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人类人文主义的贫困

刘宗正

人气 15
标签:

【大纪元8月23日讯】人类近3千年的历史,已经明显呈现了人文主义的各种严重贫困现象。在这种贫困的事实之下,人类文明的总体发展,并不是往高度的精神与道德价值方向发展,而是朝向人性堕落与物欲横流的形态发展,21世纪的今天,可以说是人类精神文明的黑暗时代。

在西方中世纪时代,人普遍拥有信仰,因此大多数的人,都具有高度的精神、心灵与道德修养。虽然那个时代物质较为贫乏、文化较为保守、科学落后、人文思想较为单纯,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较为和谐﹔虽然那个时代也曾经发生泛道德思想与宗教迫害事件,但是整个自然世界与人文社会,大抵上属于十分和谐的状态。有些后代的人文学者,称它为黑暗时代,事实上,它是人类精神与道德的光明时代。

自从西方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发生之后,人本主义兴起。这种人本主义的思潮,使人类逐渐摆脱了对神的信仰与精神归依﹔许多人本主义的学者,尝试以人文的理性,来取代神的信仰与道德信念,他们的做法,是在创建一种新的人文理性神,也就是人可以诠释一切事物,人可以用科学宰制自然世界,人可以用理性与律法统治世界,人可以否定神的存在与价值,并且不用受到神的任何约束。

这种人文理性的思潮,使人背弃了神的价值,也使人阻绝了认识了最高精神价值与生命终极的理念﹔所有的人文学者,用各种俗世化的观点,来任意诠释各种思想或理念。由于人的客观限制,人类很难摆脱功利主义、道德相对主义与人性原罪的制约,所有的人文逻辑与理性观点,都被这种功利主义、道德相对主义与人性原罪,切割成各种任意绝对化、自相矛盾与狭隘范畴的理论模式。

我实在很难想象,一个人文学者不从宗教去汲取最高的价值,而能够从人文思想的学问堆里,找到那些人类终极的价值。例如,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老子、孔子、墨子等人,他们都有明显的人文理性贫困性,他们都无法从专制文化的体系里,创造出现代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的核心理念﹔所谓的现代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的核心理念,都只能从宗教的价值体系中,才能够逐渐开展与创造出来的价值。

我也很难想象,一个人文学者不从宗教的理念体系,去建立个人内在最高良心审判的角色﹔一个人怎么可能,既是球员,又是裁判员?同理可证,一个人文学者,怎么可能是一个理念的创造与审判者,同时又是自己良心监督自己的人?除非人心中,有一个客观又绝对的最高价值的神,经常能够监督与指导人的行为,否则人很容易被人的客观理性与人性弱点所控制。

这就好像一艘船,如果没有一个坚强与有经验的舵手掌舵,那么凭借着船的本身,如何能够在海上经常性暴风雨与浪潮翻滚之下,顺利地到达理想的目标?人的理性与人性局限性,绝对需要一个最高价值、精神与道德的指导者,经常来监督与指导个人的思想与行为,否则人很难在经常性环境变动与人性冲突的生存结构里,创造出高度精神与道德的人文事业。

例如,自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之后,人文思想界,出现了各种科学、社会学、心理学、历史学、政治学、法律学、人类学、人口学、经济学、伦理学等﹔在人文哲学界,也出现了理性主义、经验主义、怀疑主义、唯物主义、自然哲学、机械哲学、道德哲学、美学、逻辑学、现象学、实证哲学、分析哲学、法兰克福学派、诠释学等。这些人文思想与哲学,大都无法摆脱其精神与道德理念的贫困性,因为这些思想,已逐渐离开了人文高度精神与道德的价值,最后坠入了狭窄的人文范畴与体系之中,成为缺乏精神、道德与人文完整联系性的存有。

所谓的神,并不是那些人本主义学者、唯物论与无神论者,所认知与理解的对象﹔他们总会用实体存在或可具体证明的方式,来决定神的存在性。事实上,神不是人文逻辑可证明的范畴,它是一种信仰,不是一种实体或人文逻辑。换言之,人类对于信仰,是相信与否(Believe)的范畴,而不是接受与否(Accept)的概念﹔人类对于科学或数理的概念,是接受与否(Accept)的范畴,而不是相信与否(Believe)的问题。

所谓的神,就是一种对存有高度精神价值的信仰。这种信仰,通常会涉及到生命的终极价值与意义,它可以帮助人类建立高度的心灵与道德价值﹔如果人类缺乏这种信仰,经常会陷入到人文逻辑的矛盾性与人性善恶的纠结之中,使人类的人文思想,产生各种混乱与冲突的迷思。

人类有不同的宗教,每一种宗教,都有可能是神不同面貌的呈现﹔只要这个宗教所信仰的神,其本质符合绝对的爱与正义的原则,那么它就是神在人类世界中的启示与呈现。人需要透过一种上述具有正面性价值宗教的信仰,才有可能接触与感应神的存在﹔这种人认识神的活动,必须透过高度认同信望爱的理念与虔诚的祈祷,才能有效地认识神与神的理念。

那么什么是神?神就是爱,神就是正义,神就是光明,神就是恩典,神就是创造者,神就是力量﹔那么什么是神的理念?神的理念,就是慈悲,就是宽容,就是真善美,就是福音,就是谦卑,就是忠诚,就是信义,就是自由与平等,就是积极助人,就是不畏惧黑暗与邪恶,就是维护公义,就是承担人道责任,就是认识罪恶,就是懂得忏悔,就是认真救赎﹔那么神如何帮助人?神会帮助人摆脱黑暗与邪恶,弃绝罪恶与私欲,维护人权与公益,增进美德与善念,学习忍耐与谦卑﹔那么人如何回报与荣耀神?人类可以透过牺牲之爱与舍己之爱,来回报与荣耀神的圣名。

