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蓮仙史(2) 麟兒初降

作者:杜若
《呂洞賓漢鍾離二仙歡會》,出《歡聯慶節》冊,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人氣: 18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麟兒初降

王仁政的麟兒滿月之時,咸陽一縣的縉紳、官員紛紛前來恭賀。車水馬龍,來來去去,好不熱鬧。真乃是,若非積善陰功廣茂,如何感得真仙下凡人間?

鍾離權呂洞賓仙遊終南山,於虛空看到王家車馬盈門、良朋滿座。鐘師說:「這是王升真人下凡之處,今日正是滿月之期。我和你同去點化他一回,以免他忘了前因。」二仙遂即搖身一變,變成二個遊方的道侶。

二仙來到王家門口,敲響漁鼓,唱起道情:「昔日眾仙入帝京,信官懇禱玉麒麟。真人奉旨臨霄漢,欲把玄綱日日新。種金蓮,度世人,方方闡教自通神。道風開宋室,玄運發元辰。明月清風處處有,魚台穩坐整絲綸。」

正值王老爺送客出門,他聽著道侶唱得清奇,急忙上前作揖說道:「承蒙二位道長駕臨卑地,足使門庭生瑞,地發光輝。若道長不嫌塵濁繁賾,可請進內廳坐談。」二仙見他殷勤接禮,心裏讚道:王仁政果然好善。

王老爺設了素齋,招待兩位道長。鍾呂二仙說他們並非為了乞食而來,因聞閣下喜獲麟兒,想來見他一面。

王老爺吩咐家僕抱來麟兒,二仙看著小兒,鍾仙說道:「此子生得眉清目秀,額高頤方,鼻隆耳大,將來不是塵中凡品,定作玉京會上之人。」

呂仙則說道:「此子表相不凡,必成大器,但小運有些欠通。他是先喪父後喪母,前學文後入武,將來他夫婦二人同入蓬萊仙境,九宗七祖盡沾其恩。當然要為他取一個響亮的美名,好使他根基永固,易養成人。」

王仁政一聽犬子頗有仙緣,當下心悅神喜,上前深深作揖道:「請二位仙師為小犬取個名字,早沾仙福,懇祈永壽,以表我王家平生好善好德,一片真心。」

鐘呂二仙說道:「我見此子將來允文允武,可作公卿,必有多福、多壽、多子,以三多吉慶為名,可命名為『嚞』,字允卿。」

仁政老爺聽後大喜,再上前深深作揖,希望二位道長留下來,後園素來清淨,請他們到後園修身靜養,以便能時常供養他們。二仙笑著說:「我們二人蹤跡無定,雲遊八方,還是就此告別吧。」

王仁政把他們送出門口,但見一陣旋風,忽然就不見了人跡。王老爺方知是神仙下凡,遂即對著虛空虔敬跪拜,禱祝默佑。回家後,揮毫畫出二仙的神像,放在淨室時常供養。

清朝王仲謙繪《八仙-呂洞賓、漢鍾離》,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立志習武

王嚞天賦聰穎,到十二歲時,已經熟讀經史、諸子百家,就連詩詞歌賦也無不通曉。然而,一日他的父親無疾而終,家事全憑母親與僕人王興料理。

王嚞乃是一孝子,遺憾還未能孝養父親,老父就已撒手人寰,嚞兒終日只是痛哭,幾盡斷腸。母親見幼子號啕悲泣,恐怕他傷心過度,反傷了生長的元氣,就在哀慟之餘好言安慰他:「人生在世,誰人沒個生老病死,凡人皆有終期。你也不要過於哀傷,日後努力讀書,力求上達。雖然你與父親天人相隔,他若看到你日後能光耀門楣,也會含笑九泉。」

王嚞聽到母親之言,說道:「此時天下擾攘紛紛,今時我大宋約金滅遼。日後一旦金國強大,必然會南渡滅我大宋。孩兒思量日後正是武將進功建業之際。母親,不如孩兒棄文從武,一則可以保身立業,二則可以輔國安邦。這是孩兒的夙願,請求母親裁斷。」

謝氏一聽,心想我兒雖然年幼,出口卻是不凡,今日人事尚未騰達,開口就論邦國之事,量其將來也不是池中之物,必有風雲際會之時。於是就對王嚞說:「娘是婦道之人,無非就是希望你能成人立業,於世立命安身。從文還是從武,你覺著怎麼好,就自己決定吧。」

