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晴:中国的普罗米修斯——杨春林

潘晴

标签:

【大纪元3月26日讯】自从天神普罗米修士将火种带给人间之后,象征着光明与希望的火种,就始终是人类追求自由的象征。虽然时间的迁流可以改变和抹杀世间的许多事物,但在人性深部点燃的火焰是不会熄灭的。它只是燃烧,再燃烧,一次又一次地从压迫中升腾起来,在黑暗和深寒中显示出生命的意义。

在中国人心中点燃这把普罗米修斯之火的人,是一位生活在中国遥远北方边陲的下岗工人。他的名字叫杨春林,他是第一个将苦难的中国人“不要奥运要人权”的呐喊,告诉世界的人,今天,杨春林被中共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之后,在中共法警电警棍的暴力摧残下,勇敢地面对了来自独裁者的审判。

3月24日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除了中共审判杨春林之外,今天还是中共的奥运火炬在雅典正式点火的日子。尽管在一千多名警察的保安下,现场还是戏剧般的出现了抗议人士。使得这场憋了很长时间的奥运点火秀,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弄得灰头土脸、苦涩难咽了。而北京鼓噪多时的奥运喧闹,也已在国际上被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抵制和鄙弃。

两个小时前,得到了判决的结果。不出所料,罪名是“莫须有”,刑期是五年,再加上所谓“中国特色”的剥夺政治权利两年。这正是中共司法制度下,典型的无罪重判。尽管面对着国际的压力,但看来当局心里也清楚,西藏的局势已吸引了海外的注意力,对杨春林这时不下手还等何时?不错,今天在各国媒体关注的话题中,中共在西藏的暴行仍是焦点。

在世界各地,谴责的浪潮持续不断。各国际大都会仍有数百人在当天游行,悼念在中共军警镇压下丧生的西藏民众。他们来自世界各个民族,其中既有白发苍苍的老人——那些暴政下的幸存者,也有满脸严肃的青少年。游行的主题鲜明:指出中共在西藏的暴行,是对整个人类良心的挑战。自三月中旬起,全球的抗议一直持续至今。最初,主要是西藏人在发起和参加,而现在,已有越来越多不同国籍、不同信仰的人士加入。

因为他们深知,在屠杀中丧生的是人类,而不应仅仅视作是西藏人。

这些发自人类内心的正义表达是令人感动的!同样,几十年来在中国,作为民族精神不屈的象征,中国人追求自由的努力也从未间断过。今天被中共判决的“奥运囚徒”杨春林,正是以他的生命和自由为代价,燃起了中国人的良心火种。虽然只有短短的八个月,却照亮了中国,照亮了世界。尽管这些耀动的火焰不断地被暴政所扑灭。但却在整个中国开始燃烧。它说明人类的良知、智慧和勇气,是因集体的记忆而存在和得以延续的。在这里,勇敢是历史的引擎,是它以明确的方向和强大的精神动力,不断地将追求自由的火焰燃起,从而推动着一个民族,乃至整个人类走向进步的未来。

六四屠杀之后的这十九年来,在暴政刺刀的押解下,中共极力的营造一个所谓的“太平盛世”。在与世界资本的暧昧交易中,经济迅速增长。人们也麻醉在金钱的诱惑中,迅速的遗忘着历史。经过大屠杀之后十多年的动荡、不安和沮丧,中国人似乎已不再思考他们卑微的奴隶地位了。经济发展掩盖了中共政治体制的阴暗面。而中共的帮闲们,也把中共的掌权及对社会资源的全面占有,美化为“民族的崛起”,很少有人敢于公开的反对官方喉舌高调喊出的“振兴、强国”等口号,更不要说是反对“奥运”了。在整个社会道德良知发生根本逆转的时候,民众的意识也被迫的适应着这种变化,无奈的站到了权力者一边,也即所谓的“适者生存”一边。

在中共暴虐的统治下,民众即使有不满也只能私下的发泄,即所谓的“敢怒不敢言”。但近年来,随着民众苦难的加深,政治和经济压迫的公开化,民众的怨言多了起来,而且变得越来越犀利。民众的诉苦和反抗,已成为一种难以控制的社会现象。但即使如此,这些愤怒和怨言,也只敢涉及个别的贪官污吏和社会腐败现象,而并没有涉及一个政治体制野蛮形成的过程和本质。

