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生存的底线

佚名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1月11日讯】眼下在中国的城镇,常常可见街道路面上豆干大小的不干胶贴纸,今天的市民都知道这是更在“引车卖浆”者之下的一种人类用来招揽生意的小广告。我不知道若干千年以后,若是未来的考古学家偶尔挖掘出一两片今天“和谐社会”的残砖颓壁,其上附着一张这样的贴纸化石,他会作何设想?他是不是会百思不得其解呢?

为此我决定留点文字,释疑解惑,立此存照,以备若干千年后历史学家考证之需。

很少能看到是谁把它们贴上去的?作为身份低微的人种,他们素来昼伏夜出,如同虚幻的影子一般,唯有那一串十一个阿拉伯数字组成的手机号码,证明后面还有一个真实的存在。最初这种小广告出现在墙面、橱窗、电线杆上等等醒目的地方,被当局称为“城市的牛皮癣”。“癣”长在“文明城市”的脸面上,那自然十分地让城市的主人(俗称“公仆”)难堪,尤其是盛大节日之际,喜气盈霄、宾客如云,怎么能被“癣”败了兴致?于是一面调动机构动员市民不遗余力清除之,刮的刮、刷的刷、洗的洗、擦的擦,每一个方寸都不放过;另一面在各种媒体上广而告之,声明严惩制癣者,捕获课以重罚云云。于是城市果然焕然一新,有一种靓女美容后的感觉。只不过这种满足感不能维持太久,令当局不胜其烦的是,若干时日后,如野火春风,“癣”们竟又遍地开花了。

何哉?清除“癣”后,城市的脸面靓是靓了,却是断了这些影子的生计。现在社会的进化的程度使当年的李杜先生们都始料不及,较之当年,“朱门何止酒肉臭,路边犹有冻死骨”。对这些不想成为“冻死骨”的一族,城市的美丑事小、个人的生存事大,于是为了生存,终于有人铤而走险,自甘堕落,以制“癣”为业。他们求生的意志越强,“癣”生存的能力也越强。经过了多少次“物竞天择”的轮回,“癣”们逐渐向下迁徙,逐渐地降低它们的水平高度,由墙面到墙根,由墙根到地面,最后终于转化成了匍俯在街道地砖上的一片片苔藓。

由“癣”进化为“藓”后,因为不在脸面上,当局也就终于听之任之顺其自然了。好比长在常吃精米者脚上的脚癣(俗称“香港脚”),被好看的皮鞋丝袜遮掩,并不长在脸上,无损香港大亨的光辉形象,无碍观瞻,也就无伤大雅。何况成功人士走在街上,大凡是昂首阔步,不会在意脚下的草芥,也更不屑费神弯腰去清除它。因而相安无事,得其所哉。于是乎,对于制“癣”者来说,他们可以舒口气了,因为他们终于找到了生存的底线:尽管“癣”们任人践踏,却没有了被清除之虞。

这些小广告揽些什么生意呢?那可是五花八门,难以尽述,其中尤为当局不容的乃是“办证”之类。证者,证件也,办理证件本是政府当局的专利,这里办的“证”当然是假的。这假证也有五花八门,其中又以各种大学毕业文凭居多,花上两三百元钱,就可以得到一本几可乱真的大学文凭。

“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没有看到三国中有何值得一书的记载,想来不过是双方长辈换个帖而已。文明进化到今天,大至升官晋级、小到旅行住店,那个手续就要繁琐多了,无一不要查验各类证件,少了一个,可能就是寸步难行。

科举废除了,但做官仍然要看你有没有大学文凭,这是起码的必要条件。不仅于此,文明在这方面又进化了一大步:到一般的公司谋个职务也需要文凭,没有一张文凭的话,可能连三教九流也轮不上你,只配去干干粗活、卖卖苦力。

哲学家说,人人生来是平等的,五千年前可能是如此,进化到今天的和谐社会,那已经大大的物是人非了。就一张文凭而言,虽是薄纸一张,却非人人可有。在一个所有国家资源和财富由政府占有的社会,有权势者要得到一张文凭,如囊中取物,易如反掌(一种特许的文凭,俗称“真的假文凭”或“假的真文凭”);无权势者如果能读起书上起学的,熬过十年寒窗,或许可以得到一张“真的真文凭”。若没有这许多幸运,要在今天获得一个工作和生存的机会,唯有花钱买张“假的假文凭”打拼世界了。

这就使“办证”的生意应运而生,这一片片顽强的苔藓托起了同样是一群卑贱者求生的希望。

写了这么多,是不是几千年后的学者诸君可以了然了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丹阳:生命的位置
每日退党团队声明精选(2008/01/02)
曹维录:抓住机遇,进行第二次土地革命
色相重过专业 自杀离婚 女主播生存难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习近平有险?三峡大坝被爆危机
【十字路口】中南海激斗谁倒下 川普儿子轰中共
【直播】3.24疫情追踪:反击中共大外宣?
【直播】3.24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估计14天至高峰
【珍言真语】张灿辉:做人最终是良知问题
【有冇搞错】义和团2.0攻势 各国惊醒为时未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