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拿出只有在重大的非常時期才使用的皇權來下令賜予長今這樣的地位,這意味著長今所得到的這個位置,並非僅僅是皇上所給予的,而是天賜的位置。
不管多困難長今都要成為皇上的主治醫官,微臣身為儒生學者,協助她這麼做,是應該的,也是必須要做的,這也就是微臣愛慕醫女長今的方式。
長今馬上明白,皇上是個瞭解民間疾苦,廣泛接觸社會,具備良好素養的皇上,因此他才能頂住長年的壓力,整頓燕山君留下的諸多弊政,為百姓做了許多好事。
經國大典的宗旨比經國大典的文句來得更加重要。
醫女長今所施行的醫術,正如母親一般。
醫官發現是痘瘡,嚇得臉色大變,這裡離京城不遠,如果此病在京城擴散開來,後果不堪設想。
閔大人曾試圖抗拒天命帶長今私逃,讓長今過上普通女人的幸福生活。
長今搖頭:「我一點也不需要這樣的名聲。」
閔大人對長今的問話連想都不再想,他肯定的安慰長今:沒關係,通通都沒關係,就因為是你才沒關係。
長今告訴皇后:「娘娘您可以奪取我的性命,但是小的信念不會改變,娘娘,讓小的以命來還債吧。」
皇上的判決過程正如長今所願,審判崔氏目的不為發洩心頭之恨,而是為了制止類似的罪惡,給世人以警惕。
崔提調發了瘋似的連連叫喚:我不會走到這個地步的,我們家族財大勢大,不會走到這個地步的。
崔氏一家開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慌。
皇上更加關注長今,到底這個醫女從哪裏拼來這樣的勇氣,敢於冒著生命的危險付出如此大的代價要翻看他的病志,其中必有隱情。
典醫監申教授當初為糾正長今迷信自己的才能與技術的危險自大的從醫心態下了多大的功夫,每一步都與長今最終的生命目標緊密相關。
長今無暇顧及男人的自尊心,救人要緊,這是人性中最大的善念,因此長今才能得到天地的護佑。
長今知道說出原因只能引發爭論,誰也不會相信她的話,反倒拖延皇上的診治,因此只說不會改變想法。
如果長今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任憑右相與前提調所為,那麼復仇的痛快就來得再簡單不過了。
正當長今研究出皇上的對症處方,可以揭開誤診真相的同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皇后突然出現在長今眼前,長今被嚇得睜大了眼睛,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信菲發現阿烈決不讓調同插手熬湯藥,而且每天的藥材都似乎不一樣,湯藥顏色也天天不同。
在明確查明皇上誤診真相之前,長今必須頂住一切的壓力和對她的種種誤解。
申大人一下反應過來,追問長今:「是誰在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調同與信菲徹底領教了阿烈的陰毒手段,明白了長今的無辜。
長今終於觸到了殺死自己母親和師父,讓自己遭受長年苦痛的「仇人」的雙手,她要面對的這一天終於來臨。
這句話讓長今嚇了一跳,她不敢相信,難道這麼長時間大家一直在吃這樣的「毒草」過日子嗎?
首醫女一聽嚇壞了大聲罵道:「你身患疾病還餵孩子吃奶嗎?」
每當這樣的時候,提醒長今的人物必定會出現……
受到重重打擊的長今呆呆坐在了村中的涼亭上,悲涼與絕望使她再也不想站起來。
阿烈的手段當然並不高明,但是當人們被情感所控制時,便不會給人機會將真相說清楚,也自然讓惡人的卑劣表演更加順暢。
    共有約 11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