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川:北京出租车司机七一罢工

晓川

标签: ,

【大纪元7月3日讯】 罢工选在七月一日

积压多日的怨愤在中共敏感的七月一日爆发。这一天,北京出租车司机开始了自发组织的预期三天的罢工,以抵制政府部门损害众多出租车司机基本权益的政策。自从2005年10月油价开始上涨以来,已经有南昌、银川、吕梁、长沙、吉林、重庆、南京、浦江等约20个地方出现出租车罢工的事件,说明出租车司机的负担的确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

酝酿罢工的消息在一周多前开始流传,机场高速路上曾出现标语,有人在机场散发了传单,网上的论坛中也不断出现此类讯息,但多数被很快删除。很多的北京居民在乘坐出租车时被告知“周末准备出门的话提前做准备,会很难打到车”。

罢工的日子选择在中共称为生日庆典的七月一日,明显的体现出北京出租车司机们的姿态——在中共鼓吹“光辉”历史、“盛世”成就的时候当众给它一耳光。

调价等一系列政策引发不满

事情的起因是燃油涨价、出租车调价、燃油补贴取消等一系列政府举措导致出租车司机收入减少、负担加重。

目前,北京市共有出租汽车企业277家,出租汽车个体工商户1157户,运营车辆6.66万辆。自2006年5月20日起,6.22万辆原价格为1.6元/公里的出租车将价格调整到2.0元/公里,仅剩3000多俩价格为1.2元/公里的车年底淘汰。

对于此次调价,政府部门的理由是应对燃油涨价造成的出租车运营成本增加,以增加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但出租车司机们的意见是不该涨价,应该降低向出租车公司上交的“份钱”,因为涨价后打车的人会减少,而且很多人会选择坐黑车,出租车空驶率会增加(原来的空驶率已经约50%),顾客量的减少不但会将涨价获得的收入增长抵消掉,甚至会造成收入减少。中国社会调查所对北京市民的调查显示七成以上的受访者反对出租车涨价。

4月20日左右,听闻要涨价后,部分出租车司机就采取过行动以示抵制。他们把车开到机场,停着不拉活,把路堵上。第二天,公安、工商都去了。不拉活,就扣你的证,算你自动解除合同。后来也没什么结果。

摆样子的听证会

虽然多数市民和司机是反对意见,但是4月26日由北京市发改委举办的听证会却最终通过了涨价的决定。政府部门声称这么做“是为适度增加驾驶员的收入并逐步提高其社会保障水平,按照国家有关企业、司机和乘客三分担的原则,”做出的决策。

听证会通过的系列举措当中,最关键的一点是出租车价格上涨、取消燃油补贴、份钱不降。这个决定显然与众多北京市民和出租车司机的愿望并不一致。

北京市民说,自从有了听证会制度,无论是水电气、交通、景点门票、教育收费、电信等等一系列听证,每次结果都是涨。而且参与的市民百姓代表们还都表示理解和赞同,就从来没见过把价格听证下来的时候。此次出租涨价的听证会,一共25人参加表决意见,包含两名出租车司机代表,其中16人赞成、9人坚决反对。微妙在两位出租车司机代表竟然赞成涨价,他们代表的是谁就显而易见了。

谁是涨价的受益者?

涨价前就有人做过粗略的估算,指出北京出租车市场的总消费量在短期内是不会突然放量增长的,因为社会单位和个人的交通费用不会因为出租车涨价而突然调增,因此出行量的减少是必然要出现的,这意味着出租车的空驶率将增加,换一个说法,出租司机的工作时间、油料消耗、修车费用都将增加。

涨价实际上是北京社会总体出租车消费总额的一次再分配,出租车公司将燃油涨价的负担甩给了司机并转嫁给了消费者,出租司机将通过提高工作时间来弥补失掉的空驶率和抵偿增加的油料、修车等的费用。消费者将通过减少乘坐人数和时间来保持整体社会的交通费用的平衡,这将降低社会效率,增加社会成员的交通时间成本。

出租车涨价的直接受害方是出租司机以及全体社会消费者和整体社会效率,受影响人口甚至上千万人,而受益方只有出租汽车公司和其上面的主管部门。

极度不公的利益分配

在北京,出租车公司享有特许经营权,政府部门也不再批准个体经营出租车,也就意味着要开出租车必须加入出租车公司,这种政府保护下的行业垄断造成了出租车司机处于绝对的弱势,只能接受条件苛刻的霸王条款,司机加入出租车公司时需要交几万元抵押金,这些所谓的“风险抵押金”不仅没有任何回报,就连最起码的资金利息都没有。司机不仅被剥夺了投资权和投资收益权,而且许多司机在离开公司的时候,这一投资往往被公司连扣带罚,盘剥殆尽。出租车上的计价器必须由公司刷卡才能使用,每次刷半个月的,这样出租车公司牢牢的把司机们控制在手心。

