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 虹霓关

东方氏迷失在爱恨情仇里
袁荣易
font print 人气: 119
【字号】    
   标签: tags: , ,

《虹霓关》很早就扬名海外,1924年梅兰芳剧团应邀赴日演出,受欢迎之余,日本“宝冢”电影厂拍摄了《虹霓关》中“对枪”一段电影。1935年梅兰芳到苏俄的莫斯科演出,著名电影导演爱森斯坦(1898-1948)也拍摄了《虹霓关》中“对枪” 这一段电影,不过这次不是默片而是有声片。爱森斯坦与梅兰芳结成好友,他称赞梅兰芳是“最伟大的造型大师”。“对枪”是男女对打,可是更像是男欢女爱的求偶舞,身段之优美、唱腔之动听,连外国人都目眩神迷,爱慕不已,还以当时最时髦的电影拍录保存。


梅兰芳演《虹霓关》分成头本与二本,头本饰东方氏、二本饰丫鬟。由一个人饰演两个角色,俗称“一赶二”。早在元杂剧时代就有了,这是种由主唱者一人包唱到底的制度。头本(类似元杂剧第一折)东方氏唱段多做工多梅兰芳就演东方氏,二本(类似元杂剧第二折)丫鬟唱段多做工多梅兰芳就演丫鬟。



头本演的是局内人、二本演的是局外人,这种特别的演法,不露痕迹地凸显东方氏陷入爱恨情仇中不能自拔的迷茫状态。东方氏对王伯党一见钟情,爱情的幻觉使她忘了她爱的是杀死丈夫的仇人、也使她无视于军队鼓噪反对、无视于王伯党对她的敌意。而这些丫鬟一一看在眼里,可是她也劝不动,执著已牢牢地控制她的女主人,王伯党说出“拜堂三天,方可成亲”的诡辞,东方氏也连忙答应。一人饰二角在这出戏里等于做了当局者迷、又做了旁观者清的双重诠释,巧妙而自然地起着勘破执著的作用。元杂剧中有许多度化剧,《虹霓关》同样也具有度化的性质:被情所迷的东方氏,其所作所为正好提供给人领悟“人世虚妄”的一个好例子。



立秋(国历8月7日、或8日)之后,台湾的山野水滨开满白色的野姜花。而大陆也正是白茫茫芦苇花开的时候。《虹霓关》里白色的灵堂与服饰,素色的美里带着肃杀之气。王伯党言而无信害死东方氏,在另一出京剧《断密涧》(又叫《,?带箭》)里,王伯党遇到言而无信的主子,也害他自己命丧断密涧。自己给人家不好的,最后你自己也必然得到;这个舞台上前后呼应、报应不爽的两出王伯党的戏,深入地触动着观戏的人。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典小说名著“西游记”,有许多人说它其实是一本讲修练的书。例如西方取经路上历经八十一难就是闯关、过关的历程。而人的妄念就像猴子,一刻也停不下来,我们常用心猿意马来形容,孙悟空在书中就被简称心猿。京剧里有许多“西游记”的戏段,《安天会》是经常演出的一出,戏里包括偷桃盗丹,以及神仙齐集抓拿孙悟空的神仙大排场也就是所谓的安天会。
  • 杨贵妃在宫内备受宠爱,一个月圆的晚上,她在御花园百花亭设盛筵,等待君王共渡浪漫的夜晚。出乎意料唐玄宗却往西宫梅妃那里去了,她自己无法排解,赌气而喝得醉醺醺,最后吐得一片狼籍。
  • 打鱼杀家描写一对渔家父女的生活,一叶扁舟,悠然河上。舞台上靠着唱词与身段,虚拟出在船上打鱼、招待客人、夜里渡河等情境。着墨不多的细节,刻画出父女默契(如打鱼时合作无间)、心电感应(如父亲告官,女儿仿佛听到官府打人的声音)、关怀与支持(女儿胆小却要去为父亲壮胆)。
  • 杜文学的“好”朋友凤承栋,一见杜家遭严嵩陷害,立即转变立场,巴结严家,落井下石帮严家大主管严年去夺杜文学的妻子;而周仁赴汤蹈火救好友、救嫂子,匪夷所思用自己的太太去顶替,却不知是掉入凤承栋的陷阱,遭来所有好人的误解,把他和凤承栋,看成卖友求荣的一丘之貉。
  • 《五花洞》又叫《扫荡群魔》,由小丑、小旦(花旦)担纲演出,是所谓的“小戏”形式。京剧里有许多小戏,例如打花鼓、打樱桃、小上坟、小放牛、锯大缸、探亲相骂、荷珠配……,都是小戏的形式,通常是丑男、美女的组合,一俗一俏,相映成趣。市井小民的鲜活描绘,让人感觉轻松与舒服;尤其那种麻俐的对话,现代人甚至无法相比。现代人埋首电脑、应对退化,情绪容易烦躁与消沉,表现不出干净利索;而小戏那种朴素的对手戏,却具有聪明伶俐的挑战与交流,是更真实的人生。
  • “奇双会”利用节气作为背景,巧喻出人事随着天象递变。原本旧的、不如意的生命,因为大地春回的更新作用,最后成为奇妙与美好的结局。
  •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刚在京城考完试的范仲禹,与妻小一行三人,在山上突遇猛虎,慌乱过后,妻与儿不见了。范仲禹山前山后寻找半月,一无所获;整个消息好像被封锁,一点也打听不出来。“琼林宴”是专业演员才有办法演出的一出戏,要将遭逢巨变,心理失常、濒临疯狂的状态诠释出;同时在线索出现后,因着急不理智,将情况搞得更糟,越陷越深、越做越错以致丧命的过程,更要交待得具有说服力。
  • 京剧“五台山”演的是分别多年的兄弟在神前会面的故事。
  • 《乌盆记》是出典型的老戏,开场“行路、避雨”雷祖带领风婆、雨师、雷公、电神及云卒上场。雷祖吩咐布云作雨完毕即下场,短短两句话的过场,带出诡异的气氛。从前人相信鬼神就存在于与人间比邻的平行空间里。
  • 诸葛亮有两个典型,一个是惋惜他“鞠躬尽瘁、功败垂成”的形象: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平定南蛮,使国内稳定,在此基础上,实施联吴伐魏的战略,确立蜀汉三分天下之势。但是刘备为了雪弟恨,与吴开战,后来两国修好,已然元气大伤;之后诸葛亮伐魏,六出祁山,皆无功而返(“空城计”是根据第一次出祁山失败编的戏)。仰慕诸葛亮的杜甫,曾在多首诗里流露出对于诸葛亮这一生英雄未遂平生志的感叹,《蜀相》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寓含无限惆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