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商投资中国 哥嫂被关 人财两空

人气 4
标签:

【大纪元10月22日讯】(编者注﹕本文将发表在即将出版的42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港商投资中国 哥嫂被关 人财两空

文 ◎ 吴雪儿、梁珍 图 ◎ 吴雪儿

徐敏芬是香港人,在一次招商引资会中,决定投资国内。五百万美元的投资,换来的是哥嫂被非法关押两年至今,资产被强迫清算,还有无尽的泪水、担忧和痛心。

到国内投资受害的港商在过程中所经受的心理甚至肉体上的迫害和折磨,往往让他们对生活的其他方面意志消沉,百般滋味在心头,有时候甚至得不到家人的谅解。他们被强夺资产后,更有可能的是被有关当局以黑社会手法处理:“已经掌握你的家人状况……”等,不得对外宣扬。这些受害人都掌有厚厚的法律文件、执业证等纪录,一份份的文件中埋葬了多少的青春、抱负……

中共近十几年间推行经济改革,在世界的眼里,中国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分一杯羹。香港作为中国一个特别行政区,港人回中国大陆投资是很普遍的事,不过,随着时间的推进,很多港商发现原先很有作为的商业项目,可以在短时间内化为乌有,百万、千万甚至过亿的投资以法律的名义被强抢豪夺。

往往这些案子都是在当地政府、当地中共政法委、司法系统和执法人员的互相勾结下完成,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指出,港府唯一能够保障港人的只是起到一个通知的作用。

他提醒市民在大陆工作和生活要非常小心:“香港人上去做生意或者居住,如果需要诉诸法律的话,你发现法律保障非常不足够,司法制度非常不上轨道,不要说市民,就算律师,很多时候都受压,你看(国内)维权律师因为他们接敏感的个案,很多时候被打压、被除牌,甚至由律师变成被告。”

何俊仁强调,中共制度不改变,港人权益难以得到真正的保障:“如果你不彻底地制度改革,根本这些事情会不断发生。”

省长出面招商引资

二零零三年八月,山东临沂市政府到香港招商引资,港资公司华药(香港)生物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简称香港华药)应临沂市政府的邀请,独家投资山东省重点建设项目——中药材高科技综合商贸物流园。翌年十一月临沂市政府再次到香港举办招商引资会,当时有山东省副省长林廷生参与的情况下,为物流园合作项目举行了一次高规格的签约仪式。

山东华药的注册资金五百万美元很快准备好,政府审批完成,验资档齐全。该园区列入全国十八家特批中药材交易市场之一。合作公司是当地经营集贸市场的山东兰田集团。

然而随着项目的进展,公司不断收到怀疑是合作方勾结当地黑社会和利益集团的恐吓,工程进度受阻。二零零五年初,香港华药写信向国务院港澳办反映,获港澳办批示山东省政府支持这一专案。临沂市政府为此成立以市委副书记兼常务副市长为首的专项工程组,并发出“保护华药公司权益、保护外商人员的人身安全、打击不法势力”的八项指示,又成立以公安局为主的治安办公室,对外商提供保护。于是工程进度加快了。



徐敏芬的哥哥徐东方是华药(香港)生物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目前和太太都被关押在山东临沂市。



遭遇巨祸的徐敏芬﹐采访中谈到兄嫂的处境﹐悲从心起。

中共临沂市政法委亲设“鸿门宴”

但过了不到半年,形势发生一百八十度的逆转。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六日,突然发生了一次“鸿门宴”事件,中共临沂市政法委书记李洪海来函邀请公司的高层人员,到他指定的一家酒家吃饭,要求公司高层二十几个人都去。

就在宴席期间,突然来了很多公安,非常迅速地把所有公司的人员,包括公司两个股东,法人代表徐东方及其妻子肖小虹抓走。临沂市公安局立刻对他们实施“监视居住”。公司的财务总监被关了一天一夜出来,当时他跟徐东方的妹妹、香港华药的股东全权代表徐敏芬说,“他们来势很猛,但是我心里很清楚,这应该是两家公司的内部矛盾,公安扣留你哥哥和嫂子是暂时的、是恐吓的,证据抓不住,肯定要放人。”

徐敏芬说:“他是财务总监,知道我们所有的资金往来都是合法的,所以当时我的心里就比较宽慰。第一时间我就找到两个刑事律师去看徐东方,也让他知道外面已经了解他的事情。”

据徐敏芬说,这两个律师曾经见过很多第二天就要枪毙的罪犯,见到徐东方后也把他们吓得脸色发青,“我不懂你哥哥是犯了什么罪,像我这样有经验的律师,给我感觉你哥哥已经到要被枪毙的感觉!”

