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新年之际贺梅回到中国

【大纪元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魏毅孟菲斯报导)二月九日,贺绍强罗琴夫妇带着贺梅和他们另外两个孩子,从孟菲斯国际机场出发,经过22小时的旅行,在二月十一日上午到达北京国际机场。

贺梅,从出生几个星期起就交给贝克夫妇临时抚养。从她两岁开始,生父母贺绍强罗琴开始通过法律试图要回孩子。经过近六年波折起伏的法律诉讼,2007年一月,田纳西州最高法院判决贺梅监护权回到贺绍强罗琴手中。在接近一年的移交适应之后,贺氏一家五口完整的回到了中国。

贺绍强说,他在中国原本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在一所大学教授英语。他怀着美国梦飞过了太平洋。但是在1999年底,同在孟菲斯大学的一名中国籍女生向学校控告贺对她性侵犯,于是贺的学生身份被取消,奖学金停止。虽然几年之后这个案子没有成立,法庭判决贺绍强无罪,但是他的美国梦却早已被粉碎。

在第一个孩子贺梅降生后不久,贺绍强罗琴通过一个慈善中介机构,把贺梅交给家住德国城的贝克家庭临时抚养。性侵犯的官司一拖再拖,临时抚养也一次又一次延长。

贺绍强罗琴说,“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这个孩子。”但是贝克家庭说贺家已经把贺梅直到十八岁的监护权都已经给了他们。他们给贺梅起了英文名字安娜梅(Anna Mae)。

孩子两岁生日时,罗琴想带孩子去照一张全家福,但是贝克夫妇没有同意,并叫来警察将罗琴赶走。于是贺家开始向孟菲斯青少年法庭起诉,请求要回孩子的监护权。由此,引发了一场长达数年的“中美家庭夺女案”,此案轰动了整个美国,也在中国被广泛报导。

在贝克夫妇雇用了孟菲斯地区最有名的律师后,官司从孟菲斯青少年法庭上升到了SHELBY郡民事法庭。民事法庭判决贺氏失去父母权。在西格尔律师和高登律师义务服务帮助下,贺氏向田纳西巡回法庭上诉。上诉失败。

最后贺氏向田纳西州最高法院上诉,2007年1月23日,田纳西州最高法院判决父母权归还生父母贺绍强罗琴。从2007年7月20日贺梅正式回到贺家。

进入2008年,贺梅九岁了。2月8日这天,贺家和贝克家在一起过了一个生日聚会。贺绍强说,“过去的怨恨都已经忘却”,他引用了一句名句,“人难免错误,宽恕别人是神圣的。”不过他坚持孩子不应该继续叫贝克夫妇“爸爸妈妈”。

路易贝克夫人说,“经过了八年(的抚养),我们总是关怀着她(贺梅),我们做了所有我们可做的,我觉得她应该记住她有两对非常爱她的父母,我们不希望她因为要放弃任何一对父母而感到困惑,所以我们希望她在两个家庭都感到幸福。”

2月9日星期六,一些朋友送贺绍强罗琴和三个孩子到孟菲斯国际机场。

2月11日星期一早晨,美国广播公司的电视摄制组在北京国际机场等到了贺氏一家。贺绍强说,家乡湖南的一所院校给了他教授的职位。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田纳西州德国镇圣诞游行
新车名车:孟菲斯国际汽车展
小贺梅融入家庭 贺绍强准备回国
救护车公司突告破产 密州多郡无车送医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险时间点
【时事纵横】白宫3人垂帘听政?港爆疫苗退订潮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军事热点】中共举行长期军演 南海注定不平静
【财商天下】触及国际敏感议题 中海油被美摘牌
【思想领袖】鲍丁丝:如何应对美教育衰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