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希翎 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

font print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6日讯】年界70的林希翎,原是《中国青年报》特约记者,1957年反右运动中随55万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1997年中共为右派平反时,邓小平明令林希翎、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和陈任炳5人不能平反。如今,右派中的4人已经去世,只剩林希翎这个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

身着街坊便装、脚踏拖鞋,身无定所的的林希翎看上去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阿婆,但你绝不会联想到她就是当年因发表〈一个青年公民的控诉书〉而被受人民大学校长吴玉章及当年任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赏识,多次应邀北大及人大演讲,红极一时的名人。

一生酷爱文学,却被破打入政治漩涡沦落的家破人亡

林希翎定居法国多年,前年十月回了趟北京,当地菜价便宜,每天收看中央电视台,只见一片歌舞升平,误以为为中国总算进步。后来一看简直是无官不贪,她认为,如果当年中共能听进“右派批评”的百分之一、二,都不会烂到此等地步。

去年林希翎来港居住,几乎每月要搬家一次:早前住在朋友新蒲岗的货仓,没有床,每天就睡在地上的垫子上,洗澡的地方也没有。后来朋友帮她安排住在一幢唐楼的九楼,出入要爬楼梯,70岁的她又有哮喘病,但她坐过牢,她说:尽管我在香港的生活较苦,每天买菜烧饭,但是我在精神文化生活上获得很大的享受。

林原希望出版回忆录,但屡屡碰壁,她说:我只想把那一段历史(反右运动)真实地记下来。最终,她决定自资出回忆录。

当年各省青年纷纷坐火车到北京一睹她的风采。早前在港遇上近半百年前北大演讲的观众,“那年我才21岁,那小伙子更不得了,当年只有18岁,他跑上来告诉我﹕你是我当年的梦中情人。”而今的她,当友人问起:你的家人如何?迟疑中,眼睛里流露出黯然的光“可算是家破人亡吧……”。

反右运动“诬陷社会主义制度”成了林希翎的“大罪”

林希翎当年就读于人民大学法律系,因在“胡风是不是反革命”的辩论会上的发言,被毛泽东亲自点名,成了大学生中典型的大右派。

她曾直截了当地指出,“三害产生的根源是和现存制度有关,不是什么思想问题,根本是制度有问题。说,不仅中国没有建成社会主义,连苏联都没有建成社会主义,这个制度只是在一个过渡时期制度,如果一定要说成是社会主义制度,那么它就是封建社会主义。”

坚持真话 注定她成为不受欢迎的一类

大凡想在政治上捞一把的,都明白左右逢源之道。林希翎对于坚持当年的言论,没有一点动摇,面对承受的苦难,林不后悔,认为一切自有神的安排。

早前,林的小儿子在法国是被一个叫做“科学教”的邪教害死,中共媒体大作文章:说成与法轮功有关。为此林希翎出面证实: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的儿子是被法轮功害死的。可是中共的媒体就做花样,如果一定要说是邪教,共产党里的邪教是非常邪呼的。要说我的孩子是被谁害死的话,外国的邪教是直接的原因,而国共内的邪教则是间接原因,特别是中共把我打成“右派”、“反革命”至今不予平反,害我流亡异国他乡,受尽苦难,否则,我亦不会把孩子带到外国,我和我的孩子都是受害者。”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最近,我阅读了思忆文丛《原上草》、《荆棘路》等记述当年反右派运动的书籍,有丁玲、陈企霞、冯雪峰等因共产党当时内□而被打成右派者的文章,有吴祖光、荒芜、黄苗子等文艺界美术界人士被打成右派者的文章,还有谭天荣、林希翎、刘奇第等当年北大、人大的一些青年学生之被打成右派者的文章。其中有一篇小文深深地震憾着我,让我看后,唏嘘不已。这是一篇记述北大女学生林昭被当局残忍地杀害的文章。
  • 流亡海外多年的中国最后右派林希翎提到过一件秘辛,即关于八十年代初电影《天云山传奇》的审查。她说,赵紫阳认为电影将党委书记描述得太坏,怕影响不好而不放行。该部“右派”电影在胡耀邦的干预下最后“死里逃生”,为当年“拨乱反正”立下功劳。
  • 大纪元记者浦慧恩香港报道/在香港423百万退党的研讨会上,一位女士颇受人注目,她就是九评之六中提到的林希翎女士。她在会上特别揭穿了中共媒体对她孩子自杀一事的歪曲报导,幷当场郑重声明:“我儿子的死与法轮功毫无关系。”
  • 【大纪元5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浦慧恩香港报道/她说,“坦白说,我对法轮功不了解,当时中国大使馆组织了一批华侨开会,开会之前先看电视,在电视上看到“天安门的自焚”,当时我看了之后非常的气愤,我看到这么多年轻人都去自焚,那就是邪教嘛,所以在批判法轮功的大会上我也讲话了。我说我是反对邪教的,因为我的小儿子在法国是被一个叫做“科学教”的邪教害死的,那是从美国传来的。”
  • 在公开场合,班尼迪克·罗杰斯总是保持低调,但他发言的状态和私下的谈话,总能让人感到一种善良与平和。深入接触罗杰斯之后,发现他有着温和的性情,乐观的心态,以及水滴石穿般的毅力。他多年来在“不受欢迎”的情况下,出入缅甸几十次,只为发掘缅甸人民经受的苦难,让世界听到那里人们的声音;他也不畏惧中共的强权政治,公开多次为法轮功修炼团体发声,揭露活摘器官真相。罗杰斯也有着自己的信仰,那就是“为那些不能发声的人发声”。
  • 从1999年之前的官媒摄影记者,到关注维权人士、揭共产党真相的独立记者、作家、纪录片制作人,杜斌被中共称为“专门挖政府伤疤的人”。他因此丢掉了《纽约时报》的工作,一度被非法拘禁,但他说,“我做的事情我觉得很值。”在新著《长春饿殍战》面世之际,杜斌接受大纪元专访,畅谈心路历程。
  • 从1999年之前的官媒摄影记者,到关注维权人士、揭共产党真相的独立记者、作家、纪录片制作人,杜斌被中共称为“专门挖政府伤疤的人”。他因此丢掉了《纽约时报》的工作,一度被非法拘禁,但他说,“我做的事情我觉得很值。”在新著《长春饿殍战》面世之际,杜斌接受大纪元专访,畅谈心路历程。
  • 几度前往亚洲国家,环中国而行,过国门而不入。唯祖国,不得其入。遥望海天苍茫处的中国方向,心绪沉重如石。望穿秋水,唯有泪光闪闪。总是在起飞回北美的那一刻,赶紧默祷,为亲友,为同胞,为故国。何时拨乌云而见青天?飞越太平洋,故国,越来越遥远。故土,无尽的怀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