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首座水力发电厂 龟山发电所纪录片发表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2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旭昇台北县二日电)台湾第一座水力发电厂龟山发电所,曾经是日据时期台北地区最主要的电力供应单位。文史工作者夏圣礼争取订定为古迹,还远赴日本当年建立电厂的日本家族搜集资料,纪录后以影像与文字建立史料。台北县文史学会四日将在新店马公公园发表“失落的空间–龟山水力发电所”纪录片

台北县文史学会理事长夏圣礼会对于这一栋几近荒废的建筑情有独钟,始于四年前前往乌来途中,经过新店龟山无意中发现淹没在荒烟漫草中的台湾发电史的珍宝。

一九零五年完工的龟山水力发电所,位于南势溪与北势溪交会,日治时期供应台北城的电力。屋顶的闪电图腾,证明了它的工业遗迹身份。当时,龟山属“蕃地”,是原住民渔猎之地。

龟山发电所的电力,使得台湾首次在台北城内市街点起电灯,代表着台湾进入现代化与科技化的时代。台北县文史会希望可以将这一历史建筑活化利用,见证台湾的民生与工业发展。

兴建龟山发电所始于一八九五年,日本人土仓龙次郎以“吉野杉王国”的家族美誉,到台湾植林。因为龟山当地水位落差,他集资成立台北电气株式会社,创建了台湾第一座水力电厂。一九零三年,因为家族的财务危机,土仓龙次郎将投资股份让渡给台湾总督府,从老板变成了顾问。

两年后,土仓家族破产,将山林事业让与三井合名会社,怀抱雄心壮志的土仓龙次郎,黯然返回日本。

龟山电厂完工后却因为连续遭受洪水肆虐,一九一三年改建,直到一九四一年,新龟山水力发电厂完工,原龟山发电所宣布停止运转。

许多生长在龟山的耆老,都还记得小时候在电厂里玩耍的情形。当时,不少人在电厂工作,靠着它养家。土仓龙次郎在龟山与乌来造林期间,也与原住民合作良好,龙次郎有“土仓头家”的称誉,大家对龟山电所都有感情。

一九六八年台湾电力公司以无业务价值,将龟山电所厂房标售,十四年前,地主第二代有意出售,却因为位于台北水源保护区,不能开发,因此荒废至今。

夏圣理四年来以镜头留下历史纪录,还远赴日本,探访土仓家族的家乡;又说服地主将电厂提供为古迹。两年前申请指定为古迹,今年七月,台北县政府文化局召开审查会议,因为龟山发电所是空的荒废建筑,所以只能登录为历史建筑。

不过,土仓龙次郎的后代土仓正雄及土仓干雄,发现先祖在台湾留下的这段历史,去年曾到台湾,走访龟山发电所;并决定将台北县文史学会所出版的“百年沧桑|龟山水力发电所”一书,自费翻译成日文。

八月四日下午二时的首映会,土仓正雄将与儿子、孙子等家族七人,参加马公公园文化剧场播出的“失落的空间”纪录片首映会,同时发表日文版的“百年沧桑”一书,希望有人对这座有历史意义的电厂投注眼光,让失落的空间,有丰富的历史意涵。

一九零九年台湾第二座水力发电所|小粗坑 (第二)发电所竣工。日治末期,新龟山发电所 (今桂山发电厂)及乌来发电厂陆续兴建。目前,龟山发电所虽然已经废弃,小粗坑发电厂是台湾现存最古老的水力发电厂,但毫无疑问,一百一十一年前始建的龟山发电所,是台湾水力发电的发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