哥嫂被抓似‘死刑犯’

徐敏芬续说:“因为当时去见我哥的时候,我们的车不能进到他们监视居住的地方,要到一个中转站,然后用他们的车子护送两个律师去看我哥,进去时门口全站了武装警察。”律师见到她哥哥时,两旁都有五个武装警察,全部手拿着枪,律师形容要犯被枪毙也没有这种架势!

十一月二十九日,临沂公安局以“诈骗罪”的名义对徐、肖刑事拘留,十二月二十七日正式逮捕。在拘捕徐东方等人的当天,公安局搜走了山东华药的印章、档、财务资料、电脑以及他们的私人财物,公司大门贴上封条,公司被迫停止营业。

让徐敏芬感到愤怒的是,当局在其他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二天就把公司封了:“作为股东之一,最起码我应该有知情权!”

注销公司低价转让

公司被注销后,徐敏芬多次到外商投诉中心,要求她的知情权:“注销我们公司的唯一依据,是山东省临沂市在二零零六年发给我的四百二十九号文件,但这个文件从来我们都没有拿到过,包括山东省政府官员到临沂市政府去要这个文件,都说文件没了,找不到了!”

徐敏芬找到了据称发那个文件的具体人员,他告诉徐敏芬说,这个文件是依据临沂市公安局发出的徐东方涉嫌诈骗罪来注销这个公司,徐敏芬说:“如果是刑事就是刑事,民事就是民事,现在是以刑事的名义来注销我们的公司,而我作为一个股东我没有任何知情权,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违法行为……”

兰山区外经贸局牵头组织山东华药清算委员会,在徐敏芬不知情的情况下,委任了她为副主任。徐敏芬从国外赶到临沂:“我告诉他们,我今天不是来参加清算小组的,我是要求知道你们清算小组是依据什么东西来清算我的公司的,他们就把很多文件交给我,说已经把我的土地转让给谁了,而且是低于市场价很多,全部成了文件!我就拒绝签字。”

香港华药多次通知政府部门,这种“特别清算”是不合法的。有关部门拒绝出示和提供清算的法定依据和临沂市政府的有关文件,而凡是发给港商的清算通知,均未加盖公章。

二零零六年三月,清算委员会以低于市场价格数倍的超低价,未经任何法定程序∕式,便将整个专案的土地五十五万三千平方米以二亿八千万转让给新成立的当地民营企业“临沂瑞兴市场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股东是华药原来的合作方兰田集团)。
 



老虎凳:公安在用老虎凳时,常用几根皮带把双腿牢牢捆绑于老虎凳上,并在脚脖部位不断垫高,一直到皮带崩断。受刑的人士被反复、长时间的折磨,常常疼至昏死、休克,痛不欲生。

轮番轰炸家常便饭

在临沂市检察院驳回逮捕令后,仍然对徐东方夫妇非法关押达二年多,徐敏芬说:“他们故意拖延时间,总是证据不足,再给你加个证明,时间到了,他又给你补充一个证据,反复拖延到开庭的时候。”

徐东方两年多来被关在临沂市郊区的看守所,与肖小红被关押的看守所距离是一百公里。关押期间两人遭严刑对待,徐敏芬透过律师得知徐东方在看守所里面,遭受连续五天的轮番审讯,每天累积的睡眠时间差不多是四个小时。

徐敏芬从拿到一份当时审讯她哥嫂的审讯表上看到,当局曾经试过夜晚两点钟叫人出来审,睡进去三十分钟又叫受审人起来:“从时间表上看出,他们对我哥嫂的逼供审讯几乎是同步的,当时要他们签一些东西,否则没有办法抢你的钱,所以就同时逼他们签字。”

酷刑对待设老虎凳

徐敏芬说:“最厉害的一次,也就是重要文件要我哥哥签署的那几个时间段上,他们用布把我哥哥的眼睛蒙得很厉害,紧到他连咽口水时耳朵都痛,然后他被押到一个地方,就拿那个强大的灯光给他(照)射住,射完以后就要我哥哥签字,然后还行使老虎凳,我当时对老虎凳没有概念……”

两年来,徐敏芬只是在三次开庭时见过他,在庭上可以见不能说话,“我看到我哥最大的变化是人不成样子了,他原是很精神的一个人,开庭时看到他,一边的耳朵基本上听不出来,我哥哥进去不能扎皮带,开庭的时候,法官叫我哥哥起来,一起来那个裤子都是往下掉,人已经很瘦!”

