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美齡晚年「洋副官」憶往事

楊婕聖地亞哥

人氣: 24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10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楊婕美國聖地亞哥報導)「我當時太年輕了,根本不知道得到的是甚麼,不知道我曾擁有的是一個多麼特殊的機遇……如果歷史能夠重來一次,我決不會離開她。」值宋美齡逝世12週年之際,她晚年時曾在其身邊侍奉的唯一一名西人助理拉達斯(Harry Ladas)不無遺憾地回憶到。

因緣際會,住在聖地亞哥20多年的拉達斯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在宋美齡身邊擔任近兩年助理的經歷。這也是他首次向媒體披露這段說來讓他非常自豪、卻也深帶遺憾的往事。

1945年二戰勝利後,宋美齡訪美時拜見美國總統杜魯門。(檔案圖片)
1945年二戰勝利後,宋美齡訪美時拜見美國總統杜魯門。(檔案圖片)

令他自豪的是:「我曾經為中國第一夫人服務過,那是中國的第一夫人,她是一個太了不起的人物,我認為她比美國總統的影響力還大!為甚麼呢?美國才200多年歷史,可是中國有5000年歷史!而且,她對中國贏得抗日戰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他毫不掩飾地在嘆息聲中表達著遺憾:「關於第一夫人的卓越,很多都是我離開她後才了解到的,我為她工作時並沒有意識到。我如果不離開她,生活將會是怎樣的另一番景象啊!」

拉達斯(Harry Ladas)是宋美齡晚年曾在其身邊侍奉的唯一一名西人助理。(楊婕/大紀元)
拉達斯(Harry Ladas)是宋美齡晚年曾在其身邊侍奉的唯一一名西人助理。(楊婕/大紀元)

宋美齡晚年唯一的「洋副官」

據拉達斯回憶,他擔任宋美齡的助理是在1985-1986年期間。當時宋美齡在其外甥孔令傑所在的德州逗留了較長的時間。孔令傑是宋美齡大姊宋靄齡和孔祥熙的次子,在德州休斯頓擁有一家石油開發公司。

當時25歲的拉達斯在孔令傑擁有的餐廳當調酒員。不久之後適逢孔令傑請宋美齡到德州暫住。

據拉達斯說,他的妹夫是國民黨一位最年輕的將軍的兒子。他從妹夫那裏了解到,這位客人「不僅僅是孔先生的姨媽,更是中國第一夫人。」

在一次晚宴服務中,拉達斯有機會和宋美齡攀談。

「一個星期後,夫人就告訴孔先生,說我的生活將會有變化。很快我就被告知開始為夫人工作了。」

拉達斯回憶說,他當時其實沒有一個明確的職位頭銜。宋美齡有大約十多名服務人員,包括保安、廚師、護士等,他是唯一的西方人。

「比如夫人要去參觀博物館,我就負責事先給博物館打電話聯繫,讓他們知道保鑣要一起來,告訴他們不能讓任何人接近夫人、或與她說話,等等。」

「外出時,我通常是坐在夫人的車裏的,她總會問一些關於一路上看到的事情。有一次我們看到路邊停著一個活動房屋,夫人問那是甚麼?我向她做了解釋,她很感興趣,要去看個究竟。於是我們一前一後兩輛車停下來,走出一隊人馬,把活動房屋邊上那些人嚇了一跳。」

1995年宋美齡在華盛頓接受美參議院領袖多爾(Robert Dole,左一)等政要的拜見。(Getty Images)
1995年宋美齡在華盛頓接受美參議院領袖多爾(Robert Dole,左一)等政要的拜見。(Getty Images)

喜歡和蔣夫人聊天

生性善談的拉達斯說,其他隨從人員都比較拘謹,除了服務外,他們和宋美齡之間沒有甚麼交流,但他總是找機會和她說話。

「他們覺得他們是侍從,可我不一樣。我尊敬她,我保護她,我會為她做任何事,但我不喜歡被當作侍從。她對我也非常好。」

說些什麼呢?拉達斯略帶遺憾地說,「那時我真是太年輕不懂事,我談的多是關於我的私事。比如我告訴夫人,我想要有一個女朋友,我喜歡中國女孩,等等。夫人總是很和善地聽我傾訴。」

「開始時主管General Chin經常嚴厲地警告我:不要總和夫人說話。但後來他看夫人並沒有異議,也就不再限制我了。他也很嚴厲地警告過我,在夫人面前禁止抽煙,呼吸也不能帶有一丁點煙味。」

拉達斯說,每隔三個月,蔣夫人就送他去做身體檢查,她也曾勸戒他戒菸,但他終究沒有戒掉。

拉達斯回憶,「有兩名廚師為夫人服務,其中一位廚師專門烘烤點心,每天都有十多種精緻的點心,但夫人幾乎很少動那些點心,因為她最喜歡的是巧克力冰糕!有時她會塞給我二、三百塊錢,讓我去給她買冰糕。那可是一件大事,可能是她的醫生不讓她吃吧,那是我們倆之間的秘密,沒有其他人知道的。」

2003年宋美齡過世後當時的中華民國副總統呂秀蓮前往拜祭。(Getty Images)
2003年宋美齡過世後當時的中華民國副總統呂秀蓮前往拜祭。(Getty Images)

洋助理眼中的蔣夫人

談到對宋美齡的印象,拉達斯說:「她當時將近90歲,可是看上去就像60歲;她的舉止行為非常令人稱羨;她總是盤著頭髮,我從來沒有看到她把頭髮放下來過;她說話聲音非常輕,但卻仍然非常有權威性,人們對她非常遵從;她非常敏捷,而且見多識廣;她樂善好施,出去看到路邊有乞討的,總想著要給那些人錢。」

他說有一次,宋美齡去一家中餐館就餐,餐館的員工看到她後俯首跪拜,讓他非常震驚。

他說,「後來從網上和報紙上,沒有讀到過說她不好的文章,除了共產黨的(文章)之外。」

1957年蔣介石和宋美齡在台北參加「雙十節」慶典。(檔案圖片)
1957年蔣介石和宋美齡在台北參加「雙十節」慶典。(檔案圖片)

辭別後隨即後悔

那期間,拉達斯也隨宋美齡去夏威夷,紐約等地。但是時間長了,他開始感到這樣的生活不夠刺激,也不夠自由。在為她工作了近兩年後,「有一天,我告訴夫人,我要離開了,因為我想去體驗外面的世界。她告訴我,你在我這裏,也可以和我一起去看世界。」拉達斯回憶:「不過我還是告訴她,畢竟這份工作還是有很多的限制。」

「不過我很快就後悔了,」他說:「那份工作真是太好了!」

那有沒有想到再回去?「我是想過,但是,受著自尊心和傲氣的限制,我沒有走回頭路。我想他們也可能不會再接受已經辭別了的人。」

兩年後拉達斯到了加州,開始做起生意。雖然他非常喜歡中國文化,也夢想和中國女子結緣,但按照他的原話,「為了延續希臘血統,最終還是娶了一位希臘太太。」

他嘆息:「如果再重來一次,我一定不會離開她的,我會跟她去臺灣,我的人生會有多大的不同啊!」

「我不知我當時得到的是甚麼,沒有珍惜那樣的機會,甚至也沒有要求一張合影──不過也許也不會被允許吧。很多事情我都沒有去留意,只是想著我自己,怎樣可以更自由,更毫無拘束地享受生活。」

2003年10月24日,宋美齡在紐約寓所離世。拉達斯說,看到這個新聞時,又讓他想起蔣夫人,「我真是應該一直和她在一起!」

責任編輯:李在田

評論
2015-10-15 2: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