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从童奴惨案看今日中国(四)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28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联结收看

主持人:您说到误导,那我们看到这一事件,有一个山西的记者说,这些小孩的父母,在找各个地方的官员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还在推诿,但是突然一夜之间,这些人又成了大恩人、大救星了,他们把找回几十个孩子和一千多名其他还没有找到的,反而变成是他们的工作成绩,这是不是也是误导的一种呢?

陈破空:对。他们一直在做所谓的变坏事为好事,包括“六四”大屠杀,邓小平的变坏事为好事,他们干了那种惊天的坏事,屠杀了,它们还想变成好事,想往脸上贴金。

所以这次事件尽管曝光,但是我们仍然看到巨大的阴影,就是只有少数的孩子被救出来、少数的奴工被救出来,而更多的孩子被转移了、更多的奴工在半路上又被人拐走了;更有甚者,河南《都市频道》的这个敢说话的记者付振中还受到了死亡威胁,接到了死亡威胁,而且跟他说要秋后算账。

另外,很多干部官官相护、互相包庇。到现在为止,被处理的干部只有一个村支书、一个村主任,可以说乡级的、县级的、省级的、中央级的这些官员一个都没有受到触动,巨大的黑幕远远没有撕开,所以在这个时候它们就急于往脸上贴金。

那个山西省省长于幼军假装做了个检讨,实际上那个检讨没有一句是检讨,那个检讨是反复在讲什么锦涛总书记的关心、家宝总理的问候,尽在讲这些山西省怎么去执行。完全没有诚恳检讨的意思,只是说句什么道歉,没有见到一句深刻的挖掘,所以这些官员今天所做的仍然是对老百姓的欺骗,对受害者的污辱。

主持人:那么一开始的时候,这个事件还被定成是劳资纠纷的问题。后来在很大的民众和舆论的压力之下,才逮捕了一些人。我想在这件事情上,很多人都知道、看到这个问题的实质。

那我想问一下,我们刚才谈到了媒体的控制,中国人如何在它的控制之下,它掌握了国家一切资源的这种情况下,来突破它的控制,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呢?

李天笑: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目前来说,我们看到这一次爆发出来的有两个比较主要的因素。一个就是网络,在网络上贴上这四百多位父亲的求救信以后,马上迅速在网络上传开。现在这个技术使得中共很难封得住,这是一个。

再一个就是地方的记者利用这个事情打擦边球,突破了中共的新闻封锁,使得这个事情马上……这两者实际上就是打破误导,使得中国真实的信息能够迅速的被民众所知道,就是揭露真相的问题,我想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由这个问题我想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这次突破他们人性的底线,突破人的超想像力,才能够引起人们的愤怒。这个事情实际上是在提醒人,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很可能还有更大的、惊天动地的黑幕隐藏着,还没有揭发出来。

比如说,我们知道,活生生的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摘除的事情如果公开的在中国的媒体上传播的话,我想引起的效果,引起惊天动地的震撼可能比这个还要更厉害。但因为现在不是在官方渠道流传,所以人们很可能觉得这好像不是真的,但是这迟早会给人们带来新的震撼,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现在我们有几位观众在线上,我们再接一下加拿大理查德先生的电话,您请讲。

理查德:你好。共产党的罪恶大家都已经有目共睹,它的制度也是很烂,它所有的罪行也是滔天的罪行。刚才我听了几位朋友说,我们现在好像对它们没办法,现在国内也是很多朋友很麻木。他们听到了黑砖窑的事,听到暴动的事,听到大家起来抗议的事,都觉得好像跟他们没有关系,好像无所谓,不关他们的事。

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在国外有这么多有识之士,对于共产党主义大家有清楚认识的人,用什么办法去推翻这个共产制度?我觉得我们缺少一面大旗,如果有一面大旗,大家都能聚在这面大旗下冲破共产主义,这是最好的办法。

孙中山为什么会成功?他有同盟会。所以我们现在所有海外的反对共产主义的精英人士,没有一个坚强的组织力量,所以我觉得舆论也要造,但我们也要有一个坚强的冲破中共的核心力量。我的提议就是这一点。