司机每月还必须上交出租车公司几千元的份钱,各公司份钱不等,单班的车份钱一般为5175元,双班的车份钱6000多元,车辆的燃油费用、维修保养费用、违规罚款费用等都由出租车司机个人负担。出租车公司每月付给司机几百元的工资,另外发放燃油补贴。目前,北京出租车的燃油补贴为每月 670元,其中出租车公司承担520元,政府承担150元。

一般出租车每天的行驶里程在300公里左右,“现代-伊兰特”每百公里油耗9升左右,夏日空调开放时为12升左右,常用的93号汽油现在单价是5.09 元,油钱每天就约140元以上,加上摊到每天约160元的份钱,一个出租车一天拉不到300元,基本就是亏了。“上午为份钱,下午为油钱,晚上才能为自己”。现在北京出租司机的月基本收入在1000到2000元之间,低于北京的平均工资。

各大出租车公司还规定,凡是违章被交警处罚过的司机,回执单交回公司后,公司会对该司机进行罚款,数额40%至100%不等,理由是“加强对出租车司机的管理”。

目前北京出租车的主力车型是韩国现代的伊兰特,出租车公司6万多人民币就可以提车,两年内就可以收回成本。按照规定,单班车8年报废,双班车6年报废。对于出租车公司,两年之后就是纯赚了。大部分的出租车公司除了收取份钱外,对司机们不管不问,体检、福利等“是想也不用想的事”。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产业组织与企业制度研究室副主任余晖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认为:出租车公司要求司机缴纳的“份钱”过高是现在出租车司机面临的最大问题。“份钱”金额的制定以及由哪些部分组成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司机利润的60%到70%,变成了“份钱”,而这种利润分配对司机来说是十分不公平的。

北京市天则经济研究所郭玉闪研究员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说:“在我看来出租车公司是很暴利的。因为我们如果把出租车公司作为企业来看待,它的行业利润就是实际成本和实际挣到的钱之间的差额,生产成本主要是车的耗费,这个生产成本是很低的。所以说这个行业的利润应该是很高的。我确实也看到过一份材料,上面显示出租车公司每天的利润很低。但是必须注意,出租车公司列举的耗费包括管理费用、劳务费、办公费以及考察费等,这其实是用“耗费”的方式将一部分利润掩盖了,或者有的公司用于扩大再生产和行业投资,这样在公司的账面上,就看不到全部的利润了。”

出租车公司纷纷宣称利润很低,因为管理成本很高,但实际上真的需要那么高的管理成本吗?

份钱为什么不能降?

对于这次调价为什么份钱不降,北京市运管局称“是为促进出租车行业的健康发展,保护司机合法权益,执行新租价后,本市出租车承包金标准将保持现有水平不变。”

北京市运输管理局副局长姚阔表示,企业的车份目前由行管部门制定的最高限是5175元,这5175元里首先包含着驾驶员的基本工资,同时包含着给驾驶员增发的520元的油补,同时还有给驾驶员上的社会统筹企业承担的部分。其中1000余元是要支付给司机的,真正企业所得的车份在3900元左右这么一个水平。其中还有车辆的折旧、国家的各种税费、企业的经营成本、包括代管的财务费用等等。

这就是份钱不能降的理由,“车辆的折旧、国家的各种税费、企业的经营成本、包括代管的财务费用”有3900那么多吗?

出租车司机的收入真的增加了?

市运输局负责人在调价后宣称:租价调整后,增加的收入全部用于出租车司机。一是提高企业为司机缴纳社会保险的费用,预计每月增加400多元;二是依法缴纳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预计每月增加100多元;三是提高驾驶员收入水平,预计每月500元左右;四是消化今年油价上涨后司机多支出的费用。租价调整后,企业原向司机发放的燃油补贴全部用于为司机缴纳社会保险和依法缴纳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由此计算,司机的收入将有所增加。

这位负责人许诺的这几条需要怎么实现呢,他说需要监管,说到监管,那后面的故事就很多了。事实是,很多出租车公司并不给司机上保险,而且出租车调价后,有的出租车公司上调了份钱,有的公司甚至降低了司机的工资。

如果司机们的收入真的增加了,他们就不需要罢工了。

跟煤矿工人一样累

据了解,目前北京市出租车司机近10万人,其中90%以上属于郊区居民,这些人一个月平均回两三次家,每天工作在14个小时以上。中国经销商学院常务副院长、劳动法专家强磊经过一年时间,通过对北京6家出租汽车企业和200多位出租车司机的调查了解到,北京出租车司机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每天超过法定时间6小时;每月工作时间427小时,比法定的252小时多168小时,一年工作585个工作日,是法定工作日220天的两倍半。

