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维平:后起之秀孙春兰曾暗斗薄熙来

姜维平

人气: 1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12月3日讯】据《人民网》报导,11月30日,中共中央宣布了河南等5省区党委主要负责人的职务调整决定,其中孙春兰最为引人注目,此前她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党组书记,她调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从而成为中国现任唯一女性正职省委书记,的确使人颇感意外。但如果依据她的生活道路加以分析,便能沿着她步步高升的官场轨迹,进一步探寻她成功的深层次原因,找出其中的必然性。
  
当然,孙春兰并不是中国第一位女性省委书记,此前,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万绍芬也曾于1985年任江西省委书记一职。但孙春兰与万绍芬不同,不论个人经历还是肩负的使命都完全不一样,做为辽宁省的“坐地户”,一个在大连任职四年,完全掌握薄熙来恶行的人,她现在又迈进了另一个太子党魁习近平的旧地老巢工作,成为一个被胡温重用的女干部,可想而知,这着妙棋将如何走下去,已日见清晰。
  
我们观察一个人,不要听他平时讲什么,因为话语往往不过是思想的外衣,是其希望别人知道什么,而不一定真的是什么,拨开花言巧语,我们便能窥视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据我2006年获释后接触的人们评论分析,虽然孙春兰从未在公开场合批评过薄熙来,但她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她并不赞同他的做法,并在工作中果断地对其多年来留下的施政弊端进行了补救,在某些方面已见到成效。当然她也掌握了整肃他的第一手的充足证据。
  
孙春兰曾任辽宁省妇联主席、辽宁省总工会主席、辽宁省委副书记兼省委党校校长。 2001年至2005年出任辽宁省委副书记、大连市委书记时,也是有点像现在这样,出人意外。那时,在中共党内以江泽民为代表的太子党派和以胡锦涛为代表的共青团派之间,展开的权力斗争十分激烈,就辽宁省来说,胡锦涛并不希望薄熙来提升,但江泽民则对其鼎力支持,在薄熙来任省长后空缺的大连市委书记的位置上,闻世震推荐的人选是原辽宁省纪委书记,时任大连市总工会主席高姿,而薄熙来如意的人选是他的嫡系刘长德等人,由于他深知自已多年来在大连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很可能导致高姿等党内反对派对他及手下马崽的清算和整肃,所以双方进行了你死我活的较量,而当时帮派色彩并不浓烈的孙春兰则渔翁得利,江泽民薄熙来抓住高姿及其秘书刘晓滨的把柄,泯灭了他们上升的希望,闻世震朱镕基则抓住薄熙来恂私枉法的尾巴,堵住了刘长德等人高升的仕途,于是,来自辽宁省鞍山市基层的,没什么背景,平时谨小慎微,少言寡语的孙春兰,走马上任了大连市委书记的宝座。
  
在此之前,大连人民对孙春兰一无所知,由于长期以来薄熙来操控了地方媒体,使大连许多人不了解事实真相,不知道薄熙来当政的十几年,是最黑暗的时期,他不仅个人通过太太谷开来创办了律师事务所捞取了大笔钱财,而且还把卖地得到巨额的原本应该属于国家所有的收益,通过招商引资合作开发等方式,喂饱了京城大大小小利益集团头子的贪婪胃口,使大连的财政状况已捉襟见肘,因此,他们伴随着大连电视台播放的题为《共同走过这八年》的专题片,还热望薄熙来及其嫡系能步步高升,成为国务院总理和省市领导。大连新闻界的消息人士说,他们很多人不知道抓捕马向东和慕绥新以及张国光,是江泽民操控中纪委针对胡锦涛,闻世震的一次发难,也是为薄熙来抢班夺权开路一个阴谋,他们认为那是反腐倡廉,大快人心。所以,对薄熙来上升受阻深感意外。
  
