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傳奇.神話傳說
宋朝時,民間傳說羅浮仙人曾下凡人間,留下一段傳奇。循州龍川一帶,有一陳姓婦人一直膝下無子。她到羅浮山求子祝禱,後來懷有身孕。陳氏快要生產時,夢到一群仙鶴飛到她家,當天晚上生下兒子藍喬。藍喬出生時,室內布滿奇異的輝光。
有一次,李少君看見漢武帝有一件舊銅器,就對武帝說:「我認得這件銅器。在春秋時代,齊桓公曾把它擺在床頭。」漢武聽後,就細看銅器上的刻字,果然是春秋時齊國的銅器。漢武帝對李少君很尊重……
據《庚巳編》記載,明朝初年,山西有一個人,人稱「金箔張」,擅長製造金箔。此人靈巧多能,從小就會很多工藝技能。張軍會道術,早上騎一頭驢到杭州,晚上就又回到山西。倏然之間,他就走了數千里。或者,用草扎一個龍,施展法術,跨龍而行。回到家後,就將草龍掛在房檐下。
現在常聽人講,如有藥房樂善好施,便稱其為「橘井」或「橘泉」。有時,人們送給藥房的匾額,上書:「橘井流香」或「橘泉流香」。為何如此呢﹖
有些人修行,不能勤懇持久,心中求道的願望還未感通神明,自己的心就已經倦怠了,這是人自己在放棄道,不是道放棄人啊。修道之人精誠一到,將會產生很多美妙的事物。
玄奘,俗名陳禕,洛陽緱氏(今河南偃師)人,唐代著名的三藏法師,後世俗稱唐僧。為了求法,他於貞觀元年出發去天竺,貞觀十九年回到長安,前後歷時十九年,行程五萬里!
聖德太子在中國累世轉生,多世在中國衡山修行,並發願一定要轉生到東瀛,傳揚佛法。聖德太子以生生世世累積的福德,振興日本佛法,誓願如願以償,成為照亮整個飛鳥時代的第一人。
敬佛的人,當她的心中沒有所求,她所有的善願都是誠摯的,為他利他的。這塊地方就像是她心中的聖地,她竭盡心力的守護著。
敦煌石窟第323窟南壁東端,有一系列組圖,描繪是一位高僧在皇宮正殿祈雨的場景。這名高僧就是曇延。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媒體報導有關「地陷」、「天坑」的新聞,在中國民間傳說中,認為地陷還有其他的意思,比如地陷是天下大亂,兵戈大起的徵兆;或地陷是國君滅亡的兆頭。
這兩個小沙彌開智開慧,所言宛如成人。或許他們純淨的心地,不染纖塵的天良,成就著民間的傳奇吧!
哪一種美會成為永恆?在古印度,有一個貌美的少女苦戀一位僧人。最後僧人以承受蛇果的反噬,慈悲化解了少女的情執,使她從情海中超脫。
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伐其身行,行弗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古往今來,是凡成大事者,都有忍辱負重懷大志的特性。
虛雲老和尚的一生歷盡折磨且極富傳奇色彩,流傳許多他的神蹟與奇事:發願祈雪以消除瘟疫和解除旱災,112歲時遭到中共軍警的毒打和迫害,為蔣介石預言二戰結局……
聚寶盆是中國民間傳說的一大寶物,人們只要往盆中投入一件寶貝,就能變化出無數件相同的東西,取之不盡。筆記小說中說,明朝第一富商沈萬三正是靠它一夜致富,坐擁富可敵國的財產。
張三丰,人間的修行者,道中的逍遙仙,一生中留下無數神蹟。更特別的是,他作的一首詩和說的一句話,成為迅速得道驗證的傳奇預言,被歷史銘記。幾百年來,它們時刻提醒著人們,大道張三丰還是一位了不起的預言家。
能夠讓一朝各代皇帝念念不忘,頻頻下詔求訪、封號,甚至修宮建廟表示尊奉,這樣的人,中國歷史上唯有張三丰一人而已。
得道真人張三丰,仙風道骨,神功蓋世,數百年來被後人景仰。而他的真實經歷,遠比武俠作品的虛構更加傳奇和精彩。
中華武術博大精深,有外家和內家之分。其中少林寺的外家拳術以剛猛有力著稱,到張三丰時,講究緩、慢、圓的內家拳法橫空出世,也就是人們熟知的太極拳。那麼,這套拳法是怎麼創立的?
「尾牙」快到了,尾牙也是祭拜土地公的日子。以前,凡是有漢族人群居住的地方就有土地公。現在,台灣、香港、海外華人還是多有供奉土地神的習俗。很久以前,土地公廟供奉著土地公和土地婆,規模也比現在富麗堂皇,現在多見土地公廟單獨供奉土地公。那麼土地婆為何離開了?從甚麼時候開始土地婆不再照看人世間的呢?
唐代高僧志超和尚在世71年,最後在山西綿山「抱腹寺」成佛,是史料紀載漢人第一個修成佛果位的修煉者。如今他的真身佛像還完好如初的存放寺內,志超和尚一生留下了許多神奇傳說,其中最有名的當屬助唐太宗解除旱災的事蹟。
「『哪吒!醒醒,人家到了,在等你。』一個聲音在叫我。」這是陳鳳玲女士在2016年10月份做的夢,時至今日她仍然記憶猶新。
其實我們身邊非常不起眼的人,或許就是高人,只是他們不向我們展示罷了。
這段記載出自日本古史《聖德太子傳歷》,聖德太子攝政後,一直勤心庶政和佛學,並未到過中國。而使臣根據太子的叮囑,順利地找到了那卷經書。因此,後世認為,陳朝慧思禪師遷化後,托生為日本太子,為的就是興隆佛法。這一說法,也被大唐高僧鑒真所肯定。
安息國太子不遠萬里,長途跋涉來到中土,翻譯佛經之際,也尋找前世的宿怨,瞭解彼此的恩怨,正應了中土的一句話:「冤家宜解不宜結」。
大唐高僧玄奘西遊天竺,一路遊學前後歷時17年。在他東歸大唐時,已經精準地掌握天竺五國語言。當時他的外語能力,看梵語如同看漢語一樣,毫無阻礙與違和。唐僧取回600多部佛經,為了盡快翻譯出這些經典,唐太宗特別選派有外語能力、精通佛典的高級人才,無論僧俗、官民,全力協助唐僧。
他有一首偈語:「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青目睹人少,問路白雲頭。」正是他雲遊天下,廣結善緣的真實寫照。
一行禪師奉命編撰新曆,推出《大衍曆》,奉命製造新的儀器,用以觀測日、月的位置和運動情況。一行發現恆星位置移動的現象,比英國天文學家哈雷在1718年提出恆星自行的觀點提早了近千年。
鑒真從天寶二年開始準備東渡,前後歷時12年,及五次挫敗,方遂本願抵達日本,為弘法濟世,不惜身命,慈悲濟物,所度眾多。(《扶桑略記》卷第七至卷十九拔萃)
對於治國之道,丘處機認為成吉思汗起兵伐金伐西夏符合天意民心,而「去暴止殺」、「敬天愛民」則是治國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