这也说明,中共之所以能够在短期内,就可以铲除民间群体事件的反抗,实现对全社会的再控制。除了专制机器残忍的、有效的镇压之外,中国知识份子群体半推半就的暖昧态度,无耻者的卖身投靠,老百姓的短视、盲目、和依赖的惰性,以及与国人冷漠和麻木的民族性通病是分不开的。

而杨春林却是一个异数,在整个社会处在混沌和麻木中时,他却是一位清醒者和开拓者。之所以我把他形容为普罗米修士,是因为,他是那种给绝望的人们带来火种和希望的人。杨春林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壮举,就是中国人追求自由心灵史、精神史和人性史的缩影。他在零下三十多度冰雪中的跋涉,他在关注那些最穷苦的失地农民时的无私付出,他在面对暴政迫害时所表现出来的勇气,不光是感动了我,同时也感动了雅典,感动了世界。

杨春林的故事是十分感人的,更是十分是艰难的,当他在走村串乡的签名中,数次摔倒险些被冰雪掩埋时,当他两腿因冻伤而红肿溃烂时,当他在绝望的失地农民中燃起希望时,他的付出和遇到的艰辛是难以想像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他必须面对许多人的胆怯、自私、害怕、误解甚至是敌对的态度。这一切,如果没有崇高理念的支撑是难以做到的。在和杨春林短短的交往中,我已深深地感受到,他在为富锦四万失地农民所付出时,内心是那样的纯净、那样的高尚。后来我才知道,杨春林是一位基督徒,一位有人生终极信仰追求的人。

就杨春林面对的社会现实来说,虽然他满腔热情地为别人在付出,但他面对的是数万人的“大众”,而随波逐流的大众并非任何时候都是正确的,特别是在中共的愚民政策下,多数人往往和政权之间存在着一种危险的利益互动关系。因此,杨春林的维权活动,更充满了各种不确定因数的风险。特别是面对中共所导演的“奥运闹剧”,如何突破国人的冷漠与麻木呢?如何能让已被压迫欺诈了十多年的富锦农民找到一条真正的出路呢?历史终于给了杨春林一个机会。

八个多月前的一个特殊的日子,每年六四的纪念日之前两天,杨春林登陆了我们的网站,庄重的在《北京奥运:民族精神掩盖下的罪恶——告全国同胞书》的签名栏中签上了他的名字,紧接着,他将今天已被全世界知晓的万人签名信的第一部分发给了我。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来临了,透过互联网,名单陆续地发出,一份标题为“来自大陆民众的怒吼:不要奥运要人权”的万人书,立即在海外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并同时回馈到了中国大陆。也立即得到了被压迫下民众们的共鸣。

此时的大陆,正是国人如痴如醉的为北京奥运癫狂的时候,杨春林却反其道行之,以“不要奥运要人权”这句简明、但有深刻内涵的口号,将中共所粉饰的“和谐社会”、“大国崛起”、“百年奥运梦”等等骗局击了个粉碎!他的壮举,揭穿了所谓的“皇帝新衣”。这一行动的重大意义,不光是揭示了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并以杨春林身上那种坚持良知不被扭曲和淹没的人格力量,对中国人的灵魂提出了考问。他和他所代表的四万失地农民“不要奥运要人权”的呐喊,实际上是对中国人的现实逃避主义、虚无主义、麻木、冷漠与自私和狂妄无知的心态,以及可悲的围绕在“奥运梦”下狂扭的醉态,提出了一种近于启蒙主义式的批判。

对于中共来说,重判杨春林不光是为了扑灭这股他所点燃的反抗火焰,同时也是再次向人类良知的挑战。虽然他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哪怕是中共的法律。但中共心中深知,杨春林才是独裁者遇到的噩梦。历史上中共这种“欲加之罪”的手段已不知表演过多少回了,这一次,只是这个邪恶政权犯下的又一桩罪行。但中共这次的恶行,却在奥林匹克运动史上留下了一个重大的耻辱。开创了因言论自由而成为“奥运囚徒”的先例,这也使得国际奥委会和那些想在北京奥运中,捞到巨大利益的国际财阀们,所极力宣传的“奥运与政治无关”的假话彻底破产。

