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系列】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谢田

对空间和时间的观念和态度,世上恐怕没有第二个民族可以与大和民族相比。

日本之行确定后,因为对东京完全不熟悉,就麻烦黑川帮我订个旅馆。他说那就订六本木的亚洲中心吧,那里在东京的市中心,但很幽静,离许多地方都很近,交通方便,他回日本时经常住在那里。我说好吧,你就帮我订一个星期。

六本木(Roppongi)是东京港区的一部分,原来是声名不太好的夜生活区,主要是外国人光顾的地方。但近来这里又成为一个好区了,是东京最新最热门的观光游乐点,还充满异国风情,因为几年前建成的六本木购物、美食城(Roppongi Hills)是按下个世纪东京理想的风貌而建的。

几天后黑川打来电话,说有点小问题,亚洲中心的房间只在逗留的后几天有空档,到东京的第一天已经客满,问我怎么办。一个念头闪过,我说听说日本有一种旅馆,像一个个叠起的盒子,晚上睡觉人就爬进去,看能否帮我在附近订一晚那样的旅馆。黑川听了这个建议直乐,说那叫胶囊(Capsule)旅馆,挺便宜的,但很小很小,你真的愿意﹖我说当然了,这有什么呢,体验社会、四海为家,东京第一晚就住那儿吧。人生如白驹过隙,本来就是一处简单的逆旅。

抵达东京成田机场后,接机的朋友们居然都没有住过胶囊旅馆,而他们已经来日本好多年了。听我说要住那里,他们都觉得挺新鲜,也想去看一看。到了旅馆直奔前台,但里面的人却指着门口的鞋柜,要进旅馆就换上拖鞋。脚上穿的波士顿产的皮鞋太厚、太宽,几乎塞不进盒子里,立即就体验到了日本空间的局限。日本旅馆还有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客人白天离开旅馆时,都要把钥匙交还给前台客服保管,晚上回来再取回。仔细想想这样也不错,客人不用担心把钥匙丢掉,回来取钥匙时,还有回家了、与管家打个招呼、致意的机会。

胶囊旅馆真实一个伟大的商业发明,旅馆每一个睡觉的空间(胶囊)高、宽只有一米左右,进深两米多一些,里面刚刚可以供一个人睡觉,人也只能坐在里面或躺在里面,站是站不起来的。胶囊的进口处,就是简单的一个竹帘,有人甚至都不拉下帘子就倒头大睡的。胶囊的里面,有电视、收音机、梳妆台、和调节灯光、音量、定时的控制板。从人们就寝入睡的基本需求看,它都可以得到满足,而对满足这样人类需求的空间的要求,它可算是最低、最基本的了。

同去的男士得以进到旅馆里面看了看,女士却被挡在门口,旅馆经理似乎还不太高兴。后来才知道,因为旅馆空间小,里面的浴室和厕所都是公用的。这个旅馆是男性专用的,据说也有女性专用的胶囊旅馆,还有的胶囊旅馆有女性的楼层。

胶囊虽小,但就寝的空间实际上并不小。想想看,在美国很普遍的国王尺寸(King Size)的大床,实际上每个人使用的空间,跟胶囊旅馆的胶囊也差不多,除非阁下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但那时你睡什么地方也都无所谓了。有意思的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确切的说是“出囊”的时候,看了看周围几十个胶囊中与自己共用了一个巨大的房间、浴池、和桑拿的,都是行色匆匆、西装革履的生意人,他们大概不会睡不着觉的。

后来几天住在亚洲中心旅馆后,居然非常的留连赤阪的这个胶囊旅馆。住胶囊旅馆给人们的感觉,是人际关系拉得近了。在休息室、冷热浴池、桑拿房内,与身穿浴衣、甚至坦诚相见的人们互相点头致意,人们之际就没有那么多的隔阂和猜忌,默默的对视中就交换了许多信息。一种商业上最大限度利用有限空间、共享资源的人类发明,可以让人们更珍惜一世相逢的机缘,这倒也是蛮好的一件事情。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市场营销系列】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市场营销系列】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市场营销系列】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市场营销系列】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香港国安法通过 下一步台湾?
【纪元播报】独家:中共密件频针对湖北武汉人
【直播回放】川普与行业高管讨论重启经济
【思想领袖】沃勒:中共的病毒宣传操控世界
【拍案惊奇】川普针对中共五连击 港人兑美元
【直播】5.30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600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