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乌盆记》

见义勇为的张别古
袁荣易
font print 人气: 114
【字号】    
   标签: tags: ,

《乌盆记》是出典型的老戏,开场“行路、避雨”雷祖带领风婆、雨师、雷公、电神及云卒上场。雷祖吩咐布云作雨完毕即下场,短短两句话的过场,带出诡异的气氛。从前人相信鬼神就存在于与人间比邻的平行空间里。

“社火”、“扮仙”是人神交流的隆重场合,被视为戏剧的源头,老戏里总要留空间给“扮仙戏”,仪式性的暗示出另外空间的崇高地位。这与民宅安有神龛的意思一样,有鬼神监察着让人不去做坏事。

刘世昌被害后又有“跳判、堆鬼”,这是表示赵大杀人夺财,鬼神都受到震惊;钟馗带领一群小鬼(一堆鬼),护送刘世昌的鬼魂找到张别古以便伸冤。鬼神与人有一种微妙的关系,鬼神不能直接现身干预人间的事,但是可以起到串连的作用。俗话说:“戏不够,神仙凑”,“扮仙戏”酝酿出“祭神如神在”超越性的观点,俯瞰人世,使空间多一个层次。不但很容易补满“戏不够”的地方,又容易使观众情绪高昂。跳判时的撒火彩,形象化的凸出这些超越与高昂,这是社火遗制,通过火进入另一空间。

年纪很大的张别古,生了场病无法去卖草鞋,也就没有收入,因而跑去欠他钱的赵大家中要钱,但钱没要到只要到一个盆,而刘世昌的鬼魂就随盆跟上了。鬼神的安排很奇怪,不叫鬼去找仁人义士英雄好汉,偏偏去找一个无财无势、遇事退缩的“小花脸”(在舞台上逗哏的角色)。张别古遇上这种事只好认了,戏中刻划他逃避不成,最后硬着头皮帮鬼伸冤的过程,滑稽可爱,甚至还被打了五大板。审案的包公发现错误赔他五钱银子,也就解决张别古最重要的吃饭问题了。

逢到别人有冤屈的时候,包公都不能弄得清,你愿意站出来为他说一句话吗?张别古做到了,相信你也能做得到。

(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典小说名著“西游记”,有许多人说它其实是一本讲修练的书。例如西方取经路上历经八十一难就是闯关、过关的历程。而人的妄念就像猴子,一刻也停不下来,我们常用心猿意马来形容,孙悟空在书中就被简称心猿。京剧里有许多“西游记”的戏段,《安天会》是经常演出的一出,戏里包括偷桃盗丹,以及神仙齐集抓拿孙悟空的神仙大排场也就是所谓的安天会。
  • 《四郎探母》大概是有京剧以来,演出率最高的一出戏,尽管台湾禁过、大陆也禁过,但在观众的极度渴望中,还是解禁。大家爱看总有个原因,从清朝咸丰年间名老生余三胜擅长此剧算起,一百五十年来依旧紧紧牵系观众的心。禁演的理由,是用政治问题考虑的:杨延辉被俘掳却没自杀,政治立场可议。
  • 杨贵妃在宫内备受宠爱,一个月圆的晚上,她在御花园百花亭设盛筵,等待君王共渡浪漫的夜晚。出乎意料唐玄宗却往西宫梅妃那里去了,她自己无法排解,赌气而喝得醉醺醺,最后吐得一片狼籍。
  • 打鱼杀家描写一对渔家父女的生活,一叶扁舟,悠然河上。舞台上靠着唱词与身段,虚拟出在船上打鱼、招待客人、夜里渡河等情境。着墨不多的细节,刻画出父女默契(如打鱼时合作无间)、心电感应(如父亲告官,女儿仿佛听到官府打人的声音)、关怀与支持(女儿胆小却要去为父亲壮胆)。
  • 杜文学的“好”朋友凤承栋,一见杜家遭严嵩陷害,立即转变立场,巴结严家,落井下石帮严家大主管严年去夺杜文学的妻子;而周仁赴汤蹈火救好友、救嫂子,匪夷所思用自己的太太去顶替,却不知是掉入凤承栋的陷阱,遭来所有好人的误解,把他和凤承栋,看成卖友求荣的一丘之貉。
  • 著名艺术家杨先让教授将于8月20日星期六上午10点,在首都银行二楼社区活动大厅介绍抗战时期中国著名艺术家抗日爱国的事迹。演讲内容包括美术界的齐白石、徐悲鸿,戏曲界的梅兰芳、程砚秋,音乐界的冼星海、光未然。欢迎各界人士参加。
  • 乌盆计是出典型的老戏,开场“行路、避雨”雷祖带领风婆、雨师、雷公、电神及云卒上场。雷祖吩咐布云作雨完毕即下场,短短两句话的过场,带出诡异的气氛。从前人相信鬼神就存在于与人间比邻的平行空间里。“社火”、“扮仙”是人神交流的隆重场合,被视为戏剧的源头,老戏里总要留空间给“扮仙戏”,仪式性的暗示出另外空间的崇高地位。这与民宅安有神龛的意思一样,有鬼神监察着让人不去做坏事。
  • 《虹霓关》很早就扬名海外,1924年梅兰芳剧团应邀赴日演出,受欢迎之余,日本“宝冢”电影厂拍摄了《虹霓关》中“对枪”一段电影。1935年梅兰芳到苏俄的莫斯科演出,著名电影导演爱森斯坦(1898-1948)也拍摄了《虹霓关》中“对枪” 这一段电影,不过这次不是默片而是有声片。爱森斯坦与梅兰芳结成好友,他称赞梅兰芳是“最伟大的造型大师”。“对枪”是男女对打,可是更像是男欢女爱的求偶舞,身段之优美、唱腔之动听,连外国人都目眩神迷,爱慕不已,还以当时最时髦的电影拍录保存。
  • 《五花洞》又叫《扫荡群魔》,由小丑、小旦(花旦)担纲演出,是所谓的“小戏”形式。京剧里有许多小戏,例如打花鼓、打樱桃、小上坟、小放牛、锯大缸、探亲相骂、荷珠配……,都是小戏的形式,通常是丑男、美女的组合,一俗一俏,相映成趣。市井小民的鲜活描绘,让人感觉轻松与舒服;尤其那种麻俐的对话,现代人甚至无法相比。现代人埋首电脑、应对退化,情绪容易烦躁与消沉,表现不出干净利索;而小戏那种朴素的对手戏,却具有聪明伶俐的挑战与交流,是更真实的人生。
  • “奇双会”利用节气作为背景,巧喻出人事随着天象递变。原本旧的、不如意的生命,因为大地春回的更新作用,最后成为奇妙与美好的结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