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第一届温内阁政策盘点

胡少江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3月15日讯】正在北京举行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即将闭门,由于国家机构领导人的安排事实上早在去年十月党的十七大以前就已经关门定夺,并且在政治局的组成上体现出来,所以此次人大的人事任免事项如同以往历次大会一样只是走走过场而已。但是,由于此次人大是一次换届的人大,人们自然地会对上一届内阁的有关政策作一些回顾。

与其前任相比,第一届温内阁在工作重心上有所改变,由单纯地强调经济增长转向对民生问题给以一些关注。长期以来,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中国各级政府严重地忽视它们在分配领域所应该发挥的调节作用。因此,在民生问题上的欠账日积月累,以至于五年以前温家宝内阁成立时,这些问题已经发展到了极为突出的地步了。

第一届温内阁认识到民生问题对中国社会稳定的重要性,因此在解决多年欠账方面做出了一些努力。这些努力主要表现在:免除农业税;免除各项义务教育的收费;建立对低收入民众的生活保障体系;开始努力建立医疗和养老金保险制度;对进城的农民工逐步地给以关心,等等。正是由于这些努力,使得胡锦涛和温家宝本人在一般民众中的声望比较高,这些对于在过去五年间维持社会的稳定是发挥了一定作用的。

上一届内阁在执政中也表现出了两个严重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在解决民生的问题上力度严重不足。应该看到,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很高,但是为当期的经济增长所付出的资源、环境成本也很高。一方面,高速的经济增长为现在的政府提供了当期财政收入的财源;另一方面,迅速的资源、环境恶化也为后代留下了许多难以解决的难题。在这种情势下,一个真正关心民生的和对子孙后代负责任的政府本应该利用当其迅速增长的财政收入加大解决民生问题的力度,同时在改善环境上做出认真的努力。

但是上届政府在改善民生方面的投入太不足。例如,免除农业税实际上只花费了中央政府不到两千亿元的支出;建立农村医疗保险制度中央政府在每个农民身上花的钱也不到二十元,全国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五十亿元。这在每年增长百分之二十以上,绝对数量已经达到五亿元的中央财政收入中所占的比重实在是微不足道;与每年一万多亿的军费开支和近两万亿的行政费用相比更是少得可怜。

中央政府看到了长期在民生问题上的欠账并且认识到这种欠账对低收入民众的不公和对社会稳定的威胁,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解决这个问题更需要表现出诚意,加大力度。不能只是利用象征性的民生投入来做广告式的宣传。如果这样做,老百姓虽然一时会对这种变化表示满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信息量的增加,他们的失望也将会随之而来。

上届内阁的第二个不足表现在对宏观经济的驾驭能力上。为了应对投资过热的局面,从二零零三年开始,中央政府就提出宏观调控的政策。这个政策的本意是通过降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来优化中国的产业结构、减少对环境的破坏、降低资源压力。应该说这个目标是正确的。但是,五年的宏观调控并没有能够达到中央政府的预期目标。不仅经增长速度降不下来,环境的恶化仍然在继续,过高的经济增长速度实际上仍然在逐年提高。更为严重的是,在这届政府结束时,中国的通货膨胀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以上。

政府无法实现既定的宏观经济目标是由于政府的经济协调能力不足造成的。中国是一个大国,各地的情况不尽相同,政府的目标也难免具有多重性,而且国内经济和国际经济的走势常常也并不一致,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困难。但是,中央政府在经济政策上缺乏协调能力却也是有目共睹的。例如,财政部门对在出台印花税问题上的出尔反尔、银行系统在香港股市直通车问题上的朝令夕改、中国的货币政策始终无法真正起到宏观调节的作用等等。这些失误在任何大国的经济管理中都极为罕见。

说句公道话,温内阁的问题恐怕很难单独归咎于总理一人。它更多地是由于体制的相互牵扯和宏观经济管理人才的缺乏。尤其是,参与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制定的常常是一些并不太懂得经济工作、同时也无须对日常经济工作负责的人;而总理本人在重要的经济部门的人事任免等问题上常常也没有什么决定权。这些问题的解决则超出了国务院的范围。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胡少江:亚洲经济中的中国政治
胡少江:欧盟迫使中国在汇率问题上让步
胡少江:“过热”的危险已经迫在眉睫了
胡少江:通货膨胀的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俄乌冲突 普京会开战?四大关键点
【微视频】蔡英文尊崇蒋经国 不与任何共党妥协
【秦鹏直播】蔡英文赞蒋经国反共保台 引发热议
【未解之谜】梅辛传之一: 控制“生死”的能力
【拍案惊奇】中共党校公开喊防野心家“窃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