20世纪著名的神学家拉内神父(Karl Rahner, 1904-1984),曾经提出“无名的基督徒”(Anonymous Christian)的概念。所谓的“无名的基督徒”,是指那些行善的义人,虽然并不是基督徒,但是基督徒应该肯定他们的存在与价值,并视为“无名的基督徒”。这个观点,代表了基督教更大的宗教包容性,事实上,在基督教为出现之前,那些行善的义人,也应该受到基督教的充分肯定。拉内神父,是站在信仰他的宗教立场上,来包容其他宗教或非基督徒的行善价值。

同理可推,佛教徒也可以将那些非佛教徒的行善义人,视为“无名的菩萨”或“无名的佛教徒”﹔伊斯兰教徒也可以将那些非回教徒的行善义人,视为“无名的回教徒”﹔其他的宗教,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称谓。从这个包容性的宗教观点,可以得知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透过信仰一种宗教,来达到行善去恶的目的,也可以因此认识神最高价值的爱与正义。

人类经由宗教的信仰,比较能够直接进入到对最高价值爱与正义的认识,经由这种信仰认识的过程,比较能够帮助人进入到人类人文理念的核心价值,减少不必要与错误性的人文摸索过程。那些无法充分掌握这种最高价值爱与正义的人文学者,经常会陷入到狭隘、矛盾与自我划约的人文困境﹔这种人文的困境,经常会导致人类人文理性,走向各种毁灭、破坏或沉沦的方向。

以19与20世纪为例,许多书籍与思想,都具有严重的人文危害性,甚至混淆或破坏人类的道德与生命价值,使人类的心灵与道德,逐渐走向沉沦与堕落的困境。例如,《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我的奋斗》(希特勒)、《毛主席语录》、《金赛性学报告》、《民主主义与教育》(杜威)、《资本论》(马克思)、《女性的奥秘》(Betty Friedan)、《实证主义哲学》(孔德)、《善恶之外》(尼采)、《就业、利息与货币的一般理论》(凯恩斯)、《人口爆炸》(Paul Ehrlich)、《怎么办》(列宁)、《权威人格》(阿多尔诺)、《论自由》(John Stuart Mill)、《超越自由和尊严》(B.F.Skinner)、《反思暴力》(Georges Sorel)、《美国生活的前途》(Herbert Croly)、《物种起源》(达尔文)、《疯狂与文明》(福柯)、《苏维埃共产主义︰一个新文明》(韦伯夫妇)、《萨摩亚人的成年》(Margaret Mead)、《第二性》(西蒙波娃)、《狱中笔记》(Antonio Gramsci)、《寂静的春天》(Rachel Carson)、《地球上受苦的人》(Frantz Fanon)、《精神分析引论》(弗洛伊德)、《绿化美国》(Charles Reich)、《增长的极限》(罗马俱乐部)、《人类的起源》(达尔文)等著作。

上述那些人文思想与著作,很明显地造成了20世纪两次,促成苏联、中共与各种集权国家的兴起,并且导致了20世纪与21世纪初期,世界性普遍左派思想的大规模泛滥。

那些缺乏高度精神与道德信仰的人文学者,不论他们读再多的书,发表再多的言论,写再多的文章与著作,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没有人文的质,只有人文的量,是没有意义的。这样的学者,即使是十分博学与雄辩,也只不过等同于知识的储藏库或贩卖者罢了﹔他们的存在价值,与地上辛苦搬运与囤积食物的蚂蚁群,或者大街上卖青菜萝卜的小贩,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异。那些恒河上的泥沙,撒哈拉沙漠上的流沙与埃及金字塔里的石头,与现代所有缺乏信仰人文主义学者汗牛充栋的著作与思想,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异?

那些缺乏高度精神与道德信仰的人文学者,正是现代世界科学泛滥、物质至上、追求权位名利、自私自利思想、媒体暴力、浪费行为、功利主义、道德相对主义、盲目工业化与城市化、富国不仁、破坏大自然生命、污染地球环境、滥取地球资源、人心腐败与道德堕落的推动者﹔他们也是世界上各种不公不义、专制主义、共产主义、左派思想、恐怖主义、军国主义、武器竞赛、核子扩张的容忍者。这些人不断地在毁灭人性、自然生命与地球环境,也在破坏人类、自然生命与地球环境的永续生存机会,他们都是有罪的。

自从西方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发生之后,人类的人文学者,逐渐悖离了追求最高精神与道德价值的方向,造成了各种严重的人文与自然危机。我很严正地提出,现代的人文思想与教育内容,基本上99%以上,都对人类的思想、心灵与道德,具有严重的危害性﹔我希望,全人类能够重视这个问题,并且所有有识之士,能够积极地站起来,勇敢对抗这股世界性人文黑暗的大潮流。

如果人类能够谦卑地信仰神,并且按照神最高的价值理念行事,那么全人类的精神、道德与生命意识,必然能够逐渐提高,如此大自然的生命界才能够充分展现自由与和谐的生机,地球环境才能够充分展现美丽与和谐的面貌,人类才能够永久维系幸福与和谐的理想关系。

2005-8-22(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诗】雪域高原的歌声
刘宗正:今夜,我站在青藏高原上
刘宗正:抢救西藏
刘宗正:世界联邦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谎言谋霸5套骗术
【秦鹏直播】民主党窝里反 拜登被夺核武权?
【微视频】耶伦打击比特币 马斯克坏华尔街好事
【重播】中共强摘器官研讨会 多国议员专家参加
【财商天下】习点赞航天股价大跌 二十大开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