從此之後,王嚞就在家中舞槍弄棒、操弓演箭,竟也無師自通。到十八歲時,他自改名為「王世雄」,赴京趕考入判,娶長安城中和都尉的女兒為妻。

翌年,王世雄母親病卒,他守孝居喪三年。至二十四歲時赴試武官,高中第三十六名武官進士,回到家鄉祭奠先祖,以表祖上忠善厚德,傳至子孫方有福祿功名。

當時,大宋王道漸衰,朝綱不振,上天降下旱災,警戒宋朝皇帝早日修身修德,以保社稷。大旱之下,朝中多少文武都不能解除這天災。然而,待張商英拜相之日,當晚就下起滂沱大雨,大宋境內遍灑甘霖。皇帝大喜,御筆揮就「商霖」二字,賜給張商英。

有一位身軀佝僂的道人來到相府門前化緣,張商英戲謔的問道:「你身為道士,是否會施展法術?」道人說:「當然。我能捏土為香。」張商英取台階一旁的泥土給他,但見道人須臾捏了幾番,繼而焚燒,果然奇香氤氳撲鼻而來,瀰漫滿庭。

土燒完了,道人也瞬間不見了,只有案上留下一首詩:

「捏土為香事有因,世間宣假不宜真。皇朝宰相張天覺,天下雲遊呂洞賓。」

張商英深深後悔遺憾,神仙就在眼前,而自己一身凡胎肉眼,無力能識。從此立志修道於廟堂之上。張商英被貶為承信軍節度使後,但見世事日非,於是棄官來到終南山,訪仙尋道。

張商英見到鐘師、呂仙後說:「瞌睡的漢子,今日終於醒了。」張商英伏拜,懇請二仙救度出世。兩位真人傳授他口訣,勉勵他勇猛修行。張商英選了一塊地方,日日持修,不敢懈怠。

宋皇帝封童貫為廣陽郡王,張商英得知後,歎道:「外起強敵,社稷又多災多難。宦官沒有後嗣,卻也能夠封王,真是亙古未有的奇聞異事。這是亡國之兆呀,只在翹首須臾矣。」於是張商英來到滇南繼續修煉。

金朝滅了遼國,俘獲遼主延禧,由此東遼滅亡。日後,遼室宗親耶律大石在中亞的起兒漫稱帝,建立西遼,建元延慶,即西遼德宗。西遼王朝雖地處中亞,但深受漢文化影響,耶律大石仍仿漢制,由群臣上其尊號為「天祐皇帝」,改元為「延慶」,冊立皇妃蕭氏為「昭德皇后」,以漢語為國語。

日後,張商英也因修持有功,未幾便修出世間,得道成真。有詩言:「道路雖遙自可求,忠心保國自然休。今朝不管紅塵事,跨鶴乘鸞返十洲。」@*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由於鄉民貧困,多以盜匪劫財掠物為生。岳飛的母親就在他的背上刺下「盡忠報國」(後世演繹為「精忠報國」),以此教誡作為人生格訓。劉始宣撫真定,召募軍士,岳飛前去應選。經過選拔後,岳飛被任命為「敢戰士」中的一名主力隊長。因岳飛累次生擒大盜大賊,康王授職岳飛為承信郎。
  • 自有聰明達人能在世風下滑、道德衰微的時日,不爭蝸角之名,不奪蠅頭之利,不在酒色財氣中取樂,而是立身於道、立命於德,從這營營百般的苦海中超脫。本文就「王重陽度化七朵金蓮」之事,為聰慧達人留一席靜思方寸之地。
  • 韓湘子過了鬼判一關,連走幾日都平安無事。這一日,遠遠望見前面有一座高山。
  • 文火攻來武火煉,不經九轉不成丹。未曾磨得塵緣淨,難上終南第一山!
  • 鍾離權站在一旁,看著驚魂未定的呂洞賓,笑著說:「黃梁尚未煮熟,夢境就如此結束了。」
  • 乾隆帝以「一言止殺,始知濟世有奇功」表示他對丘處機的敬仰;成吉思汗以「天賜仙翁,以悟朕志」表達他對丘處機的尊崇。這位譽滿宋、金、蒙元朝野的道家高人丘處機,在他七十三歲時,循天意而行,跋山涉水兩年,西行三萬五千餘里與成吉思汗相會,在史上留下「一言止殺」的傳奇。
  • 丘處機得道法後,一路雲遊乞討來到了陝西寶雞磻溪。他在那兒開掘一洞穴作為居所,名為長春洞。他在此洞內清修,日夜打坐,幾乎沒有一點日用品,餓了便出去討口飯吃,冬天常常饑寒交迫。他在磻溪苦修六年,沒添過一件新衣服,不管春夏秋冬,常披一件破蓑衣,人稱「蓑衣先生」。
  • 們上篇舉了兩個被點化,惜仙緣,修道成仙的故事,現在再舉道教全真道創始人王重陽的故事。
  • 中國古代,人們敬天信神,追尋大道,虔誠地相信人是能夠修煉得道成仙,傳統文化重倫理、道德並傳承著天人合一的宇宙觀。
  • 王重陽也只好歎息著離去。
評論