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別送子女去長春藤」耶魯教授言辭尖銳引熱議

凌妃

前耶魯大學副教授德瑞塞維茲在最新一期《新共和國》雜誌上撰文批評,美國菁英私校尤其是常春藤盟校正在創造一個思想呆滯的階層。圖為常春藤盟校之一的哈佛大學校園。(Getty Images)

人氣: 9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凌妃綜合報導)美國知名評論家、前耶魯大學副教授德瑞塞維茲(William Deresiewicz)在最新一期《新共和國》(The New Republic)雜誌上撰文批評,美國菁英私校尤其是常春藤盟校的教育正在創造一個思想呆滯的階層,其尖銳論點引起各界熱議。

這期《新共和國》雜誌封面以《別送子女去長春藤》為標題,十分聳動。德瑞塞維茲在文中提到,常春藤盟校就像教育產業園區,只是特權小孩從離開搖籃到取得文憑的一座加工廠。

此文刊出後,引起社會各界熱烈討論,有觀察家表示,這篇文章在提到長春藤學校長期存在和支持的階層優越感上確有獨到論點,但它忽略了年輕人進大學的最重要原因,就是要找到更好工作。

50歲的德瑞塞維茲畢業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於1998年至2008年在耶魯大學任教,教授英國文學。

五十歲的德瑞塞維茲(William Deresiewicz)畢業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於1998年至2008年在耶魯大學任教。(網路擷圖)
五十歲的德瑞塞維茲(William Deresiewicz)畢業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於1998年至2008年在耶魯大學任教。(網路擷圖)

耶魯著名教授:名校成為職業訓練所

德瑞塞維茲在該篇長文中表示:「我們的菁英教育體系創造出聰明、有才幹、具動力的年輕人,但同時他們卻也焦慮不安、膽小和迷惘,學術好奇心變小,意志力也搖搖欲墜。他們陷入優越特權之中,沒骨氣地朝同一方向前進,雖然能夠把事情做好,卻不知為何而做。」

德瑞塞維茲說,從他的教學經驗中,他發現大多數學生只滿足於菁英教育加在他們身上的光環,而愈來愈少學生將大學視為追求知識的學術殿堂,每個人只是為即將到來的工作機會做準備。他批評,學校成了職業訓練所,而不是教導莘莘學子追求與檢視人生意義。

文中,他也為全美名校的一種現象擔憂,就是許多頂尖大學只是為各族裔的企業家與專家的下一代提供玩在一起的平台。儘管有些學校會優先錄取少數族裔的學生,但是許多大學所謂的種族多元化政策,卻只侷限在同一個社會經濟階層的多元化。

德瑞塞維茲提到他對菁英教育限制的解決之道,他建議必須倡導高等教育的平民化,讓學生從菁英教育的桎梏與高額助學貸款的壓力中解脫出來。

反對意見:償還高額學貸 需選修賺錢專業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對德瑞塞維茲的此番論點,也有持反對意見者。如弗吉尼亞州一所中學教務主任查普曼(JD Chapman)表示,大部分美國大學招生辦公室都很重視弱勢學生的申請,這一點就是德瑞塞維茲所忽視的。

BBC還提到「IvyGate」網站上一位哥倫比亞大學學生賀曼(Alison Herman)的反饋: 德瑞塞維茲忽略了為什麼「安全」問題(非財富或是名利)取代了心智培育,因為學生於畢業後必須面臨高額學貸還款的壓力,這個現實問題讓他們不得不優先選修容易賺錢的專業。

芝加哥大學四年級學生Osita Nwanevu在綜合新聞網站「Slate.com」發表文章說,德瑞塞維茲過於強調高等教育的教化功能,二十幾歲的大學生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另外,他說大學教育能夠傳授知識這點是絕對肯定的。

新聞記者萊曼(Chris Lehmann)則在《In These Times》雜誌反駁,德瑞塞維茲對於精英教育的現狀並沒有提出太多建言。另一方面,他自己也沒有辦法脫離對這群特權菁英的關照。萊曼同意德瑞塞維茲的高等教育平民化,但是他認為這是一段漫長的路。他說,此刻,這些接受菁英教育的才智領袖才能救了大家。

回歸百年前的創校精神

縱觀當代全球高等教育的核心價值似乎已進入「功利」時代,高級技術人員「能」的培養重於具有古風精神「才」的造就。也許此時此刻各名校百年前的創校精神,就是解決根本問題的良方。

據《新三才》雜誌的報導,常春藤盟校的校訓如下: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真理;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光、真理;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法無德不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讓她以上帝的名義繁榮;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借汝之光,得見光;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我們祈望上帝;達特茅斯學院 (Dartmouth College):修直主的道路;以及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讓任何人都能在這裡學到想學的科目。

綜觀這「古老八大」的校訓,幾乎均是崇敬神的偉大、肯定道德的價值以及對真理知識的追求。我們看到古老西方教育所強調的,正是韓愈於《師說》所云:「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傳道才是一切的基礎。

清末民初鴻儒辜鴻銘,中華文化堅定的捍衛者,在其著作《春秋大義》一書中提到,文明的價值不在於擁有大城市、高樓華廈、完善的硬體設備,或是擁有瑰麗舒適的家具,也不是那些僅僅發明藝術和科學的機構。要評斷文明的價值,我們必須捫心自問,什麼樣的人性、什麼樣的人格才是這個社會所最需要的,這才是文明的靈魂所在。祟尚名利的當今社會,物質雖重要,但精神更不容剝奪。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4-08-01 1: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