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北京维权律师群体抗压记

昝爱宗

人气 2

【大纪元6月24日讯】办理敏感案件的北京维权律师群体被整肃,已经不是一起两起了,主管律师行业管理的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师协会联手打压维权律师,目的是让这些律师无法执业,无法生活,最后被迫离开北京。

维权律师群体遭遇“考核门”

新一轮的整肃,到了5月底、6月初进入一个“高潮”: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7名律师江天勇、李和平、黎雄兵、王雅军、李春富及李和平的两名助手,都没能通过北京市司法局的律师年度考核登记。6月9日,查阅北京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平台,李和平律师的基本资讯是:资格证取得日期是1996年10月28日,当前执业状态是“登出”。北京高博隆华律师所作为法人机构已通过司法局年检,所里其他律师都已通过考核登记,但就李和平这几名律师被挡在了门外。

此次整肃中,北京共信律师所因谢燕益律师参与律师维权工作而上了“黑名单”,司法局要求律师所“清理门户”,待改正后方可办理年检手续。律师所年检不获通过,就无法办理律师执业证年度考核登记。目前,该所律师李敦勇等尚在等待“过关”。维权律师张星水所在的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同样面临着年检问题,很多维权律师担心“新账旧账一起算”。

按照司法部规定,律师事务所年检的时间为每年3月1日至5月31日。根据维权网的不完全统计,北京2009年度新一轮打压维权律师行动,包括江天勇、李和平、黎雄兵、李春富、王雅军、程海、唐吉田、杨慧文、谢燕益、李敦勇、温海波、刘巍、张立辉、彭剑、李静林、兰志学、张凯、刘晓原、张星水等维权律师,有的办理敏感案件,有的参与呼吁律师协会直选,有的网上发表文章批评司法局和律协,这些律师已被或正被以“年考登记”的名义不予登记、注销或暂停执业资格,另外黑龙江的韦良玥、广西的杨在新等多名外省律师也传出受压制的消息。此前一年,还有滕彪、李建强等律师的律师执业证被注销,无法恢复。最新消息,6月11日北京律师刘晓原证实,他现已通过“律师执业证年检”。

面对压制,参与郭泉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黑龙江三班仆人教会案及法轮功等多起敏感案件辩护的律师李和平认为,司法是这个社会的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权力突破,这个社会就不可救药了。有人说过,“谁关心公共利益,谁就离监狱不远了”,“连律师都不能依法维护权益,老百姓又当如何维权呢?”当下的中国正处于这样的时代,律师被压制,执业证被注销,这个国家就落难了。当年刘少奇拿着《宪法》为自己辩护的时代,正是《宪法》如同废纸的时代,这样的不幸有可能还会在中国重演。

现在就是一个这样的非法的败坏时代,李和平等维权律师的执业证被登出,还需要重新登记,但像他们这些上了“黑名单”的律师,重新申报能否获得主管部门批准还是一个未知数。

6月7日,北京律师白石君等30人在网上发表一封《敦请张学兵辞去北京律师协会会长》的公开信,认为张学兵是在程式非法、民怨沸腾的情况下“当选”为北京市第七届律师协会会长的。近三个月来,程海等北京律师接二连三遭遇暴力殴打,北京律师协会作为行业协会非但没有起到帮助律师维权的作用,倒是处处施加压力,给律师强扣紧箍咒:如不能接受国外媒体采访、群体性案件和政治敏感性案件要报批和向地方党委政府报告之类。如今,大量律师没有通过年度考核,该事实已经被国际社会关注。然而,律师协会依然我行我素,置若罔闻。该公开信说:“我们看到:没有通过考核的全部是维权律师,包括推动北京律协直选的律师和承办所谓敏感案件的律师。很显然,这些律师是中国法治的践行者,他们不顾个人得失,积极推动中国法治化、民主化的进程……用自己的智慧和安危来真正担负改变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和法律软弱之责任。而偏偏是在您上任后,这些律师居然成为无法通过年度考核的律师。这实在是中国律师界的耻辱,也是您的耻辱。”

律协:权力的帮凶

笔者接触到的几位维权律师,几乎都对律协“挂羊头卖狗肉”恨之入骨。北京律协对律师所每年收取1万元会费、律师个人每年收取2500元会员费,但却没见其对维权律师说过公道话。北京律师张凯、李春富5月13日到重庆办理案件,反被当地警方刁难和殴打,至今未见律协谴责警方,也未见其慰问受害律师。