当然,大连人对孙春兰也十分陌生,甚至于对其能否担当这份重任表示担忧,就当地官场的议论,从中组部和省委组织部的两次民意测评看,高姿一直名列前茅,其主要原因是他比较正直而能团结人,并相当廉洁奉公,但他的缺欠在于曾因私生活不检点被政敌抓住把柄,又和薄熙来及其马崽积怨太深,并有志清洗薄的嫡系和劣迹,这正是他们要置其于死地而后快的原因。而大连官场上胆小怕事,斤斤计较的小官僚们,对其如火如荼的争斗,则采取等待观望的态度,以求自保。面对这种形势,孙春兰显得冷静理性,表面平庸,不偏不倚,但她以女性的细微入骨的洞察力,很快看出了薄熙来以往施政的主要软肋,既拉帮结伙,恂私枉法,以权谋私,阳奉阴违,但她还看不透中南海的风云变幻,上层两派争斗胜负还不甚明朗,所以她一方面对胡锦涛的心思心领神会,一方面对薄熙来的关注曲意应酬,在保留他于大连多年搞的一些“硬件”{雕塑,题词等}的情况下,对其“软件”{人事按排}进行了大手术:一是把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得力打手,原市政法委书记成城撤职,并具有讽刺意义地安排他当了市政府副秘书长,而当年薄熙来就是如此把他不喜欢的干部通通困在这个位置上“晒死”,比如姜丽华,冷明述等人;二是把公安局长换了人,用张继先取代了薄熙来在金州任职时的铁哥们孙广田,而据我所知张继先原为市经委主任,并非薄熙来的嫡系人马,相反他和与薄熙来有矛盾的原大连三环集团老板王忠国走得很近;三是把薄熙来的另一个民愤极大的打手,大连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彭永毅撤职,用沈丽荣取代他,而沈是我的一个老朋友,1983年她任大连市妇联权益部当部长时,我在大连日报副刊部做编辑,她喜欢写报告文学作品,所以她是我的作者,经常与我来往,彼此熟悉,后来她当大连沙河口区副区长时与我还联系过,她最后任孙春兰的得力助手–市委办公厅主任;四是孙春兰下令薄熙来的“贴心大姐”,在金州既与其特别密切,后任市政府秘书长的孙世菊退休;五是逼迫薄熙来的亲信,副市长刘长德,董文杰,贾崇彬等人全部退位。总之,除了孙广田,夏德仁之外,薄熙来临走前安排的人马已全军覆没,这些都清楚地表明了孙书记绝非和薄熙来一个心眼,同流合污。我想她在了解了大连弊案如山的问题后,不可能不感到震惊和愤怒,也不可能不向省委领导李克强和张文岳汇报,也不可能不向胡锦涛及北京高层通气,但无奈薄熙来在北京的后台太多,他的根基太深,他用大连这块肥肉结交的人太多,或者换句话说,他们分属不同的派别,但大都不太干净,大都有把柄在政敌手中握着,已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孙春兰只是在修补这个一党执政的制度,她没有把薄熙来的死党治罪,她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必要。
  
而且,据大连新闻界资深人士披露,孙春兰的儿子也卷入了大连房地产开发的“黑金”之中,并非清流,有消息说李克强下令抓捕的大连黑社会老大董海波案已牵扯到她和薄熙来,但胡锦涛保护了她,因为我2006年初出狱后,仍被薄熙来的前秘书,大连市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特务王福全,彭东辉严密监控,未能进一步调查取证。不过,多位媒体人士证明,孙书记绝非认同新闻自由和舆论监督的改革派,比如大连市政府大楼西侧的信访局门前经常有人聚集抗议,信访办工作人员对他们的诉求一概不理,并态度蛮横,新华社大连支社记者李晓林撰文予以批评,孙春兰看到《内部参考》,不但不接受教训,而且暴跳如雷,亲自打电话给新华社辽宁分社社长刘欣欣,要求把李晓林调离大连,但刘社长加以拒绝。由此看来,孙书记比薄熙来好在没有把记者投入监狱,但本质上他们都是专制集权统治者,只不过她做人还有底线而已。
  
或许是胡锦涛看出了她性格中柔弱的一面,又在2005年让国务院机关工委副书记张成寅取代了她,出任大连市委书记兼中共辽宁省委副书记,进一步深入调查薄熙来的问题,从而为驯服和整肃薄熙来做准备,而把孙春兰安排在自已的身边,与张对换回京,并任命为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加以栽培。我想,胡锦涛对其十分重用,一来她是为数不多的女高干之一,二来她在大连工作期间知道和汇报的东西很有价值。她可以在适当时机,按照胡锦涛的指令猛然出牌,出奇致胜。而且她既非太子党又非共青团的背景易于遮人耳目。现在,人们终于看出了胡锦涛的深谋远虑,他对唯一的女性省委书记寄托很大的希望,因为他和李克强一样,心中对薄熙来了如指掌,而薄熙来则是中共中央内部核心层,最有可能和实力打败胡温的劲敌。他一旦上台,必将毫不留情地把共青团派分子,包括孙春兰这样的软刀子扎他的人,一个个送入监狱,他将把整个中国变成重庆,变成一个人人自危,生不如死的大牢房,这一点,不论薄熙来,还是胡锦涛都彼此心知肚明。而且他们都知道,孙春兰当上了福建省的封疆大吏,但她只能是中国政局大盘的一个小小的棋子,正因为她特定的作用,这个当年辽宁省鞍山市基层单位一步步爬上来的小女子,如同一匹深藏不露的黑马,忽然杀出才抢人眼球。她被重用的深层次原因已在我的笔下,至于其下一步能否兴风作浪,那还要看中共中央高层十八大之前的决斗,如果团派进一步得势,她就是过河的卒子,与车同行,可能将是下一任中纪委书记。但现在鹿死谁手,还难于预测,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孙春兰或许还能做些什么,而困守山城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把自已描得又红又黑,进退两难,剩下的和胡锦涛较量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2009年12月2日于多伦多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12-03 1: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