主持人:谢谢理查德。我们现在再接下一位纽约宋先生的电话,宋先生请讲。

宋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童奴这件事,我觉有一部分善良的人,不明真相的人,刚看到这件事他会震惊,这个我相信。但是胡、温震惊这件事我不相信。

童奴这件事我看完我会内省,原因很简单,我认真的看了一本书叫《九评共产党》,当我看完《九评共产党》的时候,我看共产党从建党历史到共产党统治五十多年,它就是一个道道地地的杀人恶魔。我觉得我们怎能指望这个恶魔不杀人?所以说在共产党统治的这个国家里,它做什么事,它做多少坏事,我觉得这就是恶魔应该干的。

主持人:好,谢谢宋先生。我们现在再接一下纽约刘先生的电话,刘先生请讲。

刘先生:你好,我看到你们播的“黑砖窑”,我想起毛泽东年代。毛泽东年代,人家请你去做工搬砖窑给个饱饭,人家都抢着去做。现在我看“黑砖窑”大概比毛泽东年代舒服多了,他们有饱饭吃,还说什么有200块;毛泽东年代你有粮票都买不到米。

主持人:好,谢谢刘先生,谢谢。可不可以请陈先生先回答一下?

陈破空:刚才宋先生讲到了胡温震惊他不相信,我想没有人相信。如果再有新闻媒体,再有什么杂志用胡温震惊、震怒,我想这些都是扯谈。对他们来说,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他们已经麻木不仁。他们最需要的是怎么把盖子摀住,怎么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怎么度过难关,过一天算一天,维持这个局面就行。

所以有一些天真的人还在用什么“震惊、震怒”的话,那只能说继续的天真,狼子野心是改不了的。另外,刘先生讲的毛泽东时代和现代的时代,基本上本质上没有什么改变。在毛泽东时代,大规模的劳改营或者大规模的政治运动,一直到今天遮遮掩掩的黑砖窑奴工、劳工、劳教这些制度,我想本质上没有什么改变。

扣除时代的因素,我想共产党不仅没有进步,恐怕还在继续的倒退,大踏步的后退。也就是说共产党不仅没有变,还在邪路上继续走。

李天笑:我觉得刚才加拿大理查德观众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在共产统治下,我们怎么才能够把社会转化?他提出了一个大旗、孙中山等这些人,这是他的一个想法,但是我觉得可能有更好的方式。

为什么呢?中共有两个维持统治的方法,一个是“暴力”,它有几百万的军队、武警、特务等等,你要组织一个东西跟它打,你打得过它吗?你可能打不过它。再有一个就是“谎言”,它掌握了所有的宣传机器,这一次只不过是地方的小小一个媒体引起的一个擦边球,但它现在也就是为中共开脱了,并没有真正做到。

所以说最重要的就是解体中共,退出中国共产党,这样的话,党员越来越多的从里面退出,就产生一种大出大进的效果。共产党的力量本来就不断在削弱,人民的力量不断的强大,一旦有什么政治事件或什么事情出来之后,这就发生一个很大的变化,人民的力量就马上超过共产党的力量,这样社会就会有一个转型。

像苏联、东欧的情况就是这样,为什么一夜之间苏联、东欧全部变成了民主社会了?这个原因就在于共产党退党的人数越来越多,人们都不信共产党了。所以说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实际上是人民的力量超过共产党力量。我想这一次也是给我们一个启示。

另外关于胡、温是不是震怒?他根本就不会震怒,他考虑的是自己形象的问题。如果他真是震怒的话,那么高智晟上书三封信给他,揭露法轮功学员受到这么残酷的野蛮折磨的时候,他为什么不震怒呢?

主持人:谢谢,今天我们时间已经到了,非常感谢二位精彩的评论,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们的参与,我们还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没有办法接您的电话,我们希望您以后继续再打。

我想刚才两位说了,中共靠的是谎言和暴力,我们就不说谎,我们也不跟着它去说谎;它用暴力,我们也不用暴力,我想中国一定是有希望的。感谢各位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6-28 11: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