律师责抢钱造伪证

在法院开庭时,检察院的起诉书已经没有了“诈骗罪”。即使设定“抽逃注册资金罪”,也由于检方出具的“证据”被律师识破,被司法鉴定为伪证,更在被告律师和外界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原来认定的犯罪事实均被否定。

徐敏芬说:“我哥关了两年,最后没有办法开庭,法院拿了一个伪证,说是徐东方签的,当时我律师就说,‘徐东方被你们关了两年,他签了无数的字,你们都看不出来这个不是徐签的吗?外面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后来他们又去送司法鉴定这一拖又是多少时间,法院告诉我,司法鉴定没有时间,可是他们要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最后出来一个提供伪证,这笔迹不是我哥哥的,所以没有办法进行下去。”

案件审讯经过了三次开庭,最后一次是今年的九月二十七日,徐敏芬说:“最后一次开庭的时候,公诉方(就是政府),在论证我们这个公司是无效的,那我们接下来的行政和民事诉讼就没有用了,当时我们的律师非常强势地在庭上说,‘你们前两次遮遮盖盖,面纱还未揭开,今天你们终于揭开了面纱,你们就是纯粹的抢钱’!”
 



山东临沂市是迫害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的黑点。(网络图片)

救兄心切反被扣留

两年来为案件奔走的徐敏芬也曾经被当地公安无理扣留查问了六个小时。零五年徐敏芬接获员工打电话通知兄嫂被抓后,第一时间回国去找到主管公安局的临沂市委政法委书记李洪海。

李洪海称不知道这件事情,但答应了解情况,还马上当面打电话给公安局说:“现在东方的妹妹来了,你们要好好接待。”但徐敏芬一到公安局就被扣留了,电话也被扣了,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公安还把徐敏芬的家庭状况都了解:“他们一开口就说,你原来是怎样的,你爸爸是怎样的,给你感觉他们已经早就调查得一清二楚。”

至于政法委书记李洪海,徐敏芬回想说:“当时觉得他就像我爹一样,很热情,但后来有传话出来说,就是这个人设的鸿门宴,他真是一个笑面虎。”

在采访过程中,徐敏芬讲到国内哥哥徐东方的情况,数度哽咽。最后徐敏芬说:“我想为我哥嫂申冤,他们已经被关押了两年多,尽快还我哥哥清白,不能再拖,如果有罪,那该什么样就什么样,如果没罪就尽快放人。我现在是和时间赛跑,时刻想到我哥哥在里面,每天的日子不好过,哥哥憔悴的脸始终在我脑子里……所以有时候我收到恐吓也不怕,现在只有我们为我哥哥来申诉。”

外资被骗祸源中共

对中国大陆情况很了解的前中共官员贾甲指出,现在国内的党员干部都是抓(捞)钱,为自己留路:“因为大家都看到共产党的前途是黑暗的。”而如果要抓钱,不可能抢百姓的工资,一年也没有很多钱,中共干部当然就会向有钱的人下手,包括当官和搞企业的大老板。

他续说:“同样两个老板,一个是国内的老板,一个是外资老板,要选择哪一个?当然他要选择外资企业,这些外国商人被骗后,外国人就会回到自己的地方,就要离开中国。”

所以在大陆的外资受到欺骗、上当、敲诈等,有了问题法院判了、不管,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这种趋势会越来越大:“不是不讨公道,你叫法院去裁判,凭什么为了一个判决而得罪某一方,因为法庭的权力不是来自于公权,或者是社会给的,法官的权力就来自于巴结领导,社会的制度就是这样!”

贾甲认为,外商当初投资大陆从客观上帮助了共产党,如果没有外资的支持,共产党维持不到今天。外资遭受到一些不好的现象,贾甲认为,“这都是回报机制,它如果帮助了共产党,现在就要付出……而且这种回报机制会越来越利害。”

对于外资投资中国的建议,贾甲说:“应该赶紧撤资,赶紧重新选择投资的地方,赶紧离开共产党。”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美国的“新排华法案”
印度积极抗衡中共 疫苗外交战大逆转
【财商天下】台积电遇致命伤 全球缺芯加剧?
【役情最前线】习公开讲打土豪分田地
最热视频
【重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财商天下】台积电遇致命伤 全球缺芯加剧?
【秦鹏直播】CPAC首日五大精彩看点
【十字路口】揭开“轮回”密码
车评:隐藏实箱 2021 Chevrolet Tahoe High Country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