现在,国际奥委会和西方的一些政客们,面对全世界的质疑时已无法唐塞。而中共极权政治对整个社会,包括体育在内的,无所不在、无所不包的专制本性,也在对杨春林的非法审判中暴露无遗。杨春林以他个人身陷冤狱的典型案例,向国际社会证明了奥运即将来临前的中国,有无数人正在遭受人权迫害的事实。他并以赴难者的勇气,揭露了在中共专制制度下,体育与政治、与人权之间的真实关系,强烈的控诉了中共政权敌视自由、践踏人权、灭绝人性的罪行。

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到。当国人围绕着奥运的喧嚣结束后,当一个民族“集体疯癫的时期”过去之后,中国会如何呢?北京奥运所带来的血腥和杨春林的遭遇告诉我们,独裁政权和专制文化给人类带来的危害是巨大的,对后世的影响是深远的。事实已经证明,关于1936年纳粹柏林奥运的历史回顾,并没有给今天的世界带来应有的警醒。历史总是将那些野蛮的暴行遗忘。即使是那些幸存的犹太人、那些在纳粹铁蹄下挣扎过来的欧洲人,甚至包括整个世界上那些无知和健忘的人,都陶醉在中共新纳粹以金钱收买世界的诱惑中。也就是说,人类悲剧的历史仍在延续。希特勒虽然已经死了,但纳粹和共产暴政在二十世纪对人类的屠杀,却过去的并不久远,而人类如此健忘的现象又会对未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中国人自己经历的六四大屠杀也只过去了19年,难到人们在浩劫和屠杀之后,什么也不想回忆,什么也不愿思考了吗?杨春林在和我的交流中曾指出,中国人的麻木不是因为他们愚蠢,而是因为他们拒绝反省和接受良知的考验,杨春林和我的看法形成了强烈的共鸣。他说:“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在这个时代,丑恶的浅薄又回来了。中国人蒙起眼睛来过日子,完全不管明天会是什么样子。这种安于现状的情形,包括民运中人视野上的局限,都给我们这个民族的未来蒙上了阴影。他在“不要奥运要人权”的公开信中大声的呼吁:“推动民主宪政是我的生命之全部,不要等金融危机造成的暴民革命的到来,那将是很血腥的人类浩劫”。

由杨春林的事迹人们应该觉悟到,寻求国家发展的未来,对于一个民族来说,这不只是少数人的责任,而更应该是全民族的责任。人们应该牢记,是杨春林、高智晟、胡佳等许多仁人志士的献身,是他们付出的牺牲,拯救了中国人的名誉和尊严,唤醒了中国人的良知。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杨春林,一个挣扎在社会最底层艰辛中的普通人,却做到了那些所谓名人没有做到的事情。我深深地为之感动和骄傲。他通过自己背负的十字架,写下了历史的证词,证明了这个民族应该选择的道路。

人类的出路在于探索,面对丑恶和残酷的现实是不能回避的。一个民族的集体愚昧是不能改变未来的。尤其是在对待社会的真实场景时,一个民族顽固的欺骗自己,并且继续的愚昧下去,是对人类理性的根本嘲弄。而杨春林所代表的人性光辉,正是为了对抗这种普遍的愚昧。虽然,我们通常把胆却称为人性的普遍弱点。但真实的历史进程,却一定是由勇敢者们所开创的!

正因为如此,我才接过了杨春林的重托,并竭尽全力地去完成他的未尽事业。写下这些文字,一方面是为了表达我对杨春林深切地敬意,另一方面,也为了郑重的留下一段历史的真实记忆。在此,我恳请杨春林的家人,在能够看到这份信时,带给杨春林一个来自大洋彼岸从未谋面,但却引为人生知己的朋友,发自内心的深深的祝福!原上帝与你同在!

潘晴

三月二十五日于纽西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黑龙江杨春林案宣判将不通知家属
杨春林案结果对家人和中共外长“保密”
黑龙江杨春林案3月24日开庭宣判
庭审律师辩护受阻 胡佳受不人道对待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台山核泄发酵之际 核电专家突跳楼
【新闻看点】G7空前抗共内幕 神秘文件助攻
【财商天下】潘石屹甩卖SOHO 这笔买卖亏吗?
车评:更大更省油 2021 Toyota Sienna XSE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