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查丹瑪斯對當今時代的準確預言(187)

作者:明言
  人氣: 46
【字號】    
   標籤: tags:

第10紀第73首

現在和過去,
將被偉大的「木子」來裁決,
由於神職人員違背了神聖的誓言,
世界(的改變)拖得太久,將會讓他感到倦怠。

如果本預言要說的是「現在和過去,將被偉大的宇宙主神朱庇特來裁決」,那麼詩中直接就用「主神朱庇特(Jovian)」就好了,幹嘛要用個「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學者(Jovialist)」呢?因為這個宇宙的最後審判者是要使宇宙重生的神,決定了宇宙更美好的未來,所以和過去舊宇宙的主神還不是一回事,那麼《諸世紀》這首預言詩所含的神的啟示就用了「Jovialist」這個詞來暗示這個宇宙最後審判者的三重特點:

第一:「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學者(Jovialist)」就是「研究宇宙主神的學者」。

第二:「Jovialist」又是指「研究木星的學者」,在中國古代把研究某種學問的最高層次的學者和代表人物尊稱為「子」,所以中國古代有「諸子百家」,「儒家」的代表人物是「孔子」,「墨家」的代表人物是「墨子」,以此類推,「研究木星學問」的代表人物就可以稱之為「木子」,這就是為甚麼把「Jovialist」翻譯成「木子」的原因。顯然,這首預言詩所含的神的啟示用「Jovialist」這個詞來暗示這個宇宙最後審判者的姓氏。

第三:「Jovialist」這個「研究木星的學者」,其實就是一個「屬於木星的人」,它暗示了這個最後的審判者「屬木」,出生在五行為木的年分。那麼,綜合以上分析,我們可以斷定,《諸世紀》這首預言詩所含的神的啟示,已經指明了,「現在和過去,將被偉大的人來裁決」,他就是這個宇宙最後的審判者。

本詩的後兩句「由於神職人員違背了神聖的誓言,世界(的改變)拖得太久,將會讓他感到倦怠。」預言了宇宙最後的審判者對於世界最後時期(正邪大戰中)一些神職人員的不正當行為表示失望。

其實,這些話並不只是針對西方宗教的神職人員,也包括東方的佛教道教的「神職人員」,甚至包括那些在天上立下神聖的誓約要下世卻在人海中迷失的過去的神佛們。就像劉伯溫所說的:「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斗,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勒封八十一劫。」這裡說到,「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也有一部分忘記自己當年神聖的誓約,和他們千萬年等待的失之交臂,「不遇金線之路」;那麼部分「神職人員」和下世的諸神,忘記了自己當年神聖的誓約,迷失在常人社會的洪流裡,使得「世界(的改變)拖得太久」,就會影響到宇宙更生的進程,使宇宙最後的審判者對他們「感到倦怠」。(待續)

--摘編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