由于每天都超长时间工作,已经发生数起出租车司机猝死的案例。“该有的病全有”,这就是多数出租车司机的健康写照。2005年10月,北京普京医院对 233名出租司机进行了体检,体检结果非常令人震惊:患有前列腺肥大的占43%,高血压的占38%、肥胖病的占32%、高血脂的占31%、患腰椎、颈椎病的占31%。许多司机身兼数病,完全合格的体检报告不到20%。即便如此,司机们仍然不敢看病养病,因为份钱不会减,少干几天的活,这个月几乎就等于白干。有的司机甚至不敢让公司知道自己有病,怕公司解除合同,断了生存来源。

油价上涨,份钱不减,已经迫使司机们不得不一再延长工作时间,而如今取消燃油补贴无疑是伤口上撒把盐。

由于郊区农民和下岗工人急需找到生活来源,所以出租车公司不必担心找不到司机。“你不干,有的是人干!”出租车司机们很无奈。

出租司机没有自己真正的工会组织,媒体掌控在政府手里,人大代表只会鼓掌,没有人替他们说话,在得不到公正的时候,只能选择罢工这样的方式来引起社会的关注了。

北京当局软硬兼施

为了应对罢工,据称北京市长王歧山命令首汽、北汽、银建、祥龙几个大出租车公司“补点”,特别是中共党员,力保机场。有的出租车公司威胁司机们,让补点就得去,不去算违约,自动“下车”。安全部门也布置大量便衣乘坐出租车探听消息,试图找出组织者。据出租车司机称,这一段坐出租的警察特别多,都是便衣办案,宣称目标是“黄、赌、毒”。北京出租车管理部门也安排人员在路口拦截部分出租车,询问是否知道“闹事”的情况,警告不许参加。但是,出于对七一敏感日罢工的惧怕,政府部门被迫宣称,取消燃油补贴的政策暂缓执行。

七月一日,北京马路上的出租车数量明显减少,据司机师傅讲至少有一半的出租车没出来,而上路的出租车也尽量避开飞机场、火车站、大型酒店等急需出租车的地方。大量警察和各出租车公司的领导被安排在机场和火车站,强制出租车必须载客才能离开,不允许空驶。

记者在北京火车站看到,在出租车调度站的入口处停着一辆标有“北京交通执法总队”的车,出口处几个人在指挥出租车载客,载客后的车才予放行,期间一辆警车开过来停在出口处,下来几名警察与那几个指挥者交谈许久。四周的路口也都停着警车。

特许经营的背后

有学者分析指出,出租公司作为一个单纯的食利阶层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政府为什么不直接向出租司机发放牌照,直接向司机征税呢?既然油价上涨要顺应国际趋势市场化,那么出租车行业为什么就不能也市场化呢?

大约2000年左右,朱镕基曾经委托自己的夫人劳安在北京搭乘出租车连续三天,对北京出租车行业的问题进行调查。当得到这些第一手的材料之后,结合看到的相关材料,朱镕基曾经在一个会议上发表过一番感慨,他说北京的出租车行业相当于解放前上海的青红帮。北京的高级人民法院曾经下过文件,不允许基层的法庭受理出租司机状告出租公司的案件。迫于无奈,好多出租司机到处上访,无可奈何,北京有三个出租司机到北京西客站,以卧轨自杀的方式示威,造成北京西客站停运三个小时,才使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取消不允许出租司机状告出租公司的决定。

不难看出这样一个利益链条:政府向出租车公司发放牌照,收取巨额费用,同时进行运价管制、总量控制,并确定“份钱”;出租车公司在政府授予的特许经营权下,利用规则“合理”赚取利润。

官商勾结、垄断经营,政府与出租车公司组成的利益集团有意识的转嫁负担损害出租车司机和广大市民的利益,是背后的实质。而根子上,罪魁祸首就是中共的一党独裁。此次罢工的组织者们把日期定在七月一日,也表明这些底层大众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环亚罢工 台消基会:尊重罢工但不可牺牲消费者
新西兰初级医生大罢工 医院服务受影响
台环亚工会:未获资方合理回复 罢工持续
北京朝阳区左家庄街道办事处致死人命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世界为何对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财商天下】财政赤字惊人增长 中共防公共风险
【时事军事】日本三款导弹 对准中共海军
【马克时空】澳洲改买美核潜艇 维吉尼亚级核潜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