock)
    出版近20本书、被誉为“日本美学大师”的松浦弥太郎,在43岁那年因为解决不了的工作压力,陷入困境,身心健康都亮起红灯。谁知,当他开始尝试跑步后,甩掉了疲劳、压力,人生也重启。他坚持跑了九年,最后成书《只要我能跑,没什么不能解决的》分享跑步带来的人生改变。
  • 在跟随华盛顿将军征战纽约,撤退新泽西的这支大陆军里,有一名炮兵上尉,从哥伦比亚大学退学前来参军打仗的年轻人,他的名字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将成为华盛顿将军在战争中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副官,日后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美国宪法、美国财政的奠基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