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系列:判官·孙子·财宝

宇光
font print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4日讯】 传说古时候临安府有一个极为贪财的判官,在审理一个盗窃案子的时候,因罪犯无意间露出了藏金银财宝的地点,便起了将钱财攫为己有的邪念。他对罪犯说:“如果你能够透露藏宝之地,我就从轻发落,免你一死。”但当犯人告诉了藏宝地点,他亲自查证得到了证实后,他却食言了。为了独吞财宝,他将罪犯判了死刑,并立即执行。

判官窃得财宝之后,用财疏通官府,买官并大置田产、购买商家,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大富翁。但终归财产来的不是正道,心里并不踏实,总担心下辈子冤家会找他算账。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冤家这一辈子就找上门来了,真是现世现报。

20年以后,老头子早已辞官在家,儿子也长大结婚了。她儿媳妇怀孕生子时的那天傍晚,这个老判官坐在大堂的门口,无意间眼前隐隐约约走进来一个人,他感到很面熟,等他回过神想再看看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影已经闪进了里屋。老头子就像恶梦中惊醒一样,全身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才这个人影不就是20年前透露了藏宝之地但被自己判了死刑的那个当事人吗?!这时后院里屋,传来了一个小男孩的哭声,他的儿媳妇已经分娩了。老头子即开心又忧愁,开心是老年得孙子,后继有人,忧愁的是恐怕是仇人来讨债,家庭前景不堪设想。

说来也怪,这个孩子生下来,就一直哭喊,怪诞异常,弄得整个一家都围着他团团转,大家都想尽办法想让他停止哭泣,到处请郎中名医,都没有见效。为此整个府上都愁云惨雾,只有老头子心里头明白,这孙子不是一般人来轮回的,是别有用意的。

一年之后,不知哪个奶妈拿了一块银子放在他的手上,他立刻就停止了哭声,然后吵着让大人把他抱到后院一个井边,他把手上的银子投到井里,并拍手叫好,大笑不止,家人甚为差异,这个孩子什么都怪怪的,连高兴都和别人不一样。为了哄他,让他开心,家人将银子大把的拿来让他扔,反正这个银子还在自家的井里,也逃不掉,因此连老头子都没有任何防范之心。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一天账房先生来秉告老头子,说小少爷已经仍掉了几万两银子,我们是否抽干井水,将银子捞上来。于是他带着家人去了后院,请老家丁抽干井水,打捞银子,但奇怪的事发生了,银元都不翼而飞,等家丁在井里找不到一块银子的时候,老头子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孙子原来真是来讨债的,他的忧虑已经变成了现实。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任何一个人在无为中做的任何一件好事,上苍都会知道,他把你的点点滴滴,都记录在案。做好事就有好报,小到得世间健康平安,大到出世间得道升天,不一而论,都是福报。对修炼人来讲,老鹰抓小鸡的故事也给了大家一个警示,任何一个放不下的执著都将成为你走向圆满路上的一个障碍。
  • 浙东四明山中有一座大山峰,名为棋盘山,山峰耸入云霄,白云缭绕,山顶半年以上是积雪的。岩石的一端是万丈深渊,有一瀑布象白链直奔而下,由于有融化的雪水,瀑布终年不断。昔日的山顶上古松苍劲挺拔,岩石上似有人曾在这里烧水饮茶、居住一样,每一个做饭菜的水锅,盛水的木瓢,大的碗,这些家用的东西都有序的嵌在巨大的岩石上,岩石中间有一个古人下棋的棋盘,两边都有可以坐的石凳,但这些石凳都是自然生成的,而不是人工雕成的。棋盘山因此而得名。
  • 瞬间,人们看到的是,从烈火中升起了美丽的金鸡、凤凰,盘旋于空中,最后飞升而去。
  • 该剧是根据清代民间传说改编的颇有意味的喜剧。别人削尖脑袋想当官,樊如花却宁肯当个渔夫度日子。康熙皇帝派人用铁索把他拿到京城,这才让他当上了金阳的知县。夫人因为他为官清廉,被人害死。小姨子跟他出生入死,他却总逃避这段情感,反而一次次陷入别人的"感情陷阱"。他不阿附权贵,足智多谋地和黑恶势力斗,用的却是"骗、诈、蒙、撒酒疯"等损招……
  • 该剧是根据清代民间传说改编的颇有意味的喜剧。别人削尖脑袋想当官,樊如花却宁肯当个渔夫度日子。康熙皇帝派人用铁索把他拿到京城,这才让他当上了金阳的知县。夫人因为他为官清廉,被人害死。小姨子跟他出生入死,他却总逃避这段情感,反而一次次陷入别人的"感情陷阱"。他不阿附权贵,足智多谋地和黑恶势力斗,用的却是"骗、诈、蒙、撒酒疯"等损招……
  • 该剧是根据清代民间传说改编的颇有意味的喜剧。别人削尖脑袋想当官,樊如花却宁肯当个渔夫度日子。康熙皇帝派人用铁索把他拿到京城,这才让他当上了金阳的知县。夫人因为他为官清廉,被人害死。小姨子跟他出生入死,他却总逃避这段情感,反而一次次陷入别人的"感情陷阱"。他不阿附权贵,足智多谋地和黑恶势力斗,用的却是"骗、诈、蒙、撒酒疯"等损招……
  • 该剧是根据清代民间传说改编的颇有意味的喜剧。别人削尖脑袋想当官,樊如花却宁肯当个渔夫度日子。康熙皇帝派人用铁索把他拿到京城,这才让他当上了金阳的知县。夫人因为他为官清廉,被人害死。小姨子跟他出生入死,他却总逃避这段情感,反而一次次陷入别人的"感情陷阱"。他不阿附权贵,足智多谋地和黑恶势力斗,用的却是"骗、诈、蒙、撒酒疯"等损招……
  • 该剧是根据清代民间传说改编的颇有意味的喜剧。别人削尖脑袋想当官,樊如花却宁肯当个渔夫度日子。康熙皇帝派人用铁索把他拿到京城,这才让他当上了金阳的知县。夫人因为他为官清廉,被人害死。小姨子跟他出生入死,他却总逃避这段情感,反而一次次陷入别人的"感情陷阱"。他不阿附权贵,足智多谋地和黑恶势力斗,用的却是"骗、诈、蒙、撒酒疯"等损招……
  • 很久以来,在居住在浙西山区的山民中流传着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个平时生活潦倒、好吃懒做、调戏妇女、不务正业,以偷盗为生的年轻人,在众兄弟里面,他是最让人头疼的一个,村庄里的人都说,这个人作孽太多,不得好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