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英雄:张文杰卖鞋 体悟38主义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0月2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慧敏台北25日电)鞋店老板张文杰曾经凡事向“钱”看,不知不觉忧郁症上门。后来靠岳父母和教会的关怀走出忧郁,并悟出家庭、事业和教会各80分的“38主义”。即使鞋店面临16年来首次亏损,他仍坚持不裁员,只是自己和妻子减薪。

从事鞋业之前,张文杰是职业军人。1990年底,部队工作忙碌,加上父亲健康不佳,张文杰认为“投资报酬率”不划算,弃军从商。当时距离他晋升少校只差几天。

在父亲的建议下,张文杰改从事鞋业。他先到宝岛皮鞋公司学习,放下上尉身段,由“小兵”做起,举凡整理仓库、收货、洗厕所、打杂,来者不拒。他还学着弯下腰,以跪姿协助客人试穿鞋子,常常得忍受客人的脚臭。

张文杰说,“我既然能从新兵入伍最严苛的训练中走过来,这些就算不了什么。”他说,忍受种种磨练,最重要的就是心态要归零,身段要放低。

后来,公司派张文杰到各分店,他也欣然前往;8个月后由仓管升至副店长。经过两家鞋店的学习磨练后,张文杰在1991年接手父亲的鞋店。开店初期努力工作,想尽办法节省开支,简直就是锱铢必较,5年内赚了新台币600万元,买下生平第一间房子。

但也因为付出过多的心力在工作上,凡事又只向“钱”看,不知不觉忧郁症找上门来。罹患忧郁症期间,张文杰脾气火爆,动辄与隔壁店家发生冲突,对员工也是不假辞色,导致员工流动率高。他还经常打小孩,甚至曾把妻子赶出家门。

幸好靠着岳父母和教会弟兄姐妹的关怀,张文杰逐渐走出忧郁症的阴霾,并悟出“38主义”,也就是家庭、事业和教会小组生活各80分的道理。压力减小了,再加上治疗忧郁症期间养成运动习惯,张文杰终于告别忧郁,身体也变强壮。他自嘲以前只有钱味,后来才有人的味道。

张文杰从此“宽以待人、宽以待己”,摇身成为好爸爸、好丈夫,更是体贴的好老板。鞋店的冰箱永远放着各式各样的饮料,供员工无限畅饮;员工如果临时请假,只要一通电话就OK。

如果店里遗失鞋子或任何东西,张文杰也不会向员工索赔,而是每月提拨库存的1%做为损失准备,真正遗失东西的时候,就由准备金来支付。他笑笑说,“老板心放开,员工就开心。”

张文杰全家外出旅行时,还会开放让员工住宿,也因此员工稳定。特别是1名员工从大一就在店里工读,现在已经读研究所。

有些店家为了多卖一双鞋,有时不惜窜改鞋号。张文杰则认为,宁愿少赚一点,也不愿欺骗客人。16年来,夜市倒闭的鞋店不知凡几,张文杰秉持诚实正直的理念经营,即使景气欠佳,也能维持一定的收益。

去年发生金融海啸,让张文杰第一次尝到亏本滋味。但他逆势操作,不裁员工,自己和妻子则减班减薪,放无薪假。他认为,“员工是最重要的资产,把优秀人才留下来最重要”、“减少员工的流动率,就是节省人事成本的最佳方法。”

张文杰和妻子把多出来的时间用来陪伴孩子,增进亲子关系。他以“孵蛋”形容现在的生活,并提出“不景气反而要更努力地去‘玩’”的另类论调。

张文杰所谓的“玩”,指的是善于利用不营业的时间休闲,到户外走走、锻练身子,待景气转好之际,就有体力迎接挑战。

面对景气低迷的氛围,张文杰说,“这是返璞归真的大好时机,大家应检讨以前的生活是否太繁复、太浪费?是否太利益导向?”他建议民众要趁这机会增进亲子和夫妻关系,重新审视价值观,做个快乐“38人”。

“今天的台湾英雄”专栏部落格网址:http://www. cna.com.tw/TWHero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央社记者何旭如台北26日电)从门外汉跨入无毒蔬菜栽培的领域,林中智与施娜莉夫妻辛苦耕耘,曾博得“野菜达人”的称号, 5年前却因合作农民疏失而惨赔新台币2000万元。两年前,他们开始以部落格行销、重新出发,开创蔬菜试吃,仍然是坚持打造无毒农家。
  • (中央社记者陈清芳台北27日电)她曾经是公务员,下班后不是跑声色场所就是上警察局,现在退休了,与男同志、曾经吸毒者往来。她是红丝带基金会秘书长林琼照,为了爱滋防治,这位妈妈勇敢向前冲。
  • (中央社记者何旭如台北 3日电)你看过单一植株可以开出470朵花的菊花吗?种花种了20几年的老园丁颜春城,带领一群台北市政府公务员,花了两年时间,培育出每株开花上百朵、每朵花大如手掌的大立菊,今年还要挑战单株800朵的新境界。
  • (中央社记者汪淑芬台北4日电)劳保局台北办事处的吕俐莹是柜台人员,曾是乳癌患者,但她乐观的个性不只让自己坚强,还用自身经验抚慰他人,给予许多素昧平生癌症病患力量,有如劳保户的张老师。
  • (中央社记者吴协昌台北10日电)湄河从北向南,静静的将大地画分开来,只是东岸与西岸俨然两个世界。赖树盛常常坐在东岸的美索镇,眺望对岸,看着一批批的缅甸难民涌向美索,逃离军政府的魔掌。
  • (中央社记者陈舜协台北11日电)屏东的泰武国小全校44人,却有一支19人的排湾古调传唱队,用歌唱唤起部落的文化觉醒。播下这种子的查马克却是一位“连简谱都看不太懂”的人。
  • (中央社记者冯昭台北17日电)从媒体转战农业,在台北农产运销公司工作的焦钧没想到的是,卖台湾水果的经验也能做外交,帮助台湾的友邦。
  • 戴上助听器、打开盲用电脑,经营按摩工作室的卢冠良在电子布告栏PTT上发表文章“今天去帮义工按摩”。虽然视障加上听障,他用行动证明,即使不幸双重残疾,一个人仍可以拥有“负负得正”的人生。
  • (中央社记者李明宗台北24日电)到底是要念尾(ㄨㄟˇ)巴还是尾(ㄧˇ)巴啊?“暴虎冯河”是什么意思?现在只要连上“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或“成语典”网站就可一清二楚。这些都要归功前教育部国语推行委员会主任委员李鍌与两位兼职助理开始的编字典工程。
  • 李培徽近30年的摄影生涯,除记录历史时刻,也与历任阁揆建立深厚情谊,成为近代史的见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