张凯、李春富律师重庆被打后,黎雄兵、李方平、董前勇、兰志学律师发起《提请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紧急关注张凯李春富律师在执业活动中遭遇非法拘禁和暴力殴打事件的会员呼吁》,唐吉田律师还以手机短信方式向北京市律师协会张学兵会长、维权部张为民律师、胡晓琳律师要求其紧急处理李春富等两位律师被打事件,但均未见两级律协公开声援和抗议。北京德先生社会研究所5月15日就两位北京律师被重庆警方肆意殴打事件发表正式声明称:“此事件如果处理不当遗患无穷,今天被殴打的是李春富律师,明天可能就是张春富律师、王春富律师,今天粗暴践踏律师权益的是重庆警方,明天可能就是其它警方;我们深为律师所处的生存环境感到担忧,为律师的前途和命运感到担忧。”

北京律协本是全体北京律师会员和律师事务所会员“自愿组成,按照章程会员对律师协会的管理人员和管理工作有监督权”,但在现实中,这只是一纸空文。2005年3月至2009年3月,第七届北京律协会长李大进任职期间,北京律协存在持续和广泛严重侵犯会员权利的行为。虽然程海等律师进行了抗议,律协收费依然如故,律师利益依然得不到保障。

3月28日,新一任北京律协会长产生,却不是直选,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任张学兵,最终以绝对多数票“当选”。可维权律师认为他领导的律协不会帮助律师,反而和其前任一样是“权力的帮凶”。维权律师们的呼吁,如律协会长直选、北京律协会费过高、北京律协没有合法章程等,没有任何回应,司法局牢牢控制着律协。

律协不是维权律师的自治组织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8年底,北京共有18635名律师,超过1200家律所,其中年收入100万以下的律所超过了30%。而在支持直选的律师当中,中、小律所律师占多数,但他们在选举中并没有多少发言权。北京社团登记资料显示,到2006年年底,北京律协资产达到1.16亿,现金资产达到6300多万元——事实上北京不少维权律师一直背负着每年2500元会费这一沉重负担,但律协却没有相应降低会费标准。张学兵上任后表示有关会费标准的调研即将展开,新一届北京律协将更加关注会员的生存发展问题,可事实上维权律师们并没有感到任何改变,他们对律协的任何承诺不抱任何希望。

至今尚未通过年检的程海、唐吉田、张立辉、杨慧文等众多勇敢的公益律师们,为了公益牺牲了自己的利益,他们为了律师协会自治,为了国家的民主法治进程,冒着执业风险的巨大压力执著努力。虽然律协公布的结果中他们没能成为律师代表,但他们的抗争证明他们是维权团队,是律师心目中的真正代表。为了社会进步总要有人付出代价,那些为了心中正义的理念而拼搏的律师才是律师界的骄傲。

同样是律师执业证被登出的人权律师李建强认为北京司法局和律师协会以考核的名义进行压制维权律师,他们故意不让维权律师通过年检登记,而司法局和律协“信得过”的律师都是参与“赚钱和分赃”的律师。李建强参与多起维权案子,但最后的结局是不得继续从事律师工作,而因“得罪党国、叛逃出境”。他认为现在维权律师的维权空间越来越窄,“在中国做律师非常之难”,“政府法制倒退,律师懂法又能如何?”“律师在这种环境下能洁身自好,也非常之难。”

对于维权律师来说,法律才是最高的权力,律师们不但要行使公民的监督权,还有责任维护法律的尊严,坚持宪法和普世价值,争取直选律协,直到律协真正成为律师自己的自治组织,推进中国早日实现宪政和司法独立。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出处:
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issue2/?article=4(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高智晟失踪 港团体要求中共交代
港议员动议政改公投遭否决
昝爱宗:《啄木鸟》披露六四秘密
62次传唤 郑恩宠遭暴力搜身控610打压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拜登父子贪腐叛国?7大疑问3聚焦
【纽约调查】敲诈、卖假货 华人因这些重罪遭遣返
【纽约调查】美禁共产党员移民 入籍多年也被追查
【薇羽看世间】更多爆料 拜登本人要悬?
【重播】川普宾州讲话:拜登赢就是中共赢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冲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