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镜头下的刻印 纹身…迷炫的图腾密码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7日讯】〔自由时报记者谢文华/台北报导〕世新大学图文传播研究所硕士专班研究生陈则铭,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走进纹身者与纹身师傅的世界,纪录神秘的纹身文化。在他犀利而温暖的镜头之下,四十名纹身者敞开身体,展现他们最引以自豪的纹身图腾。

另类文化开眼界

陈则铭认为,大部分台湾人常会把纹身与“犯罪”等负面符号连结,事实上,在他拍摄的对象中,爱恋纹身者横跨各行业,从十八岁到四十几岁的学生、上班族、孕妇、葬仪社人员都有,早已自成另一种文化。

究竟什么原因,牵引着这一群人,非得用纹身来展现自己,不管可能遭遇外界异样眼光?引发他进一步探究。新竹的陈世勇、台北新庄的萧时哲、高雄的杨金祥这三名纹身师傅,已有十年以上的纹身资历,陈则铭与他们近身接触后,才对纹身文化开了眼界。

令他讶异的是,从事新闻摄影三年多,每当拿起镜头,被拍摄者通常会希望被照到脸、被照到正面全身,但纹身者却在乎自己身上的图腾,远胜过他们自己。

不论是头顶的国剧脸谱、颈项间的一朵荷花、胸前的山水国画、肩膀的日本武士、臀部的毕卡索立体野兽派…,纹身者最渴望在镜头前展现的,是纹身图腾背后的思想和创意。

追求美与表现欲

陈则铭指出,对纹身者来说,“纹身”是一种对身体的装饰、对美的追求和表现欲望。“纹身本身无关罪恶,当纹身图腾在坏人身上,并不能代表他的坏,在好人身上,也不能代表他的好”。穿透这些赤裸身躯,陈则铭希望透过镜头,让更多人了解纹身者的心灵世界。

陈则铭“图腾印记”摄影展,19日至27日于台北市南海艺术中心登场,将邀请纹身师傅展现技艺。

私密风情画 跃然舞胴体

〔记者谢文华/台北报导〕“纹身是有生命的,它会不断从身体里‘生长’出来…。”陈则铭说,当他拍摄纹身者时,每一次再见他们,纹身者的身上,经常又展现出不同风景。

记得第一次见到“阿金”,她的背部仅纹了鲤鱼和荷叶,再见她,腰际多了青蛙与小鱼,最近,阿金的半边侧身竟活跳跳“停”了一只彩色鹦鹉,令陈则铭惊艳。

绰号“成哥”的胸前,原本只纹了龙、虎,陈则铭再次造访时,龙虎之下竟多出一对门神。

陈则铭说,纹身者之所以不满足“现况”,常是基于比较心情,当看到别人纹出比他身上更炫的图案时,那份“输人不输阵”的瘾头,又会再度召唤着自己的身体。他观察,纹身者把图腾纹在身上,有很大的成分是“爱到想占有他”,就像“佩祺”太爱一幅孔雀图,而决定把孔雀纹满整只手臂。

纹满“上半身”或“下半身”者,称为“穿衣”、“穿裤”、“穿背心”,是纹身者追求的另一个境界,而纹身师傅纹“一件衣裤”得花费一百个小时以上,工程浩大。

陈则铭说,国外纹身风气相当盛行,他接触的纹身师傅也经常在出国参展时,忍不住让国际顶尖的师傅纹身,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因此一步步被图腾攻占。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